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尼尔尼尔橘子皮/A.S.Neill\尼尔作品系列

  • 定价: ¥68
  • ISBN:978730321884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师大
  • 页数:391页
  • 作者:(英)A.S.尼尔|译...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年儿童民主学校进步教育实践典范20世纪杰出的教育思想家英国夏山学校创办人A.S.尼尔(1883-1973)个人传记,自美国、英国、德国、西班牙、日本、葡萄牙、芬兰、希腊等多个国家出版后首次中国出版独家收录尼尔和夏山学校珍贵照片。
    《尼尔尼尔橘子皮》是英国著名民主学校夏山学校的创始人,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尼尔的个人自传,回顾了他近90年的生命故事。

内容提要

  

    A.S.尼尔,是旷世天才还是狂想者?是一位带领人类走向更美好教育的不朽人物,还是现世的盗火者?
    无论历史最终会如何评定,尼尔及其创办的“历史最久远的儿童民主学校”“世界上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夏山学校,已经对世界各地的教育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尼尔尼尔橘子皮》是尼尔在他年近90岁时写的自传,追溯了自己动荡挑战的一生。“尼尔!尼尔!橘子皮!”,源自夏山学校一位小淘气尾随尼尔时吟唱的俏皮话,是一把解开这位非同寻常的教育者人格密码的钥匙。尼尔非但没有感到不尊重,反而将这个短句视为友爱的礼物。
    尼尔以他犀利的幽默、炙热的情感和诚恳的反思,不仅讲述了他的成长故事,以及他为确保夏山学校这样一所非正统学校存在所做出的努力,更有他在暮年时对于一些主题有趣、先锋的思考,如虚荣心、诚实、女性、死亡等。本书同时收录了尼尔一生的重要照片,以及他为《泰晤士报》撰写的多篇专栏文章。

媒体推荐

    我不知道西方国家还有什么教育家可以与尼尔相提并论,在我看来,他可谓孤绝。夏山像是穿透黑暗世界的一线希望。
    ——美国作家亨利·米勒

作者简介

    A.S.尼尔(A.S.Neill,1883-1973),20世纪最伟大的教育家之一,誉满全球的夏山学校创始人。
    夏山学校创办于1921年。作为现代教育史上最著名的学校,被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因材施教的典范”,充满了无穷的活力。尼尔认为:“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他用60年的时间,在夏山学校实践了这个突破传统教育观念的理想。《窗边的小豆豆》中的“巴学园”便是以夏山学校为原型创办的。
    本书于1960年出版后,迅速在全球掀起持续不断的“夏山热潮”,各个国家、各种肤色的儿童纷纷前往夏山就读。仅在美国,《夏山学校》10年就销售超过200万册,并被600多所大学指定为教育必读书。目前,本书已经被翻译成越来越多的语言,被越来越多的孩子、家长、专家奉为必读的教育经典。

目录

I  我的一生
  开篇书名的由来
  1  人生开端
  2  早期校园生活
  3  少年时代
  4  性的煎熬
  5  谋
  6  适应社交与文化
  7  年轻的乡村教师
  8  大学生活
  9  伦敦
  10  第一次世界大战
  11  克鲁尼之死
  12  夏山学校的由来
  13  荷马·莱思和威廉·赖希
  14  爱、婚姻和佐伊
  15  身份困扰
Ⅱ  夏山的思想
  16  夏山的督学
  17  夏山学校的员工
  18  美国新式学校
  19  儿童心理学
  20  夏山的校友
  21  我亲历的变化
Ⅲ  暮年的思考
  22  虚荣心
  23  政治
  24  唯灵论与其他宗教信仰
  25  演讲
  26  诚实
  27  偶像和半偶像
  28  小狗饼干
  29  娱乐
  30  阅读
  31  写作
  32  身为苏格兰人
  33  金钱
  34  梦
  35  毒品、烟草与健康
  36  盔甲保护
  37  死亡的遐思
  38  女人
  39  幽默
  40  夏山学校和未来
Ⅳ  写给《泰晤士报》的信
  41  自由与许可:先锋学校的困境
  42  为何要考试:文化与无用论
  43  还原生活:学校的践行之道
  44  增加一年还是幻想自由?
  45  学习还是生活?
  46  夏山学校的戏剧
  47  匮乏的是什么?
  48  私立学校
  49  我请辞名誉校长的演讲
  50  没有父亲的生活
  51  无题
  52  心理学
  53  暴力的出路
  54  政府认可
译后记

前言

  

    致中国读者
    佐伊·尼尔·雷德黑德
    英国夏山学校校长/A.S.尼尔基金会主席
    每当想起夏山学校的创办人A.S.尼尔,我都禁不住惊叹:开辟这种富有创意的教育和养育方式的他竟然并非生于20世纪,而是19世纪!
    最令人惊诧的事实是:夏山学校不仅适应了现代社会,而且一直以来都引领着教育与家庭生活方式的发展方向。多年来,夏山学校和尼尔对世界各地的教育系统、教育理念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
    尼尔生于1883年,亲历了一个毫无快乐可言的教育体系:少年时被束缚于课桌,被迫学习成年人认为有益的一切。他顺遂内心的感受与指引,不忘初衷,在岁月长河积聚的各种资源的鼓舞下,潜心形成了自己独立特行的教育体系。如今,这套别具一格的教育体系,已经在他那所位于沙福郡乡村的学校里被实践了将近百年。
    夏山学校成立于1921年,至今仍走在时代前沿。自夏山创办第一天起,尼尔就废除了对学生的体罚;所有的孩子都拥有选择进教室听课或到户外玩耍的自由;校内许多规则交由学校例会裁定,全校学生都享有列席投票权。毫无疑问,夏山学校开创了全世界范围内少儿民主自治的先河。
    我非常高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将以《尼尔!尼尔!橘子皮!》为首陆续出版A.S.尼尔的一系列著作,使他的思想能够在另一个国家另一种文化中被分享。
    我诚挚地希望这将有助于我们迈进一个全新的世界:少年儿童承受更少的压力,成年人更多地致力于鼓励孩子们成长为快乐的、身心均衡发展的个体。最终,孩子可以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对他人有恻隐体恤之情,能够努力奋斗以实现自己的理想,无论这个理想是掌握生物医学科学还是种植蔬菜。
    2016年10月
    干英国夏山学校

后记

  

    诚如“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掩卷凝思,相信阅读此书的读者,也将各得“一个尼尔”,各有感触和收获。
    本书作者尼尔,在20世纪20年代创办了一所堪称“另类”的民主学校——夏山学校。其特点在于“以生活公约和自主学习取代威权体制教育中的校规。课程完全不由成人安排,一切教育以学习者为出发点”。换言之,夏山是一所希望能让学生快乐生活并幸福成长的学校。不仅在当时,而且直至尼尔去世之前的半个世纪,其都与同时期的公立教育甚至部分私立学校都有着天壤之别,相映成奇。然而,恰是这所为了适应学生核心需求——快乐成长、幸福生活——而存在的夏山学校,“墙内开花墙外香”,不可遏止地迅速在异国他乡得到青睐,并在美洲、欧洲等地掀起一波又一波效仿夏山的革新教育浪潮。夏山学校的创始人兼校长尼尔,也被先锋教育界公认为先驱。
    尼尔何许人也?他师从哪位大师?毕业于哪一所顶级名校?荣膺过哪一届执教大奖?少儿时期是否天资过人并成绩斐然?生于1883年的他,是成长于条件优渥的上流社会还是衣食无忧的中产家庭?这样一位影响跨世纪的教育家,为何如此不严肃地将自传命名为调皮的《尼尔!尼尔!橘子皮!》?
    毫不夸张,在翻译此书过程中,类似的问题一个个冒出来,得到解答之后,更大的疑惑又相伴而生。例如,最不愿担任教职的尼尔,为何几次走上讲台?为什么尼尔会对严明的校园纪律、传统的教学内容格外抵触?自始至终,尼尔为什么对行政化的教学督导不屑一顾?对教育各种不满的尼尔,为何人近中年却把办教育确定为自己的使命?尼尔敏感、质疑、省思、幽默的个性从何而来,这些性格特征又怎样影响着他的受教育体验、教育实践和对生活的领悟?广博的人文阅读,特别是对心理科学的亲近和批判性学习,在尼尔的思维方式、个人生活、教育理念上有着怎样不可小觑的影响?以及,素来看重生命过程、无意立传的尼尔,为何不但留下了自传,并且不惜笔墨、不怕非议地呈现了自己在战时的脆弱胆怯、屡次失业的挫败和隐秘的情感纠葛?……
    身为译者,也是原著的读者,我所感受到的尼尔既古典又时尚,既随缘又倔强,既包容慈爱又眼里容不得星点沙尘,出言极尽讥讽。
    尼尔的古典素养,源于他善于观察和从生活点滴中模仿学习的本领。青少年时期,身边的长辈、手足成为他的早期导师,使他播下了乐观生活、自由阅读、谨慎信仰的种子;就读爱丁堡大学期间,英文辅修课客观上拓展了他的文学阅读,校报编辑的经历练就了他特有的文思;年轻时出于对音乐的偏爱,他反复观看了大量优秀的音乐会和歌舞剧,提升了自己的艺术鉴赏力;长期乡村生活的经历,使他毕生热爱大自然,时时警惕工业给环境所带来的污染及破坏。对文学、艺术和大自然的由衷喜爱,经过时间的缓慢发酵,在他担任教员以及后来创办夏山学校时陆续结果,体现为尼尔特有的全科教育格局、户外教学方式、课业内容布置、试卷题目编制以及校园社区化。 论及尼尔的时尚,不得不使人想起“斜杠青年”这个新词汇。步人社会的尼尔,先后做过办公勤杂员、衣料行助手、士兵、乡村教师、编辑、私校教员、校长,几乎在每一个阶段的业余时间都兼顾写作、绘画,并持续发表作品,可谓名副其实的“斜杠青年”。其次,尼尔在自传中坦言,年轻时的自己,也曾一度受虚荣心的驱使而追逐流行风尚。此外,尼尔极其关注心理科学的进展,适时体验了当时颇为流行的心理分析技术,结交了同时代思想先进的教育实践家荷马·莱恩和心理学家威廉·赖希,为其发现自我、锐意革新打下了伏笔。 尼尔显然有着随缘的特质。观其一生,无论是十四岁告别毫无快乐可言的乡村学校开始自谋出路,还是频繁改变的就业尝试,或者迟到的大学深造与毕业去向,稀里糊涂的参军与自觉难为情的退伍,甚至夏山学校的成立、选址等,无不留有“兴之所至”“一切随缘”“没有选择的选择”之迹象,令我等期待窥得伟大人物之野心抱负者,乘兴而至,讶异不已。 尼尔确实相当倔强。自打年轻时体会到纪律严苛之弊大于利,年近不惑自任校长的他,索性把规则的制定权交给夏山全体师生,放手学生自治。自从亲历了乏味和恐惧感交织的少儿教育、教条且华而不实的大学教育,即便是在担任乡村教师期间,他也着手教学创新,抛却“师尊”的权威旧习,尝试教师互助、师生共融;及至自办夏山学校,他更是以身示范,任由教员、学生和校园勤杂工直呼其名“尼尔”。锚定革新教育作为自己的人生使命后,他忍痛割爱,为自己也为夏山选择了志同道合的人生伴侣。凡此种种,皆表明:对于用心思考后认定的事,尼尔就会旷日持久地去做,去精进。 尼尔对待学生的包容毋庸赘言。夏山本就是一个少儿当家做主的自由王国,成立初期,生源多为被公立学校除名或警告者。换言之,夏山的学生大多是成绩滞后、品行不良、非懒既淘或不合群的“问题少儿”,这些孩子在夏山学校被一视同仁,在尊重、接纳和巧妙的互动中,他们常常不教而自醒,转而变得开朗、友善、自律、享受学习、热爱生活。论及教师,尼尔对他们也异常包容,很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韬略。只要教员的教学内容和方式能得到学生的喜爱,是否科班出身或名校毕业都无所谓;相反,若被学生纷纷投诉,则纵使学历高、经验丰富,也难逃被即刻辞退。 不过,尼尔对时局、教育行政体系、违逆人性的教育恶习又全然是另一番态度。他常常针砭时弊,不遗余力地对浅见陋习加以抨击。透过书中收录的他在不同时期发表于《泰晤士报教育副刊》的书信专栏,读者自会看到尼尔对教育、民主、平等、自由、世界和平的爱之深责之切,也会由衷赞叹尼尔的幽默和胆识。 正是这位充满故事、敢于讲实话并且下笔生动有趣的尼尔,穿越字里行间,陪伴着挂念教育一线的我,令我时感相遇恨晚。及至夏季某日于梦中对视,我方恍然大悟,感恩得此机缘,可以分享一代教育先驱的非凡经历,间接参与当前的教育创新与变革。 借由翻译之便,我获悉创办于20世纪20年代初的夏山学校仍屹立于英格兰郊外。尼尔唯一的女儿佐伊,自小备受父母自由教育福祉,在完成个人志趣——养马和骑马——之余,于近年以特殊的身份接管夏山。在同样梦想自由教育并曾在中国公立教育从业十余年的我看来,夏山恰如一所理想的学校,它尊重每一位学生的身心发展节奏,予其由的想象空间和充沛的游戏时间,巧妙激发学生自选学习内容、自设达标目标,旨在养成学生健康的生活方式、浓厚的学习兴趣和独立的思考习惯。在小而美的校园社区建制内,师生平等相待,自然相处,借由实践影响实践,质疑唤起质疑,思想推动思想。 回想我在世纪初翻译出版的第一本书《自主课堂》,其以学生为主体的课堂观,既深深地影响了我日后的教学实践,也随着该书的多次重印和再版而不断激起众多教育同行的回应。如今,这本《尼尔!尼尔!橘子皮!》,其内容之广之深,显然已经超越了课堂。它在教育管理、社群协作及教师跨专业综合成长方面,皆引起我强烈的共鸣,给予我诸多启发。诚望该书能够吸引关注教育的教师、家长和教育管理者走近夏山,神游尼尔的教育理想国,返而共筑我们自己的理想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结缘此书时,我正处于休养阶段。在打理公众号“trust”(ID:trustdo)的某一天,经陆晓娅女士——恰为当代斜杠老年——之引荐,我结识了本书的策划——资深编辑周益群,得周编辑信任而识得夏山内外的尼尔。原书词句拿捏不定之处,幸有工作在教育前线的心理教师Yann——恰辅修过英文专业——相与切磋;翻译之初,蒙胞妹湘晋辗转借阅资料并觅得僻静寓所,方得以安然拾笔;翻译过程中,尼尔的童年故事亦逗得家中小同学哈哈而乐,大笑之后常常耐心忍受我抱守原著,自行阅读童书或友聚玩耍,助我如期完稿;全书付梓印刷前,常得周益群编辑的谐趣鼓励和巧妙启发。她对其对书稿的悉心设计和润色,令全书耳目一新;又有梁宏宇编辑对文字的细致校对和编修过程中的及时协调,终使这饱含启发与趣味的教育家自传译本问世。在此一并致谢! 沈湘秦 2016年12月 于多伦多北约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开篇
    书名的由来
    多年以前,在夏山学校,有个小男孩一边溜达一边自言自语:“尼尔!尼尔!橘子皮!”打那时起,这句俏皮话传播开来已超过25年了。如今,每当身边的小孩子吟唱这句话,我的反应常常是:“又唱错了,不是橘子皮——是香蕉皮!”
    为什么选择这个押韵的短句作为自传的书名呢?因为它涵盖了我与孩子们相处的一生。实际上,如果我们把它视作警句,那么,它就是夏山的箴言。这句话是夏山学校和我一生所有经历的侧影。从中我们可以一瞥,如何在代际之间架设桥梁以逾越鸿沟或者消除鸿沟。它并不包含无礼或憎恨的成分,恰恰相反,这句话意味着爱和平等。假如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孩子都可以称呼他们的老师“橘子皮”,那么,我的信箱里也许再也不会塞满以下文开头的来信:“我讨厌我的学校,我可以来夏山上学吗?”
    那个小男孩的即兴儿语告诉我们,没有必要在学生与教师之间挖出一条沟壑,造成沟壑的正是成年人而非孩子。教师们想要成为有尊严的权威,他们担心一旦表现出同情心,自身的权威会随之荡然无存,继而自己的课堂将变得混乱不堪。一方面,教师害怕消除学生的恐惧;另一方面,无以计数的孩子害怕自己的老师。滋生恐惧的罪魁祸首是纪律。试想,在问任何一名士兵是否害怕自己的长官时,恐怕人们都不会听到否定的答案。
    夏山学校的这句押韵的俏皮话恰恰告诉世人一个道理:一所学校能够消除学生对教师的恐惧,并由此消除对生活的恐惧。具体而言,并非只有尼尔一人被孩子待以平等、愉悦和爱,而是全校所有的员工都被学生视为朋友和玩伴。教员们不因已然成年而固守所谓的尊严,或期望被区别对待;他们在与学生的互动中可以享有的唯一特权是自由的入睡时间。学校作为社区滋养着每一位成员,成员间直呼彼此的名字(不是姓),极少使用昵称;假如用昵称,只是为了表示友谊和平等。三十年来,我们的科学教师乔治·科尔希尔被亲昵地称为“乔治”或“软木塞”,深受学生喜爱。
    几年前,我在一本书中提及对新教员的面试。从前的提问是:“如果一个孩子把你叫作‘大傻瓜’,你会怎么办?” 如今,这依然是面试新教师的题目,不过省略了“大”字——走出国境线,这些土得掉渣的骂人话鲜少流行开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坚信:各个学校最必要的改革正是消除年轻人与长者之间的深沟——经久不变的家长式作风。这种独断专制的权威带给学生的是贯穿其一生的自卑;成年之后,他们仅仅是把权威的对象由教师换为老板而已。
    纪律在部队也许确有必要, 然而,除了某种乏味的保守之士,恐怕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军事化的生活是生存的典范。然而,学校效仿军事组织,后果会更糟。因为士兵们至少能常常四处走动,可是一个正值活泼好动年龄的孩子,却不得不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中被要求静坐在课桌前。
    我在这本书中详细解析了权力如何夺去了孩子的生机。绝大多数教师对他们所施行的纪律和“模范人物”的隐患毫不知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并不想知道。纪律惩戒是简单易行的管理方式之一,诸如“立正”“稍息”,这些口令不仅属于兵营操练场,也改头换面地驻扎在课堂里。
    遵守!服从!发号施令者咆哮着,可是人们遵守的不是平等的规则而是上级的指令,服从的也不是平等本身而是上级。服从隐藏着恐惧,而恐惧本应是任何一所学校中最为罕见的、最不受鼓励的情绪。
    在美国,学生们的恐惧是害怕得到差评——得分低意味着一无是处,或害怕无法通过考试。在其他一些国家——包括英国在内,尽管我憎恨予以承认——学生们依然恐惧受到杖击或皮带抽打,恐惧被某些愚蠢的教师蔑视或嘲笑。
    可悲的是,教师这一方也充满恐惧——害怕被认为富有同情心,害怕被那些具有离奇直觉的孩子看透。我对此心知肚明。公立学校从教十年的经历,使我对教师不再抱任何幻想。那时,我也是一个威严的、高高在上的、严格执行纪律的教员。我当年任教其中的系统依赖细皮鞭——一种苏格兰小皮带。我的父亲使用它,随后我跟着沿用,从未思考过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错。直到有一天,身为舍监的我抽打着一个傲慢无礼的男生时,头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全新的想法——我这是在干什么?面前的男孩稚嫩瘦小,而我硕大无比,为什么我在打一个与自己体格迥异的人?我停下来,把手中的细皮鞭丢入炉火里,从此再也没有打过孩子。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