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三叉戟

  • 定价: ¥39.8
  • ISBN:978755029828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01页
  • 作者:吕铮
  • 立即节省:
  • 2017-04-01 第1版
  • 201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吕铮著的长篇小说《三叉戟》可以说是公安版《人民的名义》,展现了老一辈警察“局气仗义能扛事儿,傲骨有面儿真性情”的“老炮儿”品质。
    故事主角是徐国柱、崔铁军和潘江海是三名临近退休的老刑警,经侦支队的警察崔铁军,与妻子离异多年,如今朝九晚五地负责看守门岗;巡逻民警徐国柱有着辉煌的刑警生涯,如今被下沉到基层派出所度日如年;预审支队的潘江海为人圆滑世故,但在家中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丈夫、好父亲。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曾叱咤风云、意气风发,但现在只多了些英雄迟暮的无可奈何。
    面对日新月异的警队,当年让人闻风丧胆的刑警已经不复当年风采,只等着退休之后安心养老。然而经侦支队近期接到的一起合同诈骗案却打破了三人平静的生活,三个性格不同、背景不同的警察也因这件大案聚集在了一起,出色的办案能力让他们被人称为“三叉戟”。“戟”是兵器,无坚不摧,刺入敌腹;同时它也是种选择,引以为傲,无怨无悔——这是作为警察的职责。三名老当益壮的刑警再次披挂上阵,破获了一起震惊全国的重大案件,同时也令二十年前的一桩涉毒大案真相大白。
    故事的最后,案件侦破了,罪犯也绳之以法,但“三叉戟”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内容提要

  

    吕铮著的长篇小说《三叉戟》讲述了:
    徐国柱、崔铁军和潘江海是三名临近退休的老刑警,面对日新月异的警队,当年让人闻风丧胆的刑警已经不复当年风采,只等着退休之后安心养老。然而经侦支队近期接到的一起合同诈骗案却打破了三人平静的生活。恰逢此时,经侦支队正准备在全局范围选聘一批探长。三名老当益壮的刑警再次披挂上阵,破获了一起震惊全国的重大案件,同时也令二十年前的一桩涉毒大案真相大白。

媒体推荐

    每每读到吕铮作品的最后一页,总是舍不得掩卷,案件是侦破了,主人公的那些委屈却无处倾诉,让人如鲠在喉。好的作品即是如此,把读者们延展的思绪看似不经意地牵进来参与创作,余音绕梁。
    ——张译
    喜欢吕铮的小说,北京味儿接地气,推荐。
    ——冯小刚
    吕铮的作品曲折又关照人心,描写警察既有真情实感又充满正能量,是值得您一读的好作品。
    ——张国立
    吕铮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作家,他深厚的公安实战经验造就了他构架故事的超常能力,作品令人耳目一新、欲罢不能,我非常喜欢。
    ——张嘉译
    关于成长,关于精神,关注人性,关注灵魂一直是他的思考。独特的角度,巧妙的构思,凛然的正气,悲悯的情怀一直是他的风格。吕铮,极会讲故事的公安作家,值得推荐。
    ——于和伟

作者简介

    吕铮,北京警察,曾任公安部猎狐缉捕队成员。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理事,全国公安作协签约作家。连续五次荣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获得2015年中国报告文学优秀作品排行榜第三名、海峡两岸新锐作家好书评选优秀作品、全国侦探小说大赛一等奖、燧石文学奖。出版有《三叉戟》《无所遁形》《名提》《谜探》《猎狐行动》等十四部作品,有多部长篇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但外面的人不凉快啊,人家都跪了半天了!”郭副局长还是没能压住火气,“老崔,你这怎么值的班啊?门口都闹开了锅了,你还在这儿坐着。坐着就坐着吧,你瞧你这一裤子,你这是……干吗呢……”郭副局长撇嘴。
    崔铁军立马站了起来,脸色有点难看,他倒不是怕局长的几句呲叨,关键是当着保安没面儿。“嗨,我这不是让保安先劝着呢吗?这道理您也懂,等保安说不动了,我再出去,这好歹有个缓冲带不是?”他解释道。
    “缓冲个屁,老百姓都扎堆儿了,110指挥中心都接到群众举报了,在市局门口有人上访,我还以为这儿没人管呢!”郭副局长气得拍了桌子。
    “哎哎哎,咱出来说,出来说。”崔铁军一边把郭副局长往门外推,一边拽过刚才保安拿的那块抹布擦着裤子,“哎,把那喇叭递给我。”他又对着保安说。
    一出门,热浪袭来,崔铁军拢了拢头发,整了整警服,一边走一边说:“我说老郭啊,你是不知道,这孙子外号叫范大傻子,是个‘文疯子’,以前是二机厂的,二十年前跟着二冬子那帮流氓混过两年,没落着好,媳妇让车撞了之后,脑子就出了问题,一直以为二冬子还在号儿里,总想卖点家当捞他出来。这种人啊,咱就不能搭理,就跟小孩哭闹一样,你越劝他就越来劲……”崔铁军和郭副局长在三十多年前就在一起警训,当着别人面叫郭副局长的官称,独处就随意下来。
    “那按你的意思呢?就让他在这儿闹?不管他?那老百姓怎么看咱们?怎么看警察?”郭副局长转眼看着他。
    “我也没说不管啊,这不得晾晾再管吗?等他闹没劲儿了,上去说几句就完。哎……你别露面啊,他要知道局长来了,更来劲了。”崔铁军叹了口气。
    跪在门口的范大傻子看到崔铁军,立马打鸡血似的站了起来,眼睛里放出针尖似的光芒。“政府,政府!我就找你!”
    崔铁军一看,苦笑着走了过去。
    “怎么茬儿啊,老范,还是为的那把宝刀啊?”崔铁军指了指范大傻子手里的“兵器”,故意放大声音问。
    “哎!不是宝刀,您这怎么听的啊?是九龙宝剑,九龙宝剑!”范大傻子说。
    “什么?什么剑?”崔铁军装没听见。
    “九龙宝剑!乾隆爷的九龙宝剑!”范大傻子几乎喊了出来。
    “我耳背……”崔铁军指了指自己耳朵,说着把手中的电喇叭递了过去,“拿这个说,听得清楚。九龙宝剑?什么来头啊?”他问。
    “哎!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记不住啊!”范大傻子顿足捶胸,他拿起电喇叭,神经质地大声说,“九龙宝剑是乾隆爷生前的防身宝器,乾隆爷死后就陪葬于河北清东陵,军阀孙殿英将其从墓中盗出,欲发不义之财,但迫于压力,将此剑交给特务头子戴笠欲呈给蒋介石,不料却落入间谍川岛芳子之手……”范大傻子拿着喇叭,有板有眼地在市局门前说起了评书,围观的群众一听都笑了起来,才意识到这位爷不是有冤屈到公安局上访,而纯属是脑子有病。
    看火候到了,崔铁军一把从范大傻子手中抢过喇叭,大声对围观的群众说:“各位散了吧,听评书回家听去,单田芳比他说得精彩。”
    这话一出,人们嬉笑着散去,但范大傻子却不干了:“哎,你干吗啊,我还没说完呢!”
    “说什么啊,我不上次告诉你了吗?我们公安局不管这文物的事儿,要去你得去文物局。”崔铁军说。
    “我就是从文物局来的,是他们让我找公安局。有困难找警察,我有困难了,你们得管!”范大傻子竟然振振有词。
    崔铁军有点不耐烦了:“那行行行,你把那什么宝剑给我吧,我帮你拿给局长。”他说着就要过去拿。范大傻子却一下推开了崔铁军的手:“不行,我得亲自见你们局长!”
    “嘿,我这暴脾气的!”崔铁军不顾阻拦,还是一把攥住了范大傻子手中的“剑”,这哪里算是什么剑啊,就是一根破铁棍,死沉死沉不说,还锈迹斑斑。范大傻子看崔铁军动了粗,也不示弱,猛地往自己怀里拽。崔铁军一趔趄,手中的电喇叭也掉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交流声。两个人顿时撕巴起来。
    郭副局长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放手,老崔,放手!有这么对老百姓的吗?啊!”他先是呵斥崔铁军,随即又对范大傻子摆出一副亲民的模样,“哦,你好,我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有什么事跟我说。”
    “啊,你是局长?”范大傻子趁崔铁军松手的机会把铁棍抢了回来,“你真是局长?”他疑问道。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