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剑王朝(第1卷大逆)

  • 定价: ¥32.8
  • ISBN:978754925130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279页
  • 作者:无罪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罪的这本《剑王朝》为系列架空仙侠小说,本册为第一册。自连灭韩、赵、魏三国,大秦已经迎来前所未有之盛况,强大的修行者层出不穷,人人都以身为秦人而荣,但丁宁,一个出身毫无疑问,看似普通的长陵市井少年,每天所想的,却是颠覆大秦。为了隐藏自己与一位令整个秦国谈之色变的高手之间的关系和自己身负的“九死蚕神功”,他进入白羊洞修行。身负绝学的丁宁,修炼进境大异常人,成为白羊洞有史以来最富潜力的弟子,在白羊洞与青藤剑院争夺秘宝的祭剑大会上初露锋芒。

内容提要

    《剑王朝(第1卷大逆)》由无罪著,讲述了:
    七大修真王朝,秦主飞剑,楚主炼器、兵家之道,燕主符箓、真火之道,齐主阴神、鬼物之道。
    秦虽后起,然灭韩、赵、魏于先,威震楚、燕、齐于后,生逢盛世,秦人与有荣焉。
    一位市井少年,日思夜想,竟是弑君上,诛暴秦……
    一柄残剑,一段前缘,虽万千人吾往矣……

作者简介

    无罪(王辉),江苏省无锡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纵横中文网作者人气排行榜魁苜,中国网游竞技小说开创者。代表作有《流氓高手》(连续三年占据起点中文网电子竞技小说点击榜、订阅榜、推荐榜第一位)、《仙魔变》(打破纵横中文网玄幻小说推荐、收藏记录,并成为首部获得月票三连冠的作品)、《剑王朝》、《仙侠世界》等。

目录

第一章  剑炉余孽
第二章  倾国倾城
第三章  伺机而动
第四章  风雨如晦
第五章  剑斩蛟龙
第六章  悬悬而望
第七章  深猷远计
第八章  拨云见日
第九章  白羊挂角
第十章  生死之距
第十一章  山门难入
第十二章  特例特办
第十三章  半日通玄
第十四章  青脂玉珀
第十五章  一柄残剑
第十六章  一场刺杀
第十七章  将山搬来
第十八章  所谓公平
第十九章  一鸣惊人
第二十章  适者生存
第二十一章  狭路相逢
第二十二章  来捡便宜
第二十三章  鹿死谁手
第二十四章  借刀杀人
第二十五章  名剑雪蒲
第二十六章  胜券在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剑炉余孽
    秦王十一年秋,一场罕见的暴雨席卷了整个长陵,如铅般沉重的乌云伴随着恐怖的雷鸣,让秦国的这座都城恍如堕入魔界。
    城外渭河港口,无数身穿黑色官服的官员和军士密密麻麻地凝立着,任凭狂风暴雨吹打,他们的身体就像一根根铁钉一样钉死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滔天浊浪中,一艘铁甲巨船突然驶来!
    一道横亘天际的闪电破空劈来,将这艘乌沉沉的铁甲巨船照耀得一片雪白,所有凝立于港口边缘的官员和军士全部骇然变色。这艘铁甲巨船的撞角,竟是一颗真正的鳌龙首!
    比马车还要庞大的兽首即便已经被人齐颈斩下,但是它赤红色的双瞳中依旧闪烁着疯狂的杀意,滔天的威煞比惊涛骇浪更为惊人。
    不等巨船靠岸,三个官员直接飞身掠过数十米河面,如三柄重锤落在船头甲板之上。
    让这三个官员心中更加震骇的是,这艘巨船上方到处都是恐怖的缺口和碎物,看上去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惨烈的战斗,而他们放眼所及,唯有一个身披蓑衣、奴仆模样的老人幽灵般站立在船舷一角,根本看不到他们苦苦等待的那人的身影。
    “韩大人,夜司首何在?”这三个官员齐齐一礼,强忍着震骇问道。
    “不必多礼,夜司首已经去了剑炉余孽的隐匿之地。”奴仆模样的老人微微欠身回礼。在暴雨之中,根本看不清老人的面目,但是他的眼神分外深邃冷酷,散发出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夜司首已经去了?”三个官员身体一震,忍不住同时回首往城中望去。
    整个长陵已被暴雨和暮色笼罩,唯有一座座高大角楼的虚影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长陵城南一条河面之上,突然出现一顶黑雨伞。
    手持着黑雨伞的人,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如履平地,走向这条大河岸边的一处陋巷。
    有六个高矮不一的黑衣官员,静静驻足在岸边等待着这人。他们持着同样的黑雨伞,在黑伞遮掩下,全都看不清面目。
    在这人登岸之后,六个官员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分散着,沉默地跟在他身后。
    陋巷里,有一处普通的方院,那是黑雨伞的中心目标。随着黑雨伞的到来,渐渐地,这里竟开始散发出肃杀的气息。
    水声滴答,混杂着咀嚼食物的声音。
    一个身穿着粗布乌衣,挽着袖口的中年男子正在方院里的雨檐下吃着他的晚餐。
    这个男子乌衣破旧,一头乱发用一根草绳随意扎起,一双布鞋的鞋底已近磨穿,双手指甲之间也尽是污秽,面容寻常,看上去和附近的普通挑夫没有任何区别。
    他的晚餐也十分简单:一碗粗米饭,一碟青菜,一碟豆干,仅此而已。可他却吃得分外香甜,每一口都要细嚼数十下,才缓缓咽下肚去。
    在嚼尽了最后一团米饭之后,他伸手取了一个挂在屋檐下的木瓢,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清水,一口饮尽,这才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
    在他一声饱嗝响起的同时,最前面的那顶黑雨伞正好在他的小院门口停下来。
    一只雪白的官靴从其中一顶黑雨伞下方伸出,在浓重的色彩中,显得异常夺目。
    官靴之后,是雪白的长裙,肆意飘洒的青丝,薄薄的唇,以及如雨中远山般淡淡的眉。
    从惊涛骇浪的河面上闲庭信步走来的,竟是一个很有书卷气、腰肢分外动人的秀丽女子。
    她脚步轻盈地从黑伞下走出,任凭秋雨淋湿她的青丝。
    来到中年男子的方院后,她对着中年男子盈盈一礼,然后柔柔地说道:“夜策冷见过赵七先生。”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