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谛听阁(上下)

  • 定价: ¥59.8
  • ISBN:978755002208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581页
  • 作者:迦楼罗北斗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迦楼罗北斗著的《谛听阁(上下)》是一部古典奇幻题材的长篇小说,故事背景为唐高宗时期,小说从大唐第一术者明崇俨的遗孤——明胤及其爱宠长虫的日常暖心故事开始,引出位于古长安西市的神秘古董店谛听阁及其阁主——有长安第一术者之称,又以守护长安为己任的陈游介,讲述了一个个除魔卫道、拨乱反正的传奇故事。

内容提要

    迦楼罗北斗著的《谛听阁(上下)》是一部长篇小说。
    古老的大唐,有一个神秘的家族——明氏一族。
    传说这个家族的人,能驭百鬼、驱妖邪。
    繁华的长安城,还有一个神秘的古董店——谛听阁。
    据说这里拥有长安城最多的秘密。
    在外人眼中,明胤继承了明氏一族最浓醇的血脉,前途无量。
    却没人知道他藏身在谛听阁,背负着家族的使命,举步维艰。
    上古神兽,山妖水怪,还有那些隐藏在谛听阁里的秘密……危险纷涌而来。
    放弃成仙的龙族伙伴、“利益至上”的古董店老板,还有神经大条的官宦子弟,这些“劣”师“顽”友让明胤晦暗的前路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百妖夜行,魑魅肆虐,繁华的长安城,波诡云谲。
    而他们,要拿什么来守住长安,守住本心,守住谛听阁深不可测的秘密?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咫尺泽
第二章  魍魉宴
第三章  天目变
第四章  羽音鸣
第五章  幻海潮
第六章  千秋雪
第七章  锁尘寰
第八章  雾隐舟
第九章  空花现
第十章  明月归
下册
第十一章  擘平澜
第十二章  混沌书
第十三章  长生市
第十四章  九色衣
第十五章  枕中龙
第十六章  幻无依
番外一  虚镜志
番外二  幽篁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扑拉……”
    “刺溜……”
    “吧嗒吧嗒……”
    明胤睁开眼睛,几乎是本能地爬了起来。他那种睡眼迷蒙的步态,如果有第二个人看到,只怕都会觉得他是在梦游。
    在被月光笼罩的窗边,是一缸养得十分茂盛的荷花。那修长的花梗在月色中更加摇曳出几分说不出的风致。
    “刺”的一声,一股水流从宽阔的荷叶下面喷了出来,正中明胤的脸。
    明胤猛然被浇了个满头满脸,彻底清醒过来:“你干什么?!”
    一片荷叶抖了抖,然后,一点点地歪向了一边,最后,是一条小小的长虫露出了圆溜溜的脑瓜。大眼睛直愣愣地望着明胤,尾巴还在身后吧嗒吧嗒地扑腾着。
    “你……到底干啥呢?”明胤喃喃着,一把抹掉还满脸滴答的水珠子。
    回答他的,是长虫迫不及待地从荷花缸里跃了出来,攀上了他的肩头。那骤然迫近的冰凉感觉,让明胤禁不住又抖了抖。侧身看去,长虫那覆盖全身的细密鳞片看得更加清楚了。每一片都流光溢彩,在月色下流转交织着难以捉摸的光华。
    那种最初的冰凉感觉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着撒娇气息的磨蹭。
    “又不是猫……这种蹭蹭蹭的动作,你从哪里学来的啊……”睡意又慢慢弥漫上来,明胤软着舌头轻声抱怨。可是,他的指尖却已经回应般地缓缓拂过它的脊梁,从脑门,一直慢慢地滑到尾梢。这种带着浓厚爱抚意味的抚摸,让长虫更加高兴了,发出细细的“啾啾”声。
    明胤戳戳它的脑门:“大半夜的,你还不睡?”
    它缩了缩身体,又缩了缩,直到把自己缩成了密密匝匝的一小圈。
    “冷?”明胤挠头。
    它点点头。然后就往明胤单薄的夏衣袖子里钻。
    大热天的,冷什么?你不要太没出息好不好?你一个长鳞片的冷血畜生竟然还怕什么冷!
    明胤内心的吐槽随着睡意的再次浓厚终于停止。而长虫则是无声无息地从他的夏衣里钻出来,安安稳稳地,盘在了他的枕边。
    明胤在梦中,梦到了非常美的荷花……
    盛夏的阳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破窗而入。明胤看了看枕边的一摊水渍,明白那条长虫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荷花缸里。明胤一边揉着乱发,一边发誓,今天晚上无论它再怎么闹腾,也不管它了!
    早晨的阳光均匀地洒在荒凉的庭院里,仿佛是直接将野外的风景切了一块在院中一般,庭院里最生机勃勃的,是夏季的瑾花,除此之外就是叫不出名字来的各种野草了。
    走过那几乎要被野草湮灭了的小径,明胤出门了,他要去谛听阁帮工。嚼着两块干饼子,明胤急匆匆地奔了出去。在他身后,悬挂着明府牌匾的大宅门在越来越明亮的阳光中却无奈地透出了一份藏不住的寥落凋零。
    旁边卖烧饼的老汉望着明胤远去的背影,再看看这破落的门庭,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如果是十年前,有人告诉他正谏大夫明崇俨的宅邸会破败至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的。谁知道……转眼间明崇俨身亡,明氏一族虽然受到了皇家的照拂和安抚,却仿佛是沾染了某种难以名状的晦气般,不可逆转地凋零下去。
    人们纷纷传言:是明崇俨逆天而行,将子孙的运数全部拿来驭鬼邀宠,所以才导致家族败落……
    传言是否真实已经无可考证,人们只知道,曾经客似云来的明家大宅,如今只剩下一个人,明崇俨的独子——明胤。
    明胤正急匆匆地往帮工的古董店谛听阁赶。要知道,那个黑心老板陈游介可是个一等一的奸商,每次哪怕只迟了半炷香,他都会撩起袖子噼里啪啦地拨拉算盘,给他扣工钱。
    明胤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终于一头冲进了店里。
    陈游介难得没有奚落他是野猴子下山,只指了指屋角的水盆:“洗洗去去暑气吧。”
    “很热吗?”明胤没什么感觉,虽然这一路跑过来实在辛苦,可也只是觉得口渴,流汗什么的还真没有。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