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有匪(3多情累)

  • 定价: ¥35
  • ISBN:978754048130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09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Priest著的《有匪(3多情累)》是一本架空古代长篇爱情小说,为“有匪”系列作品第三部,故事情节承接前两部。
    越来越多的水波纹信物被找出,让周翡等人惊讶的是,除了安排了这一系列的幕后黑手以外,甚至连“海天一色”的成员也不知道水波纹代表了什么。南朝北朝多年势如水火,局势越发险恶。谢允在危急中救了周翡一命,却也牵出了体内隐藏了多年的毒素。周翡边寻找解药边追寻“海天一色”的秘密,南北朝也展开了殊死决战。

内容提要

  

    Priest著的《有匪(3多情累)》是豆瓣年度读书榜单推荐作品——《有匪》系列第三部!
    霍家堡那一场大火,没有烧掉霍家堡的根基,却烧起了中原武林中人的心火。“征北英雄会”顺势而生,霍连涛野心昭然若揭,然而不明内情的他没有想到,慎独印上的一截诡异的水波纹图案却为他招来祸事。
    对“海天一色”垂涎三尺的活人死人山、北斗,甚至是南面朝廷,全因这水波纹图案齐聚永州,中原武林局势面临再一次洗牌。
    与此同时,周翡一行人追踪着谢允的踪迹,也来到了风雨飘摇的永州。
    谢允那双冰凉的手、体内压抑已久的毒素,还有他不为人知的过往,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周翡心头。
    透骨青的解药,“海天一色”的隐秘,最终全都指向了失踪已久的齐门禁地……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卷五】  诗万卷,酒千觞
  第一章  路有不平
  第二章  永州
  第三章  透骨寒霜
  第四章  风云际会
  第五章  黄雀
  第六章  诛文曲
  第七章  伤别离(上)
  第八章  伤别离(下)
  第九章  碎遮
【卷六】  清晨鼓棹过江去,千里相思明月楼
  第十章  海天一色
  第十一章  蓬莱
  第十二章  恶人
  第十三章  知慕少艾
  第十四章  问药
  第十五章  一代新人
番外  夜深忽梦少年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走吧走吧,咱们家不是开善堂的。”店小二愁眉苦脸地将跪在门口的流民往外轰,“我说诸位父老呀,我也瞧着你们可怜,可是小人我也就是个臭跑堂的,我说了不算,有什么法子呢?赶快走吧,一会儿掌柜的火气上来,我也落不了好,你们倒是也可怜可怜我呀……都上别家瞧瞧去吧!”
    这一年冬天,蓄势了三年多的南北二朝再一次翻脸,打将起来,南来北往的流民好似被大水冲了洞穴的蚂蚁,“呼啦啦”一下,倾巢而出。
    边境的老百姓们,往日里是被压在世道的下头,吃苦受累,将大人们的锦衣玉食都扛在肩上,得弯着腰、贴着地,一点一点从石土缝隙里往外扒粮食。如今,却又集体飘到了世道上头,像根基柔弱的飞蓬,无处抓挠,稍有风吹草动,就得随着狼烟黄土一起上天。
    当沉时浮,当浮时沉,想那蝼蚁,百世百代,过的可不都是这样的日子吗?
    客栈名为“头一户”,前院是两层的小酒楼,后有院落,不负其名,算是本地最气派的去处,因此门口的流民也格外多些,走了一拨又来一拨,赶都赶不走。
    店小二劝走了一帮,便提着壶来给客人加水,有几个走镖客模样的黑衣汉子坐在大堂,旁边放着一杆旗子,上面写着镖局的名号“兴南”,几个汉子个个都是一脸风霜,中间簇拥着一对细皮嫩肉的少年和少女。
    那少年脸色不佳,面带病容,间或还要咳嗽几声,不知是有伤还是病了。他往门口瞥了一眼,似乎心有不忍,便叫住小二,取出些许碎银,道:“就算不管旁人,那些个老弱妇孺也怪可怜的,好歹给人家拿点吃的,算我账上便是。”
    少年想必是个不知疾苦的少爷,骤然开口,旁边几个随从再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
    少女皱眉道:“哥!”
    那店小二赔了个笑脸,却没伸手去接钱,只对那少年说道:“多谢少爷——不是小人不识抬举,只是您几位住店,想必也是路过,不能常有,今日有您发善心可怜他们,过几日您走了,他们可找谁去呢?再要来,还是得挨饿,不如催着他们紧着找活路是正经啊,这场仗还长着呢,刚开始,哪儿就到头了呢?”
    镖局的少爷头一回出门,一时好心,从未想过长远,当场愣了愣。
    那店小二却点头哈腰地冲他作了作揖,撂下一句“有事您再吩咐我”,便一溜烟地冲召唤的客人去了。
    “车水马龙,摩肩接踵,数十年积累,一朝离乱,便分崩离析去,好似那瓷瓶落地也似的,江山远近,尽是寥落——”老说书人用沙哑的声音开了腔,听在耳中,浑似生了锈的铁器反复刮擦着碎瓷片,客栈四座一时安静下来,只听那老说书人重重地叹了口气,仰头环顾,怒拍惊堂木,“啪”一声脆响。
    角落里有个早早穿上厚棉衣的客人,下巴缩在领子里,看不清长相,就着这声惊堂木响,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跑上跑下的店小二,放下酒钱,将领子又往上拉了拉,悄然而去。店小二好不容易才忙完一圈,见此处有空桌,忙赶来收拾,顺手将客人撂下的几枚大子儿收了起来。谁知伸手一碰,他却是悚然一惊,这铜钱上竟结着一层寒霜。
    两天后,“头一户”客栈中迎来了几个年轻客人——
    走在前头的,是两个年轻姑娘,大概是姐妹,互相挽着胳膊,年长些的戴着面纱,另一个不过十四五岁,鹅蛋脸大眼睛,看着还有几分孩子气。
    此地一天到晚除了流民就是跑江湖的,漂亮大姑娘并不常见,她们俩一进门,便有几道明里暗里的视线射了过来。谁知,紧接着便是一个脸黑如炭的汉子跟了进来,手中提着好霸气的一把雁翅大环刀,那汉子环顾四周,将手中的长刀重重地一甩,冷哼了一声,刀背上的铁环被他内力所激,一时竟是响个不休,显然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美色再好,也不如小命重要,那些个偷眼看的纷纷收回目光,正襟危坐下来,只敢用眼角瞟一眼。
    黑脸汉子身后还有人,因要将随行车马交给店家照顾,那两人便耽搁了片刻方才进门——那是一个青年和一位穿了男装的姑娘。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