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美生灵/张炜少年读本

  • 定价: ¥20
  • ISBN:978753289428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山东教育
  • 页数:247页
  • 作者:张炜
  • 立即节省:
  • 2016-07-01 第1版
  • 2016-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美生灵/张炜少年读本》精选张炜创作的适合少年读者阅读的作品。张炜早年经历丰富,他在野地里奔走、流浪,与各种动植物感情深厚,因而笔下常常写到它们,作品特别适合少年人阅读。张炜的文字有一种大作家的朴素平易,同时又是健康、优美、富于魅力和功力的。少年读者可从中较多地领悟到写作技巧和文学奥秘。张炜是一个既关怀大地又关注星空的作家,其作品贯注着正直的道德理想和纯真的精神追求,我们可以从中领悟一个优秀作家对于自然、社会和人生的深刻理解与洞察。

内容提要

    许多动物都可以成为人类的朋友,它们纯美而善良的眼睛注视着你,让你生出浓浓的爱意,你称它们为“美生灵”。有的动物几乎没有缺点,它们勤劳地为人类奉献,竭尽全力而又无怨无悔,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人类善待动物的时候不多,欺凌、压榨和剥夺是常见的,直到动物将血肉之躯也献出来,才算结束。能够不欺负动物的人总是少而又少;对于动物,人类背负着难以偿还的心债。
    《美生灵/张炜少年读本》由张炜著。

作者简介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当代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远河远山》《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你在高原》等20余部,散文《万松浦记:张炜散文随笔年编》20卷,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午夜来獾》,诗《松林》《归旅记》等。2014年作家出版社出版48卷本《张炜文集》。
    1999年《古船》被评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作者与《九月寓言》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你在高原》获鄂尔多斯文学大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特等奖、茅盾文学奖等十余种奖项,入选《亚洲周刊》评选的“2010年度全球华文十大小说”之首。新作《寻找鱼王》入选“2015年中国好书”。

目录

美生灵
  童年的马
  老人
  美生灵
  圣华金小狐
  小羊
  注视
  小说与动物——在香港浸会大学的演讲
生命的力量
  灌木的故事
  漫漫
  荻火
  酷烈
  老斑鸠
  生命的力量
  块根
美城之链
  东部:美城之链
  梦中的铁路
  来龙口的火车
  济南:泉水与垂杨
  济南的泉水、钟楼和山
  难忘观澜
  西双版纳笔记
  台港小记
  回忆太鲁阁
梦一样的莱茵河
  利口酒——访德散记之一
  梦一样的莱茵河——访德散记之二
  去看阿尔卑斯山——访德散记之三
  默默挺立——访德散记之四
  涂鸦
  你歌下的东方
  域外作家小记:德国作家二题
  爱的浪迹
  从热烈到温煦
  恩斯特
  科隆-波恩-特里尔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维利,你怎么样?该看你的了!”
    汉斯这时招呼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我估计那是他的宝贝儿子。小男孩的蓝色眼睛异常兴奋地眨了眨,回身就要往家里跑去。汉斯的夫人俯在汉斯耳边说了句什么,汉斯立刻对跑着的维利说:“那算了吧维利,喂,我是说待一会儿再说吧。”
    维利怏怏地转回来。
    有个叫玛丽的小女孩对他笑着,露着一口有着黄斑的牙齿。我想这会是他的妹妹吧?维利毫不介意地向小女孩走去,两手插在衣兜里。
    大家仍在马槽前边指指点点地走着。汉斯几乎每匹马都要拍打一下,有时还要夸奖一句什么。从马厩中走出去,往左一拐,来到一片用原木简单围了围的草地。有五六匹马在草地上玩着。一匹棕马、一匹黑马,还有一匹花斑马。我们弯腰钻过原木栅栏,踩在了草地上。
    每个人都接近了自己喜欢的马,嘴里呼叫着什么。只有我离马较远。
    那个老太太大叫着,两手挥舞着奔向黑马,搂住了马的脖子。我的心紧缩着。我希望老太太快些离开黑马。他们玩得真好,有一匹马噔噔地在草地上跑起来,像是在为我们表演。有个客人为马鼓掌,马停止了步子,他也就不鼓掌了。他对我说:莱茵河畔哪儿找这么好的农场,哪儿找这么好的马!
    维利和玛丽毫不费力地钻过栅栏。他们的手一会儿就贴在了马的长脸上。
    一阵热乎乎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欢快地叫了起来。饲养员老木头咕咕哝哝地走过来,用手扳开我们几个小家伙,说:“踢着!不怕踢着?”
    我们才不怕呢。这匹白马是我们真正的朋友。它浑身没有一丝杂毛,像雪一样。马不像人那样,由于头发的长短而一眼即可辨认男女,所以我们都不知道它是男的还是女的。我个人一直认为它是女的。不过我没有更多的根据。
    它的眼睛又大又亮,蓝盈盈的。它看着我,会喜欢我吗?如果一匹这样的马在喜欢我,那么我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好孩子。我伸手去抚摸它的脖子,觉得它真光滑。我把手指插进了鬃毛里,然后又去捏它的嘴唇。像面团那么柔软,热乎乎的。
    “走开了,走开了!”老木头从饲养棚里端出一个木架子,把一个柳条扁筐放到上面,然后倒进一些碎谷草和糠粉,用水拌着。
    白马的嘴巴颤了颤,吃起筐里的东西。
    我们知道它吃饱了之后,要套上大车,去芦青河边拉沙子。赶车的是老鲁,如果他高兴了,我们就可以坐上他的空车到河上玩。
    “上车呀,上呀!”大家呼喊着往大车那儿跑——正这会儿有人在一旁打了个口哨,大家不由得站住了。我可知道打口哨的那个人是谁,他是我的哥哥嘛,这会儿站在杨树下,一只手插在衣兜里,另一只手搔着头发。他的制服上衣扎在裤子里,电镀腰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是多好的一条腰带。
    大家看了看哥哥的腰部,重新向大车涌去。
    “你们要到哪里去呀?”
    他在快活地呼喊。没有一个人回答他,因为都知道他是明知故问。哥哥也不生气。其实他才不在乎我们要干什么呢。我知道他只关心一个人,并且那种愉快的心情就是从那个人身上来的。
    我们坐在了车上,一齐向杨树下的人呼喊起来:“哎——哎——!”
    我真替哥哥难为情。谁都知道他在等人,每天的这会儿他都在杨树下——那儿地势高,又有荫凉,站在那儿,一眼可以望到村子东边那道整齐的篱笆,篱笆后边有一条白沙小路……哥哥是多么棒的一个小伙子。我不信我们大车上的这一伙会有谁将来比他更棒。
    这个夏天哥哥刚好十九岁。我也会有这么美妙的年纪吗?嘿,可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十九岁的。
    大约是这年春天(有人说更早更早,好像是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最漂亮最温顺的姑娘罗玲子就常常和哥哥在一起了。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