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母豺火烧云(彩色插图本)/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

  • 定价: ¥28
  • ISBN:978755970020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281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甚至觉得,互惠不仅仅是生物学和经济学名词,而应当提升为一种哲学观念,成为一个政治流派。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就动手写了《母豺火烧云(彩色插图本)》这部长篇动物小说。”——沈石溪
    作者通过这部小说,其实就想说这么一句话:如此凶悍的豺和狼都能走到一起,我们这些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类,还有什么理由彼此仇恨呢?

内容提要

    沈石溪著的《母豺火烧云(彩色插图本)》讲述了母豺火烧云的一生,赞颂了用生命谱写的跨越族群的伟大母爱。豺和狼本是天敌,主人公母豺火烧云因为一次疏忽,导致自己的亲生崽命丧狼口。冤家路窄,当它再次遇到仇人时,大灰狼因为遭遇人类的捕兽夹重创而死亡,它本应毫不犹豫地手刃仇人的遗孤——小狼崽,然而因为种种原因,却将其留在了自己身边,取名甜点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狼崽甜点心逐渐长大,原本种族间敌对的仇恨,竟最终化为了舐犊情深,不是母女胜似亲生母女。为了保全甜点心的性命,它不惜放弃自己精心挑选的伴侣;为了教其生存技巧,它不惜与狠毒的眼镜蛇周旋;为了保护鲁莽的甜点心免遭毒手,它勇敢地与狗熊搏斗,甚至为此失去了一条腿;为了给甜点心争取将来的安宁生活,它甘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以实现人生最后的价值。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作,醉心于大自然文学,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代表作品有《第七条猎狗》《红奶羊》《狼王梦》《混血豺王》《鸟奴》等。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溶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其作品多次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并多次被收进中小学语文教材。

目录

一  飞来横祸
二  大仇得报
三  收养狼崽
四  智斗雪狐
五  夜袭村寨
六  春心萌动
七  考验爱情
八  佳偶离去
九  蛇口逃生
十  枯井救援
十一  雌狼怀春
十二  惨遭不幸
十三  不忘母恩
十四  沼泽惊魂
十五  相依为命
十六  巧护小狼
十七  牺牲自我
动物档案——豺
互惠关系中的豺和狼
获奖记录
珍藏相册
图书最新情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飞来横祸
    滇北高原日曲卡雪山脚下,灌木野草丛中,有一个口小腹大的椭圆形石洞,形状很像弥勒佛的肚子,相传明朝年间有个苦行僧曾在这里面壁十年诵经修行,因此这个石洞也叫大肚佛窟。
    一只母豺,将小小的大肚佛窟占为巢穴,产下一雌一雄两只幼豺。也许是受神灵保佑,两只幼豺健壮活泼,出生才五天就睁开了眼睛,第七天就会在石洞里蹒跚爬行。
    豺是日曲卡雪山一带常见的中型走兽,当地山民称之为豺狗,因为体毛偏红,也有叫作红狼的。既叫豺狗,又名红狼,可见豺的外貌特征介于狗和狼之间,体形比普通土狗稍大些,比狼要小得多。从动物分类学上说,豺、狗、狼皆为哺乳纲犬科,但狗和狼为犬科犬属,也就是同科同属,彼此血缘关系较近,豺却另成一属,为犬科豺属,完全是另一种动物。
    那只刚刚做了妈妈的母豺,体毛浓密,背脊、尾巴和足踵上的毛色泽艳红,走动起来,就像天边的火烧云,因此,它的芳名就叫火烧云。
    母豺火烧云今天运气不错,下午外出狩猎,刚到古纳河边,就碰到一只红颊獴与一条大青蛇在殊死搏斗。红颊獴锐利的牙齿咬住大青蛇的头颈,大青蛇两米多长的身子缠勒红颊獴的脖子,在河边的沙滩上打滚。它不会去帮大青蛇,当然也不会去帮红颊獴,谁输谁赢与它没多大关系,它蹲在河边的一个树桩上,免费看了一场獴蛇大战的好戏。过了一会儿,大青蛇七寸被咬断,蹦弹了几下,像根烂草绳一样瘫软在地。红颊礞筋疲力尽,趴在沙砾上大口喘息。它从树桩上跳下来,冲着红颊獴叫了数声。红颊獠本来就不是豺的对手,又刚刚经过一场鏖战,元气大伤,哪里还敢接招,委屈地嚎了两声,夹起尾巴逃之天天。它不费吹灰之力,就自得了一条大青蛇。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大自然中经常上演这样的悲喜剧。
    对母豺火烧云来说,这是获得食物的最佳方式,不劳而获说起来虽然难听,享用起来却特别舒服。特别是对处于哺乳期的母豺来说,再也没有比白捡一顿丰盛的食物更让它高兴的事了。对豺而言,除了老鼠、青蛙和小鸟,任何狩猎都有风险。即使捕捉雪兔,兔子逼急了还会反咬一口;捕捉羚羊的话,弄不好就会被羊角挑伤。哺乳期的母豺要是在狩猎中负了伤,不但自己倒霉,幼豺也跟着遭殃。因此,处于哺乳期的母豺在狩猎时会格外小心谨慎,宁肯捡食已经腐烂的动物尸体,也不去冒险打猎。现在好了,红颊獴替它宰杀了大青蛇,食物活宰活杀非常新鲜,没冒什么风险,也没损耗体力,就能吃到鲜美爽口、营养丰富的蛇肉,这等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它叼着大青蛇拖回大肚佛窟。不在野外进餐,是有原因的。倘若在古纳河边当场撕食大青蛇,血腥味很有可能会引来嗅觉灵敏的野犬、狼群或金猫等猛兽,从它嘴里将大青蛇抢了去。在弱肉强食的林莽中,到处都有想不劳而获的强盗坯子。就算侥幸没遇到抢掠食物的猛兽,成群结队的秃鹫和大嘴乌鸦也会来分一杯羹,闹得它没办法安安心心地进食。
    小半条大青蛇,就足够母豺火烧云饱餐一顿了。它将吃剩的大半截蛇藏在大肚佛窟的石坎后面,以备明后天再吃。两只幼豺出生才一个星期,毫无自我保护意识,也毫无自我防卫能力,哪怕闯进一只紫貂或黄鼬,都能将它们当甜点心给吃了。所以,母豺火烧云尽量减少外出狩猎的次数,压缩外出狩猎的时间。换句话说,尽量抽更多的时间待在两只幼豺身边,以减少因它不在巢穴而发生意外的可能性。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