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生命的光影形线(人生感想录)(精)/沈从文人文三书

  • 定价: ¥52
  • ISBN:978751331393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星
  • 页数:314页
  • 作者:沈从文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生命的光影形线(人生感想录)(精)》精选了沈从文各个时期关于社会与人生问题的思考文字,编选视角独特,所选文章均具代表性。在沈从文的文字背后,隐藏着宏阔的社会主题和悲悯人生的生命哲学。本书给喜欢沈从文的人,或者还不了解沈从文的人,以新的思考。沈从文不仅是位极具个性和内涵的文学家,而且是位人生与社会问题的思想家。

内容提要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湖南凤凰人,作家,文物研究专家,代表作有《边城》《湘行散记》《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在文学创作之外,先生为数甚多的随笔、检讨、书信为我们展示了别样的精神空间,为此,新星出版社特意约请沈迷刘红庆先生编选了“沈从文人文三书”,将先生小说、散文之外的文字介绍给读者。
    本书为《生命的光影形线(人生感想录)(精)》,是“沈从文人文三书”之一。本书呈现的是作为思想家的沈从文的面貌,他对人生与命运的哲理思考,予人以特别的启迪;对人性及现实的批评,因其深刻的洞察力而发人深省。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湖南凤凰县人,苗族。沈从文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专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
    沈从文一生笔耕不辍、著述颇丰,作品结集有八十余部,是中国现代作家中成书最多的一位。著有小说集《边城》《长河》《八骏图》《神巫之爱》《虎雏》《石子船》《蜜柑》,散文集《湘行散记》《湘西》,文论集《云南看云集》《烛虚》,长篇童话《阿丽思中国游记》,论著《中国服饰史》等。他的作品具有浓郁的地域色彩,风格独特,融写实、记叙、象征于一体,字里行间散逸着迷人的乡土气息,并有着对人性的隐忧和对生命哲学的思考,被誉为“中国乡土文学之父”。

目录

第一辑  我的存在为的是返照人
  1.谁的生命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原题《时间》
  2.我的人生信念的形成│原题《无从毕业的学校》
  3.思索生命,将生命化零为整│原题《时空》
  4.当因远虑而自觉同上帝争斗│节选自《烛虚》
  5.探索“人”的灵魂深处或意识边际│节选自《烛虚》
  6.对生命的美特具敏感│原题《潜渊》
  7.任何一种骄傲自大都无意义│节选自《青岛游记》
  8.用我自己的尺寸和分量来证实价值│原题《水云》
  9.怎么说我老不进步,还不快乐工作│原题《政治无所不在》
  10.应该有“我”还是应该无“我”│原题《一个人的自白》
第二辑  精神的浸润将形成未来
  1.凤凰:游侠者精神│原题《凤凰》
  2.童心不失·信仰永存│原题《青色魇》
  3.正直而有信仰,始终相信善│原题《黑魇》
  4.教育出青年女子的自信心与自尊心│节选自《烛虚》
  5.放大女性的生命与人格│节选自《烛虚》
  6.重建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节选自《绿·黑·灰》
  7.将生命贴近土地,单纯而庄严│节选自《绿·黑·灰》
  8.年青生命倾心于实际事业,便可见国家将来│节选自《绿·黑·灰》
  9.将精力和信心粘附到民族发展需要上去│原题《白魇》
  10.用美与爱重造我们的国家│原题《美与爱》
第三辑  我的责任也是我的权利
  1.中国实在毫无光荣出路可言│原题《“中国往何处去”》
  2.国家的悲哀在于做人没有神圣庄严感│原题《找出路——新烛虚二》
  3.中国人的病:失去了创造性与独立性│原题《中国人的病》
  4.悲观与乐观:切不可完全浮在表面上│原题《悲观与乐观》
  5.读经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原题《从“小学读经”到“大众语问题”的感想》
  6.读经与国民的道德建设│原题《论读经》
  7.知识阶级不应该沦落为政客的附庸│原题《读书人的赌博》
  8.知识阶级要用“意志”代替“命运”│原题《长庚》
  9.多数人观念与真理相反│原题《生命》
  10.照我思索,能理解“我”│原题《抽象的抒情》
第四辑  国家悲剧可望明日结束
  1.中国读书人的天真,比任何人皆多一些│原题《知识阶级与进步》
  2.“学术”或“文化”常弄得非驴非马│原题《“五四”二十一年》
  3.国家重造,解决矛盾,还得用集团屠杀方式?│原题《五四》
  4.五四学人大多数够得上“君子”称呼│原题《五四和五四人》
  5.大学忽然成为银行办事员的养成所│原题《纪念五四》
  6.大学教育培养的“愚”,得想法节制了│原题《穷与愚》
  7.中国谈改造运动,实离不了制度化和专家化│原题《读英雄崇拜》
  8.说到经久,帝国还敌不过一首七言诗│原题《政治与文学》
  9.领导国家的方式完全如小买卖经纪人│原题《性与政治》
  10.想起国家人民所遭受的苦难,不觉眼湿│原题《新党中一个湖南乡下人和一个湖南人的朋友》

前言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苗族,湖南凤凰人,作家,文物研究专家,代表作有《边城》《湘行散记》《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众所周知,沈从文先生的创作开创了中国现代抒情文学的新路,他对中国古代文物的精湛研究,提升了我们对文明进程的理解水准。
    可以说,公众对沈从文先生的了解,仍局限于几本代表作。他身后出版的洋洋几十卷《沈从文全集》,只是少数爱好者及研究者的收藏物,人们并不知晓其中蕴含的价值。在文学创作之外,先生为数甚多的随笔、检讨、书信为我们展示了别样的精神空间,从中浮现出一个真实可亲的作者面相,对渴望了解大师人生及创作的人而言,无异于一把金钥匙。为此,本社特意约请沈迷刘红庆先生编选了“沈从文人文三书”,将作家小说、散文之外的文字介绍给读者。
    《生命的光影形线》呈现的是作为思想家的沈从文的面貌,他对人生与命运的哲理思考,予人以特别的启迪;对人性及现实的批评,因其深刻的洞察力而发人深省;对新中国的遥望与设计,因其赤子之心而令人感动。
    《古人为何要留胡子》是一本谈艺论文录,涉及创作心得、艺术的功用、美的教育以及对文物演变史的阐发,另辟蹊径,发他人所未发,可谓美的发现之旅。
    《大小生活都在念中》是先生在动荡岁月里写的家书(1966-1976),这些保存下来的文字,因传达了作者真实的情感与思想而弥足珍贵,既是了解作家情感与思想的上佳读物,也是了解那个苦难时代的可靠读物。有忧患深沉的家国情怀,有真挚细腻的儿女情长,有徘徊在歧路的迷茫与惆怅……
    需要说明的是,为提示主题,编者为每篇文章及书信新拟了标题。沈从文先生的写作带有自己鲜明的风格,从字词、方言的运用到标点符号的使用,时有与当下语文规范相抵牾的地方,我们只校正某些明显的错误,可以意会或贯通的一概不作改动。为了有助于读者阅读,我们对一些难以理解的人名及用词略加注释。
    选文及注释多出自北岳文艺出版社之《沈从文全集》,在此,谨对劳作者致以诚挚的谢意。
    书里所用照片系沈从文长子沈龙朱先生提供,一并致以感谢。
    新星出版社
    2017年5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中国读书人的天真,比任何人皆多一些
    若从一般物质上着眼,人类的进步便很显然的陈列于吾人面前。但从理性方面说来,则所谓人类,现在活着的比一千年前活着的人究竟有何不同处,是不是也一般的有了多少进步?说及时实在令人觉得极可怀疑。
    假若我们承认了理性也有进步的可能,想取例来说明它,一个写故事的人,自然还是引用个故事较为方便。一千四百年前,中国就有那么一个故事:
    有个小小村落,距离国王的都城约三十里。既已聚集成村,自然就住了些顺民,所有男女老幼,皆在四季中各尽手足之力,耕田织布为活。也按时缴纳捐款,照习惯“唱戏”“求雨”“杀猪”“敬神”。照本性“哭”“笑”“相骂”或“赌咒”。那村中有一井水,味道极美,无意中被一个专向国王讨好的人发现后,就把那井水舀上一桶,献给国王。世界上作国王的,大都相差不远,他的天下若从马上得来,则莫不粗暴如同一个屠户;他的天下若从爸爸传来,则又莫不糊涂得同傻瓜一样。这国王应属于第二种人。第一次觉得井水极好,于是就下了一个上谕,指定那村中百姓,每天轮流派出一人,尽力所及,把水挑到京城里去。国王为了一点点水还那么认真,照例还算是那个村中百姓的光荣。
    但为了这样一担井水,村子里每天便应当有一个人来回走六十里路,这人别的事自然皆不能作了。国王命令既无法反对,遵照命令又实在太折磨了那村子里的送水人,因此大家就常有怨言,且暗地里商量,讨论出一个最好的方法,来逃避这差事。方法只是各人离开了这个小小村落,各到别地方去谋生。
    消息为本地村长知道后,赶忙稳住了乡下人,要他们莫即搬家,等他到国王处去看看,是不是能够为他们想得出一个更好办法。村长见过国王禀明来意时,那国王就说:“嫌路太远?我明白了。如今我下一个命令,把三十里改为十五里,路程减半,不应当再说什么了吧?”(照例世界上最颟顸的国王,对于小民这样玩把戏说谎总是极在行的。)村长便把国王的话转述给乡下人,乡下人头脑简单,以为因此一来,三十里的路程当真已缩短一半,故全体皆十分欢喜,就再不作迁移打算了。他们并且对于国王所给的恩惠,十分感谢,为了表示这点感谢,各人便皆在额角刻了“永作顺民”四个字。
    这故事说明一千四百年前,已有人感觉这些缺少理性的乡下人,愚蠢得如何可笑可怜,故特别记下来,为后世启蒙发愚之用。当时的人虽能说出这样故事,且明白了一个国王并不能够把原本三十里的路程缩作十五里,但在当时便依然有许多事尽那时的国王欺骗;同时对于国王这个名称,也毫无一人对于它的存在有所怀疑的。现在就事论事,则一切已大不相同:第一件事,国王的名称已为一些人用文字、嘴舌、力和血,把它除掉,同时附属于那个名分下的许多坏处也没有了。第二件事,即或有国王的地方,住在离国都三十里的乡下人,已不必为国王轮流挑水了。第三件事,国王或代替国王而来的执政者,在募捐借公债以及其他遣派国民有所担负应向国民说话时,也再不能用命令缩短里数一类简单方法取信于民了。这三种事似乎皆可证明属于人类理性的进步,是一种确定的事实。
    过去的人把命运同权力全交给天,国王既称天,就有权柄任意处置一切。故作帝王的若本领好了,能负责,肯作事,一切又处置得极其公平,大家就有福同享;国王若是个脓包,不能作事,或是个艺术家,不会作事,这一国秩序为军人与政客弄坏,于是就有了党争同战事:党争结果常是把若干正派的人加以放逐与杀戮,战争则战事一延长,人民担当了那个生灵涂炭的命运,无数的生命,以及由于无数代生命思索与劳作积聚而成的一点点文化,便一古脑为革命毁了。现在的人民呢,虽仍然把权力交给执政者,却因为知识进步了些,对于一国未来的命运,似乎常常见得十分关切。尤其是号称知识阶级的读书人,多知道了些事情,总特别盼望自己所在的国家好些,国家局面乱糟糟到不成个样子,他们心里是不舒服的。若我们想找寻一种理性发达的人作为代表,把这类人拿来备数,自然太合式了。
    P251-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