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缅甸岁月

  • 定价: ¥39.8
  • ISBN:978754843094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哈尔滨
  • 页数:362页
  • 作者:(英)乔治·奥威尔...
  • 立即节省:
  • 2017-04-01 第1版
  • 2017-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乔治·奥威尔著冯军燕译的《缅甸岁月》是哈尔滨出版社出版的《奥威尔文集》之一,本书讲述了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的英属印度缅甸地区一群英国人的故事。在那里,白人老爷整日无所事事饮酒作乐,不学无术的白人太太、小姐只关心男人的俸禄和嫁个怎样的男人。本书主人公佛洛里作为唯一与当地人友善往来的白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感到痛苦不堪,但他柔弱的个性又使得他不敢为自己的印度朋友维拉斯瓦米医生争取进入白人俱乐部的机会。当他爱上了一个新来的英国女孩伊丽莎白后,以为自己的灵魂能够得到救赎,便鼓起勇气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却又卷入了当地人的权力之争,最终自杀身亡。

内容提要

  

    乔治·奥威尔著冯军燕译的《缅甸岁月》讲述了一群生活在缅甸的英国人的故事,故事发生在英国对缅甸的殖民时期,小说中除了带有奥威尔一贯的政治色彩之外,他对东南亚风情的描写更是引人入胜,对缅甸当时的人物、环境的刻画会使读者产生一种穿越感,体现了其深邃的洞察力,生动地反映了时代的风貌。

作者简介

    乔治·奥威尔(1903-1950),原名埃里克·亚瑟·布莱尔。英国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新闻记者和社会评论家,著名的英语文体家,以小说《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闻名于世。
    奥威尔出生于印度孟加拉,父亲是英帝国在印度的小文职官员。奥威尔在贫穷而又自视高人一等的家庭环境中长大。返回英国后,于1917年获奖学金入伊顿公学读书,成绩优异,并在学校刊物上发表其最初的文章。1922年到缅甸,在印度皇家警察驻缅甸部队服役,由于意识到英帝国的统治违反缅甸人民的意愿,感到内疚,于1927年离开缅甸,一年后辞职。后以这段经历为素材,写成小说《缅甸岁月》(1934)和自传体散文《猎象记》及《绞刑》。
    1944年写成讽刺苏联革命的政治寓言小说《动物农场》,次年出版后头一次使奥威尔名利双收。
    1949年出版政治讽喻小说,也是他最后的作品《一九八四》。

目录

Part One 你要么做正人君子,要么去死
  一吴波金
  二俱乐部
  三逃离一会儿
  四想起那块胎记
  五缅甸的生活
  六伊丽莎白
Part Two 伊丽莎白
  七简直就是公主
  八希望见到伊丽莎白
  九开到荼靡
  十像陌生人一样
  十一他是那么爱她
  十二光有钱还不够
  十三何去何从
  十四一切来得那么温柔
  十五你是否愿意……
Part Three 面对命运,什么护身符都没有用
  十六你是新来的吗?
  十七养了一个缅甸女人
  十八留在凯奥克他达
  十九在幸福中
  二十鳄鱼的胜利
  二十一那山把雨挡住了
  二十二雨开始下起来了
  二十三大英雄
  二十四你会嫁给我吗?
  二十五他们生活得很幸福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吴波金没有立即回答。一阵费力的喘息声从他那儿发出,他正尝试从椅子上站起来。巴泰克太熟悉这种声音了。他从珠帘后面走出来,和柯巴森一起,用手扶着吴波金的腋窝下面,把他从椅子上架了起来。吴波金站了一会儿,像挑鱼的人调整肩上的担子一样,平衡了一下肚子在两条腿上的重量,然后摆摆手让巴泰克走开。
    “还不够,”他对柯巴森说道,  “绝对不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开始。听着。”
    他走向栏杆,吐掉令人满嘴通红的槟榔,然后便开始迈着小步、背着双手在阳台上走来走去。他的两条大腿内侧相互摩擦,这让他走路有些蹒跚。他边走边说,用政府中常用的行话——夹杂着缅甸语中的动词和英语中的虚词短语:
    “现在,我们从头分析一下这件事情。我们要联手进攻维拉斯瓦米,他是医生,也是监狱主管。我们要造谣中伤他,毁掉他的名誉并让他彻底完蛋。这会是个非常周密的计划。”
    “好的,先生。”
    “风险倒不会有,但我们要慢慢来。我们要控诉的是一个高级官员,对于一个高级官员来说,即使他是印度人,也与办事员不同。怎样搞掉一个办事员?简单。一个罪名,二十几个证人,解职,关押。但这次用这套行不通。温柔地,静静地,悄悄地才是我的招数。不要引起流言蜚语,最重要的是不要引来官方调查。一定有一个罪名是不可推卸的,然后在三个月里,我要让‘这个医生就是个恶棍’的想法牢牢地印在凯奥克他达每个欧洲人的脑海里。我告他什么?受贿不行,医生一般都收不到什么贿赂。还有什么呢?”
    “或许我们可以在监狱里组织一场暴动,”柯巴森说,“作为监狱主管,医生肯定难辞其咎。”
    “不,太危险了。我可不想让监狱看守们到处放枪。并且,这代价太大了。那么,显然,必须是不忠,像民族主义、扰乱治安的宣传。我们必须让欧洲人相信,医生图谋不轨,持有反英思想。这比受贿严重多了。他们相信土著官员会受贿。但是,哪怕他们有一刻怀疑他的忠诚,他就完蛋了。”
    “证明这个太难了,”柯巴森反对道,“医生非常忠于欧洲人。如果有人说欧洲人的坏话,他会马上翻脸。他们对此非常了解。你不这样认为吗?”
    “荒谬,荒谬,”吴波金坦然地说道,“没有欧洲人会管什么证据。对于一张黑色皮肤的脸来说,怀疑就是证据。几封匿名信就能收到良效。问题在于坚持不懈,控诉、控诉、控诉——这就是对付欧洲人的方法。匿名信一封接着一封,轮流发给每位欧洲人。然后,当他们的疑心被彻底激起的时候——”吴波金从背后伸出一只短粗的胳膊,用拇指和食指打了个响指。他又补充道:“咱们就从《缅甸爱国报》的文章开始。欧洲人看到这篇文章后肯定暴跳如雷。接下来要让他们相信这篇文章是医生写的。”
    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