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雄鹰飞翔(沈石溪作品)

  • 定价: ¥22
  • ISBN:978753329247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明天
  • 页数:184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原来凶猛的动物也有温柔,原来温顺的动物也有情仇。沈石溪激情动物小说,带你进入动物的激情世界。
    《雄鹰飞翔(沈石溪作品)》精选了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创作的广受欢迎的中短篇动物小说佳作。描写了动物的习性和生活,揭示了动物丰富的不为人知的情感世界,展现了生命中残酷的竞争、顽强的生存和不懈的追求,直接表现出原生态生命的美与丑,善与恶。作品文字深沉优美,阐释了对自然与生命的深刻理解,带给人们厚重的思考。

内容提要

    《雄鹰飞翔(沈石溪作品)》精选了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创作的广受欢迎的中短篇动物小说佳作。
    这些作品讲述了关于雄鹰、黑熊、野猪、狼、狐狸、象等多种动物的传奇故事,并通过这些扣人心弦又感人至深的动物故事,展现了动物世界中的善与恶、美与丑,揭示了动物们丰富的不为人知的情感世界,表达了作家对生命的敬畏和对动物的尊重。
    相信小读者们会通过阅读这些动物故事,聆听到动物们动人的心声,触摸到动物们美丽的心灵!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区曼谷大队曼广弄傣族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
    现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教材。
    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目录

雄鹰飞翔
黑熊舞蹈家
野猪王
狼妻
再被狐狸骗一次
最后一头战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雄鹰飞翔
    什么都逃不过金闪子的眼睛。鹰眼是世界上最锐利的眼睛,鹰在几百米高的天空翱翔,一眼就能看见在茂密草丛中惊慌逃窜的灰兔。当一片黑影贼头贼脑地从一朵蘑菇状的乌云里飘出来时,金闪子随意瞥了一眼,便认出来者不仅是同类还是同性,不由得心头陡然一紧。“同性相斥”,这条原理在鹰类中属于至理名言。在老鹰世界里,没有“同性朋友”这个概念。鹰是食肉猛禽,是孤独的强者,习惯独来独往。雄鹰又是领地意识很强的猛禽,陌生雄鹰“光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来争抢领地。金闪子拍拍强劲的双翼,爪子在岩石上磨砺了几下,发出沙沙沙的声响,就像磨刀时发出的霍霍声,透出一片杀机。
    陌生鹰越飞越近,在离金闪子筑巢的那棵云南松约两白米的上空盘旋。
    金闪子看得更清楚了,来犯者屁股周围长着一圈雪白绒羽,给这家伙起名“白羽臀”是很贴切的。再仔细打量,这家伙嘴喙呈半透明琥珀色,脚杆粉红,翅膀上那层淡黄的毫毛还未褪尽,一看就知道是只初出茅庐的年轻雄鹰。金闪子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金闪子鸟龄四岁,对老鹰来说,如日中天,正值生命的巅峰;它是在捍卫自己神圣的领地,而对方是非法入侵者,心理上它就占了上风;它的嘴喙更犀利,它的爪子更尖锐,它的格斗经验更丰富,毫无疑问,力量上它占有优势。所以,它一定能赢得这场领地保卫战,成功地将来犯者驱赶出去。
    金闪子颈毛奓起,鹰眼里射出两道凶光,恶狠狠地长啸一声。这绝非先礼而后兵,动物界不讲究虚假的客套。这是一种威慑,一种恫吓,一种心理战术。随后,它双腿在岩石上一蹬,扇动翅膀飞了起来。它迎着强劲的山风飞翔,双翼像鼓胀的风帆。它忽而扶摇直上,忽而流星般坠落,颉颃翻飞,两只鹰爪的关节处嘎巴嘎巴响,夸张地做出撕抓攫捏的动作。它绝非虚张声势而不敢与白羽臀搏杀。底下这块草木茂盛、食源丰富、方圆百里的纳壶河谷,是它赖以生存的土地,与它的生命同等重要。捍卫领地,就是捍卫自己的生存权益,它不惜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事实上,自打它在悬崖间那棵枝繁叶茂的云南松上筑巢一年多以来,已发生过几十起陌生雄鹰入侵事件。无论是狡猾的老年雄鹰还是强悍的中年雄鹰,它都毫无畏惧地以死相拼,赶走了一个又一个觊觎这块肥沃土地的野心家。它每战必胜,它怕谁呀!它之所以没立刻动手,说心里话,是希望能用威武的形象和威严的啸声,让白羽臀知难而退。
    俗话说,两雄相争,必有一伤。对方不是纸糊的或泥捏的假鹰,对方也是血气方刚的真正雄鹰,也有可以啄穿兔头的嘴壳、捏碎蛇骨的爪子。可以这么说,每一场领地保卫战,都是生与死的考验。有一次,金闪子把一只秃脖雄鹰的尾羽全部拔光,秃脖雄鹰威风顿失,逃之天天。而金闪子的左翅膀也受了伤,痛得钻心,金闪子飞起来歪歪扭扭,整整一个星期不能捕食,饿得奄奄一息,要不是第四天早晨捡到两只从树上掉下来的雏鸦,金闪子肯定就活活饿死了。还有一次,一只名叫蓝宝的雄鹰非法闯入纳壶河谷,金闪子使出浑身解数,与蓝宝恶斗了几十个回合后,蓝宝斗志瓦解,落荒而去。而金闪子也浑身是血,身体软绵绵的,像大病了一场,根本抓不到野兔、野鸡或其他野生动物,无奈之下,只好飞到山外人类居住的村寨去捕捉家鸭。家鸭虽然也是禽类,但徒长一双翅膀,不会飞翔,只会在地上蹒跚行走,所以金闪子捉起鸭来倒是挺方便的。可让金闪子苦恼的是,鸭群有养鸭人看守。金闪子刚把一只肥胖的母鸭抓到手,只听砰的一声响,窝棚背后冒出一团火光,算金闪子命大福大,子弹只打掉它翅膀上几根翮翎,就差那么一点,它就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
    多次惨痛的教训,使金闪子明白这么一个道理:假如能靠威慑将入侵者赶走,那是上上策。
    遗憾的是,白羽臀似乎眼睛和耳朵都出了毛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仍在河谷上空翱翔。
    是可忍,孰不可忍?树欲静而风不止,该出手时也只能出手了。金闪子抖擞精神,迎面扑飞过去。白羽臀也在空中将身体竖直,用爪子和嘴喙来迎战它。鹰爪与鹰爪碰撞,嘴壳与嘴壳叩击,蔚蓝的天空中翻腾起一朵金色的浪花。虽然只搏杀了一个回合,战斗刚拉开序幕,但金闪子已探明对方的虚实,果真像它所预料的那样,对方爪子还很稚嫩,鲁莽冲动,没什么搏击经验。金闪子完全有把握在十个回合之内就把对方打得落花流水。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