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财政金融、保险证券

金融街(一个影子私募基金经理的自白)

  • 定价: ¥48
  • ISBN:978750867228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74页
  • 作者:梁成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梁成所著的《金融街(一个影子私募基金经理的自白)》是一部代表这个时代金融从业者的“忏悔录”。
    站在金融街上,当你向上看,闪闪发光的尖顶在身你挥手;当你向下看,无比漆黑的深渊却一眼望不到底……
    金融街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这条街上的机构都在做什么?什么是“影子私募”?为什么一些私募基金的负责人会跑路?P2P注定会崩盘吗?金融行业的职场规则是什么?
    以金融街为背景,集商战、金融、职场于一身的纪实小说,展现金融界的真实与残酷,人性的贪婪与复杂,职场的沉浮,爱情的虚伪,人生的无常……

内容提要

    金融街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这条街上的机构都在做什么?什么是“影子私募”?为什么一些私募基金的负责人会跑路?P2P注定会崩盘吗?金融行业的职场规则是什么?
    梁成所著的《金融街(一个影子私募基金经理的自白)》以一家名为“鑫城财富”的私募基金公司为背景,以主人公杨晓波的视角,讲述了这家公司在金融街上的繁荣与衰落,也解答了以上问题。这或许只是金融街无尽浮华背后一个平凡的故事,因为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金融机构和“影子私募”当中;但这又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故事,因为它是代表这个时代金融从业者的“忏悔录”。
    书中对各类金融机构和金融业务的描述时而辛辣有趣,时而发人深省,作者以其独到的笔触,讲述了金融街浮华背后的残酷,金钱世界中的冷漠,现实世界中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人性中的伪善与真诚。

媒体推荐

    俞敏洪  新东方创始人
    这本书通过一个年轻人在金融街的亲身经历,折射出时代大潮下金融行业的风风雨雨。时代在风雨中前行,年轻人在风雨中成长。
    王文学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这本书以“影子私募”作为切入点,选材独特,内容翔实,是金融从业人士和有志于从事金融行业的年轻人必读之选。
    佟大为  演员
    美国有部著名电影《华尔街》,这本书给我的感觉像是中国版的《华尔街》,让我们一起走进这部“电影”。

作者简介

    梁成,80后,毕业于中国著名高校,曾供职于地方政府及多家金融机构。在金融街五进五出,具有十年金融工作经验。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前言

    引子
    01
    我的一位大学老师曾经说过,历史真相被层层包裹,时间越久越模糊。就像耶稣的裹尸布,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层下面是真身。刚刚结束在金融街的工作,我希望自己的亲身经历能够为外界所知,让大家真正了解这条街上发生的事情,真正了解影子私募基金这个行业。
    这不仅是对我自己、对所有共同经历者的一个交代,也是对这个时代的一个责任。
    因此,就像卢梭在《忏悔录》里所做的一样,我将忠实地写下自己
    在金融街的工作和生活,所有的人和事都将会不打折扣地呈献给读者。
    我相信,真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误解和谎言。
    02
    回首在金融街的那段时光,如梦如幻。在刚刚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有许多让我或欣喜若狂,或怅然若失,或脸红心跳的时刻。
    其中最难忘的片段发生在一个深冬的雾霾之日。
    那天下午,吴伟群和我再次踏入中国人寿广场B座高区电梯。这是我每天上下班使用的电梯,少说也搭乘过上百次了。但是这一回的心情却完全不同。一位不苟言笑的工作人员在感应区刷了一下卡,按下20——这是顶层,也是整座大厦唯一需要门禁权限的楼层。电梯经过一个个熟悉的数字,每向上攀升一个楼层,我的心跳就加速一次。
    19,不知不觉我们越过最熟悉的那一层,继续向上。
    20,电梯稳稳地停住,门开了。
    咽了口唾沫,整了整领带,我陪着吴伟群走出电梯。
    工作人员带着我们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清脆的皮鞋声有节奏地回响着。走到尽头,我们停在一扇大门前。门上的标牌上写着三个字:会议室。
    这时,我的心脏已经跳得像脱缰的野马,紧握公文包的右手也出了许多汗。想到一会儿在这扇门后将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不由自主地做了个深呼吸—老妈曾经对我说,人生中决定命运的也就是那么关键几步。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这就是其中之一吧!
    工作人员刷了一下门禁卡,推开大门,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惊呆了。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与门外整栋建筑低调、冰冷而厚重的风格有天壤之别。房间大概有70平方米,我们站在房间的一端,另一端的正中是一对雄伟的对开门。四盏复古欧式大吊灯在屋顶上一字排开,虽然当时没有打开,但仍然金光闪闪、明亮气派。我们脚下是厚厚的巴洛克式地毯,红黄相间的花纹图案显得夸张而又神秘。四面墙壁上挂了几幅油画,所画的无一例外都是希腊或罗马神话故事。房间两侧各有一排橘红色的沙发座椅,把整个屋子的气氛烘托得热烈奔放。这哪里是会议室,分明是一个18世纪欧洲贵族的舞厅!
    工作人员指引我们在靠近对开门的位置坐下,让我们稍等片刻。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靠在椅背上,脑子里反复过着即将会谈的内容。
    一个小时过去了。吴伟群站起来欣赏油画,我也坐不住了,站起来直直腰伸伸腿。
    两个小时过去了。吴伟群回到座椅上闭目养神,我早把会谈内容抛到脑后,忍不住问他:“吴总,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忘了?”
    “绝对不会。不着急,休息一会儿。”吴伟群闭着眼睛缓缓说道。
    在过去的四天里,我们差不多熬了三个通宵,吴伟群更是在巨大的焦虑中度过了半个月。此时此刻,疲惫与焦虑已经快把我压垮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还能够如此沉得住气。
    房间里的光线已经开始变暗。在区域规划限高的要求下,这里已经是金融街的最高点。即便如此,雾霾遮挡住视线,望向窗外只能勉强看到对面的建筑,让人心情更加焦躁。我真想手持一把利剑,劈开浓雾、拨云见日,让大地重现光明!
    就在这时,两扇对开门“嘭”的一声同时打开,一个身穿银灰色西装外套、黑色高领毛衣和米黄色休闲裤,足蹬布洛克德比鞋的小个子男人快步走出来,背后跟着的是王律师。两个人直奔我们而来,隔着五米
    远,小个子男人已经伸出右手:“吴总,小杨,欢迎。我是詹斌。”
    詹总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抱歉的意味。他坚定而有力地与我们握了握手,坐到我们旁边。王律师向我们礼节性地微微颔首,提着一个公文包站在詹总身后,似乎预示着会面的时间不会太长。没有任何寒暄,詹总单刀直入地对吴伟群说:“吴总,项目我们看了,土地价值没有问题,手续也很完善。你们现在是什么想法?”
    “詹总,从我们接手以来,房地产市场逐渐回暖。参考周边土地价格,这块地已经增值了7%,相当于抵押率更低了,风险也大大降低了。这些是市场分析补充资料。”说着,吴伟群接过我手里的文件,递给詹总。
    詹总的右手举到与眼同高的位置,在我们面前晃动两下,好像足球裁判亮出黄牌。“不必了。咱们就说数字吧。”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这么快就要直接摊牌吗?
    吴伟群微微一笑,一字一顿地答道:“詹总,我们现在很务实,只要保证自己安全兑付不出风险就好。所以,我们的报价是本金加半年利息,一共6.36亿元。”
    听到这个数字那一刻,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吴伟群侧身面对詹总坐着,我在他斜后方看不到他的表情,更想象不到经过大家反复商讨和推算最终敲定的谈判区间—最高5.52亿元、最低3.5亿元—竟然被他随口
    突破了。整个公司的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如果拿不到这笔钱我们将万劫不复。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他怎么还敢诈唬!老板,你赌上的可是许多人的命运啊!
    詹总皱了皱眉,向后伸出手,王律师马上从包里拿出活页笔记本和钢笔递给他。詹总略加思索,在本子上画了几笔,撕下那页纸,对折,再对折,夹在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接着,他俯身向前靠近吴伟群:“吴总,咱们都拿出些诚意好吧!在我左手的纸条里有一个数字,这是我的心理价位,请你告诉我你们的最终报价。如果你的数字低于我的,就以你的数字立即成交;如果你的更高的话—对不起,谈判结束。现在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够了吧?”
    詹总的声音透露出明显的不悦和盛气凌人。王律师看了看表,似乎在说:计时开始。
    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浑身汗如雨下,之前演练的所有内容在新规则下全部失效。詹总一定是对刚才吴伟群超乎寻常的抬价感到不满,所以才决定不再讨价还价,直接来一轮决断。我看到汗水也顺着吴伟群的脖子流下去。老板啊,你为什么要报得那么离谱?难道因为我们等待了两个小时就要和詹总赌气吗?你让我别着急,可是你却把我们带上了绝路啊!
    “怎么样,吴总?你的数字是多少?”詹总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真正摊牌的时刻到了。
    吴伟群开口了,他的声音里夹带着一丝颤抖:“詹总,我并没有想好一个数字啊!”
    一瞬间,房间里的氧气好像突然消失了,我感觉窒息。这算是什么回答呀!吴伟群你到底在想什么!
    詹斌的脸上混杂着惊讶、不解和愤怒,死死盯着吴伟群,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刚才会说出那样的话。不过,也就过了10秒钟时间,一切表情都从他的脸上消失。他起身准备离开。
    完蛋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管是因为紧张过度还是任性怄气,吴伟群的回答都葬送了公司的前途。我们的一切努力都化为乌有!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绝望地望向天花板……
    不过,就在詹总转身的一刹那,吴伟群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我有一个公式。”
    说罢,他也站起来,在手里资料背面的空白处写了几笔,递给詹总。
    詹总看了一眼,不禁哼哼笑了两声,把吴伟群的回复递给王律师。王律师走到詹总侧面,两个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詹总随即露出笑容,右手系上西装外套最上面一颗扣子后伸向吴伟群:“吴总,成交?”
    吴伟群望着还夹在詹总左手的纸条迟疑了一下,接着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握住他的右手:“谢谢詹总,成交!”
    詹总笑眯眯地看了看他,点了一下头,又走到我面前跟我握了握手,把纸条放到我手里:“小杨,代我父亲问你家老太太好。”他又指了指王律师:“他会给你们打电话。”说罢,他们二人原路返回,从巨大的对开门后面消失了。
    两扇门“啪”的一声刚一合拢,吴伟群和我就急不可待地打开纸条——那已经不是一张普通的活页纸,而是一张判决书。上面的数字是:
    “5.52亿”。
    吴伟群长出了一口气。我连忙拿起刚才小个子男人扔到座椅上的那份资料,在空白处,吴伟群写下的是:
    “N-1”。
    我们没有直接回到19层,虽然那里有数十个焦急等待消息的同事。吴伟群叫我陪他出去透透气,于是我们下到一层,走出大厦,站到路边,他点上烟狠狠地抽了几口。如果放在平日,我一定会戴上口罩才会出来,但是此刻,如释重负的欣喜和激动已经盖过了一切。
    吴伟群看着在雾霾中穿梭来往的车辆和行人竟然入了迷。过了片刻,这个“劫后余生”的私募大佬似乎在不经意间第一次对我敞露心扉:“晓波啊,你看看这些在雾霾天仍然要出来奔波的人,他们和我们的差别在哪里?我们和詹总的差别又在哪里?依我看,差别就在于每个人积聚的能量不一样,导致大家生活在不同层次的游戏规则里。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这样那样的规则束缚着我们。但无论是物理学定律还是人类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都只在一定范围内适用,绝非一成不变。当你的能量超出这个界限,规则将会为你而变!”
    03
    规则将会为你而变。
    我怀着这样的激情,度过了在金融街上的影子私募基金生涯。但此时此刻,在音乐停止、起身离场的时候我才醒悟:虽然当时与吴伟群并肩站在一起,其实我只是一个陪衬、一颗棋子,从来都没能进入公司的核心,没能完全融入公司的文化。没错,规则是会改变的,但显然还不是为我。
    而亲身经历告诉我,金融街,就是能量与规则不断较量的巨大舞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01
    我叫杨晓波,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一个松花江边的美丽小城。小学时随工作调动的母亲来到北京生活,我一直觉得自己才是她进京的最大受益者:虽然她老人家此后仕途一帆风顺,可是与我父亲两地分居过久,感情还是出了问题,在忍耐到我上大学后,他们离了婚;而我呢,吊儿郎当地度过了小学和初中的大部分时光,初三才开始努力,高三文理科分班后渐入佳境,最后竟然考上了北大英语系。要是在我老家,高中生们全封闭式学习、一个月才休息一天,我的分数根本没法跟这些“笼中人”相比。
    我暗自庆幸!
    在北大6年,本科时额外攻读了经济学双学位(“经双”),研究生如愿考上了北大经济学院(“经院”),毕业后,不情愿地进入了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
    度过了一年多没黑夜、没白天的审计生涯,我在2015年3月迎来了自己的25岁生日。其实生日并不值得自我庆祝,而是应该感恩母亲赐予生命。可是那一天,我没能请到假陪老妈,加班到凌晨回到在苹果社区的住处,等待我的是相恋4年女友Tippi写的分手信。
    她说,这一年多,等你好累。
    我们是朝夕相对的大学同学。她的成绩很好,长得又端庄秀丽,大三用了整整一年,我死缠烂打才把她追到手。一直觉得这辈子就是要和她在一起了,可是没想到她还是离我而去了。
    回想起与她在燕园的点点滴滴,一起玩过的电脑游戏,她做的红烧猪蹄,还有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轻解罗裳、“赤诚相见”的样子……那种心痛的感觉直到现在依然无法完全抚平。
    一夜无眠,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在父母和亲戚眼里,我以前是一个北大高才生,现在是天天出入高档写字楼的白领,可是Tippi和我的同学、同事又会怎么想呢?也许我只是一个不分白天还是黑夜都在加班、拿着“月光”级别的工资、给各种客户(有时是我的领导)“擦屁股”的小小螺丝钉。日复一日这样下去,我看不到什么美好的前景,恐怕也永远给不了我爱的人她想要的生活。也许,我该有所改变了。
    机会很快出现了。
    02
    那是在2015年的春末夏初。一天我的老妈突然打来电话,叫我第二天跟她一起参加杜叔叔的饭局。
    杜叔叔名叫杜先明,是我家的世交,一直在投资银行工作,是投行部(IBD)的高管,我读研究生的时候还经他推荐去实习过。每年他总会雷打不动地请我们娘俩儿和其他几个朋友吃两顿饭,5月一次,11月一次—我猜,他们这种商务人士应该会把饭局当成工作任务一样,郑重其事地写在日程表上吧。我总是非常期待和他吃饭,因为他儒雅的气质和我做经济史研究的教授老爸很像,而且还总有新奇的工作经历或海外见闻讲给我们听。
    有的人是你生命的一扇窗户,透过他们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与他们的交往机会,你永远都不要错过。
    杜叔叔无疑就是我枯燥生活里的一扇明窗。这次的饭局与以往差不多,依旧是在东来顺三里河店(显然是为了方便老妈),依旧是那几位颇有成就的社会精英,只是多了一个对老妈毕恭毕敬、一口一个阿姨的男人——黄天海。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