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水妖喀喀莎/汤汤奇幻童年故事本

  • 定价: ¥30
  • ISBN:97875342999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165页
  • 作者:汤汤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水妖喀喀莎》以童话叙事书写中国精神。故事植根于中国传统乡村,以一个作土豆的乡村小女孩为主人公,从她的四岁写到十四岁,写看似平常却又惊心动魄的成长;写一个孩子对世界的好奇和探索,对生命的热爱和梦想,对真善美的践行和追问。在她笔下,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元素被重新挖掘,并与当代意识和现代童话精神相融合,拓展了“中国故事”的书写路径。
    一个叫作南霞的村庄,一个换作土豆的女孩,一阙悠扬漫长的田园牧歌,一段丰饶难忘的童年往事……实力名扬汤汤全新原创力作,书写中国童话,展现童真之美。

内容提要

    汤汤编著的《水妖喀喀莎》讲述了,南霞村晒谷坪边的一间泥土屋里住着一个穿蓝斗篷的婆婆,大家都叫她蓝婆。她丑陋又衰老,神话而古怪,村里人都深深惧怕她。土豆十岁时,因为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认识了蓝婆。原来,蓝婆是一个水妖,她的名字叫作喀喀莎,她住的她住的噗噜噜湖干涸了,不得不漂泊人间并混迹其中,等待湖水重新丰盈的日子……土豆和水妖的交往被村里人发现了,害怕的乡亲们要赶走喀喀莎,土豆做着种种努力,乡亲们能接纳喀喀莎吗?水妖喀喀莎最终能回到属于她的故乡——噗噜噜湖吗?这是一个关于信念和坚守的故事。

媒体推荐

    我的灵感总是来自平常的东西,平常的东西虽然不惹人注意,甚。至很容易被忽视,但恰恰因为它们的平常,使得它们离人们最近,最接地气,它们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人的血液和气息,所以,如果能在大家都认为平常的物事里.找到一个奇妙的角度来写作童话,会让读者倍感亲切和惊喜,并容易引起共鸣,这是我悄悄在努力的事情。从平常生活里写出奇妙童话,而不是从神奇里寻找神奇。
    ——汤汤

作者简介

    汤汤,痴迷童话,著有《到你心里躲一躲》《喜地的牙》等。作品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创作了《到你心里躲一躲》《别去五里米之外》《喜地的牙》等作品,深受小读者的喜爱。

目录

第一章  水妖上岸
第二章  水妖拔牙
第三章  南霞村的蓝婆
第四章  土豆和蓝婆
第五章  蓝婆是水妖
第六章  喀喀莎闹牙疼
第七章  南霞村要赶走喀喀莎
第八章  喀喀莎离开
第九章  喀喀莎的牙齿蓝了
第十章  喀喀莎回到噗噜噜湖
第十一章  噗噜噜湖水正在归来
第十二章  寻找失忆水妖们
第十三章  喀喀莎成了一颗水珠
第十四章  噗噜噜湖重生
尾声

后记

    奇幻童年故事本,最早生出这个创作念头,是2012年的冬天。那时我正在鲁院读书,四个多月里一字未写。因为完全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灵感固执地不肯降临,并且仿佛永远都不会降临。
    然而某个早上一睁开眼睛,我便知道了,我要写一个名字叫作土豆的女孩。为什么这个女孩要叫土豆呢,因为土豆是我极喜欢吃的,因为土豆很朴素很简单,又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因为一个女孩叫土豆很好玩。
    对,就这样,用童话的形式,写一个女孩充满奇幻色彩的童年时代,写看似平平常常却又惊心动魄的成长,写一个孩子的精神世界怎样日益丰饶,写成长过程中的欢喜和悲伤、困惑和无助、疼痛和梦想、宽容和救赎,以及对世界的好奇和探索,对一切生命的热爱和疼惜……2013年春节完成了“奇幻童年故事本”系列的第一个短篇《看戏》,到2015年3月底全部完成,一共六个短篇,五个中篇。
    其中《水妖喀喀莎》一开始是个短篇,后来发展成了中篇。记得刚写完《水妖喀喀莎》时,头几天还是满意的,觉得它是完整的、完满的了。可是没过几天,便感觉没有把它写酣畅,有更多的想法和细节咕嘟咕嘟冒出来,想压也压不住。怎么办呢?那就再写呗,所以就写成了中篇,绝对没有注水,没有刻意而为,细节更丰满,内涵更丰富,逻辑更严密,情感也更有打动人心的力量……总之写得很痛快。
    从“鬼童话”开始,到“土豆系列”中的雪精、树妖、水妖,这么一回顾,我还真是喜欢写“鬼精灵”啊。为什么偏爱这个,应该是个人喜好吧。想起小时候在肩膀上披一块妈妈的丝巾,丝巾在风里撑开,我在风里飞奔,想象自己飞起来了飞起来了,飞到屋顶,飞到树上,飞到天空,飞成一个仙女。那是童年里最爱的一个人的游戏,尤其是不开心的时候,只要一扮“仙女”,就快乐了。小时候,我相信有水妖,有树精,有鱼精……小时候听的《聊斋志异》或者《民间传说故事》,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我的这种对“鬼精灵”的偏爱,应该还是受童年的影响吧。
    “奇幻童年故事本”的灵感来自何处?《水妖喀喀莎》的创作,最早是因为一颗畸形牙。记得那次和一个女孩儿说话,突然我看见她的门牙和犬牙之间,多鼓了一颗牙,那颗牙雪白、玲珑,并没有因为多余而显得不好看,反倒让女孩有一种说不出的俏皮有趣。我总忍不住看它,把女孩瞧得不好意思了,她说:“我舍不得拔掉啦,它是我的标志。”我说:“嗯,一定不要拔掉。”我们相视而笑。后来,后来它就成了水妖们的牙齿,水妖们的坚守和梦想的标志。
    而《美人树》的灵感是因为有一次回老家,发现村口的一株枫香树倒了,那是我小时候爬过的树;《石头里的黑》是爬山时遇见一块大石头,上面隐约可见一些黝黑的花纹,莫名地觉得里边住着一个什么生物;《天上的永》是因为我发现婴儿总是喜欢仰头看天空,听老人家说,他们的眼睛能看见天上的神仙;而《雪精来过》则是因为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 我的灵感总是来自这些平常的东西,平常的东西虽然不惹入注意,甚至很容易被忽视,但恰恰因为它们的平常,使得它们离人们最近,最接地气,它们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人的血液和气息。所以,如果能在大家都认为平常的事物里,找到一个奇妙的角度来写作童话,会让读者倍感亲切和惊喜,并容易引起共鸣,这是我悄悄在努力的事情。从平常生活里写出奇妙童话,而不是从神奇里寻找神奇。努力地找到平常和神奇之间的共通点,这共通点就是所有生命最真实的情感、最真挚的悲喜和渴望,还有最珍贵的爱,以及对生命和世界本质不竭的探索吧。 再飞翔的幻想,也是为了写出最真实的东西。童话的内核,是真实的。 其实“土豆”身上有我小时候的影子,土豆住的“南霞村”,更有我小时候住的“南缸窑村”的痕迹。“奇幻童年故事本”系列,献给所有的孩子,献给所有的童年,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永远的童年。 2016年4月6日于武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离开噗噜噜湖大约七年之后,水妖们闹起了牙疼,疼的是犬牙旁边那颗多余的牙齿,只要没有月亮的夜晚就开始发作,从一颗牙齿弥漫全身,痛得水妖们在床上和地板上打滚,一直折腾到次日太阳升起才会停歇。
    “这样疼下去,可怎么受得了哦。”在一次水妖聚会上,帕帕提愁眉苦脸地说。每个月里总有一天,是她们相聚的日子。她们聚在一起,谈论噗噜Ⅱ鲁湖,谈论过去的生活,一起哭,也一起笑。自从闹起牙疼,她们说得最多的话题就是,该怎么对付要命的疼。
    事实上,她们没法对付。顶多能用挣到的钱买来大把大把的止疼片,吞到肚子里去,但止疼片的效果越来越微弱了。她们也去看过牙医,牙医说,这么难看的牙齿,早该拔了,拔了这颗牙,保准她们漂亮一百倍。
    后来她们相聚的话题,就围绕着“拔牙还是不拔牙”了。
    “当然不能拔,再疼也不能拔。拔了牙齿,我们就收不到湖灵嘎啦嚓的召唤了,噗噜噜湖会永远干涸的。”牙疼的头一两年,水妖们都这么说。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在牙疼得没完没了的折磨之下,水妖们有些动摇了。特别是她们的大姐帕帕提总说:“都十年了,还没有半点噗噜噜湖的音信,我们也许根本就等不到那一天。”
    帕帕提年龄最大,她是水妖姐妹们的主心骨,她这么说,惹得所有水妖的心都虚弱了不少。
    帕帕提接着道出一个秘密:“离开噗噜噜湖的时候,湖灵嘎啦嚓悄悄嘱咐过我,新长出来的牙齿会常常疼,但是再疼也不能拔掉,因为拔掉之后会忘记所有关于噗噜噜湖和水妖的事情,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不过又和普通人类不太一样,当活到像普通人那样足够老的时候,又会在某一个夜里重新变回孩子,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
    有个水妖小声嘀Ⅱ古道:“这样说起来,除了忘记,拔掉牙齿几乎没有什么坏处呢。”
    喀喀莎说:“不,忘记就是最大的坏处了。”她是水妖里年龄最小,身体也最弱小的一个,平日说话呀做事呀都跟着姐姐们,很少有自己的主见。这句话却说得很坚定很大声,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是啊,我们不可以忘记噗噜噜湖。”更多的水妖说。
    这样十个水妖忍着牙疼又过去四五年。
    有一天晚上聚会,帕帕提没有来。九个水妖在她的住处找到了她,只见她嘴角挂着血珠,一颗牙齿在她雪白的手掌上,粘着血丝,触目,晾心。
    “帕帕提……”
    “帕帕提是谁,你们又是谁?”
    “啊,你不认得我们了?你是我们的姐姐呀,你怎么能拔了牙齿?你不要噗噜噜湖了吗?”
    “什么噗噜噜湖?我拔牙齿关你们什么事?你们到我家来干什么?出去出去,我困了!”帕帕提一脸茫然和不耐烦。
    有几个水妖哭了,有几个很气愤。喀喀莎一声不吭,跟在姐姐们后面。
    帕帕提继续在绣坊里工作,她果然彻底忘记自己是水妖这回事了。她过得很快乐,一边绣花还一边哼歌。她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叫作“卢晓曼”。在别的水妖牙疼得上蹿下跳、打滚呻吟的时候,她沉溺在香甜的睡梦里。后来她爱上绣坊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决心要嫁给他。
    第二年,一个没有月亮的饱受疼痛折磨的夜晚,咚咚嘎和嘭铃铃也拔了牙齿。聚会便只有七个水妖了。那天晚上月色皎洁,但气氛比阴雨天还沉闷。嘤嘤当说:“都快二十年了,一点音信都没有。这颗牙齿,除了会疼,哪里会变成蓝色?我觉得,我们是等不到嘎啦嚓的召唤了。”这次聚会后不久,嘤嘤当、噗噗呱、呜哩畦和嘟噜嘟都拔了牙齿。后来的聚会便只剩下了三个水妖。咔啦咔情绪消沉,眼底都是沮丧和绝望。下一次聚会她便没有再出现。
    忍受不住牙疼的水妖就这样一个接一个把牙齿拔掉了,只剩下喀喀莎和喃喃咕了。她们约好一定要等到嘎啦嚓的召唤。每逢牙疼的夜晚,她们就待在一起,一起打滚,一起呻吟,互相支撑,给彼此坚持下去的力量。
    “一定会等到的,哎哟!”
    “一定会的,哎哟哎哟!”
    “我们不能忘记噗噜噜湖!哎哟……”
    “绝对不能!哎哟哎哟……”
    这样又过去漫长的二十年。
    她们的皮肤渐渐粗糙起来,像松树的皮。喃喃咕能忍受牙疼,却不能忍受自己越来越丑的模样。
    “我去看过帕帕提她们几个了,我们比她们丑太多啦。过几年,她们又会变回小孩的样子,有着娇嫩的皮肤和脸蛋,多好啊。”
    喀喀莎立刻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心一下子慌了:“喃喃咕,我们约好了的。”
    “喀喀莎,我们放弃吧,不可能等到的。时间越长,我越不相信噗噜噜湖会有重新盈满的一天。唉,我差不多都忘记它是什么样子了。”
    “怎么可能忘记?我一闭眼睛,就能清清楚楚地看见它,它就像一片蓝天飘落在大地上,这世界上没有比它更漂亮的湖了。”
    “漂亮有什么用?不是消失了吗?”
    “湖灵嘎啦嚓说过,它会重生的!”
    喃喃咕撇撇嘴巴说:“嘎啦嚓吗?他连湖水都守护不住,又怎么可能召唤它归来?喀喀莎,放弃吧,做个人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比这无望地等待好出许多。”
    喀喀莎摇着头,泪水蓄满眼眶:“我们答应过嘎啦嚓和咕滴答的,我们一定会回去的。”
    “好吧,我不勉强你,你也不要勉强我。对不起了喀喀莎,你自己保重!”
    “别——”P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