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流星雨

  • 定价: ¥32
  • ISBN:97875302148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195页
  • 作者:三毛
  • 立即节省:
  • 2017-03-01 第1版
  • 2017-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三毛——华文世界里的传奇女子,足迹遍及世界各地,翻开书页,遇见真实的三毛,体味她的人生哲学!
    《流星雨》共分为两大部分。在演讲部分中,三毛讲述了她和荷西的相识、相知、相恋、结婚等故事,也有三毛的一些经历以及她的写作生活;采访部分收录了李琼丝和夏木对三毛的专访。

内容提要

    《流星雨》是三毛的一部演讲录。她在台湾进行了逾百场演讲,直面读者、听众和记者,讲述与荷西的爱情、游历世界的经历,以及对写作本身的体悟,曾获得巨大反响。
    本书还收录了三毛谈《水浒》中武松与潘金莲的段落,很有自己的见解,读来别是一番滋味。
    因为频繁的演讲,三毛遇到了很多生命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这些可能永不再相见的人则是流星,只要带着心灵的眼睛以及爱世界、爱人类的赞赏心情,便每时每刻都可以遇见流星雨。

作者简介

    三毛(1943~1991),本名陈懋平,因为学不会写“懋”字,就自己改名为陈平。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快乐与疼痛都夹杂其中,而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她踏上广袤的撒哈拉,追寻前世的乡愁,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三毛热”迅速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然而荷西的突然离世,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接着她尝试写剧本、填歌词,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直到有一天,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流浪到了遥远的天国。

目录

演讲
  一个男孩子的爱情
  我的写作生活
  骆驼为什么要哭泣
  流星雨
  阅读大地
  远方的故事
  三毛说书
采访
  我喊荷西回来!回来!
  钱不钱没关系
  假如。还有。来生。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骆驼为什么要哭泣
    我写的书不多,一共五本,这五本书的书名是《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稻草人手记》《哭泣的骆驼》《温柔的夜》。我自己检讨了一下,也一直记得一位作家对我说过:“你千万不要在题目里透露文章的秘密。”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假如你把文章的内容,直接地由题目表现出来,别人一看就已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猜出你所写的内容,那便不够精彩了。
    举几个比较喜欢的例子。譬如说,在我写家庭生活中怎样煮饭给先生吃的事情,我给它取了一个很糟糕的名字,叫《中国饭店》,这题目是失败的,因为没有内容,没有曲折,也没有说出中国饭店的秘密,可以说那是一个失败的题目。后来,《读者文摘》将这篇稿子摘录进去以后,我将它改成《沙漠中的饭店》,这是第一篇,是一个不算成功的题目。
    我将自己用各种奇奇怪怪的方法在沙漠中替人看病的经过写了下来,这时想到了一句成语叫《悬壶济世》,已经有一点进步了。
    我也曾写沙漠的朋友如何结婚的事情,因为新娘只有十岁,所以取了一个名字叫《娃娃新娘》,还是不好,因为题目已透露文章的内容。
    又有一次,到沙漠探险,掉进了泥淖里去,没有办法出来,我就想是不是要写一篇《沙漠历险记》呢?后来又想到俄国有首曲子叫《荒山之夜》,这个题目我觉得可以,因读者猜不出要写的是什么,而是由文章内慢慢地告诉你,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题目是看不出来的。
    在沙漠里开车,警察常找我麻烦,因为我是那里唯一的中国人,而且他们也知道我没有驾驶执照,我还在那里跑来跑去。避免警察抓我的唯一方法就是去考驾驶执照,考了之后,便想要写一个叫《沙漠考执照记》,这也不好,本来是一个很平凡的经历,里面写如何考驾驶执照,想了很久,圣经里有一句话,说雅各在做梦时候,有一个天堂的梯子下来,让他上去,他上了几格又下来了,大概是这样的一件事情,使我联想到考驾驶执照从报名、到学、到考“笔试”、到“场内考试”、到“路试”,这都是一级一级的梯子,所以这个考驾驶执照的故事,本来是一个最平凡的故事,却取了一个很好的名字叫做《天梯》,读者还不晓得我到底要写什么。一看登出《天梯》,《天梯》它到底要写些什么?你这样给他一个引诱时,他会忍不住地看下去,看到底为止,为什么它要叫天梯?这是间接式地引起好奇心,然后再让他看看内容是什么,看完了内容,读者不会觉得天梯和考驾驶执照不合适,因为,里面有解释。
    又一次,我去看沙漠当地的人如何洗澡,因为他们往往很久才洗一次澡,抱着很大的好奇心,就去看了一看,后来怎么也想不出用什么题目来写,出了一个最差的题目,叫《沙漠观浴记》。
    有一回我先生和我去海边打鱼,因为成本很高,在沙漠中打鱼要开很久的车才能到大西洋海,所以我和我先生说:“我们把打的鱼带回到沙漠里来,我们来做生意。”我们到沙漠里卖鱼,如果说要取题目的话,最直接的就是《沙漠卖鱼记》——反正都是沙漠。一想是不行的,但鱼字又不能“赖”掉,因为我的确就是写“鱼”的事情,最后这个题目,我自己很喜欢,就是《素人渔夫》。在法国有一种业余的画家,他们不是靠出卖他们的画为生,但是每星期天作画,所以叫自己做“素人画家”,业余画家可以叫素人画家,那么我们星期六卖鱼也应该可以叫“素人渔夫”。
    一般的读者,也许不知道“素人”这个名字,所以“素人渔夫”,他们可能会想,奇怪鱼是荤的,他们为什么叫素人渔夫?大概是一个吃素的人去打鱼吧!那么这样的题目也是非常成功,和内容也是很相配的。
    四年以前我回国的时候,好像有一个杂志叫《现代摄影》,他们向我约稿,他们说你一定要写一篇在沙漠照相的事情,两天内交稿。我被他们催得很烦,于是便说:“那这样好了,我明天早上就交给你,省了一桩心事。”所以我就写了一篇在沙漠如何拍照的情形,可是这题目又很难想,因为我不是一个十分浪漫的人,取的题目过分得不切题也不可以,想了很久,在沙漠里拍照的经历,到底要取个什么题目?结果取了个好题目,叫做《收魂记》。因为沙漠的人,他们的确认为,你照了他的话,他的灵魂会被摄影机吸进去,这对他们是万万不肯的。这种可说是非常原始的一个地方,你的照相机,他们非常地害怕,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这篇摄影的文章,就比较成功了,因为取一个好的名字。
    P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