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树叶船/汤素兰爱的童话

  • 定价: ¥22
  • ISBN:978755622905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少儿
  • 页数:176页
  • 作者:汤素兰|绘画:聂辉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8-03-30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树叶船》是一部童话作品集,精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著的童话故事二十五个,包括《住在摩天大楼顶层的马》、《小兔子的蝴蝶结》、《老祖母讲的故事》、《鹰背上的小鸟》、《爬到山顶去》等。这些故事十分幽默,热闹荒诞,甚至有点异想天开,但却能紧紧抓住孩子们的心。

内容提要

  

    《树叶船》甄选了汤素兰中短篇童话中幽默题材的童话故事,奇妙的故事和幽默的语言总是能引得读者哈哈大笑。汤素兰童话以精致清新的文字、奇妙趣味的故事、天马行空的想象,吸引了许许多多的读者,展现了童话这个体裁独有的魅力,也带给了孩子们快乐和引发了他们的思考。

媒体推荐

    汤素兰的文字透着一种精致而又清丽的典雅,它们像一些圆润美丽的珠子,串起了作家笔下那个丰饶的童年想象世界。她用她的这些文字,编成了一双送给孩子的飞翔的翅膀。
    ——方卫平(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院长)
    汤素兰的创作体现出儿童文学的自然天性,追求艺术的品位和艺术的深度,让孩子通过童话的阅读体验人类的爱与关怀,让这些幼小的生命在感动中成长成熟。
    ——孙建江(儿童文学理论家)
    汤素兰的作品分明透出一种经由世界经典童话熏陶出来的、富于现代感的新意和新味,一种与世界接轨的怪诞、清秀、美丽、雅致……
    ——韦苇(儿童文学理论家、翻译家,浙江师范大学教授)
    汤素兰竟然能够这样深入地洞察儿童心性,并如此准确、生动地用儿童的语言将其原汁原味地艺术再现出来!她讲的故事十分幽默,热闹荒诞,甚至有点异想天开,但却能紧紧抓住孩子们的心。她的作品的艺术品位和思想深度令人佩服。
    ——朱清时(中国科学院院士)

作者简介

    汤素兰,国家一级作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擅长写童话。作品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毛泽东文学奖等奖项。
    代表作有《笨狼的故事》《阿莲》《南村传奇》《小巫婆真美丽》《奇迹花园》《阁楼精灵》等。多部作品入选小学语文教材、幼儿园教材等极具影响力的课外语文读本,并翻译至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尼泊尔等国家。

目录

住在摩天大楼顶层的马
小兔子的蝴蝶结
老祖母讲的故事
鹰背上的小鸟
爬到山顶去
快乐小马车
长颈鹿的长脖子
小树熊出门
蓝狐狸的长胡子
好森林的故事
大象森林里的小小象
五颜六色的一天
树叶船
开心猫
狮子的森林
最美的花环
金熊和春天
星星
一朵花的命运
遇见招财进宝
黄豆豆、红豆豆、蓝豆豆
河马大泥的朋友
圣诞快乐
一片叶子
地球那边的客人

前言

  

    我评价一个作家,常常想到他的原点。所谓原点,是他的早期作品。对很多作家来说,早期的作品是他的初心,他的本性和能力所在。人的成长终其一生,作家的成长也是如此。
    但是,日后的成长所呈现的枝繁叶茂,依然还是与根系有着密切的联系。
    我第一次读到的汤素兰的文字,是她研究童话的一篇论文,发表在《浙江师范大学学报》上。虽然时间久远,论文的题目已经忘了,但她对经典童话如数家珍,以及非常到位的感悟和品评却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再次读到的汤素兰的文字已不再是研究,而是创作,短篇童话《白脖儿和白尾儿》。当时阅读的惊喜,至今记忆犹新。这篇童话对幼儿心性、幼儿思维逻辑的生动表现,对人物性格的婉转描写,对幽默的自然呈现,不仅在青年作家中,就是放在整个童话创作界,都是才华横溢之作。1992年在长沙开会,第一次见到汤素兰,我曾表露过对这篇童话的激赏。
    再之后,读到的就是她的《红鞋子》。《红鞋子》在我心目中,是中国短篇童话中的经典作品。
    在阅读儿童文学时,我有一个阅读习惯,就是看作品里的对话够不够多,对话写得够不够好。因为与成人作家对生活情态的间接转述相比,写人物之间的对话,更能造就作品的临场感,更能表现、暗示人物的性格和心理。
    《红鞋子》就非常重视对话,并将对话写得极为精彩。红鞋子、小老鼠说的每一句话,既符合他俩的物性,又有着故事所需要的性格。比如,红鞋子说:“夜里没有伙伴在一起,我会害怕的,你知道,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夜。”而小老鼠则说:“我可不知道你有没有单独在外面过过夜,我对鞋子的事知道得不多。我自己嘛,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从来都是单独过夜的。只要不碰上猫,我看就没什么可怕的。”红鞋子就说:“我不怕猫,我怕孤独。”小老鼠不知道什么是孤独,就问:“孤独是什么样子的?”红鞋子说:“孤独就是心里空空的。”小老鼠纠正红鞋子:“心里空空的?不对吧?你是不是想说肚子里空空的?那不叫孤独,那叫饿。”
    这样精彩的对话,真是堪比世界上任何一篇经典童话。我想说的是,好的童话故事往往是由对话推动着向前发展的。对话使作品成为一种直接的表现,胜过间接的叙述性交代。同时,这样的对话又有着弦外之音的暗示性,胜过叙述语言对意图的“欲盖弥彰”。
    在《红鞋子》这个故事的最后,小老鼠帮助红鞋子找到了家,让她和另一只红鞋子团聚。当小老鼠独自慢慢地朝森林边的树皮小屋走去时,“他的心里有了一点儿空空的感觉,这感觉和饿了还真不是一回事儿。他头一次发觉独自走在路上原来是这么安静,简直太安静了。他想,要是这会儿,树皮小屋里有一只小老鼠在等待着他回家,该多好!”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小老鼠内心(性格)的变化。正是因为有了前面的那些对话,小老鼠的这一性格的变化、发展十分自然,有如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精彩的对话使《红鞋子》成了表现的艺术,而不是说明的写作。
    汤素兰的童话再出现在我的阅读视野,是系列童话故事《笨狼的故事》。这部与《白脖儿和白尾儿》《红鞋子》一脉相承的系列作品,使年轻的汤素兰成为了一个“大作家”。十八年前,我在《中国儿童文学与现代化进程》一书中,对其给予了高度评价:“在我们展望中国幽默儿童文学的前景时,青年作家汤素兰的《笨狼的故事》为我们增添了相当的自信。汤素兰有极好的创作幼儿童话的艺术感觉,她虽然年轻,却是实力派。在我看来,幼儿文学创作是对儿童文学作家的更严格的考验。在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中,像汤素兰这样能够洞察幼儿心性并将其原汁原味地艺术再现出来的作家为数不多。《笨狼的故事》中的有些故事会让我想起英国作家米尔恩的世界级名著《小熊温尼·菩》的幽默,因为它不仅同样以人物的性格推动故事的展开,而且小笨狼的天真、善良、无知却充满了求知欲的性格也与小熊温尼·菩颇有几分神似。而《笨狼的故事》中的有些故事的热闹荒诞、异想天开,又大有美国的华特·迪斯尼的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之风。《笨狼的故事》由多个系列故事构成,‘把家弄丢了’‘晾尾巴’‘半小时爸爸’‘坐到屋顶上’‘有用的合同’‘电话和门铃’‘篮球赛上的精彩表演’等小故事个个通体幽默。笨狼通过那些不露声色的幽默表演,已经成为幽默人物形象的典型,也许用演艺界的称谓‘笑星’来封它会更合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为幽默儿童文学的《笨狼的故事》的成功,得之于作家以一种具有幽默气质的人生态度面对幼儿的生命世界。我相信,《笨狼的故事》的作者如果没有这种轻松洒脱、乐天达观、对幼儿的生命充满信任的儿童观,幼儿生命世界本身的幽默品性终将被遮蔽,幽默文学特有的表现形态也无从获得。”
    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幻想小说创作开始自觉并渐渐形成一定的气势,汤素兰也拿出了风格独特的幻想小说《阁楼精灵》。我初读汤素兰的幻想小说《阁楼精灵》时,就感觉到这是一部耐人寻味的思想性的作品。《阁楼精灵》以其对人类在现代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的表现,在汤素兰的儿童文学创作中,占据一个特殊的重要的位置。
    在我与何卫青合著的《中国幻想小说论》中,何卫青甚至将《阁楼精灵》归类为“童话模式”的幻想小说,这让我想到作品中这样的笔墨——
    如果你曾经去过茂密的楠竹林,或许你会在竹林里碰到一种小精灵,他们住在空空的竹节里面,特别会吹笛子。月光明亮的夜晚,他们坐在竹梢上一边看星星一边吹笛子。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吹笛子的高手,或者想要一支声音悦耳的竹笛,你最好在明亮的晚上去竹林里,将身子靠着某株挺拔的竹子,耐心地等待。因为有的小精灵吹笛子吹累了,或者夜太深了,他坐在竹梢上打瞌睡,会不小心从竹梢上摔下来。这时候,你伸出手掌,轻轻把他托住,不让他摔到地上,不让地上的沙子硌疼他的屁股,为了感谢你,他就会答应你向他提出的要求,告诉你哪一根竹子适合做竹笛。据说从前的笛子都是用小精灵选的竹子做的,声音特别好听。
    这段意境空灵、美妙的文字,的确唤起我们阅读那些优美童话的审美感受。我以为,这种表现的底蕴依然与作家的原点有关。汤素兰采用这种将前现代的童话思维和现代的小说思维,进行杂糅这一艺术形式,很可能内里的原因是前现代意识与现代意识在审美过程中的一种交融。在我这里,这种交融的结果是产生了非常有价值的思想信息,使《阁楼精灵》将前现代思想和现代思想进行“创造性结合”,成为颇具前沿性的具有后现代思想的文本。如果说,《红鞋子》是中国短篇童话的经典,《笨狼的故事》是系列童话的经典,那么,《阁楼精灵》则堪称中国幻想小说的一部经典。
    我在汤素兰作为作家的成长中,看到了一条从初期的原点上开启的一条主线——童话的心性和才华。如今,凭着《红鞋子》《笨狼的故事》《阁楼精灵》《奇迹花园》等一系列堪称经典的作品,汤素兰已经成为90年代成长起来的儿童文学作家中的当之无愧的扛鼎作家,她的童话作品以及幻想小说,标示出中国儿童文学所达到的艺术高度。
    现在,汤素兰将包括《白脖儿和白尾儿》《红鞋子》在内的以短篇为主的童话作品,编辑成《夏夜舞会》《狐姐的茶馆》《树叶船》《送个冬天给青蛙》《狮子的梦》《老木大叔的南瓜》六卷出版,欣喜之中作序推荐。
    2016年12月19日
    于中国海洋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马非常温和,它从第1次喊:“小朋友,请坐好!”到第100次喊:“小朋友,请坐好!”声音都是同样大小,不高也不低,听起来有点像儿童医院手拿注射器的阿姨在哄小朋友。城里的爸爸妈妈们的脾气可就没这么好了。你听,如果小朋友们在外面玩疯了,不记得回家吃饭,从门窗口传出来的声音像炸雷一样,还听得见白生生的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再不回来,干脆别吃了!”难怪城里的小朋友们在生爸爸妈妈的气的时候,会这样说:“哼,我才不喜欢你们呢!你们对我,赶不上儿童乐园里的马一半好!”
    城里的小朋友当然很多很多,但在马看来只有两个,那就是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他们想多坐几回车,就穿上了不同的衣服,好让我认不出!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马得意地对我说。那一天,马下班后扛着一袋燕麦,从我的门前经过,正好碰上下雨,我就邀请它到我的家里来躲雨。
    “你怎么认出来的?”我试探地问。
    “这很容易认!”马一边用它的长尾巴擦身上的雨点,一边说,“他们的脸上总是有高兴,我一看到他们的高兴样,就知道我没认错!”
    啊,原来是这样!一个人高兴起来和另一个人高兴起来,看上去确实差不多。我原来觉得马把全城的孩子们简单地看作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肯定搞错了,现在看来,马那样看问题,确实有马的道理。
    过了几天,马又扛着一袋燕麦从我家门前经过时,天并没有下雨,我也没打算邀请马进来坐,但马还是进来了。那一天,马的那张脸拉得特别长。正好那时,林立的高楼缝隙间漏进一缕橘红的夕阳,落在马的脸上,我看到它的脸上有两道长长的泪痕。
    我搓着双手,为需不需要去拿我的毛巾给它擦脸而局促不安,因为我既不想让马太难过,又有点舍不得我的新毛巾。
    过了一会儿,马开口了:“我弄错了!我现在知道,这个城里有四个小孩子——一个高兴的男孩子和一个高兴的女孩子,一个穿破衣服吃垃圾的男孩子和一个被妈妈吓哭了的女孩子!”
    原来,今天有一个小女孩,由家里的保姆陪着到儿童乐园来玩,超过了妈妈规定回家练书法的时间,妈妈跑到公园里,对着小女孩尖叫,还说如果小女孩不听话,就再也不爱小女孩了。小女孩吓得抱着妈妈的腿,大哭起来。小女孩刚走不久,又来了一个穿着破衣服的男孩子,他在马车旁的一个垃圾桶里找东西吃。马见到这情形吓坏了。“垃圾桶里的东西很脏,是不能吃的啊!”马跟我说这事的时候,声音还在发颤,“我一直以为城里只有两个孩子,原来有四个啊!马车上的座位不够用,我还得去准备两个座位!”
    马扛着那袋燕麦走了,它长长的脸都快挨到地面了。急急的晚风把它的鬣毛吹得乱糟糟的。它的尾巴悲伤地耷拉着。
    深夜,等大街上车声渐渐稀疏时,我透过高楼的峡谷,看到了一线冰冷的天幕和半瓣白色的月亮,同时,看到摩天大楼的顶层有一扇窗口亮出黄黄的光。我看着那光,看了好久好久。
    第二天早上,马背着两张椅子进了电梯。那两张椅子是用最好的桃花心木做的,上面铺了丝绒靠垫。一匹马加上两张椅子,差不多把电梯挤满了。每一层想乘电梯的人都不得不等候下一趟电梯。他们惊奇地发现:“怎么?一匹马?一匹马怎么会在电梯里?”他们相互打听,但谁也不知道一匹马怎么会在电梯里。恰好这时,另一台电梯的门开了,人们赶紧挤进去,赶紧去上班,不再有谁打听马的事了。
    这一天到儿童乐园玩的小朋友,一个个都无精打采地回家了。因为他们都没能坐上马车兜风。马车上新安了两个丝绒座位,小朋友们都想去坐一坐,但马不允许。马说,这两个座位是留给穿破衣服的男孩子和哭鼻子的女孩子的。可是,马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也没有等到那个男孩子和那个女孩子。
    从那以后,马每天都站在马车旁等候着。它一定要等到城里的四个小朋友都坐上了马车以后,才肯拉着马车跑。马很固执,它是一匹“让孩子们高兴的马”啊!它挂念城里那些不幸的孩子。
    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