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治家勉学存孝义--颜之推与颜氏家风

  • 定价: ¥16
  • ISBN:97875347903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大象
  • 页数:201页
  • 作者:潘帅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由潘帅所著的《治家勉学存孝义--颜之推与颜氏家风》讲述了家规是家庭或家族中的规矩,是家人所必须遵守的规范或法度,是父祖长辈为后代子孙所制定的立身处世、居家治生的原则和教条。它是借助尊长的权威,加之于子孙族众的又一重道德约束,有的甚至具有法律效力。它有家训、家诫、家仪、家教、家法、家约、家矩、家则、家政、家制等名义,有敬祖宗、睦宗族、教子孙、慎婚嫁、务本业、励勤奋、尚节俭等多方面的内容,是行于口头、针对性强的具体教诫,是见诸家书、目的明确的谆谆训诲,是载诸家谱、可供讽诵的文本规条。

内容提要

    由潘帅所著的《治家勉学存孝义--颜之推与颜氏家风》讲述了南北朝时期琅琊颜子推家族用儒家思想教训子孙,以保持自己家庭的传统与地位,并写出一部系统完整的家庭教育教科书——《颜氏家训》。后世称此书为“家教规范”。本书从另一个侧面让人了解到颜氏家族严谨、有序的家训、家风,对今天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数先世仁孝流芳
  第一节  颜姓的渊源
  第二节  陋巷有颜儒
  第三节  廉孝双兄弟
  第四节  孝悌铁胆道靖侯
  第五节  龙性难驯思经远
  第六节  义孝两父子
第二章  顾平生风雨流离
  第一节  年少失怙  长兄如父
  第二节  一生三化泪洒亡国
第三章  看后人义烈儒?
  第一节  大儒师古青出于蓝
  第二节  颜氏有女名真定
  第三节  驱虎驯鸥颜太守
  第四节  仕途崎岖我心依旧
  第五节  持节  授首铁骨书圣
结语
参考文献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颜含的话掷地有声、斩钉截铁,王导却沉默了。
    颜含提到的是当时的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北方士族侨居到了没有任何根基的南方,如何打好经济基础积累财富就成了他们最关注的事情之一。于是,这些大家族纷纷占山占湖,兼并土地,又打起了流民的主意。
    在晋朝,普通的百姓每家每户都是有编户的。政府按照登记在册的编户,每年收取税赋,维持国家的运转。然而战乱迭起,北方的百姓纷纷抛家弃田,大规模地迁移到南方来,而当时的司马睿政府忙于巩固政权,交好士族大家,稳定统治,一切还没有完全走上正轨,对北方流民的重新编户也迟迟没有建立起来。于是,权势豪门们便钻起了空子,用各种手段把流民占为私人所有,这样既有足够的劳动力帮他们耕种管理圈占来的湖泽土地,又不用缴纳额外的税赋。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豪门的财富便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这边高门豪强富得流油,那边朝廷却穷得掉渣。人口增加,税赋却少了,朝廷既要安定内部,又要抵御外患,用钱的地方很多。结果就是国库吃紧,左支右绌。
    这种隋形,上到皇帝下到世家子弟都心知肚明,却又都心照不宣地缄口不言。为何?如果要改变,就势必触动士族豪门的利益。东晋是门阀政治,士族掌权,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与门阀争利,谁敢做这出头鸟?所以,王导听了颜含的想法,沉默了。他也很惊诧,颜含竟然有这样的勇气,而且丝毫不知道迂回委婉,在自己面前如此直言不讳。
    颜含雄心勃勃、干脆明断,想要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然而,很不幸的是,他和王导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频率,根本无法同步。
    王导辅佐元帝,一直采取的是绥靖政策和拉拢政策,在他看来,“无为而治”就是最好的。国家安定,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一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轰轰烈烈不利于安定团结啊!
    于是,颜含这只“出头鸟”还没起飞,就原地抛锚了。一道旨意下来,他留任侍中,不用去赴任了。
    然而,颜含与王导的故事还没完。
    前文提到,王导官居要职,深得元帝信任,行丞相之责,权倾朝野。司马睿视他为左膀右臂,如师如父,朝臣们也尊王导为帝师,声望一时无两。于是,大臣们极力攀附奉迎王导,甚至提议:为了显示对王导的敬意,文武百官见了王导应该行降礼(即跪拜礼)。按理,百官应该只对皇帝行跪拜之礼的,这个提议是大大地逾制了。虽然自古以来,有过不少皇帝赐予宠臣或功臣殊荣,允许其殿前骑马、正门出入之类的事例,但赐予百官跪拜之礼,却是非常重了。这一下,太常冯怀没了主意。
    太常是专门主管宗庙祭祀、朝会、大典及礼仪的官儿,冯怀既想巴结王导,又怕逾制太过,一时委决不下。朝廷之中,颜含既为天子重臣,才学德行也是众所称道的,冯怀想了想,就来向颜含讨主意了。
    颜含一听,当即双眼一瞪,呵斥道:“王公虽然位高权重,也让人尊敬,但是君臣之礼不是儿戏,礼制绝不可废!说什么让百官行跪拜之礼,这都是你们这些人说的。敝人已经老了,不识时务!”说罢大袖一拂,转身便走。
    P5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