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廿载繁华梦(精)/中国古典世情小说丛书

  • 定价: ¥54
  • ISBN:9787512644014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团结
  • 页数:326页
  • 作者:(清)黄小配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黄小配编著的《廿载繁华梦》又名《粤东繁华梦》,清末谴责小说,共四十回。
    黄小配著的《廿载繁华梦(精)/经典书香中国古典世情小说丛书》以广东海关库书周庸祐从发迹到败逃的20年为题材,是一部描写真人真事之作。在晚清小说众多的人物画廊中增添了一个平地而起、倏然而没的恶棍形象。
    在艺术描写上,《廿载繁华梦》不像一般谴责小说那样,掇拾官场话柄以联缀成篇,而是抓住周庸祐廿载繁华由盛而衰的全过程,历叙其如何发迹,如何骄奢淫佚,如何谋取高官,如何被参抄家、流落异国,从而使作品成为传记式的长篇小说,在晚清小说众多的人物画廊中平添了一个恶棍的艺术形象。

内容提要

    黄小配著的《廿载繁华梦(精)/经典书香中国古典世情小说丛书》以广东海关库书周庸祐20年间从发迹到败逃的遭遇为题材,是一部描写真人真事之作。作品围绕对主人公二十载繁华终成一梦的叙写,展开了对清王朝末期上自朝廷、下至民间广阔的社会生活的描绘,把以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寻花问柳、携妓纳妾为全部生活内容的整个官场的龌龊腐朽和盘托至读者面前,使人看到清王朝的不可救药,尖锐地批判了晚清的现实社会。
    《廿载繁华梦》的作者对清末官场的腐败有深刻的认识,认为“挽腐败而使之昌明”,或者“在行政的体系中造成一个根本的改变,局部的和逐步的改革都是无望的”,所以就在小说中,通过人物的命运的变化,尽情地揭露了当时官场之黑暗腐败,以警醒世人。小说中的周庸祐,本是个吏员,没读过书,却照样做大官,真是“官场当比商场弄,利路都从仕路谋”,做官与做生意已别无二致!而且为了使官爵之获取,显得名正言顺,有钱人还会用钱直接购买科举功名。周庸韦占就用二万两银子,为自己才十二三岁的儿子捐了一个举人回来。小说还描写了两广总督为筹备赔款款项,而对广东人民、广东乡宦大绅进行了惊心动魄的敲诈勒索。如第一回写张总督查办广东海关库书,“敲诈富户,帮助军粮”,使得傅成弃家而逃;第十回写“张大帅因中法在谅山的战事,自讲和之后,这赔款六百万由广东交出,此事虽隔数年,为因当日挪移这笔款,故今日广东的财政,十分支绌,专凭敲诈富户”。这可以看出中法战争的灾难之深重。小说作者的思想意图,就是为了表达对国势衰败、外族入侵的悲愤,以唤醒国民的爱国主义情感。

目录

第一回  就关书负担访姻亲  买职吏匿金欺舅父
第二回  领年庚演说书吏  论妆奁义谏豪商
第三回  返京城榷使殒中途  闹闺房邓娘归地府
第四回  续琴弦马氏嫁豪商  谋差使联元宴书吏
第五回  三水馆权做会阳台  十二绅同结谈瀛社
第六回  贺姜酌周府庆宜男  建斋坛马娘哭主妇
第七回  偷龙转凤巧计难成  打鸭惊鸳姻缘错配
第八回  活填房李庆年迎妾  挡子班王春桂从良
第九回  闹别宅马娘丧气  破红尘桂妹修斋
第十回  闹谷埠李宗孔争钗  走香江周栋臣惧祸
第十一回  筑剧台大兴土木  交豪门共结金兰
第十二回  狡和尚看相论银精  冶丫环调情闹花径
第十三回  佘庆云被控押监房  周少西受委权书吏
第十四回  赖债项府堂辞舅父  馈娇姿京邸拜王爷
第十五回  拜恩命伦敦任参赞  礼经筵马氏庆宜男
第十六回  断姻情智却富豪家  庆除夕火烧参赞府
第十七回  论宝镜周家赏佣妇  赠绣衣马氏结尼姑
第十八回  谮长男惊梦惑尼姑  迁香江卜居邻戏院
第十九回  对绣衣桂尼哭佛殿  窃金珠田姐逮公堂
第二十回  定窃案控仆人监牢  谒祖祠分金修屋舍
第二十一回  游星洲马氏漏私烟  悲往事伍娘归地府
第二十二回  办煤矿马氏丧资  宴娼楼周绅祝寿
第二十三回  天师局李庆年弄计  赛金楼佘老五争娼
第二十四回  勤报效书吏进京卿  庆恩闱幼男领乡荐
第二十五回  酌花筵娼院遇丫环  营部屋周家嫁长女
第二十六回  周淑姬出阁嫁豪门  德榷使吞金殉宦海
第二十七回  繁华世界极侈穷奢  冷暖人情因财失义
第二十八回  诬奸情狡妾裸衣赈  津饥周绅助款
第二十九回  争家权长子误婚期  重洋文京卿寻侍妾
第三十回  苦谋差京卿拜阉宦  死忘情债主籍良朋
第三十一回  黄家儿纳粟捐虚衔  周次女出闺成大礼
第三十二回  挟前仇佘子谷索资  使西欧周栋臣奉诏
第三十三回  谋参赞汪太史谒钦差  寻短见周乃慈怜侍妾
第三十四回  留遗物惨终归地府  送年庚许字配豪门
第三十五回  赴京城中途惊噩耗  查库项大府劾钦差
第三十六回  潘云卿逾垣逃险地  李香桃奉主人监牢
第三十七回  奉督谕抄检周京堂  匿资财避居香港界
第三十八回  闻示令商界苦诛求  请查封港官驳照会
第三十九回  情冷暖侍妾别周家  苦羁留马娘怜弱女
第四十回  走暹罗重寻安乐窝  惨风潮惊散繁华梦

前言

    《廿载繁华梦》又名《粤东繁华梦》,全书共四十回。故事取材于现实中发生过的真人真事,讲述广东海关库书周庸祜二十年间从发迹的豪奢生活到败落仓皇逃窜,繁华恍如春梦一场。
    在艺术描写上,《廿载繁华梦》不像一般同系小说那样掇拾官场话柄以联缀成篇,而是抓住周庸祜廿载繁华由盛而衰的全过程,历叙其如何发迹,如何骄奢淫佚,如何谋取高官,如何被参抄家、流落异国,从而使作品成为传记式的长篇小说,在晚清小说众多的人物画廊中平添了一个恶棍形象,同时详尽的描绘了清王朝末期上自朝廷、下至民间广阔的社会生活,暴露了清廷无道、官吏贪庸的黑暗。作者黄世仲(1872—1912),别名黄小配,番禺大桥乡(今属广州芳村区)人,是近代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最有成就的小说家。黄世仲于1905年加入同盟会,参加过大量的革命实际工作,是著名的报人。曾在《天南新报》、《中国日报》、《世界公益报》、《香港少年报》等十多种革命报刊担任主编或参加编辑工作。辛亥革命后,黄世仲被推举为广东民团局长,后因与都督陈炯明不和,被其以“侵吞军饷”的罪名杀害,终年仅40岁。
    由清代人民国是我国近代史上较为动荡、混乱而又自由的时期,整个社会处在转型期间。知识分子在社会中探索各种救国救民的道路,黄世仲正是这些知识分子中的代表人物。他既是革命家,又是文学家。利用手中的这支笔大书特写,将自己的政治意见巧妙地安排到文学作品中,加以阐述自己的立场和思想,大力表现自己的政治倾向和革命情怀。
    在黄世仲短暂的一生中,发表了数量可观的戏曲、散文、小说和文艺理论作品。在其整个文学事业中,小说的创作成就最为辉煌,光是中长篇小说就有《洪秀全演义》、《镜中影》、《廿载繁华梦》、《党人碑》、《宦海升沉录》、《五日风声》和《吴三桂演义》等二十余种。他的小说著作,无论取材于现实生活,还是取材于历史故事,都充满了浓郁的民族革命思想和民主革命激情,体现了一个共和主义者希冀祖国走向文明、繁荣的热望。他的多部以近事为题材的小说,反映了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革命这段动荡时期的社会、政治巨变,构成了一幅中华民族斗争历史的宏伟画卷。
    本次出版,对原书中的一些错漏、笔误和疑难之处,分别做了校勘、修正和注释,以便于读者阅读。由于时间仓促,水平有限,其中难免有疏漏之处,望专家、读者予以指正。
    编者
    2016年5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回  就关书负担访姻亲  买职吏匿金欺舅父
    喂!近来的世界,可不是富贵的世界吗?你来看那富贵的人家,住不尽的高堂大厦,爱不尽的美妾娇妻,享不尽的膏粱文绣,快乐的笙歌达旦,趋附的车马盈门。自世俗眼儿里看来,倒是一宗快事。只俗语说得好,道是:“富无三代享。”这个是怎么缘故呢?自古道:“世族之家,鲜克由礼。”那纨绔子弟,骄奢淫逸,享得几时?甚致欺瞒盗骗,暴发家财,尽有个悖出的时候。不转眼间,华屋山丘,势败运衰,便如山倒,回头一梦。百年来闻的见的,却是不少了。
    而今单说一位姓周的唤做庸佑,别号栋臣。这个人说来,倒是广东一段佳话。若问这个人生在何时何代?说书的人倒忘却了。犹记得这人本贯是浙江人氏,生平不甚念书,问起爱国安民的事业,他却分毫不懂。唯是弄功名、取富贵,他还是有些手段。常说道:“富贵利达,是人生紧要的去处,怎可不竭力经营?”以故他数十年来,都从这里造工夫的。他当祖父在时,本有些家当,到广东贸易多年,就寄籍南海那一县。奈自从父母没后,正是一朝权在手,财产由他挥霍,因此上不多时,就把家财弄得八九了。还亏他父兄在时,交游的还自不少,多半又是富贵中人,都有些照应。就中一人唤做傅成,排行第二,与那姓周的,本有个甥舅的情分,向在广东关部衙门里,当一个职分,唤做库书。论起这个库书的名色,本来不甚光荣,唯是得任这个席位,年中进项,却很过得去。因海关从前是一个著名的优缺,年中措办金叶进京,不下数万两,所以库书就凭这一件事经手,串抬金价,随手开销。或暗移公款,发放收利。其余种种瞒漏,哪有不自饱私囊的道理?故傅成就从这里起家,年积一年,差不多已有数十万的家当。那一日,猛听得姐丈没了,单留下外甥周庸佑,赌荡花销,终没有个了期。看着他的父亲面上,倒是周旋他一二,才不愧一场姻戚的情分。况且库书里横竖要用人的,倒不如栽培自己亲朋较好。想罢,便修书一封,着周庸佑到省来,可寻一个席位。
    这时,周庸佑接了舅父的一封书,暗忖在家里料然没什么好处,今有舅父这一条路,好歹借一帆风,再见个花天锦地的世界,也未可定。便拿定了主意,把家产变些银子傍身,草草打叠些细软,往日欠过亲友长短的,都不敢声张,只暗地里起程。一路上登山涉水,望省城进发。还喜他的村乡唤做大坑,离城不远。不消一日,早到了羊城。但见负山含海,比屋连云,果然好一座城池,熙来攘往,商场辐辏,端的名不虚传!周庸佑便离舟登岸,雇了一名挑夫,肩着行李,由新基码头转过南关,直望傅成的府上来。到时,只见一间大宅子,横过三面,头门外大书“傅寓”两个字。周庸佑便向守门的通个姓名,称是大坑村来的周某,敢烦通传去。那守门的听罢,把周庸佑上下估量一番,料他携行李到来,不是东主的亲朋,定是戚友。便上前答应着,一面着挑夫卸下行李,然后通传到里面。
    当下傅成闻报,知道是外甥到了,忙即先到厅上坐定,随令守门的引他进来。周庸佑便随着先进头门,过了一度屏风,由台阶直登正厅上,早见着傅成,连忙打躬请一个安,立在一旁。傅成便让他坐下,寒暄过几句,又把他的家事与乡关风景,问了一会,周庸佑都糊混答过了。傅成随带他进后堂里,和他的妗娘及中表兄弟姐妹一一相见已毕,然后安置他到书房里面。看他行李不甚齐备,又带他添置多少衣物。一连两天,都是张筵把盏,姻谊相逢,好不热闹。
    过了数天,傅成便带他到关部衙里,把自己经手的事件,一一交托过他,当他是个管家一样。自己却在外面照应,就把一个席丰履厚的库书,竟交他一人做起来了。只是关部的库书里,所有办事的人员,都见周庸佑是居停的亲眷,哪个不来巴结巴结?这时只识得一个周庸佑,哪里还知得有个傅成?那周庸佑偏又有一种手段,却善于笼络,因此库书里的人员,同心协谋,年中进项,反较傅成当事时加多一倍。
    光阴似箭,不觉数年。自古道:“盛极必衰。”库书不过一个书吏,若不是靠着侵吞渔蚀,试问年中如许进项,从哪里得来?不提防来了一位姓张的总督,本是顺天直隶的人氏,由翰林院出身,为人却工于心计,筹款的手段,好生了得。早听得关部里百般舞弊,叵耐从前金价很平,关部人息甚丰,是以得任广东关部的,都是皇亲国戚,势力大得很,若要查究,毕竟无从下手。不如舍重就轻,因此立心要把一个库书查办起来。当下傅成听得这个风声,一惊非小!自念从前的蓄积,半供挥霍去了,所余的都置了产业,急切问变动却也不易。又见查办拿人的风声,一天紧似一天,计不如走为上计。便把名下的产业,都糊混写过别人,换了名字,好歹规避一时。问或欠人款项的,就拨些产业作抵,好清首尾。果然一二天之内,已打点得停停当当。其余家事,自然寻个平日的心腹交托去了。正待行时,猛然醒起:关部里一个库书,自委任周庸佑以来,每年的进项,不下二十万金,这一个邓氏铜山,倒要打点打点。虽有外甥在里面照应将来,但防人心不如其面。况且自己去后,一双眼儿看不到那里,这般天大的财路,好容易靠得住,这样是断不能托他的了。只左思右想,总没一个计儿想出来。
    那日挨到夜分,便着人邀周庸佑到府里商酌。周庸佑听得傅成相请,料然为着张总督要查办库书的事情了,肚子里暗忖道:此时傅成断留不得广东,难道带得一个库书回去不成?他若去时,乘这个机会,或有些好处。若是不然,哪里看得甥舅的情面?倒要想条计儿,弄到自己的手上才是。想罢,便穿过衣履,离了关部衙门,直望傅成的宅子去。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