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2016年中国思想随笔排行榜

  • 定价: ¥38
  • ISBN:978755002026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47页
  • 作者:编者:王必胜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16年中国文学排行榜丛书由一线作家、文学评论家选编,汇集国内众多名家新作,丛书选编秉持艺术性、专业性、公正性原则和文学的良知,旨在及时梳理中国文学创作脉络,管窥文学创作走势,从而以最雄厚的评选力量和最公正严格的评选机制,展现最权威的中国文学创作年度精粹。王必胜主编的《2016年中国思想随笔排行榜》是该丛书之一。

内容提要

    《2016年中国思想随笔排行榜》由原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王必胜选编,精选2016年发表在报刊上的有见地、有深度、有新意的优秀思想随笔30余篇,囊括王蒙、许纪霖、余华、、余光中、迟子建等名家的作品,全面总结和梳理了2016年度中国思想随笔创作成就。

目录

人性·民心·天意·精英主义
从文化角度解读“工匠精神”
新的青年与我们的时代
吃的背后
微信朋友圈的“社群空间”与认同感
穿花蛱蝶深深见
警惕工具主义和消费主义对历史的扭曲
萌是什么还将是什么
鹦鹉
心灯录
英雄之诗
“把酒论当世先生小酒人”
回馈乡村,何以可能?
节气是一个一个的美学格子
时空中的一个坐标
物质女人
阅读的故事
谁说春色不忧伤
粉丝与知音
故园的女人与花朵
石头、剪子、布
手卷和散帖
月色幽微
在土地上睡着和醒来
一天的隐喻
通往查济的路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孔孟是不是复古
    孟子是言必称尧舜——仁政,孔子是梦欲见周公——重建郁郁乎文哉的礼乐之邦。这与其说是复古,不如说是怀念中华文明的奠基——启蒙阶段,恰如一个人在躁动焦虑哭哭闹闹的青年时期回忆向往自己单纯快乐的童年。草创阶段,百废俱兴、百事最美、人情天理、中规中矩、新鲜活泼,正是尧舜文王时期的特殊魅力。然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文明使生活规范,规范渐渐引起逆反,英雄(枭雄)不畏也不全信规范,他们懂得了使规范为己所用。文明使生活文化雅化也使生活哕唆、形式主义,直到某种文明成为桎梏,文明异化成为幸福与人性的对立面。美好的语言与意向温暖人心,时间长了美言变成套话空话,好心变成作秀,礼仪变成虚与委蛇,仁义道德变成幌子(到了后世,鲁迅揭露说传统文化在仁义道德字样的夹缝里写的是“杀人”二字)。一种文明、一种体制、一个朝代,在它的初始化阶段大多是生机勃勃、引人入胜、万民欢呼。而过了一个时期,各种僵化、老化、空化、异化、腐败与病毒入侵的现象渐渐滋生,甚至成为痼疾。于是不失其赤子之心的孔孟竭力要求回到唐尧时代,而庄子要求干脆回到更古老得多的前神农时代,老子的希望则是人人回到婴儿时期,老子要问的是人们:你们还“能婴儿乎?”
    这里复古怀旧是现象,批评现实、要求调整变化、因应挑战、恢复活力、重新从零开始做起才是实质。哪怕二位圣人加上太上老君(道德天尊)——老子与南华真人——庄子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也罢。
    这样,孔子认为自己是西周文脉的最后唯一代表,他如果遇难,就是‘‘天丧斯文”。孟子则深深意识到他是孔子后的文化——政治——救世——天命的担当人。
    对精英的期许
    他要鼓励自己与自己的门徒,还有自己一类的、大体上是以自己为带头人的社会精英群。
    这样的精英,“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不是一般人。
    这样的精英,“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干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干脆要藐视权贵,牛气自身。
    孟子还发明了天爵人爵之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古之人修其天爵,而人爵从之……”用今天的话说,一个人本身的精神境界与能力是天给你的级别,闹个什么职衔,则是人事部门定的级别。人应该努力去修养自己的境界能力,级别待遇则是捎带手的事,不能反过来,靠级别树威信,靠级别显品德与才能。这话对于今天的中国,太合适也太必须了。
    他说:“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认识与担当,毫不含糊。他说:“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皆备于我”,与其说是主观唯心,不如说是对于天人合一的信仰,善德即是人性,人性即是天性,人心即是天心,人道即是天道,只要不受后天的异化与“非人”“非仁”的恶劣影响,推己及人,推己及物,推己及天下,其乐莫大,求仁莫近。一个仁一个乐,便是天道,便是人性的根本。
    这样的精英不但不是白吃饭的,而且是起着大作用的。孟子日:“君子居是国也,其君用之,则安富尊荣。其子弟从之,则孝悌忠信。‘不素餐兮!’孰大于是?”P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