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妫河西流

  • 定价: ¥59.8
  • ISBN:978750347955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567页
  • 作者:啊憨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九一七年二月初二的夜晚,风雪交加。妫河岸边晁官营村的丁晁氏,产下小女儿四丫后猝死,丈夫丁三元痛失爱妻抑郁不堪,将刚出生的四丫,送给远在蚕房营村的文姓人家做了童养媳,又将四岁的女儿三丫,送给宣化鼓楼东布铺的吴老板做了养女……啊憨著的《妫河西流》以四丫、三丫的人生遭遇为轴心,以丁家、文家、吴家的盛衰为线索,展现了常根娘、李三娘、文刘氏、梅婶儿、吴妻等多个女人悲欢离合、恩怨共契、跌宕起伏的人生。

内容提要

  

    一九一七年二月初二的夜晚,风雪交加。
    妫河岸边晁官营村的丁晁氏,产下小女儿四丫后猝死,丈夫丁三元痛失爱妻抑郁不堪,将刚出生的四丫,送给远在蚕房营村的文姓人家做了童养媳,又将四岁的女儿三丫,送给宣化鼓楼东布铺的吴老板做了养女……
    啊憨著的《妫河西流》以四丫、三丫的人生遭遇为轴心,以丁家、文家、吴家的盛衰为线索,展现了正义为娘的继母常根儿娘。用全部家当拯救产妇、产儿的稳婆李三娘,倔强自信兴家旺夫,却带着自诬含戚而去的文刘氏,与公爹发生奸情生子,沦为封建婚姻牺牲品的梅婶儿,破妇道偷情来证实自己的生育能力,最终忏悔自尽的吴妻,换亲嫁给石男,再收继给小叔子的越凤,因“姊妹婆父”的婚姻与母亲同一天出嫁,又同一天失去丈夫的常根儿。在反封建的萌芽中滋生爱情,与恋人私奔的换月,由妓女——尼姑——稳婆,最终成为妇产医院院长的三丫,由童养媳——妇救会主任——一村之长的四丫,……多个女人悲欢离合、恩怨共契、跌宕起伏的人生!

作者简介

    啊憨,河北省怀来县人,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历史系,对文学兴趣浓厚,长篇小说《妫河西流》,系作者历时七年完成的处女作。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尾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二月初二。北京西北怀来县妫河边上的晁官营村。
    这天傍晚,山那边压过来大团大团的乌云,烦躁地在头顶上翻滚,搅动起地面的沙尘和枯叶,击打在门窗上“噼里啪啦”作响。风头过后,是铺天盖地的雪片。一个多时辰,房屋和旷野淹没在茫茫的雪海之中。
    天,又黑又冷。村子里晁家大院的女主人,三十六岁的丁晁氏要生孩子——昏暗的麻油灯下,炕上的席子卷起来一半,裸露着土炕面子的这边,摊了一片寸把厚的河沙,河沙上面铺着喧腾的谷草叶子。丁晁氏上身穿棉袄下身赤裸着,仰躺在那堆谷草叶子上,屁股底下垫了几层二尺见方的粗草纸,身上搭着一条蓝色的粗布棉被卧。
    “晁家大院”是一家客栈。四十岁的丁三元是丁晁氏的丈夫,也是客栈的掌柜。女人嚷嚷着要生孩子,丁掌柜只能撂下客栈的生意,坐在火炉边的座柜上一袋接着一袋抽烟,等候着老婆肚子里的动静。
    “座柜”是中国北方住四合院的居民,根据屋子里的空间打制的,既能存放东西又能当座位的小木柜。丁三元习惯坐在上面抽烟,好像那儿离炉火眼儿近点烟方便。洋火(火柴)对于乡村来说是奢侈品,男人们抽烟舍不得使用,夏天靠火镰取火,冬天就守在火炉旁边。丁三元的烟瘾很大,每天晚上忙完了客栈的活计,总要坐在座柜上抽,啥时候觉着那烟把胸脯子里的犄角旮旯都串到了才躺下睡觉。丈夫抽烟屁股总离不开那个座柜,丁晁氏特意做了一个布尖儿兑花儿的棉垫铺在柜面上,为的是他坐在上面舒服。
    丁三元的烟袋,是一个特大号的铜制烟锅头,镶着一根讲究的乌木杆和一只长长的青色玉嘴儿。玉嘴儿的质地温润细腻,渗透着几丝暗红色的血线。据他自己说:“这玉嘴儿是个出土的玩意儿,由于长期和死人埋在一起才有了这样的血线。叫它‘血线’是乡下人的土话,行家们叫‘沁色’。凡是玉石有了沁色,就越发地珍贵。”丁三元对这个稀罕的玩意儿爱不释手,抽烟的时候总是用粗糙的手掌磋磨它,把烟锅头儿和乌木杆儿磋磨得锃亮。老婆要生孩子了,他也没有忘记抱着磋磨。
    丁晁氏每次生孩子,都是本村的产婆李三娘来接生,刚那会儿她说肚子疼,丁三元就吩咐大儿子振海去请了。自古以来女人怀胎生孩子,就是用希望和无奈去赌自己的性命。肚子里的孩子要出来,母亲就得豁出命去生,细想起来新生命对于母亲的感恩,或许这是最根本的原因。今天,丁晁氏又要生了,她的眉头紧锁、两只眼睛望着顶棚对丈夫说:
    “他爹,我这肚子疼上劲儿了。你出去看看三嫂子来了没有,雪下得这么大。”
    “三嫂子”,是丁三元夫妇论街面上的辈分对李三娘的称呼。照说,开客栈做生意走得是个外场儿,为了招揽顾客,店家们的话茬子都会练得比常人麻利。丁掌柜却不然。他在家里家外不仅讷口少言,而且话路中还喜欢带上点耐人琢磨的幽默。听见妻子的催促,他下意识地欠了欠屁股,吐着烟雾的嘴里蹦出一句话:
    “请李三娘又不是请王母娘,有儿子去就行啦!”
    说完,朝妻子那边瞅了一眼,又俯下身子抽烟去了。
    丁晁氏是个急性子,对生孩子有恐惧心理。她晓得女人生孩子,只有第一胎肚子疼的时间长,往后的就快了。有时候生得顺溜,你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孩子就掉在裆里了。今儿她要生的是第七胎,肯定用不了多大工夫。他们双方的父母都故去了,家里也没有个嫂子姐姐啥的,就盼着接生婆早点儿过来守着,遇到点儿事情好有的抓挠。见丈夫坐在那里不愿意动地方,丁晁氏黯然神伤地叹了口气:
    “唉——这女人生孩子呀,越生越胆儿小!老头子,不知咋的,今儿我这心里头有点害怕!”
    丁三元慢吞吞地在砖地上磕去了烟灰,又在荷包里按上烟末,将烟锅头伸到炉眼儿上点着,大大地吸了两口说:
    “你生孩子什么时候胆儿大过?生大丫的时候就说害怕,生二、r你又说害怕,这都第七个了还是害怕。咱这仨儿子仨闺女哪个出来的不顺当了?每到这个节骨眼儿上我就跟你讲,‘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你就是不信,光往那个邪的地方想。今儿咱就大着胆子生它一回,看它还能怎么着?”
    胸中躁郁的丁晁氏,听不进丈夫的劝励,她反过来戗了丁三元一句:
    “你刚说的‘怎么着’是个啥意思?我还能怎么着?真要是怎么着了我还能……要么闷着半天不言语,要么说出话来像艮萝卜辣葱似的,没一点温和劲儿!”
    妻子曲解了自己的用意,丁三元没心思再接话茬儿。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子,丁晁氏又挑起了话头儿:
    “你说咱大丫的儿子都一岁了,二丫眼瞧着也要坐月子。我这个当姥姥的还要生孩子,这生到多会儿是个头儿啊?生完这个说什么我也不生了!”
    丁三元又斜过脸瞅了妻子一眼,说:
    “你十八上生的大丫,十九岁就生二丫了。今年大丫十九二丫十八,闺女嫁人生个孩子还稀罕?你生你的,她生她的!这还有什相干?”
    “生!生!生!你就知道生!娘在这边儿生!闺女在那边儿生!当女人有什么好?整天就知道生!二、r坐月子,我这个当娘的不能去伺候,能放心啊?”
    丁晁氏自己的心里恐惧,也惦记着女儿二丫的生产。丈夫的话不中听,她耍起了性子。丁三元人虽然坐在屋里,一半的心思还在客栈的生意上。他有意无意地搪塞了妻子一句:
    “不放心又能怎么着?谁让你和闺女赶在一块儿生孩子呢?”
    “听这老爷们儿说的话,赶在一块儿生孩子能怨我们娘俩?往后啊,你过西间屋子和儿子们睡觉去,我在这屋和三丫睡,不让你挨着我,想生呢!”
    丁三元听着妻子的话“扑哧”一声笑了。他半带幽默地说:
    “俗话说得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就你这个年龄,三天不见我,胸脯子里的小手儿就抓得痒痒,到时候再让我过来陪你,可比求欢喜佛还难啊!”
    丁三元揭了妻子的心底儿,丁晁氏更加不忿儿:
    “谁像你那样没出息!三天?三年不挨着你我也不想,不信你试试!我说不生肯定不再生啦!”
    面对妻子满嘴的怨气,丁三元依然幽默:
    “俗话说女人四十九盖‘缸口’(闭经)。你才三十六岁,还有十三四年呢!我估计,至少还得生五六个。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是人的本分,女人要是怕生孩子,哪里还有世界呀?”
    “俗话!俗话!整天就知道俗话!反正不生孩子不知道肚子疼!早就说过‘前三后四’(来月经之前的三天,之后的四天)不要动我!你就是耐不住性子!弄上孩子了我一个人受罪!你们这些老爷们儿为啥不替女人想想?生一回孩子过一道鬼门关!”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