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 定价: ¥39.5
  • ISBN:978755002228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90页
  • 作者:冰河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冰河著的长篇小说《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是畅销书作家冰河继《无家》《狗日的战争》《警察难做》后最新犯罪悬疑小说,比《余罪》更真实好看,比《心理罪》更挖掘人性,既有美剧的强情节、强设定,也有日式悬疑的人性思考和关怀。经过众多优质警匪剧和悬疑小说的带动,犯罪悬疑题材已成为目前最受观众和读者关注和喜欢的题材之一。
    作者过往作品《无家》被誉为战争版《活着》,入选中国作协举办的“中国网络文学十年盘点”之十部佳作之一,豆瓣9.1高分;《狗日的战争》畅销30万册,梁晓声、孙红雷、陆川、解玺璋、白烨联合推荐,影视版权被乐视购买,即将改编成影视剧;《警察难做》销量15万册。堪称类型文学的经典制造机。
    以往悬疑小说从没写过这样独特的主角,四流演员阴差阳错半路出家成为卧底,角色串位,堪称最容易穿帮的卧底。    
    故事全程无尿点,热血!酣畅!刺激!烧脑!主角所面临和解决的每一个危机,主角通过潜伏毒贩集团,一层一层挖掘出背后更深更庞大的组织,都相当于闯了一次关。剧情重重反转,悬念十足。

内容提要

    冰河著的《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讲述的是:四流演员李可冲动打架进了看守所,却被警方告知孪生哥哥李进化名龙久,潜伏在东南亚最大毒枭吴右身边做卧底。李进出车祸昏迷不醒,卧底任务却到了关键时刻,李可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这突如其来的任务,没有剧本,更没有喊停重来的机会,再完美的演技也无法复制李进的记忆。李可不仅要面对危险的毒枭老大、搭档和手下,还要与李进的未婚妻——吴右的女儿安娜朝夕相处。更可怕的是,李进似乎早已向吴右暴露了警察身份……
    一个庞大而复杂的毒枭江湖慢慢展现在李可面前,他从此陷入危机四伏、步步杀机的旋涡中,每一步都是在为自己惊险续命。人人都在这个致命的局中,菜鸟卧底能否闯关成功,完成独特的使命?

媒体推荐

    这个故事写得很好啊,容易穿帮的卧底,让人深捏一把汗。
    ——寒冰装甲
    情节的跌宕起伏,主人公的命运多舛,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李可在刀尖枪口闯过了一关又一关,他的身份在别人眼里扑朔迷离,在自己眼中也是人妖难辨。
    ——雪舞
    主人公李可一步步融入到“李进”这个身份的过程中,头上始终有两把剑悬着,一把是身份被拆穿喂老虎的风险,另一把是拒绝与警方合作而坐牢的风险。一个人如何能成为另一个人?这故事吸引我的地方也就在这里。
    ——手工拉面

作者简介

    冰河,小说家,1973年生于河北冀州,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热爱文学及诗歌创作,高尔夫球爱好者。主要出版作品有长篇小说《无家》《警察难做》《狗日的战争》。曾任《商务周刊》总监、搜狐男人频道主编、英国《华闻周刊》总编辑,现为冰河兄弟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目录

第一章  坐牢,还是去卧底?
第二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三章  这戏没法演
第四章  落地请杀人
第五章  虎口的表演
第六章  毒枭的问题,我听不懂
第七章  验货,还是验我?
第八章  致命的床戏
第九章  恐怖的钢琴家
第十章  谁在救我?谁在杀我?
第十一章  神秘的守护者
第十二章  天使的眼泪
第十三章  如何设计一场完美的刺杀?
第十四章  医生杀手
第十五章  元老的计划
第十六章  老家是什么?
第十七章  噩耗
第十八章  局中局
第十九章  公主的祭日
第二十章  人妖的问候
第二十一章  与魔共舞
第二十二章  最伟大的演员
第二十三章  我是卧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打鬼子犯法吗?
    在1945年前,这是英雄。可是在2015年秋天的横店,这叫故意伤害。
    那天秋暑如火,穿着锦衣卫戏装的李可正在拍冬天戏,热得像块要融化的黄油。他在片场熬了几周,心里早和戏景一样长满绿毛。剧组拍着明代戏,正要和东厂的人动手,把式摆到了生死关头,还有两个吊着威亚在天上。而李可这个男四号的一场关键戏却屡屡不过,饶是他使尽了浑身演技,仍是被导演cut掉。“你得演出一股明代老北京流氓的劲儿,给我装什么楚留香呀?再不过拎包走人!”
    导演的骂声横盖片场,人群在窃窃嘲笑。李可面红如赤,羞愧难当。副导演上来指指点点,给他模仿着该演出来的样子。李可只能哈腰道歉,祈求再试一次。这活儿接得憋屈,虽是部超级网剧,他的男四号角色却是底线全无,人憎鬼厌。但他不能不接,混迹影视圈十多年,他眼下虽然生计不愁,曝光度却已然大跌,这是他半年来唯一接到的戏……而他已经三十二岁了。
    抽完一根忐忑的烟,横下心的李可走进镜头,施展出比副导演示范的还要夸张的表演。导演说着“对!对!对!”摄影机在滑轨上移动,镜头正在摇向他人,而此刻的取景器里,不远处突然走过几个端枪叼烟还看着手机的“鬼子”,瞬间穿帮到死。导演一声怒骂,“啪”地将水杯砸在了地上。
    李可回头一瞧,登时火冒三丈。他和剧组的愣头青们冲了过去,没骂几句就开了打。李可骑在一个兔崽子身上左右开弓,打得对方鼻血四溅,两个宫女都拉不开。在这热成狗的日子拍戏,一场戏十几遍不过,好容易快要过了却又废了,哪个心里不想杀人?
    鼻青脸肿的鬼子们狼狈而逃,却报了警。警察们旋即而至,喝问斗殴缘由,他们经验丰富,几声盘问便抓住了问题的核心。谁先动的手?这人鼻梁谁打断的?戏服一脱,血染重衣的李可鹤立鸡群,导演在一边没事儿样地打着电话,其他人呼啦就不见了。明明一伙人上去打的,可就抓了李可一个,于是,他被带上了车。
    在警车上,李可也没觉得兹事体大,以为只是横店剧组拍戏中偶发的狗血混战,被教育几句,掏点医药费就能回来了。自己这副侠肝义胆该会得到大家,尤其是女演员们的侧目,也会得到导演的理解,没准还成为圈中佳话。可几天过去,这一切并未发生。导演组无人问询,制片人杳无音讯。经纪公司的女经理姗姗来迟。她肯定了李可对剧组的情义,以及他的真性情、有担当,却认为他在剧组打架,违反了与公司的经纪合约,又进了局子,出来有待时日。戏不等人,对不起,他的戏只能让别的演员接着拍下去。至于前面的戏,抠脸特效已是行活儿,替换掉他只是分分钟的事。
    看着女经理踩着高跟鞋离去,李可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没多久,法院升堂,当庭宣判。李可的故意伤害行为和结果触及刑法,虽然情节轻微,仍要拘役六个月,罚款五千。判决书简明扼要,措辞严厉,红章刺眼。只是打了个假鬼子而已,怎就成了罪犯?
    这不啻一道晴天霹雳。一个有望能熬成邓超、胡歌的明星,怎么能在铁笼子里关六个月呢?消息一散,他的星路必定土崩瓦解。他祈求女经理请个律师,坚决要上诉,扣光演员费也要把他弄出去。来的律师患了热伤风,擤着鼻涕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说case虽小,却是铁案,上诉除了费钱,意义不大……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