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人间草木

  • 定价: ¥42
  • ISBN:9787569913545
  • 开 本:32开 平装
  • 作者:汪曾祺
  • 立即节省:
  • 2017-04-01 第1版
  • 201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人间草木》是汪曾祺经典小品文集,20周年精装珍藏纪念版。收录汪曾祺经久流传的名篇等。
    《人间草木》采用典雅裸脊装帧,书中不选入汪曾祺先生自己的画,同时也选用作者喜爱的名画大家:石涛、虚谷、齐白石等作品。
    《人间草木》的文字如同被水洗过一般,干净、澄澈而软润。在它的平淡中,又带着岁月静好、闲适从容的人生态度。

内容提要

  

    《人间草木》是汪曾祺先生的经典小品文集,他用极简的笔,极淡的墨写出了草木山川、花鸟虫鱼的人味,写出了乡情民俗、凡人小事温润的乡土味;以一颗从容豁达的心写出了世间的美好与灵动。汪曾祺先生一生都对生活投入真情,那水洗般的文字有种洗涤一切红尘世俗的力量,赋予了作品无限的生命力。

媒体推荐

    他的文章应当说比几个大师都还认真而有深度,有思想也有文才!“大器晚成”,古人早已言之。
    ——沈从文
    像曾祺这样下笔如有神的作家,今天是没有了。他的语言炉火纯青,已臻化境。
    ——张兆和
    他带给文坛温暖、快乐和不凡的趣味。
    ——铁凝
    草木对我们而言,至多是邻居,对汪曾祺而言,却可以算是乡亲了。
    ——鹦鹉史航

作者简介

    汪曾祺(1920-1997),江苏高邮人,沈从文的高徒,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戏剧家、小说家,京派文学小说的代表人物及传人,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
    汪曾祺早年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师从沈从文先生。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顾问,北京剧作家协会理事。他在短篇小说和散文创作领域成就颇高,充溢着浓郁的中国味道和灵性美质,语言平和质朴、清新隽永、娓娓而来、如话家常。著有短篇小说集《邂逅集》《羊舍一夕》《晚饭花集》,散文集《蒲桥集》《故乡的食物》《逝水》,京剧剧本《范进中举》《沙家浜》(主要编者之一),文学评论集《晚翠文谈》等。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

目录

辑一 一果一蔬
01 关于葡萄
02 昆明的果品
03 果蔬秋浓
04 果园的收获
05 食豆饮水斋闲笔
06 栗子
07 马铃薯
08 葵 薤
09 人间草木


辑二 季节的供养
01 花园
02 韭菜花
03 菌小谱
04 夏天
05 淡淡秋光
06 冬天
07 岁朝清供

辑三 四方游记
01 昆明的雨
02 四川杂忆
03 初访福建
04 泰山片石
05 天山行色
06 湘行二记
07 美国短简

辑四联大师友
01 西南联大中文系
02 跑警报
03 新校舍
04 金岳霖先生
05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06 吴雨僧先生二三事
07 闻一多先生上课
08 怀念德熙
09 七载云烟

辑五 从容而安
01 七十书怀
02 老年的爱憎
03 自得其乐
04 随遇而安
05 闹市闲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张骞带回的葡萄是什么品种的呢?从“葡萄海马镜”上看不出。从拓片上看,只是黑的一串,果粒是圆的。
    魏文帝吃的是什么葡萄?不知道。他只说是这种葡萄很好吃,“当其朱夏涉秋,尚有余暑、醉酒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饴,脆而不酸,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倦”,没有说是什么颜色、什么形状,——他吃的葡萄是“脆”的,这是什么葡萄?……
    温日观所画的葡萄,我所见到的都是淡墨的,没有着色。从墨色看,是深紫的。果粒都作正圆,有点像是秋紫或是金铃。
    反正,张骞带回来的,曹丕吃的,温日观画的,都不是玫瑰香。
    中国现在的葡萄以玫瑰香为大宗。以玫瑰香为其大宗的现在的中国葡萄是从山东传开来的。其时最早不超过明代。
    山东的葡萄是外国的传教士带进来的。
    他们最先带来的是葡萄酒。——这种葡萄酒是洋酒,和“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葡萄酒是两码事。这是传教必不可少的东西。做礼拜领圣餐的时候,都要让信徒们喝一口葡萄酒,这是耶稣的血。传教士们漂洋过海地到中国来,船上总要带着一桶一桶的葡萄酒。
    从本国带酒来很不方便,于是有的教士就想起带了葡萄苗来,到中国来种。收了葡萄,就地酿酒。
    他们把葡萄种在教堂墙内的花园里。
    ‘
    中国的农民留神看他们种葡萄。哦,是这样的!这个农民撅了几根葡萄藤,插在土里。葡萄出芽了,长大了,结了很多葡萄。
    这就传开了。
    现在,中国到处都是玫瑰香。
    这故事是一个种葡萄的果农告诉我的。他说,中国的农民是很能干的。什么事都瞒不过中国人。中国人一看就会。
    一月,下大雪。
    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声音。
    葡萄睡在铺着白雪的窖里。
    ,
    二月里刮春风。
    立春后,要刮四十八天“摆条风”。风摆动树的枝条,树醒了,忙忙地把汁液送到全身。树枝软了。树绿了。
    雪化了,土地是黑的。
    黑色的土地里,长出了茵陈蒿。碧绿。
    葡萄出窖。
    把葡萄窖一锹一锹挖开。挖下的土,堆在四面。葡萄藤露出来了,乌黑的。有的梢头已经绽开了芽苞,吐出指甲大的苍白的小叶。它已经等不及了。
    把葡萄藤拉出来,放在松松的湿土上。
    不大一会儿,小叶就变了颜色,叶边发红;——又不大一会儿,绿了。
    三月,葡萄上架。
    先得备料。把立柱、横梁、小棍,槐木的、柳木的、杨木的、桦木的,按照树棵大小,分别堆放在旁边。立柱有汤碗口粗的、饭碗口粗的、茶杯口粗的。一棵大葡萄得用八根、十根,乃至十二根立柱。中等的,六根、四根。
    先刨坑,竖柱。然后搭横梁,用粗铁丝揉紧。然后搭小棍,用细铁丝缚住。
    然后,请葡萄上架。把在土里趴了一冬的老藤扛起来,得费一点劲。大的,得四五个人一起来。“起!——起!”哎,它起来了。把它放在葡萄架上,把枝条向三面伸开,像五个指头一样地伸开,扇面似的伸开。然后,用麻筋在小棍上固定住。葡萄藤舒舒展展,凉凉快快地在上面待着。
    上了架,就施肥。在葡萄根的后面,距主干一尺,挖一道半月形的沟,把大粪倒在里面。葡萄上大粪,不用稀释,就这样把原汁大粪倒下去。大棵的,得三四桶。小葡萄,一桶也就够了。
    四月,浇水。
    挖窖挖出的土,堆在四面,筑成垄,就成一个池子。池里放满了水。葡萄园里水气泱泱,沁人心肺。
    葡萄喝起水来是惊人的。它真是在喝哎!葡萄藤的组织跟别的果树不一样,它里面是一根一根细小的导管。这一点,中国的古人早就发现了。《图经》云:“根苗中空相通。圃人将货之,欲得厚利,暮溉其根,而晨朝水浸子中矣,故俗呼其苗为木通。”“暮溉其根,而晨朝水浸子中矣”,是不对的。葡萄成熟了,就不能再浇水了。再浇,果粒就会涨破。“中空相通”却是很准确的。浇了水,不大一会儿,它就从根直吸到梢,简直是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往上嘬。浇过了水,你再回来看看吧:梢头切断过的破口,就嗒嗒地往下滴水了。
    是一种什么力量使葡萄拼命地往上吸水呢?
    施了肥,浇了水,葡萄就使劲抽条、长叶子。真快!原来是几根根枯藤,几天工夫,就变成青枝绿叶的一大片。
    五月,浇水,喷药,打梢,掐须。
    葡萄一年不知道要喝多少水,别的果树都不这样。别的果树都是刨一个“树碗”,往里浇几担水就得了,没有像它这样的“漫灌”,整池子地喝。
    喷波尔多液。从抽条长叶,一直到坐果成熟,不知道要喷多少次。喷了波尔多液,太阳一晒,葡萄叶子就都变成蓝的了。
    。
    葡萄抽条,丝毫不知节制,它简直是瞎长!几天工夫,就抽出好长的一截的新条。这样长法还行呀,还结不结果呀?因此,过几天就得给它打一次条。葡萄打条,也用不着什么技巧,是个人就能干,拿起树剪,劈劈啪啪,把新抽出来的一截都给它铰了就得了。一铰,一地的长着新叶的条。
    葡萄的卷须,在它还是野生的时候是有用的,好攀附在别的什么树木上。现在,已经有人给它好好地固定在架上了,就一点用也没有了。卷须这东西最耗养分,——凡是作物,都是优先把养分输送到顶端,因此,长出来就给它掐了,长出来就给它掐了。
    葡萄的卷须有一点淡淡的甜味。这东西如果腌成咸菜,大概不难吃。
    五月中下旬,果树开花了。果园,美极了。梨树开花了,苹果树开花了,葡萄也开花了。
    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