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经济学理论

习惯的力量

  • 定价: ¥59
  • ISBN:978750867442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00页
  • 作者:(美)查尔斯·都希...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2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白速得”牙膏是如何通过培养全民刷牙的习惯而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就?“纺必适”又是如何通过培养消费者“空气清新才是打扫结束”的理念而摆脱了企业的经营困境?星巴克的成功与“惯性”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联?习惯不能被消除,却能被替代。只要掌握“习惯回路”,学习观察生活中的暗示与奖赏,找到能获得成就感的正确的惯常行为,无论个人、企业还是社会群体,都能改变根深蒂固的习惯。查尔斯·都希格著吴奕俊、陈丽丽、曹烨译的《习惯的力量》是本经济类图书。学会利用“习惯的力量”,就能让人生与事业脱胎换骨。

内容提要

  

    很多人可能都认为,我们每天做的大部分选择都是深思熟虑决策的结果,其实并非如此。人每天的活动中,有超过40%是习惯的产物,而不是自己主动的决定。在过去的20年里,神经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以及市场营销人员通过研究不仅发现了习惯的运作机理,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了改变习惯的方法。
    习惯是我们刻意或深思后做出的选择,是即使过了一段时间不再思考,也仍然经常甚至每天都在做的行为。这是我们神经系统的自然反应。习惯形成后,我们的大脑进入省力模式,不再全心全意地参与决策过程,所以除非你刻意对抗某个习惯,或者意识到其他新习惯的存在,否则该行为模式就会自然而然地启动。虽然每个习惯的影响相对来说并不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习惯综合起来就会对我们的健康、效率、个人经济安全以及幸福有着巨大的影响。
    习惯强而有力,却也能刻意培养;习惯不能被消除,却能被替代。
    吴奕俊、陈丽丽、曹烨译的《习惯的力量》作者查尔斯·都希格综合了近20年科学家与商业对于“习惯学”的研究,包括数百篇学术研究、300多位科学家与企业管理者的访谈,以及数十家企业的实践研究成果,分三个部分探讨了个人的习惯、成功组织的习惯以及社会群体的习惯,作者都希格认为,只要掌握“习惯回路”,学习观察生活中的暗示与奖赏,找到能获得成就感的正确的惯常行为,无论个人、企业,还是社会群体,都能改变根深蒂固的习惯。学会利用“习惯的力量”,就能让人生与事业焕然一新。

媒体推荐

    《经济学人》
    《习惯的力量》解读了人在社会生活与经济活动中的行为,而洞悉顾客的习惯对于市场营销至关重要。这本书确实堪称一流——它建立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之上,语言生动形象,而且在保持适度学术严谨性的基础上给人们提出了一些改变坏习惯的切实可行的建议。
    《金融时报》
    《习惯的力量》指出,重振一个衰落组织的*方式是找出一个坏习惯,然后改正它。
    吉姆·柯林斯
    《从优秀到卓越》作者
    都希格的论点简洁而有力:我们应该正视并承认行为的根本驱动力很难驾驭,然后才能把这种根本驱动力转化为高效的行为模式。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理念既新颖又实用。
    戴维·艾伦
    畅销书《搞定》作者
    本书虽不是仙丹,但引人入胜,全方位探讨了习惯运作的方式。都希格巧妙融合了迷人的新研究与丰富的案例来建立易懂的心智模型,各种情况都能运用,让这本书好看到不行。光是探讨核心习惯那一章就足够证明本书的价值。
    丹尼尔·平克
    畅销书《驱动力》作者
    都希格精湛地结合*研究与精彩故事,揭示习惯如何塑造我们的人生,以及我们如何能改造习惯。当你看过这本书后,你将会以全新视野看待自己、自己的组织,以及自己的世界。
    《三联生活周刊》
    我们的日常行为中40%以上都是习惯性行为,从驾车到做早饭和性生活都成了不需要费多少脑子的自动行为。《习惯的力量》一书告诉我们,习惯养成容易消除难,不过一旦你明白了习惯可以改变的原理,你就有了改变它们的自由以及责任。

作者简介

    查尔斯·都希格,普利策奖获得者,畅销书《习惯的力量》作者,耶鲁大学历史系学士、哈佛商学院企业管理硕士,《纽约时报》商业调查记者。都希格先生获得过美国国家科学院新闻报告奖、国家记者奖、乔治·伯克奖、杰拉尔德·勒伯奖等很多奖项。现与妻子和两个孩子生活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

目录

前言
第一部分 个体的习惯
  第一章 习惯回路 习惯是如何运作的?
    某段记忆比另一段更重要?
    暗示、惯常行为和奖赏
    习惯是脆弱的
    寻找幸福的能力
  第二章 渴求的大脑 如何创造新习惯
    “白速得”与全民刷牙的习惯
    “纺必适”的除异味策略
    满足潜意识的成就感
    渴求驱动习惯
  第三章 习惯改变的黄金法则为什么习惯会发生变化
    海盗队:不是创造新习惯,而是改变球员的旧习惯
    匿名戒酒社:是习惯还是成瘾?
    你眼睛看着哪里?
    习惯不能被消除,只能被替代
第二部分 成功的组织机构的习惯
  第四章 核心习惯 最重要的习惯
    什么是核心习惯?
    首先找到“小成功”
    建立能融入新价值观的文化
  第五章 星巴克和成功的习惯让意志力变成自发意识
    意志力甚于好奇心
    当自律成为企业习惯
    关键时刻与惯例
    自主支配的机会
  第六章 危机就是转机 领导者怎样通过意外事件创造新习惯
    医疗事故:危险的习惯模式
    合理的平衡点
    重新分配责任
    抓住危机,重塑组织习惯
  第七章 连锁销售商能预知消费者的行为企业如何预测和操纵你的习惯
    如何预测哪些是怀孕的顾客?
    音乐行业:化生为熟
    用旧的习惯装扮新的内容
第三部分 社会的习惯
  第八章 蒙哥马利公交车抵制事件社会运动如何发生
    熟人社区与群体
    弱联系的力量
    灵性成长:习惯让精神丰满
  第九章 自由意志的神经学我们是否要为自己的习惯负责?
    赌徒巴赫曼
    习惯的道德和选择
    诱惑、梦游症和瘾
    重塑习惯的社会责任
后记
附录
致谢
译后记

前言

  

    她是科学家最喜欢的研究对象。
    丽莎·艾伦是一位34岁的女士。她16岁就开始吸烟喝酒,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肥胖做斗争。她曾借债度日,在她20多岁的时候,就有讨债公司追着她索要1万美元的债务。简历显示,她最长的一份工作也只做了不到一年。
    不过,今天站在研究人员面前的这位女士苗条而充满活力,有着两条长跑运动员的腿。她看上去比档案照片上的自己要年轻10岁,比房间里其他人都更加健康。根据丽莎最近的情况资料,她不再拖欠外债,也不再喝酒,而且已经在一家图形设计公司连续干了39个月。
    丽莎每次去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实验室时,都要回答清单上的问题。“你上次吸烟是什么时候?”一位医生看着清单问道。
    “几乎是4年前了,”她回答道,“从那时起,我减掉了60磅的体重,开始跑马拉松。”她还开始攻读硕士学位,并买了房,这可是个不小的转变。
    房间里的科学家——有神经学家、心理学家、遗传学家和社会学家,在过去的三年里,依靠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的资金,研究测试了包括丽莎在内的24个人——有吸烟上瘾的、暴饮暴食的、酗酒成性的、疯狂购物的,以及有其他破坏性习惯的人。这些被测试者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生活都在较短的时间内焕然一新。研究人员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发生的。所以,他们测量了所有被测试者的主要表征,在被测试者的家中安装摄像头,观察被测试者的日常活动,研究他们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序列。在科技的帮助下,科学家们可以实时观察人类大脑。当被测试者接触到诸如吸烟和美食的时候,研究人员能观测到他们大脑中血液和电脉冲的情况。研究人员的目标是从神经层面上弄清楚人类习惯的运作机理,以及如何才能改变习惯。
    医生对丽莎说:“我知道这件事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但我有些同事是听别人转述的,你不介意再介绍一遍你是如何戒烟的吧?”
    丽莎说:“没问题啊,这事得从开罗说起。”她解释说那次旅行是匆匆决定的。几个月前,她的丈夫下班回家说要跟她离婚,因为他有了另一个女人。丽莎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婚姻完蛋了。她先是难受了一段时间,后来开始着了魔似的调查他,跟踪他的新女友走遍全城,还在午夜的时候打她的电话,然后挂机。有一天晚上,丽莎喝得醉醺醺地出现在这个女人的家门口,她用力敲打着大门,尖叫着说要放火把房子烧掉。
    丽莎说:“那段时间我过得不太好,我一直想去亲眼看看金字塔,我的信用卡还没刷爆,所以就去了。”
    抵达开罗后的第一个早晨,丽莎在附近清真寺召唤祈祷者的声音中醒来。酒店房间里一片漆黑,因为看不见,加上时差没倒过来,于是她起身找烟抽。
    她的头太晕了,直到闻到塑料烧焦的味道才意识到自己把钢笔当万宝路香烟点着了。在过去的4个月中,哭泣、暴饮暴食、失眠、无助、抑郁、愤怒填满了她的生活,伴随的还有被羞辱的感觉。丽莎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崩溃了,她说:“当时感到一阵难受,我觉得我想要的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连抽烟都出问题。然后,我开始想我的前夫,还有回去之后找新工作会有多难,我又会有多讨厌那个工作。此外,我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健康状况很差。我从床上起来,结果打翻了水罐,它掉在地板上摔得粉碎,我哭得更厉害了。心里满是绝望,好像我不得不有所改变,至少改变一样我可以控制的东西。”
    丽莎起来洗了个澡,离开了酒店。她上了一辆出租车,穿过开罗拥挤的街道,走上通往狮身人面像和吉萨金字塔的土路,前往那片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此刻,她心中的郁闷和怨气消失了一会儿。她想自己得有个生活的目标、有个努力的方向。
    她坐在车里,决定还要来一次埃及,并且要穿越沙漠。
    丽莎知道这个想法很疯狂。她当时身体状况不好,又胖,也没有银行存款。她连自己眼前的这片沙漠叫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穿越沙漠能否成行。不过,这都不重要,她只需要一件能集中精神的事。丽莎下了决心,要花一年的时间来准备这次穿越。要想活着完成这次远行,她就必定要做些牺牲。具体来说,她得先戒烟。
    11个月后,丽莎成功穿越沙漠,不过她是和其他6个人一起,而且是坐在空调车里穿越的。车里装有水、食品、帐篷、地图和定位系统,还有一台双向电台,戒不戒烟变得并不重要了。
    但当时坐在出租车上,丽莎并不知道会这样。对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来说,她这趟出行的细节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明白,那天在开罗,丽莎下定决心戒烟以实现她的目标,这种思想的细微变化触发了一系列的变化,最终影响到了她生活的方方面面。在那之后的6个月,她用跑步代替了吸烟,这也改变了她的饮食习惯、工作习惯、睡眠习惯、储蓄习惯、工作日的安排、未来的计划等。她先开始跑半程马拉松,然后是全程马拉松。她重新回学校读书,买了套房子,并且订婚了。最后,她受邀参与科学家们的研究,当研究人员开始检查她大脑的图像时,他们发现旧习惯在丽莎大脑中形成的神经模式已完全被新模式取代。研究人员依然能看见以前行为引发的神经活动,但这些神经脉冲在大量的新脉冲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丽莎的习惯改变了,她的大脑也发生了变化。
    科学家确信,导致这种变化的不是丽莎的开罗之旅,也不是离婚或那次沙漠之旅,而是因为丽莎集中精神,开始想改掉吸烟这个习惯。所有被测试者都经历了相似的过程。通过集中在一个模式(即所谓的关键习惯)上,丽莎学会了如何改变生活中的其他习惯。不仅个人能有这种改变,当公司聚焦习惯的改变时,整个公司都会发生变化。比如宝洁、星巴克、镁铝公司与塔吉特公司,就抓住了这个要点,进而影响到整个公司的运作、员工之间的交流,甚至在客户未察觉的情况下,影响到了人们的购物方式。
    一位研究人员在测试接近尾声时跟丽莎说:“我想让你看看最近的扫描结果。”他在电脑上打开了一张照片。“你看到食物的时候,”他一边说一边指着大脑中心附近的一块地方,“大脑与欲望和饥饿有关的区域依然活跃,大脑依然在制造让你暴饮暴食的冲动,但是,这个区域有新活动。”研究人员指着离她前额最近的区域接着说,“我们相信大脑的这部分开始抑制你的行为,让自律行为开始了,这里的活动随着你成功的次数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明显。”
    丽萨是科学家们最喜欢的被测试者,因为她的大脑扫描图非常有趣,在制作行为模式图(也就是习惯在我们大脑内所在位置的图)时非常有用。医生告诉她:“你在帮助我们弄清楚决定是如何变成自动行为的。”
    房间里的所有科研人员都觉得他们即将收获大发现,事实的确如此。
    在新兵营时,他养成了子弹上膛的习惯,即使在战区也能睡着的习惯,在混乱的战斗中集中注意力的习惯,在筋疲力尽、势单力孤时做决策的习惯。他上过一些课,里面教会了他储蓄、每天锻炼、与室友交流的习惯。在他升职之后,他学到了组织习惯的重要性(能让下级做决策而不用一直向上级请示),以及正确的习惯是怎样让之前他无法忍受的军民工作更加融洽的。在伊拉克,他看到,民众与文化也同样遵循这样的规则。他说,在某种意义上,一个社群就是成千上万个有着各种习惯的人的巨大集合,人群受到不同影响,会导致暴力或和平的不同结果。除了禁止卖食品的小贩进入广场,他还在库法做了很多其他的实验,想以此影响那里居民的习惯。自从他来到那里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一例暴乱。
    少校告诉我:“理解各种习惯是我在军队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这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你想很快睡着,醒来时精神抖擞吗?那么,你得注意自己的睡眠模式,还有你起床时会自然而然开始做什么。想让跑步变得轻松吗?你得让跑步变成一种日常活动。我就这样训练我的孩子们。我和妻子为我们的婚姻写了一些习惯计划。在军事指挥会议上,我和其他军官讨论的也是习惯问题。在库法,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我们说让肉串摊贩走开就能够影响聚集的人群。在你眼中,一旦一切事物都是习惯的集合,你就会觉得好像有人给了你一只手电简和一根撬棍,然后你就可以放手大干了。”
    少校是一位来自佐治亚州的矮个子男人,他总是往杯子里吐瓜子壳或者嚼过的烟叶。他告诉我,在他入伍前,他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是维护电话线,或者他也可能变成贩卖冰毒的毒枭(他的一些高中同学就是这样),人生道路并不成功。现在,他在世界上最复杂的军事组织之一的美国军队中管理着800名士兵。
    “我跟你说,如果像我这样的乡巴佬都能学会这个,任何人都可以。我总是跟我的士兵们说,如果你拥有了正确的习惯,你将是无所不能的。”少校说道。
    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对有关习惯的神经学和心理学的了解突飞猛进,同时对我们的生活、社会以及组织机构中习惯模式的运作方式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其程度在5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习惯如何产生、如何改变,并弄清了习惯机理背后的科学。我们知道如何将习惯拆分并将它们重组,以符合自己的要求。我们清楚如何才能让一个人少吃,做更多的运动,更有效率地工作,以及更加健康地生活。虽然我们也许无法轻轻松松在短时间内改变习惯,因为这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改变是可能的,而且我们现在也知道了应该如何去做。

后记

  

    本书开篇便告诉我们如果能发现自己的习惯模式,你就能改变自己的生活。作者强调“你有自由,也有责任”重塑自己的习惯。依靠习惯的力量,酗酒之人可以戒酒,深陷困境的企业能够重整旗鼓,高中辍学生也能够当上成功的经理。作者用上述一个又一个的案例,从实验心理学、应用心理学以及神经学的角度解释习惯的奥秘,让读者了解到行为如何变成了习惯,而习惯又如何改变人的命运。
    此外,本书还解释了诸多日常生活中的谜团,比如:为什么牙膏会对口腔有刺激性感觉?空气清醒剂是如何发明的?美国人食用动物内脏的习惯从何而来?作者用翔实的语言,通俗易懂而又不失诙谐的文字,解释了深藏背后的道理。
    习惯始于点滴,长于循环重复。如何去改变根深蒂固的习惯,把握自己的命运?本书将为你一一解答,为你揭示习惯的力量以及你超越习惯、掌控自己生活的力量,从而让你利用这股力量,最大限度地发挥你的潜力。本书最后提供的指导框架也为读者的实践提供了参考。从本书中你可以了解到好习惯应该如何保持,而对坏习惯应该如何做到见微知著,从而可以防微杜渐。
    本书得以成稿,要特别感谢所有提出了宝贵意见和建议的朋友,同时也要感谢华南师范大学外国语言文化学院2012级研究生陈丽丽同学在翻译方面的努力。
    吴奕俊
    暨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医生在抽取脑脊髓液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大脑和脊椎神经周围的液体是保护人体免受感染和伤害的。一个健康的人的脑脊髓液应当是澄清而且流动很快的,会在针的周围形成顺滑的移动感。而尤金脊椎里的液体样本浑浊,并且很黏稠,好像里面混杂了特别小的沙砾。在化验结果出来时,尤金的医生弄清楚了他的病情:他得了病毒性脑炎,这种病是由一种无害的,会引发唇疱疹以及皮肤轻微感染的病毒造成的。不过,这种病毒极少会进人大脑,但一旦入侵脑组织,就会对我们的思想、梦境,还有某些人认为的灵魂寄居的地方造成灾难性的伤害。
    尤金的医生告诉贝弗利,他们没办法修复已经造成的损伤,但是大剂量的抗病毒药物也许可以阻止病毒扩散。尤金昏迷了10天,濒临死亡。随着药物渐渐起效,他的烧退了,病毒也消失了。他最终醒来时,十分虚弱,整个人精神恍惚,也没法好好吃东西。他的语言能力受到了影响,有时候还上气不接下气,好像突然忘了怎么呼吸,但是,他还活着。最终,尤金恢复了一些,医生给他做了一系列测试。医生惊讶地发现尤金的身体,包括他的神经系统,基本上都安然无恙。他的四肢可以动,对噪声和光也有反应。不过,在做过头部扫描之后,医生发现,他大脑的中心区附近有阴影,这不由得让人感到担心。病毒已经摧毁了颅骨和脊椎交汇处一块椭圆形的脑组织。医生警告贝弗利说:“他也许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如果他不再是以前你熟悉的丈夫,你得做好准备。”尤金被推进了医院的另一头。不到一周,他的吞咽功能恢复了。又过了一周,他的语言能力也恢复正常,说要吃果冻和盐,看电视时会换台,抱怨说肥皂剧太无聊。5周后,他被送到了康复中心,这时他已经能在走廊里散步,而且不管护士想不想听,都会一个劲儿地建议说周末应该怎么过。
    一位医生告诉贝弗利:“我从没见过有人能康复成这样,我不想让您抱太大的希望,但这太令人惊讶了。”不过,贝弗利还是很担心,在康复中心,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次得病给她丈夫带来的改变。比如,每个星期,尤金都搞不清日子;不管医生和护士们自我介绍了多少次,他依然记不得他们的名字。有一天,医生离开了房间,尤金莫名其妙地问贝弗利:“你为什么老问我这些问题?”他出院回家后,事情就变得更怪异了。尤金似乎记不起自己的朋友们。在交谈时,他没法接上话。有时候,他会在早晨起床后,走进厨房给自己煎培根鸡蛋,然后回到被窝,打开收音机。40分钟后,他会把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起床,煎培根鸡蛋,回到被窝,打开收音机。然后再重复。
    贝弗利吓坏了,她去找了专家咨询。其中一位是圣迭戈加州大学专门研究记忆丧失问题的专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贝弗利和尤金走进了加州大学里一座没有任何特征的建筑,他们拉着手慢慢地穿过走廊。进去之后,研究人员让他们来到一间小的测试问。尤金开始和一位使用电脑的年轻女士攀谈。  尤金对着这位女士使用的电脑比画着说:“当电子工程师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对这些东西感到惊奇,我小的时候,这个东西得搁在好几个6英尺高的架子上,有整个房间那么大。”女士继续敲着键盘,尤金笑着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所有这些蚀刻的电路,还有那些二极管、三极管,我工作那会儿,这些东西需要好几个6英尺高的架子撑着。”这时,一位科学家走进了房间,然后做了自我介绍,他让尤金自报年龄。
    尤金回答道:“我看看,50岁或60岁吧。”其实,他7l岁了。
    科学家开始在电脑上打字。尤金指着电脑,笑着说:“这真了不起,你知道,我当电子工程师的时候,这个东西得用好几个6英尺高的架子才能撑起来呢!”
    P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