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孤楼诡谈

  • 定价: ¥35
  • ISBN:97875162130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
  • 页数:248页
  • 作者:风雨如书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风雨如书著的《孤楼诡谈》充分调动了读者的想象空间,故事性强,铺陈伏笔自然合理,各章节环环相扣,扣人心弦。
    多个故事自然地串联起来,故事之间切换自如,没有突兀感。
    《孤楼诡谈》故事的发展与结局出人意料,总让人有种恍然大悟但却恐有遗漏之感。

内容提要

  

    风雨如书著的《孤楼诡谈》介绍:三个年轻人为了寻找灵感,结伴来到阴气森森的祖宅。巧遇入室避雨的狱警马丽和刚刚出狱的女孩小葵。雨夜,孤楼,鬼事,三男两女围着炭火开始长夜诡谈。
    钟爱探奇推理故事的儿子将死,父亲为满足其生前愿望,设法将众人聚到荒山孤楼某个密闭房间里,要众人讲述最精彩的探奇推理故事:为测试儿女孝心的亿万富翁,谋划假死让儿女在祖宅为自己守灵,结果自己却真的被人杀死;传说中的四人鬼宅,多一人死一人,少一人加一人,从古到今转圈般的诅咒游戏,又该如何破解?隐藏在古宅下的千年神画是真是假,又隐藏怎样的哀怨神秘?荒山孤楼的背后,其实诡异故事才刚刚开始……

作者简介

    风雨如书,出版作品十三部,发表悬疑小说400万字。参与电影《全城通缉》,根据作者小说《封灵岛》和《洞神新娘》改编的影视电影正在筹备拍摄。作者撰写的超人气犯罪推理小说《刑警手记》系列作品由国内一线影视公司购买IP开发版权,腾讯文学特约作品《除灵法师》,未发布已卖出影视版权,正在进行全版权开发。

目录

第一卷  孤楼夜话
  鬼宅
  为爱准备的谋杀
第二卷  五人游戏
  临仙神图
  灵宅惊魂
  四人鬼宅
  阴楼守灵
  故事里的故事
第三卷  最后的谢幕
  连环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楔子
    夜色越来越暗,最后的光亮也躲进了云层里面。
    他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继续向前走去。要不是眼前不远处那一丝灯光使身体里的能量又一次聚积了起来,他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到地上。
    灯光从一座宅院透射出来,孤零零的宅院,坐落在深山之中,仿佛一座孤独的坟茔。他踉跄着来到宅院的门前,用力敲了起来。
    门开了。
    他一头栽了进去。院内灯火通明,空无一人。大厅空着一口棺材,棺材面前放着三盘供品。他咽了口唾沫,疯狂地扑了过去,将盘子里的东西快速地塞进嘴里。
    空寂的大厅,只有他的咀嚼声。
    “当啷!”有东西掉到了地上。他停住了咀嚼,回头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的手里拿着一个盖子,饭盒打翻在地上,身体哆嗦着看着他,满眼恐惧。
    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慢慢回过了头。
    迎面,看到了一双眼睛。
    一个老人站在棺材旁,目光凌厉地盯着他:“你为什么吃我的东西?”
    他惊呆了。
    “既然想吃,就多吃点吧。”老人拿起盘子里的一个苹果递给他。
    他往后退了两步,身体一下瘫倒在地上??
    1.遗嘱
    走了半个小时山路,孟诚总算来到了赵家祖宅。这座建在平翠山半山腰上的老宅,据说是赵家祖上的遗产,即使赵德培现在拥有了亿万资产,依然会每年初秋回来祭祖。可没想到的是,却在这次祭祖中急病身亡。
    宅院门口停了三辆豪车,赵德培的三个子女已经赶来了。守在门口的管家丁铁一眼认出了孟诚,立刻迎了过来。
    对于此刻来到赵家的尴尬,孟诚早已经料到。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进大厅,便遭到了赵德培小儿子赵子良的质疑。
    “孟先生是先生生前特意邀请的,这个邓律师清楚。”丁铁帮忙解围。
    “对,赵先生特别交代,如果没有孟先生在场,遗嘱不能成立。”站在一边的律师邓明浩点头说道。
    “既然是父亲的意思,那孟先生,请进吧。”沉稳冷静的赵家长子赵子辰微微冲着孟诚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已经按照赵德培的要求到齐。孟诚简单扫视了一眼,坐在棺材旁边的是赵德培的第二任太太方雪梅,旁边依次坐着赵德培的长子赵子辰、儿媳莫雯雯、孙子赵兴波。赵子辰的对面是赵德培的次女赵安琪和小儿子赵子良。
    德培集团的律师邓明浩站在一边,对面是赵家的保姆杜琳和管家丁铁。对于赵德培的遗嘱,没有人知道详情,遗嘱一直掌握在邓明浩的手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赵德培在立遗嘱的时候竟然增加了一个条件,所有有份继承遗产的人必须在赵家祖宅为他守灵七天,如果谁在中途离开,立刻取消继承人身份。
    “父亲怎么会有这样的条件,难道不知道我从小最害怕在这里过夜?”赵安琪第一个开始抱怨。
    “害怕就走呗。”赵子良嘟囔着说道。
    “子良,你胡说什么!”对面的方雪梅训了他一句。
    孟诚知道,赵子良是方雪梅所生,他和赵子辰、赵安琪是同父异母,因为有方雪梅的宠爱,所以性情乖张。
    “我只是负责宣读赵先生的遗愿,也会严格按照赵先生的要求来做,这些都有详细的法律文书备案。希望各位能够遵循赵先生的遗愿,帮他守灵七日。这几日,宅院已经备足了所需物品,为了让大家能够安心守灵,我会让人将各位的汽车开走。有不同意的,现在可以提出来。”邓明浩说道。
    大厅空寂,无人说话。
    “那好,有事大家可以电话联系。”邓明浩说着微微鞠了一躬,准备离开。
    “邓律师,我能问一下吗?”突然,儿媳莫雯雯说话了。
    邓明浩点点头。
    “孟先生在这里的作用是?”莫雯雯把目光投向了孟诚。
    “我是医生,怕大家身体不适,所以来的。”孟诚顿了顿,说道。
    “哦,那谢谢孟先生了,内子是医学博士,足可以保障我们的医疗安全。不如孟先生和邓律师一起离开,等到宣布遗嘱的时候再来吧。”赵子辰说。
    “不,孟先生不能离开,他必须在这里。这是赵先生特意吩咐的,如果他离开,遗嘱不能公布。”邓律师摆了摆手。
    “这是为何?父亲只是说要他在场,并没有要他跟我们一起守灵吧。”赵子良问道。
    “是,只是……”邓明浩看了孟诚一眼,欲言又止。
    “好吧,其实我不是医生,我是一名术士,也就是人们说的抓鬼先生。不好意思,我也是受赵老先生所托,希望大家别介意。”孟诚讲出了自己的身份。P16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