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小狐狸阿权/新美南吉儿童文学经典

  • 定价: ¥18
  • ISBN:978753427806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182页
  • 作者:(日)新美南吉|译...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新美南吉著的《小狐狸阿权》是一个如同幻境的小天地,生活着一群调皮可爱的动物和一群心地善良的人们,有会变身的小狐狸,有迷途知返的盗贼头儿,有贫穷却坚强的少年,有性格淳朴的农民……在他们的这片小天地里,有欢笑,有忧伤,有浓浓的母爱,也有淡淡的悲哀,凝缩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大世界。书中一个个不一样的小小故事,都能带给你童年时光般的大大温暖。

内容提要

    《小狐狸阿权》选取了日本童话大师新美南吉的16部经典作品,是一部结尾震撼人心的经典儿童名作。
    《小狐狸阿权》这部震撼人心的作品,是新美南吉十八岁时创作的。被孤独折磨的新美南吉,将自己与在山林中独居的小狐狸重合在一起,诉说着心灵相通的珍贵。

目录

小狐狸
钱坊
郁金香
铁匠的儿子
小狐狸阿权
音乐钟
打气筒
久助的故事

耳朵
撒谎
张红伦
小太郎的悲哀
决斗
一个穷少年的故事
瘊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钱坊
    一个夏末的傍晚。
    坦吉和哥哥站在海边,冲着火红的夕阳吹口哨。
    坦吉和哥哥是暑假来海边的叔叔家避暑的。
    哥哥吹得一口好口哨。坦吉嘴翘得老高,可就是吹不响。哥哥吹的是一首军舰进行曲,坦吉默默地、入迷地听着。哥哥一边用脚尖嗒嗒地踏着节拍,一边灵巧地吹着口哨,坦吉羡慕极了。
    “阿坦,你也吹吹看。”吹完了快乐的军舰进行曲,哥哥对他说。
    坦吉又乖乖地和刚才一样翘起嘴巴使劲儿吹了吹,可还是吹不响。别说军舰进行曲了,连个“嘟”的响声也没有发出来。
    坦吉脸涨得通红,一遍又一遍地吹着。
    “哪有像你那么吹口哨的啊……”
    哥哥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最后两三次,坦吉还是吹出了一点“嘟嘟”的响声。
    “哥哥,我吹响了吧?……”
    坦吉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两个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狗。那狗的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头顶上有一块铜钱那么大的黑斑,其他地方都是白毛。不过好像是掉进沟里面去了,浑身的毛都变成了灰色。
    它正仰头望着坦吉,不住地摇晃着尾巴。
    “哥哥,好可怜的一只狗啊!”
    “嗯。”
    哥哥望着瘦骨嶙岣的小狗。
    “哥哥,咱们把它带回去吧。”
    “嗯,好的。”
    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带着瞎了一只眼的小狗,踏上了归途。
    夕阳像火一样红彤彤地燃烧着。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
    坦吉已经会吹一点口哨了。在海边捡到的那只狗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现在已经成了坦吉唯一的好朋友。
    哥哥管那只小狗叫“盲流”。不过,坦吉却给它起了一个好朋友一样的名字,叫“钱坊”,因为它头上有块铜钱一般大的黑斑。坦吉很疼爱它,连晚上睡觉也要跟它睡在一起。
    可是,有一天,由于一点小事,钱坊把叔叔给惹火了。
    叔叔平时就不喜欢狗,他是想趁机把钱坊赶走。
    “叔叔,原谅它吧,钱坊什么也不懂,所以才做出那样的事来……”
    坦吉一遍又一遍地向叔叔道歉。哥哥和婶婶也都为钱坊说情,可是叔叔很顽固,说什么也不听。叔叔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只是因为他不喜欢狗,才这么狠心。
    暑假就剩下一个星期了,要是钱坊再晚一个星期捣乱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它带回自己家去了……坦吉哭着这样想。
    但是,钱坊终于还是要离开叔叔家了。叔叔公司里有一位叫泽田的同事,喜欢打猎,说是想要钱坊,于是叔叔决定把钱坊给他。
    第二天,那个叫泽田的人就来了。
    “就是这只狗。”叔叔指了指没精神的钱坊。
    “挺不错的狗嘛,尽管只有一只眼睛,但是很适合打猎。”
    那个人用指尖抓了抓鼻子下面的胡子。
    坦吉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他知道没有指望了,他希望-那位叫泽田的叔叔不要把钱坊带走,可钱坊还是被带走了。
    “那我就把它带走了。谢谢了。”
    泽田叔叔把绳子系在钱坊的脖子上,拉着它走了。坦吉一直跟着钱坊走到门口。
    “叔叔,您要好好照顾钱坊啊……”坦吉泪汪汪地望着叔叔说。
    “嗯,我会的。小家伙,你也可以来玩啊。”叔叔看上去挺亲切,他快活地回答道,与坦吉告了别。
    往日一见到坦吉就会使劲儿摇尾巴的钱坊,耷拉着尾巴,被牵走了。
    “嘟——”坦吉情不自禁地像往常那样吹了一声口哨。
    钱坊回过头来望了望,想跑回坦吉这边来,可它不得不继续向前走。最后,钱坊终于消失在松林里了。
    “哇——”坦吉哭着跑进了屋里。
    冬天,寒冷的北风没日没夜地呼啸着,把道路两旁的树木都刮秃了。坦吉从二楼的窗口,凝视着冬天灰色的夫空。
    这么冷的天,不知钱坊在哪里呢?在干什么呢?……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钱坊睡在温暖的狗窝里的情景。
    有时,他的脑海里,也会浮现出可怜的钱坊顶着寒风,到处找食吃的悲惨样子。
    不,钱坊会遇到好人的,一定是那样。这样一想,钱坊可怜的样子就从脑海里消失了。
    突然,坦吉的目光落到了楼下的马路上。
    “啊,是钱坊!”坦吉大声叫了起来。
    一只瘦骨嶙峋的狗,被风推搡着,像醉汉一样,沿着冷飕飕的马路,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那的确是钱坊,瞎了一只眼的钱坊。
    “钱坊!”坦吉打开窗户叫了一声。
    钱坊站住了,然后,抬起了头。可是,钱坊已经看不到熟悉的坦吉的身影了,因为它的两只眼睛都瞎了,只有那条长长的尾巴还在不停地摇晃着。
    “钱坊,我这就来,等着我啊!”
    坦吉连滚带爬地;中下了楼,跑到了外面。
    然而……
    当坦吉赶到外面的时候,那只瞎了眼的狗已经像风一样地消失了。
    坦吉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仔仔细细地把周围找了个遍。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钱坊。
    不知钱坊在哪里流浪呢?
    P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