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岛屿独白(精)

  • 定价: ¥48
  • ISBN:9787535492821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259页
  • 作者:蒋勋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蒋勋文学与美学的起点,书写他心中私藏的岛屿故事。50篇飞阅岛屿的记忆,50段心房萦回的温度。《岛屿独白(精)》一书融合散文、小说、诗歌、甚至寓言的元素,解读在孤独中生发的土地、城市与人的力量。让这些记忆中的温度,随着他的文字,逐渐释放开来。聆听蒋勋和一整座岛屿的梦想,感受美学大师真挚的自我剖析。我们在那些充斥着肤浅的八卦和对话的生活中,是否保留那么一点儿间隙,回到最初的心性,留给独白。孤独美学经典再现,精装典藏,精美印刷。

内容提要

    《岛屿独白(精)》是写给孤独者的书,是蒋勋在岛屿上的四处游走而获得的“探索窥伺命运本身”的形式,是以日记、信件等似小说似散文的方式发出的心底的“独白”。曾获1997年吴鲁芹散文奖。书中的岛屿不只是立足之地,更是文学的岛屿、内心的岛屿。
    聆听蒋勋与一整座岛屿的梦想,感受在孤独中生发的土地、城市与人的力量。每个章句晕糊不清的边缘,仿佛刊载着对一个凋零世代末路的怅惘,对各起峥嵘的新兴城市的悒愤,对棋布在生活中忘却角落的怜视,对煎熬者疲惫的肢体与灵魂的慰藉……
    蒋勋的描述大多像一幅幅图画,将深藏在事件表面底层的欲言又止,逐渐成形,逐渐酝酿出下一个世代的徬徨,使读者从文学甚至文化中去发掘孤独的内涵。

作者简介

    蒋勋,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宝岛台湾。台湾文化大学历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并先后执教于文化大学、辅仁大学及东海大学美术系,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
    蒋勋先生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著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而自己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目录

016  独白
020  歌者
026  狗
030  坠落
034  癞皮
040  欢迎
046  飙
052  恶灵
058  谶纬
064  漂浮
070  绳索
076  台风
082  芝麻
086  木麻黄
090  我是狗
094  夜郎
098  扶桑花
104  月圆
108  秋水
112  岛屿南端
116  枫香
122  领域
128  孑孓
132  宠物Ⅰ
138  鱼
144  芒草花
148  人脸
152  记忆
158  捷便
162  孔雀
166  中断
172  老去
176  您够淫荡吗?
182  静坐
186  奶
190  马
196  非马
202  宿命
206  鼠
212  莲花
216  乞讨者
220  微笑
224  战争
228  杜鹃
232  春日小镇
236  公鸡
240  宠物Ⅱ
246  夏之挽歌
252  前去背叛
256  再见,油桐花

前言

    序  岛屿独白
    《岛屿独白》原来是陆续发表在报纸副刊上的专栏,一个星期一篇,整整写了一年。
    有点像小说,有点像散文,但大部分时候,我好像是在用写诗的心情。
    我称它为“独白”,是因为并不意图它可以变成一种“对话”。
    也许是因为这一年特别厌烦对话吧。
    太多的“对话”,使整个岛屿流失着最纯粹的人的独白。
    我想找回一点点独白的可能。
    我在岛屿四处游走,有时候在芒草飞扬的中北部的山丘,有时在东部的海隅,因为阳光的关系,我更常流浪到岛屿的南端,在巨船出入的港湾,看繁华的城市入夜。
    独白从一九九五年的五月开始,到一九九六年的五月结束。
    季节可能是这一系列独白中很重要的线索。我在岛屿上观看着日出日落,潮来潮去,花开花落,观看着星辰的移转,观看着生命的来去和变灭。
    有一个叫伊卡的男子,和他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的狗,可能是独白的主人。但是独白并不意图被阅读,所以,主人或陌生的过客,也并没有太多差异。
    我尝试在岛屿上建立一种独白的革命,拒绝沟通,拒绝妥协与和解。
    独白也可能连心事都不是。它只是迷恋于一种现象的叙事。
    它是幻象,或是真实;是祝福,或是诅咒;是爱恋,还是仇恨;都并不重要。
    如果独白可以真正独立成为一种存在,不被解读,不被猜测,不被当作任何形式的暗示或主张。
    我喜欢自己的独白成为不可解的诗句。很像庙宇里留待彷徨者偶然选的一支命运的谶句,我们阅读、解释、猜测,其实都只是在探索窥伺命运本身,与解读无关。
    诗句其实是非常无辜的,它注定了被解读的命运。
    如果,有一种独白,可以不被解读,岛屿将可能更像一座岛屿吗?
    我想在岛屿上进行一种解读的屠杀,在阅读沦落成为庸假的知识之前,肢解和断裂自己,避免被解读的悲惨下场。
    因此,《岛屿独白》是使人逃亡的书吧。使死囚者忽然拥抱起执刑的枪手,使捕猎的网罟一刹那间释放了所有猎人的喜悦,使妩媚女子的新乳成为城市“领袖”耽饮的剧毒的液体……
    是的,从思维逃亡,从逻辑逃亡,从一切顺理成章的规矩与制度中逃亡。
    独白将是岛屿唯一的救赎。
    在一个不可知的岛屿角落,与自己逃亡的独白相遇,十分孤独,也十分骄傲。
    这是写给孤独者的书。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于八里

后记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二日
    独白
    我在异国的树林问静坐,读经。看僧侣们在清晨从庙宇走到街市,在纷纷跪下的人群间行走,仿佛流入沙漠的一道水流,一道穿着绛红色袈裟的安静的水流。我跟他们走过,走到河边,解去衣服,在河水中沐浴。
    回来整理二十年前的《岛屿独白》、二十年前的《因为孤独的缘故》,还有一册你读过的《孤独六讲》。我们就在孤独中吧,这将要集结成的《孤独三书》不会缺乏污蔑者的轻浮的嘲笑,也不会赞美拥护,但是,你知道孤独的意义。你知道孤独者望着繁华时的悲哀,你知道繁华中的喧嚣,不久要如何湮灭在自己自大的哗笑声中,看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子嗣的身体一起沉入深渊。
    岛屿如果还有最后的独自,孤独者,我们当然不会相信任何对话。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独白
    我坐在窗前,等待天光暗下来。我想,随着光的逐渐降暗,我的视觉也便要逐渐丧失辨认的能力了。但是,似乎这样的想法并不正确。视觉中有更多的部分与心事有关。可能是记忆、期待、渴望、恐瞑这些东西吧。
    如果能够去体验天生盲人的视觉,或许可以真正分辨“视觉”与“视觉记忆”之间的差别。但是,我已无能为力了。我闭起眼睛之后,我的“视觉”被众多的心事充满。仿佛如潮汐的泪水,逐渐沁渗在每一片极度黑暗的球体的边缘。这是一种视觉吗?或者,仅仅是我视觉的沮丧。
    我的眼前,花不可辨认了,路不可辨认了,山,也不可辨认了。然而,我知道,那不只是因为光线降暗的缘故。是我坐在窗前,等待每一样事物逐一消逝的心境;花的萎败,路被风沙掩埋,山的倾颓崩解。在近于海洋的啸叫中,我们凝视着那一一崩塌毁灭的城市、帝国、伟人的纪念像……
    在一个可敬的朋友出走之后,我刻意训练自己降暗视觉的光度。我想用晦暗的光看我居住的城市,仿佛在冥修中看见诸多幻影。(一般人都以为那如同魑魅魍魉,其实不然,幻影也可以是非常华美的)幻影之于现实,并没有很清楚的差异。我们大都必然陷入幻影之中。是因为它几乎就是一种现实。嗜食毒品者在幻影中感觉着一种真实;嗜杀者在杀戮中感觉着一种真实;啃夺权力者在胜利中感觉着一种真实;嗜欲爱者在欲爱的幻影中感觉着一种真实。
    为什么我要说那是“幻影”?毒瘾中沁入骨髓的快感,嗜杀中屠灭生命的快感,权力的争夺,财富的占有,爱欲的生死纠缠,在我居住的城市,即使我调暗了视觉的光度,我依然看到这诸多的现实,如此真实,历历在目,对我的“幻影”说嗤之以鼻。
    报刊上今天以小小的一个角落登载了你出走的消息。我因此独自坐在窗前,静听着黄昏潮汐在每一片沙地中的沁渗。有一种嗦嗦的声音,很轻很轻地渗透在沙与沙的空隙,好像要使每一个空虚的沙隙缝都涌进充满入夜前暗黑的流水。
    沙隙间暗黑的水流,可能是一种独自,一种失去了对话功能的独自。(但不要误会,绝不是丧失了思维的喃喃呓语)独自,也许是真正更纯粹的思维。在一整个城市要求着“对话”的同时,我猜测,你的出走,竟是为了保有最后独白的权力吗?
    在某一个意义上,一个真正的作家(诗人、写小说者)是没有读者的。一个绘画者、一个演员、一个舞者,可以没有观众。一个歌手、一个奏演乐器者.可以没有听众。  我看到一个老年的舞者,在舞台上拿起椅子,旋转、移动、凝视。他在和观众对话吗?不,他只是在舞蹈中独白。  在修行的冥想中,诸多的幻影来来去去,盘膝端坐着,在闭目凝神中一一断绝了与人对话的杂念。
    每一柱水中倒映的灯光,都是一种独自。它们如此真实,水中之花,镜中之月,指证它们是“幻影”,也许只是我们对现实的心虚吧。
    如果你是水中之花,你大约会从水中抬头仰视那岸上的真相;如果你是镜中之月,你也会从明镜煌煌的亮光中抬头仰望那天空中一样煌煌的明月,发出啧啧的赞叹吧。
    那么,你的出走,究竟是一种真相,还是一种幻影?或者说,你代替我出走了。
    我留在现实之中,你替代我出走到幻影的世界。当你笑吟吟从水面向上仰视的时刻,我必须微笑着告诉你岸上的一切,包括阳光的灿烂,风声,以及我在风声中的轻轻摇曳。
    据说,记忆中所有前世的种种,都只是今生的独自,因此,宿命中我必然坐在此时的窗前,等待天光降暗、降暗。(P016-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