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慢读秋雨(找到生活的慢)

  • 定价: ¥35
  • ISBN:978754114587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199页
  • 作者:余秋雨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余秋雨散文独树一帜,近三十年来影响力与日俱增,至今不衰,把“深入研究、亲临考察、有效传播三方面合于一体”,成为中国人相互呼应的文化秘曲。
    余秋雨著的《慢读秋雨(找到生活的慢)》为作者亲自作序的散文新编,这些文章倡导慢生活,切合当下都市生活痛点,使困顿者安心,迷茫者清醒,繁重者释然。

内容提要

    这是一个以快为尺度的时代,人类对速度的欲求填满了地表的每处角落,地球和我们的内心已经越来越承载不起。生活需要慢下来。但生活的慢,不止于外在的身体状态,它可以更丰富,更深厚,更博大,应是一个完整的生态。
    余秋雨著的《慢读秋雨(找到生活的慢)》,分为慢走华夏、慢观世界、慢享至美和慢品浮生共四辑,从文化守望、艺术审美、回归本心来阐释慢生活的内涵。慢是一种生活方式,要用文化传统来润泽支撑,文化生态来环绕供养。本书诠释博大而厚重的慢生活方式,为读者呈现出一个独特的慢读主题。

作者简介

    余秋雨,一九四六年八月生,浙江人。早在“文革”灾难时期,针对当时以戏剧为起点的文化极端主义专制,勇敢地建立了《世界戏剧学》的宏大构架。灾难方过,及时出版,至今三十余年仍是这一领域唯一的权威教材,获“全国优秀教材一等奖”。同时,又以文化人类学的高度完成了全新的《中国戏剧史》,以接受美学的高度完成了国内首部《观众心理学》,并创作了自成体系的《艺术创造学》,皆获海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被推举为当时中国内地最年轻的高校校长,并出任上海市中文专业教授评审组组长,兼艺术专业教授评审组组长。曾获“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上海十大高教精英”、“中国最值得尊敬的文化人物”等荣誉称号。
    二十多年前毅然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和高位任命,孤身一人寻访中华文明被埋没的重要遗址。所写作品,既大力推动了文物保护,又开创了“文化大散文”的一代文体,模仿者众多。
    二十世纪末,冒着生命危险贴地穿越数万公里考察了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希伯来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等一系列最重要的文化遗迹。作为迄今全球唯一完成全部现场抵达的人文学者,一路上对当代世界文明做出了全新思考和紧迫提醒,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
    他所写的书籍,长期位居全球华文书排行榜前列。仅在台湾一地,就囊括了白金作家奖、桂冠文学家奖、读书人最佳书奖、金石堂最有影响力书奖等一系列重大奖项。
    近十年来,他凭借着考察和研究的宏大资源,投入对中国文脉、中国美学、中国人格的系统著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大学、《中华英才》杂志等机构一再为他颁奖,表彰他“把深入研究、亲临考察、有效传播三方面合于一体”,是“文采、学问、哲思、演讲皆臻高位的当代巨匠”。
    自二○○二年起,赴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华盛顿国会图书馆、联合国中国书会讲授“中华宏观文化史”、“世界坐标下的中国文化”等课题,每次都掀起极大反响。二○○八年,上海市教育委员会颁授成立“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秋雨书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陈羽)

目录

第一辑  慢走华夏
  第一诗人
  一座默默无声的高峰
  盛唐是一种心态
  都江堰
  阳关雪
  白发苏州
  黄州突围
  一个庭院
  仰望云门
第二辑  慢观世界
  罗马假日
  寻常威尼斯
  哈维尔不后悔
  哀希腊
  人类还非常无知
  文字外的文明
  最后一个话题
第三辑  慢享至美
  线的艺术——书法之美
  戏中极品——昆曲之美
  纯粹的生态文化——品鉴普洱茶
第四辑  慢品浮生
  君子之道
  仁者乐山
  江南小镇
  故乡
  岁月之味
  石一歌事件
  祭笔
余秋雨著作正版选目
余秋雨文化大事记

前言

    这是一个以快为尺度的时代,人类对速度的欲求填满了地表的每处角落,地球和我们的内心已经越来越承载不起。生活需要慢下来,给自己,也给地球,一个喘息的机会。
    喘息不是精神懈怠,不是时光虚抛,而是厚积薄发,是在每一个瞬间都认真地度过,在每一片风景都驻足停留。午后咖啡,假日旅行,偷得浮生半日闲,都是一种休憩。但生活的慢,又不止于外在的身体状态,它可以更丰富,更深厚,更博大。就像某企业所提倡的,生活的慢,应是一个完整的文化生态。
    源远流长的传统,就像一条向时间深处前行的文化之河,铺开在历史之流上,缓慢坚实地流淌,成为一代代的源头活水,让我们慢慢取用。快节奏的生活,往往会把人限定在一个固定的轨道,一个狭窄的视角。走入人类历史的深处,那些伫立至今斑斑可触的文明遗迹,把外部时间数千年的文明旅程浓缩为一次性呈现,与之相比,当下的时空促迫、生活困顿何足道哉?如果所有的人类活动,在地球上一晃而过,不留痕迹,毫无传承,则文明之光无从谈起。文化之慢,奠定了文明之基。这就是在文化中找到生活的慢。
    在指标化生存的现代社会,那些无法量化考核的传统审美项目,如昆曲、书法和饮茶,从外部形式来看,共同的特点也是慢。身处其中,人会从数字绩效的管理中摆脱出来,没有理论硬块和思维板结,只是清新灵动的自我舒张。一旦轻摇莲步、缓铺纸砚、细细品咂,效率再无意义。这些审美活动离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并不遥远,慢读了《慢读秋雨》的朋友一定会迫不及待地磨墨写字、买票听戏、煮水喝茶。这就是在审美中找到生活的慢。
    现代化把人组织到各种异化的生产线上,在张皇失措中忙碌完一天又一天。回归心灵,体验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的安详,才能听到自己生命的原始节奏。倾听自己,并不是执着于“我”,而是观察一种生命状态,能够扩展和超脱到什么程度。当坦然全然地接受终局,无所依顿的心灵有了归宿,亦可在异化的现代文明中保住自己的本性不失,在人生的风吹浪打中闲庭信步,给浮嚣以宁静,给燥急以清冽,让生命的杂音归于寂灭。这是在回归心灵中找到生活的慢。
    朝华之草,夕而零落,松柏之茂,隆寒不衰,生存方式的慢,经久而醇厚,展开为文化的慢,审美的慢,心灵的慢,就是更深厚博大的慢生活。本书即按照这种对慢生活的理解思路,从旧文中遴选二十六篇文字,以传统、远方、审美和心灵为主题分为四辑,为读者呈现一个独特的慢读主题。
    最后有一点说明。从城市标杆罗马到约旦古城佩特拉,从西方文明起点克里特到以慢节奏闻名于世的尼泊尔,从每天都是节日的布拉格到水城威尼斯,本书不崇尚煊赫的事功,不偏袒一时的耀眼,而是用大历史的文明尺度,让具有典范意义的文化群落皆能有所呈现,给人类走过的路,摹画出几个脚印,无论这些脚印是清晰是模糊,是深渊是浅滩。所以读者朋友也不妨把这本小书当成一部简明的人类文明史来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诗人
    一
    我们的祖先远比我们更亲近诗。
    这并不是指李白、杜甫的时代,而是还要早得多。至少,诸子百家在黄河流域奔忙的时候,就已经一路被诗歌所笼罩。
    他们不管是坐牛车、马车,还是步行,心中经常会回荡起“诗三百篇”,也就是《诗经》中的那些句子。这不是出于他们对于诗歌的特殊爱好,而是出于当时整个上层社会的普遍风尚,而且这个风尚已经延续了很久很久。
    由此可知,我们远祖的精神起点很高,在极低的生产力还没有来得及一一推进的时候,就已经“以诗为经”了,这真是了不起。试想,当我们在各个领域已经狠狠地发展了几千年之后,不是越来越渴望哪一天能够由物质追求而走向诗意居息,重新企盼“以诗为经”的境界吗?
    “以诗为经”,既是我们的起点,又是我们的目标。“诗经”这两个字,实在可以提挈中华文明的首尾了。
    当时流传的诗,应该比《诗经》所收的数量多得多。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是孔子把三千余篇古诗删成三百余篇的。这好像说得不大对,因为《论语》频频谈及诗三百篇,却从未提到删诗的事,孔子的学生和同时代人也没有提过,直到三百多年后才出现这样的记述,总觉得有点儿奇怪。而且,有资料表明,在孔子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诗经》的格局已成。成年后的孔子可能订正和编排过其中的音乐,使之更接近原貌。但是,无论是谁选的,也无论是三千选三百,还是三万选三百,《诗经》的选择基数很大,则是毋庸置疑的。
    我本人一直非常喜欢《诗经》。过去在课堂上向学生推荐时,不少学生常常因一个“经”字望而却步,我总是告诉他们,那里有一种采自乡野大地的人间情味,像是刚刚收割的麦垛的气味那么诱鼻,却谁也无法想象这股新鲜气味竟然来自数千年前。
    我喜欢它的雎鸠黄鸟、蒹葭白露,喜欢它的习习谷风、霏霏雨雪,喜欢它的静女其姝、伊人在水……而更喜欢的,则是它用最干净的汉语短句,表达出了最典雅的喜怒哀乐。
    这些诗句中蕴藏着民风、民情、民怨,包含着礼仪、道德、历史,几乎构成了一部内容丰富的社会教育课本。这部课本竟然那么美丽而悦耳,很自然地呼唤出了一种普遍而悠久的吟诵——吟于天南,吟于海北;诵于百年,诵于千年。于是,也熔铸进了民族的集体人格,成为中国文脉的奠基。
    中国文脉的奠基分“天、地”二仪:天上的奠基,就是前面说过的那些神话;地上的奠基,就是《诗经》。
    每次吟诵《诗经》总会联想到一个梦境:在朦胧的夜色中,一群人马返回山寨罗唱几句约定的秘曲,才得开门。《诗经》便是中华民族在夜色中回家的秘曲,一呼一应,就知道是自己人。
    《诗经》是什么人创作的?应该是散落在黄河流域各阶层的庞大群体。这些作品不管是各地进献的乐歌,还是朝廷采集的民谣,都会被一次次加工整理,因此也就成了一种集体创作,很少有留下名字的个体诗人。也就是说,《诗经》所标志的是一个缺少个体诗人的诗歌时代。
    这是一种悠久的合唱、群体的美声,这是一种广泛的协调、辽阔的共鸣,这里呈现出一个个被刻画的形象,却很难找到刻画者的面影。
    结束这个局面的,是一位来自长江流域的男人。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