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雾都孤儿

  • 定价: ¥42
  • ISBN:978720111824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447页
  • 作者:(英)查尔斯·狄更...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雾都孤儿》是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于1838年出版的长篇写实小说。
    该作以雾都伦敦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孤儿悲惨的身世及遭遇。主人公奥利弗在孤儿院长大,经历学徒生涯,艰苦逃难,误入贼窝,又被迫与狠毒的凶徒为伍,历尽无数辛酸,最后在善良人的帮助下,查明身世并获得了幸福。
    该书揭露许多当时的社会问题,如救济院、童工、以及帮派吸收青少年参与犯罪等。该书曾多次改编为电影、电视及舞台剧。

内容提要

    《雾都孤儿》是英国著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的长篇小说,讲述了一个孤儿悲惨的身世及遭遇。
    主人公奥利弗在济贫院长大,经历学徒生涯,艰苦逃难,误入贼窝,又被迫与狠毒的凶徒为伍。身边的世界像一台疯狂运转的机器,小奥利弗却努力坚守着心底深处的纯净。这份执著终于帮他等来了柳暗花明一一各位好心人及时伸出援助之手;与此同时,奥利弗奇特的身世也一步步真相大白。
    小说在深入揭示社会弊病的同时,也在英国文学史上留下一连串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一百多年来深受读者喜爱。这部小说向我们展示了小奥利弗这样一个处在充满贫困与犯罪的世界里的孤儿,如何受到隐藏在伦敦狭小、肮脏的偏僻街道里的恐怖与暴力的摧残,及如何得到一些好心人如春天般的温暖关怀。此间出现的种种人物,无不代表着一种深刻的人性。善之花与恶之花同时绽放,使我们在嗟吁不已的同时,投入到无穷的人生思考中去。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雾都孤儿》译后记

后记

    一
    《雾都孤儿》的作者是十九世纪英国著名作家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
    1812年2月7日,狄更斯生于英国朴次茅斯。他的父亲约翰·狄更斯是海军部的一个小职员,聪明活跃,生性乐观,为人热情。他很会讲故事,一点小事在他手里都能变成有趣的小节目。这一点对狄更斯日后显露出的文学天才无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约翰喜欢挥霍,花的钱总是比挣的多,家里经常债台高筑,但他仍然高高兴兴地过自己的日子。狄更斯的母亲伊丽莎白·白柔受过一定的教育,但性格平庸,持家的能力也很差。狄更斯后来以他的父母为原型,塑造了不少人物。《大卫·科波菲尔》中不朽的密考伯,就是以他的父亲为原型塑造的。
    狄更斯小时候生活比较艰辛。十一岁时,父亲因为欠债,被关进了债务人监狱,接着全家也都搬了进去。只有狄更斯在外。他是长子,应当自谋生路,为家里减轻一点负担。经过父母的联系,就在他十二岁生曰那天,他被送进一家皮鞋油厂当童工。活儿是先用油纸,再用蓝色的纸把鞋油罐封上,用绳子系好,然后贴上标签。他干得又快又好,但却给自己带来了新的耻辱。老板为了赚钱,吸引顾客,把他的工作地点安排在橱窗里,让过往的行人欣赏他“熟练的运作与节奏”。当地一些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女孩子,常常一面吃着果酱蛋糕,一面把鼻子挤在玻璃窗上,观看他的动作与表情。这给了狄更斯极大的刺激,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他后来对下层人民特别是贫苦儿童的深厚同情,他对监狱的关注与批判,他强烈的人道主义思想,与他早年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1870年6月9日,狄更斯因脑溢血在盖茨山庄的住所去世。去世的前一天,他还整天待在家里,续写一部新的长篇小说《艾德温·德鲁德的秘密》。晚餐时突然倒地,从此再没起来,实现了他自己在工作中死去的愿望。他的家人准备将他葬在罗彻斯特,但全国上下都要求将他葬在英国专葬伟人的威斯敏斯特教堂。在那里,他与乔叟、莎士比亚、斯宾塞、德莱顿、弥尔顿等伟人为伴。
    二
    《雾都孤儿》是狄更斯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发表于1838年。《雾都孤儿》发表后取得巨大成功,在狄更斯第一部长篇小说《匹克威克外传》的基础上,将狄更斯的文学声誉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小说对当时的英国社会,特别是“新济贫法”和它的直接产物“济贫院’’进行了猛烈的批判和深刻的揭露。在小说中,作者以略带夸张的生动笔触,形象地揭示了新济贫法的负面效果。狄更斯一针见血地指出,对于济贫院的管理者来说,他们就是要将济贫院变成一个令贫民望而生畏的地方,从而使他们不敢到济贫院来,逐步减少济贫院居民的数量。因此,在生活上,尽量克扣;在管理上,尽量粗暴;在人格上,尽情侮辱。在济贫院管理人员的眼中,贫民只是一些讨厌的需要摆脱的负担。小说写道,教区委员会发现济贫院一段时间来“成了受贫困阶层欢迎的固定娱乐场所;一个不用付费的小旅馆;一个终年提供免费的早餐、午餐、茶点和晚餐的地方;一个砖头和灰浆砌成的乐园,在这里只需玩耍无需工作”,“于是,他们制定规则,让所有的穷人自行选择:或者是在济贫院里慢慢饿死,或者是在济贫院外快快饿死。为此他们与供水商签订合同,让他们无限制地供水;与谷物商签订合同,要他们定期供应少量的燕麦片;每天供应三餐稀粥,每周一个洋葱,分两次发放,周日增发半个面包卷。他们还制定了许多涉及妇女的明智而仁慈的条款,这里无需一一赘述。鉴于民法博士会馆收费太贵,他们还欣然允许已婚的穷人离异;以前,他们强迫男人养家,现在则一改惯常做法,帮助男人摆脱家累,将他们变成一条光棍。如果不是与济贫院联系起来的话,光凭这后两条,社会各阶层不知会有多少人来申请救济;但委员们都是些高瞻远瞩的人,早就为应付这一困局准备好了对策:要得到救济,就必须进济贫院,喝稀粥。这样,就把人们吓退了。”对于不守规矩、敢于反抗的人,他们的惩罚是毫不留情的。九岁的奥利弗只是代表饥饿难熬的孩子提出再加一点粥的要求,却遭到一系列成人都难以承受的惩罚。首先,是食堂大师傅对着他的头狠狠地打了一饭勺;然后是单独禁闭,然后是在全体孩子面前受鞭打、惩罚,然后是在全体孩子的晚祷告词中,插入奥利弗是由魔王制造出来的内容,最后,则是教区赔上五英镑赏金,把他赶出济贫院,去给有需要的人做学徒。除了判刑、处死,所有教区委员会有权采用的办法都采用了。通过这样形象的描写,新济贫法及其附属产品济贫院的黑暗与邪恶,也就昭然若揭了。 …… 从宽泛的意义上说,以上四个方面也可以称为四大主题。其中每一个主题都可以结构一部小说,但作者却将这四个方面非常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叠加效应,既拓宽了小说的反映面,也深化了小说的思想,增加了小说的司读性与感染力。 三 本书的翻译依据的版本是美国New American Library 2005年出版的Signe Classics。原著的书名是Oliver Twisr-or, The Parish Boy’s Progress,直译应该是《奥利弗·特威斯特,或者,一个教区男孩的成长史》。之所以选择《雾都孤儿》,是因为这个书名已被很多译者采用,我国读者已经熟悉。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翻译永远是件遗憾的工作。还请专家与读者不吝批评指正。 赵炎秋 2017年1月27日除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有这么一座小城,因为种种原因,还是不提它的名字为好,我也不想给它取个假名。总之,有这么一座小城,那里有很多公共建筑,在这些建筑之中,有一个在大多数的大小城镇早已有之的机构,那就是济贫院。在这个济贫院里,降生了一个其名字已在本章标题中出现了的凡夫俗子。至于他降生的日期,我就不赘述了,因为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对读者来说无关紧要。
    在教区医生将这个婴儿迎到这个充满悲哀和烦恼的世界之后,他是否能够存活并获得一个名字,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件值得怀疑的事情。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这本传记很有可能根本不会问世;即便问世也只会有寥寥数页,不过它将具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点,即成为古往今来世界各国现存文献中最简明、最可信的传记范本。
    尽管我无意断言,生在济贫院本身可能是降临到某人身上的所有事情中最幸运、最令人羡慕的一件;但在当时那种特殊情况下,能够在济贫院出生,对奥利弗·特威斯特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当时,要诱导奥利弗·特威斯特行使自己呼吸的职责有相当的难度。呼吸本来就是一件十分麻烦的劳作,可惜按惯例,我们要自如自在地生存,它又是必不可少的。有一段时间,他躺在一张小小的褥垫上喘息着,在阳世与阴间徘徊。而在这种徘徊中,天平又明显地倾向后者。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如果包围着奥利弗的是一群小心谨慎的奶奶姥姥、忧心如焚的姑姑姨姨、经验丰富的护士护工、学识渊博的医生专家,那么,他必定马上就被整死了,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当时在场的只有一个贫民老太太和一个社区医生。前者因为喝了太多的平时难以捞到的啤酒而将自己弄得晕晕乎乎,后者则是按照合同规定不得不来做这种事情。奥利弗与造化在阴阳之间较量着,经过几个回合的搏斗,一口气缓了过来,打了一个喷嚏,并通过一声啼哭向济贫院的居住者们宣告:这个教区又背上了一个新的包袱。这声啼哭十分响亮,对于一个在三分十五秒之内始终未能运用嗓门这一非常有用的附属部件的男婴来说,是喜闻乐见的。
    奥利弗刚刚给出了自己肺部功能正常而且自如的第一份证明,那条胡乱扔在铁架床上满是补丁的旧床罩便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一个年轻女子苍白的脸无力地从枕头上抬起,一个微弱的声音断续地吐出这样一句话:“让我看看孩子再死吧。”
    医生本来面对壁炉坐着,一会儿烤烤手掌,一会儿又将两只手掌相互搓搓。听到年轻女子的声音,他站起来,走到床头,以出人意料的温和语气说道:“哦,你现在还谈不上死。”
    “上帝保佑她,不会的!”老太太插嘴说。刚才她正带着极大的满足在角落里品尝一个绿色玻璃瓶内的物质,这时急忙将瓶子塞进自己的口袋。“上帝保佑她,先生。当她活到我这个年纪,自己生下十三个孩子,除了两个外都一个个地死掉,剩下的两个和我一起待在济贫院里,那时,她就懂得犯不着这个样子了。上帝保佑她!想想做母亲的滋味吧,瞧,一只多可爱的小羔羊呀,想一想吧。”
    显然,做母亲的美好前景并没有收到预期的安慰效果,病人摇了摇头,将手伸向孩子。
    医生将婴儿放入她的怀中。她将自己冰冷苍白的嘴唇深情地印在孩子的额头上,双手抹过自己的脸,眼睛热切地凝视了一下四周,打了一个寒战,身子往后一仰——死去了。他们按她的胸,搓她的手,揉她的太阳穴,然而血液永远地停止了流动。他们说的那些希望与安慰的话,对她已经太陌生了。
    “她走了,辛古米太太!”医生终于开口道。
    “啊,可怜的姑娘,看来是完了!”接生婆说道,捡起绿瓶子的软木塞,那是她俯身去抱婴儿时掉在枕头上的。“可怜的孩子!”
    “太太,要是这孩子哭闹,你尽管叫人去找我。”医生说,一边慢条斯理地戴上手套。“小家伙很可能不会安生,如果那样的话,你就给他喂点粥。”他戴上帽子,在向门口走的时候在床边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这女孩长得倒还漂亮,她是从哪儿来的?”
    “她是教区济贫专员昨晚叫人送到这儿的,”老妇人回答说,“她被人发现躺在街上。她大概走了很远的路,鞋子都磨烂了。但是她到底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谁也不知道。”
    医生弯下腰去,拿起死者的左手。“还是老故事,”他摇摇头说,“手上没有结婚戒指。唉!祝你晚安!”
    可敬的大夫出去用餐了,接生婆又一次沉迷于绿瓶子里的液体之中,然后,她在壁炉前的一把小椅子上坐下,开始给婴儿穿衣。
    服饰有着多么大的威力,小奥利弗·特威斯特可以说是一个杰出的例子。他一直被裹在一条毯子里面,这条毯子是他出世以来唯一的遮体之物。他可能是一个贵族的后代,也可能是一个乞丐的孩子,就是最自负的陌生人也很难确定他的社会身份。但是现在一件因使用过久而泛黄了的白色旧布衫往他身上一套,他便立刻被盖上了印章,贴上了标签,确定了位置——教区的孩子、济贫院的孤儿、地位低下半饥不饱的苦力,在世间挨巴掌受老拳,人人鄙视却无人同情的角色。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