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艺 术 > 艺 术 > 绘画技法

读箑小记(精)

  • 定价: ¥36
  • ISBN:978720814281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人民
  • 页数:166页
  • 作者:陈郁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读箑小记》为著名收藏家陈郁先生的专栏文章结集。主要谈名人扇面小品,涉及文人雅趣、扇面研究以及明代历史、社会、风情等方面的文字,谈艺术,谈人物、谈收藏……体现出作者的丰富知识及文化情结。作者之文,主题鲜明,文笔优美,富于笔墨情趣和历史文化气息。既是收藏心得,又是读书笔记,还有史料考据和实地寻访,融历史与艺术于一炉。文章处处体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学术追求,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热爱。十篇文章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明代文人、书画家的生活与思想,小中见大,旁征博引,通过点点滴滴折射了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精深的文化。行文深入浅出,读罢则令人掩卷遐想。

内容提要

  

    陈郁著的这本《读箑小记》收录《王鏊,在嘉靖元年》、《文徵明与杨尚英》、《书画的钟惺》、《周亮工的书道及其他》等十篇文章。内容涉及文人雅趣、扇面研究以及明代历史、社会、风情等。本书主题富于文化品位和生活情趣,文字有较强的知识性和趣味性,适合当代人作为陶冶性情和提升素养的文化读物,也可资收藏鉴赏的参考。

媒体推荐

    

目录

前言
一、王鏊,在嘉靖元年
二、文徵明与杨尚英
三、不羁的陈道复
四、潦倒的彭年
五、文心武装丘长孺
六、书画的钟惺
七、褚廷琯遇刺
八、周亮工的书道及其他
九、缺席的石溪
十、铁了心的徐枋
附录  陈郁的收藏故事/田本芬

前言

  

    一
    喜欢文史哲,是打小时候的事儿;喜欢绘画艺术,也是打小时候的事儿;喜欢收藏,也是那时候的事儿。怪不得西人曾说过“有些男人的收藏癖好是自小就有的”。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当时鲜为人知的中国书画的拍卖会,从此便与书画收藏有了不解之缘。经过近二十年的累积,搜集到明人书画扇页几百帧,也算小有成就,也满足了打小时候就产生的愿望。
    选择这样的收藏是因为,从绘画技术上讲,明代金笺书画扇面,多彩精深,小中见大,别有洞天,万千丘壑。其丝毫不逊于大幅立轴,甚至对创作者功力的要求,要大于后者。看过清代的,就不想看近现代书画了;看到明代的,就感到清代的也乏味了。宋元书画当然更高级,但寥若晨星,基本与我等无缘。
    从材质上讲,明代的金笺扇面制作工艺特殊,金粉如泥般厚重,通常泛红色,故有“泥金”、“红金”之美誉。这种工艺据说已失传,这种材料清初以后也渐渐消失了。物以稀为贵,当时我就坚信,明代书画作品在艺术品市场上也将愈来愈稀缺。何况,扇面形制整齐划一,几百帧藏品汇集在一块儿,蔚为大观,还颇有形式感呢。
    更重要的是,除了书画艺术之外,由于我还特别对明代的社会史、政治史、文学史等,尤其明清鼎革前后的历史,具有浓厚的兴趣,这些年来便留意搜集了不少属于非传统意义上书画圈的政治家、文学家、剧作家、诗人、史学家的书画扇面作品。我凭直觉感到,这里面有许多历史上的故事可讲。有的和风细雨,有的可能还可歌可泣,只是尚待深入挖掘而已。我坚信,这些作品不仅能丰富书画艺术本身,更能加深我们对过去历史以及活动于其中的个人的全面了解和认识;太阳的光芒尚不需要由一颗小水珠来展现,但一颗小水珠却能折射出阳光。
    这便是我明人书画扇面收藏的缘起,但我远远没有满足于此。我深知,画更是用来读的,于是便有了写《读箑小记》的想法,希冀将个中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
    二
    可能自己是搞学术研究出身,总免不了有种研究、写作冲动。当年,在拍场上见到文徵明写给杨尚英的元旦诗、王思任画给余煌的山水这类有意思的扇页时,就感到这里面一定有故事,可以写点什么。一旦买到,欣喜若狂,除了把玩,一有空闲,收集文献、翻阅史书、爬梳资料。虽说近二十年中做了大量读画笔记,但真正形诸文字、写成别人可以阅读的文章绝非易事,尽管我一直想就此写点什么。
    五六年前,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郭彤小姐与我谈起,收藏了那么多年,也读了不少书,就此写点小文章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事,希望我动动笔,也算为《嘉德通讯》约稿,这可以看做我写《读箑小记》的真正缘起。虽已“启航”,遗憾的是中途“抛锚”了。或许我一贯慵懒,或为诸事打扰,花费了几个月时间,写了两篇,一篇有关徐枋的,一篇有关石溪的,均未最终完成,前者写了大半,后者写了小半。这一搁,两三年又过去了。
    大前年,在北京匡时国际拍卖公司的支持下,我将自己的部分藏品印制成册,名为《嘉树堂藏明人书画扇面集》,受到朋友们的赞许。令人感动的是,范景中先生那年利用国庆长假,专为此写了长篇序言,是我没有想到的。另外,受到有着“任性”雅号之称的多年好友刘益谦先生的邀请,该年底在其创建的龙美术馆举办了“日月光华——嘉树堂藏明人扇面书画展”。在这个展览过程中,我接受了《艺术新闻》杂志总编辑田本芬小姐的采访,并受其约请,翌年为杂志撰写专栏文章,名为《读箑小记》。这一写就写了十篇,现依人物历史活动年限先后,排列于此:
    第一篇《王鏊,在嘉靖元年》,是最后写成的,试图通过一个偶然的发现,说明微观文献可能会有助于对书画墨迹的领悟和理解;第二篇《文徵明与杨尚英》,说明“上款”这一书画作品上的一个常见信息源,会给书画的读者带来怎样的探寻之旅;第三篇《不羁的陈道复》,表明书画欣赏的感性认识,依然能从古籍文献中找到共鸣,并会给人们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间;第四篇《潦倒的彭年》、第五篇《文心武装丘长孺》、第七篇《褚廷琯遇刺》,尤其是后两篇,更多的是对书画史上较为冷僻作者的文献资料的汇集和梳理,发现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第六篇《书画的钟惺》,则另辟蹊径,揭示大文学家、诗人之雅玩的另一面:文人绘画、赏画、鉴画、藏画的一面;第八篇《周亮工的书道及其他》,虽说也来源于感性认识,却努力从作者的人生履历、书画创作及鉴藏等方方面面去理解其艺术及其追求;第九篇《缺席的石溪》,力图根据书画作品上常见的一段题识,还原隐藏在作品背后的一幕历史场景,并理清各当事人彼此的关系;第十篇《铁了心的徐枋》,即最后一篇,是最先写成的,应看作《读箑小记》的真正起点:我至今都无法忘怀当初第一次看到这件作品时,作者的一句誓言带给我的冲击,它已远远超出了艺术欣赏的范畴了。
    当然,“读箑”过程中,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并不能“一蹴而就”。范景中先生就曾发问:丘长孺书法一帧上款人“怀翁”何许人也?巧得很,我发现我藏有的那帧刘理顺书法扇页的上款人也是“怀翁”。他们是同一人吗?如果是,肯定就有点儿意思了。的确,上款人是个很重要的“关键词”。钟惺那帧画是给“竹坡词兄”的,他又是谁?有年份有月份,他“赴任湘江”,或许又是一段风流。茫茫书海,很多有意思的未解之谜不是想查解就能查解得出来的。这也是读画魅力之所在。
    三
    今天,随性写成的十篇小文章能集为一册,并呈现给读者,完全是何元龙先生的美意。专栏文章的特殊性与出版一本小书,还是有差别的。他从书的内容到形式,均提出不少专业建议,令我获益匪浅。另外,责任编辑时润民先生、决审李伟国先生,从文字到图片,细致、耐心地审读,并提出了不少改进意见,无疑对提高这本小书的质量,帮助不小。
    需要说明的是,基于文章当年是为专栏而写,有一定的交稿时间限制,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瑕疵、疏漏、硬伤等等,现借此出书的机会又重新仔仔细细阅读一过,对个别措辞、语句略加改动,若干引文也作了技术处理,每篇文章的附图也酌情进行了删减,就不一一说明了。在此特别一提的是,改动较大的是《不羁的陈道复》,除了可能有上述处理外,重点纠正了文徵明集子中有关陈道复诗文的数量,当时匆匆然,点检数量上存在“硬伤”。另一有关褚廷琯一文,填补了两点史料,以求相对翔实。另外,当年田本芬小姐的采访,发表于《艺术新闻》2013年12月号,现作为附录全文刊登于后,因当年是田小姐根据录音整理
    的,存在一些同音歧义之类的错别字,现予以匡正,并略加润色、修改。
    在此,我要着重感谢郭彤小姐和田本芬小姐。那些年,在读画、看书等方方面面,尤其是《读箑小记》的写作,与郭彤小姐交流和探讨颇多,甚至小到一篇文章起什么名,我俩都会议论一番,令人难忘。而且她还曾鼓励我写有小成后,若有多篇,可以结集成册。现今郭小姐已高就,右迁嘉德拍卖公司副总裁了,集册出版则方有眉目。而田本芬小姐对专栏的设想,对文章及图片的编辑,直接促成了《读箑小记》一篇一篇的出炉。值得一提的是,早先有关于此对我的采访更显示出她的专业水准和敬业精神,长达五个多小时的全场录音,并据此整理成文。另外,要感谢收藏家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先生、馆长王薇女士和作为学者及长者的范景中先生,他们在许多方面对我的肯定和鼓励。最后,对于在那一年多的写作过程中,卢晟、吴建卫、钟世武、范笑我、汪超、李瑞华、谢晓冬、丁德朝、桂海涛、杨琳、陈阳诸位,给予我在实地寻访、文献检索和图片扫描等方面的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休谟说过:“人贵述己而不自诩。”简单向读者交代一下《读箑小记》的前前后后,是为了便于读者了解和理解我的写作、我的收藏、我的生活,因为收藏、读书、写作已成为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或许,它仅仅是我将收藏与读书甚至旅行结合在一起的兴趣而已,又或是我的一种掉掉书袋子的行为而已,但它确确实实已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
    陈郁
    2016年12月于沪上嘉树堂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林先生还写道:“陈淳自幼年即从父命,从文徵明游,称入室弟子,修举子业。文徵明视陈淳为晚辈知己,经常聚会,唱和不绝,感情至深。三十二岁之前的陈淳对文徵明亦步亦趋,书法绘画受文氏影响甚大。然而,自从陈淳父亲于1516年去世后,……两人渐行渐远。”笔者对此持赞同态度,并从陈道复和文徵明两人诗文集中看到了蛛丝马迹。
    文徵明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其一生的诗文保存完好,明清两代有多种刻本传世至今,篇目固多出入,字句也有异同。周道振先生合而为一,汇编校订,考有纪年,辑成洋洋大观的《文徵明集》。笔者详细披阅后发现,文徵明写有多首与陈道复的唱和诗等,总计三十四篇,具体如下。
    癸亥年(1503)两篇:《病后,理小斋题赠陈淳》和《夜坐怀陈淳》;甲子年(1504)三篇:《金陵客楼与陈白阳夜话》、《春日怀陈淳》和《笔屏送陈淳》;乙丑年(1505)五篇:《人日停云馆小集》、《新正三日西斋对酒示陈淳》、《期陈淳不至》、《病目愁坐有怀陈淳》和《清明日陈淳过访》;丙寅年(1506)一篇:《夏日过以可不在,其子淳出文定公独游半舫之作,因次其韵》;丁卯年(1507)两篇:《小斋盆兰一干数花,山谷所谓蕙也,初秋忽抽数干,芬馥可爱,因与次明、道复赏而赋之》和《秋兰为陈淳借去不还》;戊辰年(1508)三篇:《题画寄道复戏需润笔》、《二月望,与次明、道复泛舟出江村桥抵上沙遵陆,邂逅钱孔周、朱尧民,登天平饮白云亭,次第得诗四首》和《横金舟中题赠陈淳》;己巳年(1509)两篇:《简陈道复》和《冬日道复东斋围炉煮菜,题赠宜兴李宗润》;庚午年(1510)三篇:《道复西斋古石》、《冬夜闻雨怀陈淳》和《答陈道复》;辛未年(1511)两篇:《冬日杨仪部宅燕集会者,朱性甫、朱尧民、祝希哲、邢丽文、陈道复及余六人,分韵得酒字》和《十月九日辱次明、九逵、道复及履约兄弟过饮,时淮北小警,吴中城禁稍严,客有居郭外者索归甚遽,故卒章云》;壬申年(1512)两篇:《三月既望,同吴次明、蔡九逵、陈道复、汤子重、王履约、履仁泛舟石湖,遂登治平,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为韵,分得朗字》和《道复西斋偶成》;癸酉年(1513)两篇:《漕湖一名蠡湖,相传范蠡所开,或谓通漕运而设,癸酉秋八月十又七日,同钱元抑、陈道复、顾朝镇、朝楚夜泛有作》和《同王履约过道复东堂,时雨后牡丹狼藉,存叶底一花,感而赋诗,邀道复、履约同作》;丙子年(1516)一篇:《立春日迟陈白阳不至》。以上共计二十八篇。另有年代不详之题画诗四篇:《陈道复画扇》、《陈道复萱茂栀香图》、《陈道复画菊》和《陈道复画梅》;两篇名为《致道复》的小简。
    笔者不厌其烦将这三十四篇诗什名钞录于此,是便于对陈道复与文徵明之间交游唱和,一览于心。其中,最早的写于癸亥年(1503),最晚的写于丙子年(1516),此时陈道复二十岁至三十多岁,完全是个青年,文徵明则三十多岁至四十多岁,已逐渐进入中年。古人似乎有个小毛小病也要吟诗,并不是今人所谓的多愁善感,而是习惯,视为风雅,难免甚至鸡毛蒜皮小事也写诗,虽有哕里哕嗦之嫌,倒给我们一窥人际日常交往留下素材。
    P3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