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午门囧事(共3册)

  • 定价: ¥68
  • ISBN:978755002053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788页
  • 作者:影照
  • 立即节省:
  • 2017-04-01 第1版
  • 201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网络千万点击,晋江积分13亿。百万畅销经典之作全新修订,全三册套装华丽再现。媲美《凤囚凰》和《特工皇妃楚乔传》的古言经典!新增番外首次公开!影照著的《午门囧事(共3册)》文笔娴熟,语言诙谐凝练,全书读罢有种身临其境之感,带入性很强,能切实感受到书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本文讲述了一个嗜爱红烧肉的乐天派腹黑女,一条满是荆棘的回家之路,一段惊心动魄的腥风血雨,成就一场令人捧腹的人在囧途,不爱江山、不爱美人、不恋富贵的爆笑故事。

内容提要

  

    什么朝堂争斗,江湖恩怨,顾清乔一点儿都不关心。她除了惦记回家之外,最执着的就是吃。嗯,尤其是红烧肉。因为爱吃红烧肉,顾清乔突然被当朝首席单身汉段玉段王爷求婚,随后又莫名其妙被指认为已经被灭族的边牧族公主。影照著的《午门囧事(共3册)》讲述了在寻找回家之路的过程中,她遭遇欺骗、利用,掉入陆子筝精心设计的圈套,致使她最尊重的师叔阮似穹提剑自刎。曾经,她最依赖的是陆子筝;现在,给予她最大伤害的也是陆子筝。她那么努力想要回家。却原来连她的到来都是一场阴谋……

作者简介

    影照,女,地球人,八零后,春天出生。生平无甚大志,偶以写文为乐,喜欢怀旧、幽默和古典,凭借白羊座特有的自信以及莫名好运,安稳度过人生的四分之一。向往简单,生活态度端正,笑容至今灿烂。
    已出版作品:《仙女豇豆红》《只道是年少》《江湖路弯弯》。

目录

帝灵篇
  第一章 肉之初
  第二章 肉美人
  第三章 肉无敌
  第四章 肉乾坤
  第五章 肉大侠
  第六章 肉无害
  第七章 肉夹馍
  第八章 肉菩提
  第九章 肉明月
  第十章 肉宝马
  第十一章 肉乔峰
  第十二章 肉好玩
  第十三章 肉晕倒
  第十四章 肉发达
  第十五章 肉王府
  第十六章 肉潇洒
  第十七章 肉贵客
  第十八章 肉任务
  第十九章 肉少年
  第二十章 肉阿娇
  第二十一章 肉保姆
  第二十二章 肉当当
  第二十三章 肉俘虏
  第二十四章 肉秘密
  第二十五章 肉右使
  第二十六章 肉太子
  第二十七章 肉真相
  第二十八章 肉地牢
  第二十九章 肉蝠娃
  第三十章 肉越狱
  第三十一章 肉重逢
  第三十二章 肉离去
  番外
西陵篇
  第一章 菜十九妹
  第二章 菜花贼
  第三章 菜师叔
  第四章 菜疗伤
  第五章 菜哈佛
  第六章 菜协议
  第七章 菜拉利
  第八章 菜无恨
  第九章 菜哼哈
  第十章 菜尼拔
  第十一章 菜守灵
  第十二章 菜坠崖
  第十三章 菜六甲
  第十四章 菜裸男
  第十五章 菜恋爱
  第十六章 菜故人
  第十七章 菜包子
  第十八章 菜相逢
  第十九章 菜往事
  第二十章 菜妖孽
  第二十一章 菜凶手
  第二十二章 菜掌门
  第二十三章 菜考验
  第二十四章 菜拔剑
  第二十五章 菜午门
  第二十六章 菜公平
午门篇
  第一章 饭冷宫
  第二章 饭公公
  第三章 饭选妃
  第四章 饭合作
  第五章 饭巫师
  第六章 饭公主
  第七章 饭萤火
  第八章 饭毒计
  第九章 饭遥远
  第十章 饭中毒
  第十一章 饭宝珠
  第十二章 饭大盗
  第十三章 饭国师
  第十四章 饭结束
  第十五章 饭决定
  第十六章 饭开门
  第十七章 饭启程
  第十八章 饭真相
  第十九章 饭回家
  第二十章 饭神仙
  第二十一章 饭尾声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后记

后记

  

    终于完结了《午门囧事》,心中有很多话想跟读者朋友们讲,却又不知从何讲起。
    那么,就一件一件来吧。
    先说故事。
    对于我自己而言,《午门囧事》的结局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小乔姑娘不会留在古代,不会留在她穿越后的时空里;更不可能享受齐人之福,美人在怀,左拥右抱。
    之所以写这个故事,起因非常简单:因为我看了太多女主角呼风唤雨,被一众天上有地下无的帅哥爱得死去活来型的穿越小说,心里难免别扭。我总想,凭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女主角呢?凭什么整个地球都是围绕着女主角转动呢?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莫名其妙的爱,还如此缠绵悱恻呢?
    基于一种“后青春期逆反心理”(自己胡诌的),我开始动笔写一个故事,写一个相对而言,普通一点儿的女主角穿越故事——不会吟诗作画,不会计谋军法,好吃懒做,胆小怕事,优点仅仅是小聪明、粗神经,以及一颗善良敏感的心。
    我自己觉得,这是我身边很多女孩子的写照。
    然后,像传统的穿越型小说一样,我安排她邂逅了很多不同类型的帅哥。一开始他们都是对她很好很好的——对她另眼相看,为她做很多事,足以让女性读者们展开罗曼蒂克的幻想。
    接着,在每部书的最后,我才点出——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幻象,所有的浪漫和温情都是有组织、有预谋、有利可图的。
    正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如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再说一下角色。
    段玉同志,是个好王爷,心装家国天下,可惜感情实在太迟钝。
    阮似穹大叔,成熟,稳重,清楚自己究竟要什么,姜还是老的辣。
    然后重点说下陆子筝。
    我知道有很多人会对当当哥幻灭,之前看评论,大家都觉得他应该是从头到尾爱着小乔姑娘、至死不渝、宁愿付出一切型的。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他才是城府最深的一个。
    陆子筝这个角色,是促使我写完《午门囧事》的最大动力——为什么所有穿越小说里邪气的男性角色(非男一号),最终都要为女主角牺牲?为爱甘愿变成凡人?难道他们的命运就是炮灰、炮灰,再炮灰?
    我决心要写一个到最后都坚持自己,不为任伺人改变的男性角色——他用尽了自己可以用的一切,算计了所有可以算计的人,放弃了本不该放弃的东西,赌上一生的幸福只为换回一个心愿。
    对于我而言,如果故事的最后,是陆子筝因为小乔放弃了自己的愿望,那么这个故事就不是《午门囿事》了。 虽然最后,他在作者我刻意的安排下,很囧地失败了(所以说做人还是要厚道)。 我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就是这个失败的陆子筝。 最后,说下其他的。 整本书正文的最后两章,“饭神仙”和“饭尾声”,最后有几句其实是我写给大家的。无论看了多少小说,最终还是得回到现实生活里来。希望合上书的各位,能好好生活、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衷心祝愿大家,每天都是开心的一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01  肉之初
    一切的一切,起源于一碗红烧肉。
    那时她身子还小,正是二八年华豆蔻梢头,出落得如水葱一般娇嫩,本应是择佳婿觅良偶的大好时候。不过她和别家小姐不同。春心半分未动,对嫁人也毫无兴趣,唯一的嗜好便是吃肉——猪牛羊最好,鸡鸭鱼为次,总之肥瘦皆宜。
    她自幼热爱美食,尤其好肉。
    虽然这样是不对的,她知道。
    当年大学里的营养膳食课本上明明白白写了:“肉类为酸性食物,多吃无益。”
    可她一直想吃妈妈做的红烧肉,怀念那温暖而熟悉的味道。
    回忆起那时她为减肥只肯吃素,多么愚蠢,捶胸顿足。
    还有学校、家庭、社会、都市、八卦,以及永远拥挤得令人咬牙的公共汽车……
    偏偏一场车祸醒来,一切都不同了。
    顾清乔,名门千金独苗,父亲官拜礼部尚书,外公是当朝开国将军,原来的草根丫头突然变成了大家闺秀,真不知该不该说福星高照。
    惊讶归惊讶,日子照过。可这古代人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还缺乏娱乐精神。深闺幽闭苦闷不已,精神空虚导致肉体饥渴,她唯一的乐趣只能是搜罗些好吃的。
    偏偏年末家中来了个相士,说顾小姐千好万好,唯有爱吃这点不好,将来怕是要因吃食引些事端,说不定还要祸国殃民。
    哗,爱吃都可以掀翻朝野,真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她冲老天翻个白眼。
    到了正月十五,尚书老爹忽然说家里有贵客要来吃饭,命厨子早早准备好一桌盛筵。
    她正欲张口,老爹却抢先一步道:“清乔莫急,肉元宵是有的,我已叫阿达做好给你留着了。”
    她哑然退下,眼角瞟见赵姨娘捂着袖子偷偷地笑,眉毛弯弯。
    这朝代她的生母早故去了,只剩这么个美貌姨娘。虽然人不算顶级恶毒,可到底不怎么待见她。
    哦,姨娘姨娘,为何你们都喜欢姓赵?
    她想起雪芹大叔,心中哀号一句。
    晃晃悠悠飘到了厨房,阿达正在切肉,见她来了很开心。
    “小姐,今天的肉很好哦!五层三花,肥瘦兼有,用来做肉元宵再合适不过了。”
    阿达是她挑出来的,再经她若千年的折磨调教,如今已然是当家大厨。
    想当年她在这里过第一个元宵节,大家都吃芝麻花生枣泥馅的元宵,偏偏她开口要吃咸元宵。厨子们面面相觑,竟不知道元宵是可以做成咸的。
    最后,还是厨房小厮阿达站出来,摸索着给她做了一顿想念已久的鲜肉元宵。
    “很好,阿达,以后要用猪骨熬汤底。”向来挑剔的她吃得眉开眼笑,“记得再多放点胡椒。”
    从此,礼部尚书家每年都吃这奇怪的肉元宵。
    厨子阿达,一战成名了。
    “既然这肉这么好,今晚做个红烧肉吧。”她看着案板上白花花的一团,起了兴致。
    “老爷给的单子里没这道。”阿达有些为难,“都是些鲍鱼燕窝的……小的没准备足够的肉。”
    想想也是,红烧肉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大菜,平常随便吃吃就罢了。
    于是她转过身继续飘,施施然道:“那你单独给我烧一碗,剩下的剁碎做元宵馅儿,做好了让冬喜晚上送来。”
    “咦,小姐你今晚又不赴宴!”阿达在背后怪叫。
    “咦什么咦,你没听说过小宴吃不好,大宴吃不饱吗?”娇叹随风入耳,吴侬软语伴随幽怨,“大过年的,你忍心让小姐我这无比尊贵的千金之躯挨饿吗?”
    阿达呆呆立在原地。
    “对了,阿达,记得给我留碗白饭哦。”
    晚上贵客到,她又开始老一套——装病。
    这世上骗人的法子千千万,唯有装病最简单,不需道具,不用准备,往床上一倒盖上被子哼两下就完事。老爹拿她没法子,又不好勉强,最后黑着脸走了。
    老爹前脚走,她后脚就掀开被子傻笑,嘴里咿咿呀呀哼歌。
    冬喜竖起耳朵,隐约听出她唱的是“装病装病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