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典藏版)

  • 定价: ¥49
  • ISBN:978750901208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当代世界
  • 页数:289页
  • 作者:(清)佚名|编者:金...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红楼梦》的残缺是所有读者的憾事,书中人物的命运结局牵动着广大红迷的心。佚名著,金俊俊、何玄鹤编的《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典藏版)》满足了那些独具慧眼的红迷们的心愿。这些红迷或者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研究,或者看民间研究者的文章,已经坚信《红楼梦》写的绝不是什么曹家事,而是假借贾家之名书写明亡清兴的史实,作者也根本不是曹家子虚乌有的“曹雪芹”,而是清初一帮明遗民才子痛彻反思明亡原因后,前赴后继、接续创作的一部恢弘巨著。对于这些早就悟出《红楼梦》主旨立意的红迷来说,本书的情节是合情合理的,阅读是兴奋的。但对那些深陷曹家沟而不能自拔的红迷们来说,其错愕乃至不屑也是完全正常的,因为人长久地接受了一种观念,想改变是很难的,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内容提要

  

    《癸酉本石头记》是一部带朱批的石头记抄本,封面题为“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全书共12册,每册9回,计108回。通本带有大量朱批,有落款的批语中部分署名“畸笏叟”、“松斋”,在佚名著,金俊俊、何玄鹤编的《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典藏版)》中,第108回回末批:“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

目录

第八十一回  惜昵近公子做良媒  讳笞罚丫鬟结恶党
第八十二回  王熙凤病求千翼方  林黛玉闷作十独吟
第八十三回  史太君临终念子孙  王夫人膏肓托儿女
第八十四回  薛宝钗弥望金玉缘  史湘云喜得如意郎
第八十五回  痴王孙传信牵奇缘  惭妙尼避情乘游槎
第八十六回  挑正庶风月断佳偶  祭祖祠清明泣远嫁
第八十七回  花柳质命断无情兽  绣户女自绝美韶华
第八十八回  邢夫人执意寻舛错  王熙凤聪明误此生
第八十九回  有情人欣遇赏心事  不良妾专煞良辰景
第九十回  林黛玉嬉春待好音  贾元春托梦警天伦
第九十一回  锦衣卫查抄荣宁府  御林军戒严大观园
第九十二回  家宅乱恶子通强梁  世道艰道人连流寇
第九十三回  山雨近阊阖笼霭晦  风云喧末世漫尘烟
第九十四回  骨肉泯良女落风尘  贵贱失恶奴劫浮财
第九十五回  水月庵龄官挞贾蔷  嶽神庙茜雪慰宝玉
第九十六回  贾宝玉参无知无识  花袭人信有始有终
第九十七回  鸳鸯女谮语泄天机  绛珠仙泪尽抛全生
第九十八回  系新绦嗟慰失意人  拾旧帕悲悼寂寞骨
第九十九回  林黛玉还魂证前缘  贾宝玉展裘触旧情
第一百回  邢岫烟魂断大庾岭  赵姨娘命丧平安州
第一百一回  呆霸王惹祸牵旧案  悍妒妇作歹设新谋
第一百二回  冷惜春甘伴青灯佛  洁妙玉泥陷瓜洲渡
第一百三回  刘姥姥三进荣国府  贾巧姐二哭大观园
第一百四回  毒中毒薛姨妈添病  计上计夏金桂焚身
第一百五回  薛宝钗借词含讽谏  王熙凤知命强英雄
第一百六回  孤倔王孙悬崖撒手  凄惶红袖秋千传情
第一百七回  史湘云诉前尘旧梦  贾宝玉淡后事今生
第一百八回  情不情僧遭逢穷途  幻中幻境展演情榜
癸酉本石头记前八十回批语摘录

前言

  

    《癸酉本石头记》是一部带朱批的石头记抄本。此书为安徽阜阳某赵姓藏家持有,封面题为“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全书共12册,每册9回,计108回,其中前80回的回目和正文与通行本存在不少差异。通本带有大量朱批,有落款的批语中部分署名“畸笏叟”、“松斋”,不少批语是其他《石头记》古本中未曾见过的,第108回回末批:“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根据这条批语,参照《石头记》其他古本的定名方法,此书的主要发布者金俊俊将本子定名为“癸酉本石头记”。
    《癸酉本石头记》最令读者震撼的是后28回的结构脉络及情节结局与《红楼梦》前80回高度契合对榫,不足之处则是文字内容略显仓促粗糙。主要原因有二:第一,此本属于早期的稿本,行文未经充分润色;第二,该本的过录者在誊抄过程中删去了部分内容。尽管如此,前80回批语中提到的一些重要场景诸如“林黛玉闷作十独吟,甄宝玉送玉,卫若兰射圃,妙玉瓜洲渡口屈从,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等情节都在《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中得到了一一印证,这是该本作为《红楼梦》全本真稿的有力证据。
    《癸酉本石头记》于2008年由金俊俊将藏家提供的后28回内容进行整理并在各大红楼论坛发布;2014年,金俊俊、何玄鹤完成《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首次出版发行;2015年,藏家提供了《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过录本全文影印资料,吴雪松、何玄鹤对过录本原文内容整理勘校,促成此书的第二版付梓;2017年,肖文林再次对全书精心校阅并作序,实现了本书第三稿与读者的见面。
    最后,为保证各位的知情权,在此重申:《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是《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过录本影像资料的整理稿,而非真本原文,真实性也有待专家鉴定。我们出版此书是为了让更多朋友知道癸酉本,谢谢各位的理解和支持!
    金俊俊 何玄鹤
    2017年4月10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正推攘间,只见王夫人带着两个贴身小丫头匆忙赶来,呵斥宝玉道:“我就猜着你在这里混搅,快回去念书去,那有你什么事?”宝玉含泪道:“我不过来辞辞二姐姐,岂有敢混搅的?”王夫人嗔道:“我还不知道你,满嘴里只是混说。”那两个婆子笑着回禀他:“宝玉要去孙家评理,正劝不住呢。”王夫人听了,又好笑又好恼道:“小两口那有不磕磕碰碰的,日子久了自然就好了。你再不走,看你父亲知道了不捶你!”宝玉只得低着头慢慢的一径走了。王夫人虽怜惜迎春在那边受苦,可又想终有一辞,因不便强留,拿帕子为迎春擦拭眼泪,用些人情大理的话安慰迎春上轿。
    话说宝玉憋着一肚子闷气无处排解,一路上又是嗟叹又是掉泪,找不到人倾诉,因去潇湘馆找黛玉。刚进了门,就看见黛玉歪在炕上看书,因走到桌边含泪坐了。黛玉见他这番光景,知他是为迎春所来,不免眼圈也红了道:“二姐姐走了吗?”宝玉颔首泣道:“二姐姐在孙家这般遭罪,我也不能如何。就记当初初结海棠社的时候大家吟诗做东道,那时候何等热闹,可如今一个个出嫁了都走了,园子益发冷清了,日后还不知怎样呢。女孩儿们嫁了人却是受这般愁苦,倒是不嫁人的好,真是越想越不由得人心里难受。”黛玉听了这番言语,低头叹气,握着帕子咳嗽几声滴下泪来。
    宝玉见黛玉伤感,也不好多说了,问问他近来身体可好些,要他多调养些。黛玉道:“感觉身子健旺了些,你也快回去念书罢,舅母知道你又在这里,恐又不得安生了。”宝玉又劝慰了他两句,起身走了出来。黛玉见他走了,叹了口气歪在炕上只是发呆,不知不觉又掉了些泪,拿手帕拭去。外面清光裹着一缕秋风透进户内,黛玉顿觉一丝凉意,见窗外修竹扶摇曳晃,像是两个佳人相互搀扶一般。再听其声响,分不出是叹息声还是风声,更觉凄清,因起身关了轩窗,退至炕上倒头闭目歇着。
    且说宝玉一肚子闷气往怡红院来。犹未至门口,却见院门大开,只听见院内一叠声乱嚷,因纳闷道:“这就奇了,是谁这么大声在我的院子里吵闹,敢又是那李嬷嬷排揎、r鬟不成?”再细看时却见是葵官、苴官、艾官三个一脸怒色,在阶矶上正对袭人推推攘攘的。宝玉见了越发诧异,又想:“中秋节后太太已吩咐过芳官他们十二个一概不许留在园内,都令其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怎么又返回来闹?”因急步人院一探虚实。只听艾官骂道:“好个西洋花点子巴儿狗,不枉李奶奶说你人前妆狐媚子哄人,原来你果真是个刁滑的狐狸。为了二两月钱,背地里给主子告密讨主子欢心,两面三刀嚼舌根,你瞒的过宝二爷瞒不过我们。横竖我们是放出去的人了,不怕奶奶太太们再来撵,今日偏去告诉奶奶太太们,让大家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狐狸精!”
    宝玉闻言大惊,因多日来已怀疑以前的私自顽话都是袭人告诉的,今又见艾官复自提起,心里已明白了大半,赶忙过来拉艾官他们三个道:“且别大声嚷嚷,仔细外头听见。”艾官三个回头见是宝玉,忙一把抓住手诉道:“宝二爷也回来了,快为我们申申冤,我们在园子里过的好好的,这一出去过不遂心的日子,怎不冤屈?都是他犯舌乱咬,害的我们离了这园子,如今想再进来也不能了。”说完三个都哭了起来。宝玉闻言不觉眼圈也红了道:“我只当咱们见不着了,我就是为你们死了也是心甘。你们都过的怎样,他们有没有给你们罪受?”艾官泣道:“龄官在城外租了居处,蔷大爷常去看他。还有几个在水月庵里,干娘给咱几个说媒我们就逃出来了,回来拿以往遗下的衣物簪环契约,偏遇见这西洋巴儿狗阻挠,怎不气恼?”宝玉闻言落泪道:“都是我不好,连累姐姐们遭殃。太太还在那边呢,迟会子回来看到就不好了,有什么话咱轻轻的说。”
    袭人在一边怒道:“少来污蔑人,我几时告状了?你们不怀疑他们,一口咬定是我,我就不冤屈?如今你们不是这园子里的人了,我就撵的起了,谁放你们进来的?”葵官冷笑道:“怎么人人都不对,太太单挑不出你的错?”袭人笑道:“神天菩萨,你们干的事又不是独我知道,怎么偏偏咬定我说的?”荳官道:“谁不知道你是太太的贴心人,每月多二两银子,不是你是谁?别打量人人不知道,你和宝二爷的那事也瞒不过咱们,晴雯姐姐亦曾私自说过,看你怎么赖!”【批语:余亦骇然,不知从何说起。】
    宝玉闻言大惊,忙劝道:“求求各位姐姐快别提了,再提要闯大祸了!”艾官三个执意要告诉王夫人去,宝玉急的拉了这个又扯那个道:“太太瞅见你们腻烦着呢,我是怕姐姐们遭殃。还是快走罢,我日后会去看你们,不然太太看到了要责罚你们,到时想跑也跑不掉了。”(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