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山居岁月

  • 定价: ¥58
  • ISBN:978755029447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2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85后新农夫滨斌,在杭州桐庐一处山村租下一间房,几亩地,晴天种瓜点豆,雨时读书会友,过着自在又诗意的生活。
    作者文字优美,他笔下娓娓道来的山居生活朴实而具有诗意,400多张精美摄影图,图文并茂,带您亲身体验返璞归真的山居生活。
    《山居岁月》四色印刷,裸背精装,采用优质内文纸张,给你舒适的阅读体验。

内容提要

    《山居岁月》是滨斌的散文集,他在书中将自己晴耕雨读的自在生活方式分享给大家。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做饭、砍柴、种菜、插秧、养鸡、喂鸭……每日尽不相同,足以欢喜。与其再追问什么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种生活会过到什么时候,不如在一次次这样的笃定之中,接近生活的本源。当不再需要总是和什么对抗着的时候,发现节省下来的精力,竟然可以做那么多曾经想做的事情。

作者简介

    滨斌,新农夫。因为对自然田园、晴耕雨读的向往,辞职旅行后,在杭州桐庐开始了山居耕作生活。做饭、砍柴、种菜、插秧、养鸡、喂鸭,转眼两年有余,不知不觉已是山民了。晴天种瓜点豆,雨时读书会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将理想变为现实的路途中,收获着四季的喜悦。

目录

PART 1  春生
  1.Chapatti
  2.山村里的柔情蜜意
  3.初心
  4.鸡鸭
  5.雨中来客
  6.梅雨季
PART 2  夏长
  1.一人食
  2.酒酿米酒
  3.与昆虫为邻:古灵精怪
  4.桂花香时梅酒熟
  5.收获
  6.做面
PART 3  秋收
  1.第一个朝秋天走来的板栗
  2.稻谷
  3.果子
  4.做茶
  5.再种稻记
PART 4  冬藏
  1.帮手
  2.番薯
  3.下雪了
  4.买肉
  5.过年

前言

    书定稿之时,也恰逢山居两周年。
    我在为出版整理稿件时,几乎翻遍了这两年记录的照片:菜地,作物,村子;阴晴雨雪,春夏秋冬,夹杂着周围四处云游的点点滴滴。原来的理想,在一个终于到来的决定之后,就这样变成了现实。
    山居的日子,和从前一样的是,依然要为生活忙碌。
    播种、收割,收集柴禾,都要掂着时节天气而来,有时反倒更显奔忙。粮食、蔬菜、柴火,因为它们即刻就被需要,也就不必去想“到底忙碌是为了什么”之类的问题。当对一件事,确信到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开始行动,就会只剩下身体上的劳累与汗水,精神从困惑之中解放出来,就开始变得幸福。
    我们总是从回顾一段过往里,才看得到生活如此丰盛。山居的日子,慢慢将这种丰盛感不断地推到眼前,让人更加在当即,忍不住赞叹一片阳光的温暖、一碗米饭的香甜。与其再追问什么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种生活会过到什么时候,不如在一次次这样的笃定之中,接近生活的本源。
    当初朋友劝我写连载时,想着:这些鸡零狗碎的日常,会有人看吗?
    本以为,自己山居的主业是种菜,其他的都是副产品。这样想的时候却忘了:每个人的主业都只有一种,就是更自在地生活。
    滨斌
    在一个降温的冬夜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3.初心
    好友曾与何叔去到桐庐畲乡务农半年,每每提及何叔,总是忍不住想前去拜访。终于在3月的农忙开始前,坐上杭州去桐庐的大巴,辗转两趟中巴车,一路打听,近40分钟山路,看到了何叔所在的山村。这里是山的脚下,路的尽头。
    我站在村口给何叔打电话,虽未曾见面,但那头的声音完全没有陌生感。他在山腰的梯田收菜,看到了我,大喊一声“滨斌!”然后挂掉了电话,下来接我。
    我绕着田埂路也一路向上,全身已是汗透,呼吸间都是山野里春天的味道。
    何叔指着两块梯田说:“这就是我的菜地,这块种的是紫云英。今天上午给豌豆插了竹竿,昨天种了土豆。明天要去城里见朋友,给他们带点菜。”旁边的村民看到何叔从地里挖出来比手指大点的胡萝卜,苦口婆心地说:“你看,就是跟你说嘛!不放化肥怎么长得大,这样没收成!”何叔只是笑笑,也不作答。
    何叔住的,是个村民废弃的土木房。门前他已经修整好石路,置了石凳石桌子,就对着层峦叠嶂。还挑来后山竹林的土,起了两行小垄,种着大蒜、白菜、包心菜。
    进屋后,厅堂里有一辆二手捷安特山地车,还有一堆树枝柴火。“我是外面来的人嘛,不好去附近的山上弄树当柴,这些是村民砍回来后不要的树枝,我把它搬回来。”
    何叔就着屋后的泉水,给我洗了个杯子,接着抓一把米撒在门前的石桌上。“天气冷,鸟儿都没吃的了。”
    我们就站在屋前,聊起来。
    何叔比我大8岁,属马,皮肤已经黝黑,戴一副银色眼镜,脸上是饱满健康的神色。憨憨的样子叫“叔”比“哥”更生动。所以传呼就顺理成章了。大学学的是机械,过去在城里10年的工作,一句话带过。我们更多地聊了是如何决定回到田地上来,还有近几年来的农耕生活。何叔考察过好多种农法,向我一一介绍了一番,并嘱咐我要选择适合自己的一种。但我其实早就打算好采用和他现行一致的耕作方式,自然生长,加上一点自家天然有机肥。
    这是何叔来村的第二个春天,之前一直和朋友一起做。去年经介绍,选定了这个村子。乡里的书记也找过他,建议他规模搞大点,政府也能有些扶持补贴。何叔说:“没想过要做大,未来如果能有5~10个稳定客户,就够我忙的了。”我明白,这无关于“事业心”,是一种坚持。何叔已经三年没有卖过菜,基本都是送朋友。说起销售问题,理工科男显然不够会表达。关于生活经济来源,何叔说,在乡下基本花不了什么钱,地租500一年,房租2000一年,买种子,一年宽带800,每月去一次城里办事会朋友的交通费,就这些开销,之前有个证挂靠在朋友公司每年能拿一万块钱,过日子足够了。说着话,何叔知道我平时做饭,就在门前的菜地里,割了白菜、包心菜、大蒜,装好,让我回去时带上。
    “来这里种地,你父母怎么看?” 何叔一笑:“哈哈,他们现在更关心的是找到个合适姑娘结婚。种地还是干嘛的,他们已经不在意啦!现在的姑娘,都喜欢城里的。”
    “对,你来了,给我用手机拍个照!有人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何叔整了整衣服,站在屋前,马上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转身把门合上,让厅堂里的农具、杂物消失在镜头里。这才准备好得意的笑容。何叔一看我拍的照,不好意思地摇头:“最近冬天农闲,没干什么活儿,胖了胖了!”照片里,老房子的门框上还留着四个字:锦绣前程。
    P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