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好请问几点打烊

  • 定价: ¥39
  • ISBN:978702012836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203页
  • 作者:姚瑶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姚瑶著的《你好请问几点打烊》是一本可以让人失眠的奇书。
    作者姚瑶是一位传奇了半生的人,她有故事,也喜欢收藏别人的故事。
    你一定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生,但你一定在某个入夜后的街口和这些人生的主人擦肩过。
    “你好,请问几点打烊?”是一句饱含期待和充满了小心翼翼的话,那些夜不归家的人其实是在问,你是否愿意暂时帮我保管那些秘密。
    四个故事,汇聚成世间百态人生。
    每座城市,都有一间承载故事的酒馆儿。
    你好,欢迎来到,深夜酒馆。

内容提要

    姚瑶著的《你好请问几点打烊》是作者沉淀半生诚意之作,首部短篇故事集。一本让整座城市为之失眠的短篇小说集。书里写了四位主人公,他们的故事各有不同,却又有所关联。有拼尽全力在低洼处求生的人,有逃离了牵绊与责任的人,有遵循社会法则按部就班的人,也有J致浪漫至死不休的人……人间草木皆美,人不是。
    你不能轻信肉眼所得见的一切,孔雀那斑斓耀眼的羽毛背后,亦藏着污浊的排泄器官。敏锐是一种天赋,它源于质疑。你觉得无法再走下去的路,他们继续在上面踏步。他们半路不小心失去的,也请你捡到以后留下来。愿你我都能在入夜后退去一身华彩,放下欲望,放下名利,面对赤裸的自己,笑一笑说:还好没有长成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

作者简介

    姚瑶,微博高赞情感博主:前奥美广告内容主编。微博:@重口味女青年@爱烟。

目录

The first stranger 第一个陌生人
  爱做梦的文艺女青年
The second stranger 第二个陌生人
  整容脸也有春天
The third stranger 第三个陌生人
  每颗星球都有一个死宅
The fourth stranger 第四个陌生人
  白手起家做大号

前言

    当爱情与名利,美貌与享乐同时呈现于桌面,你会先挑哪个?欲望复杂,人心莫测。
    人生这一盘棋,哪有什么输家和赢家?我们不过都在局中艰难前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叫柯涵,女,今年二十八岁,自由职业。
    我更喜欢叫自己梦想家。可能你会说,什么狗屁梦想家,就知道谈些不切实际的梦想,用别人学习的时间去胡闹,简直蠢得不知悔改。
    我却觉着,如果人失去了做梦的能力,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日复一日地循环着单调又麻木的生活,过得像一杯白开水,这让许多人感觉安全,却让我乏味到想摔杯子。
    只活一辈子啊,为什么不做点特别的事儿呢?
    我的梦都是有颜色的。
    初相遇是粉色,每一次动心都像情窦初开,全情投入。在那个时候,我是少女,只需要一个吻就能破涕为笑。热恋期是红色,炙热灼烧如同火焰般的存在,恨不得在彼此手里粉身碎骨。在那个时候,我是荡妇,只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分手之后,这个梦又会变成深蓝色,带着凉意的诀别,叫人清醒。那个时候,我又回归到一个女子的原始状态,感性、易碎、透明,像一块冰。
    如果要为我的梦下个定义,那就是春梦吧。
    我爱浪漫,爱那些令人窒息的热吻,爱那些如饥似渴的抚摸,只求一夜又一夜的抵死缠绵,宁愿在爱人的手中死去活来。能好好活着的日子短,肉体鲜活的日子更短,不来一杯荡气回肠的酒,怎么对得起自己?
    也不是没假设过结婚生子,过那种柴米油盐平平淡淡的日子,每天觅着同一条道回家,睡几十年如一日的枕边人——想到这我就想不下去了,这种生活太可怕了。
    做梦的人不需要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不工作,不社交,不结婚,当然也不打算要孩子。我唯一的嗜好就是不断地恋爱,喜欢这个,再喜欢那个。
    也有人问过我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我的答案只有四个字:遇到真爱。
    我需要爱情,就像植物需要阳光雨露。不然呢?需要亲情吗?
    不,亲情这种东西我不熟,我的家是冷的。
    很小的时候,那个男人就离开我和妈妈去过自己的日子了。他走了太久太久,乃至于他留给我的记忆,只剩下被他胡楂刮过脸庞的感觉和他离开的背影。
    我家曾经有个习惯,每个周三都会出去吃饭。妈妈说是为了奖励我们前两天工作学习的辛苦,同时也迎接即将到来的周末,总之就是要大吃一顿。像过小年一样,一到周一我就盼着周三。
    因为他要收拾行李,那个周三我们没有出去吃饭。他的箱子很小,但好像带走了所有东西,连空调都无心制冷,闷热的空气里只有一个抽泣的妈妈和不知所以的我。
    当时个子小小的我站在屋内,勉强透过夕阳刺眼的光线捕捉他的身影,踩着他模糊的影子,试图追上他的步伐,却被反手关上的大门挡在了房里。在他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每天蹲坐在院子里等他回来,我以为他还会像平时一样,悄悄从门口探出头来,一把将我抱进怀里用胡楂肆虐我的脸。
    也记不清那时候,坐在厅里与夕阳融为一体的妈妈,她的脸上挂着什么样的表情。是的,她也在等,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忘了那个人的存在,妈妈应该也忘了。虽然后来她脸上的笑容就进入了冬眠状态,法令纹像她心头的伤疤一样,在脸上刻下再也无法平复的痕迹。
    不过他给我们留下的动产和不动产,足够我们好吃懒做地过一辈子。反正也没有后顾之忧的妈妈将我的生活起居交给保姆,每天睡到中午,梳洗打扮后,便直接赶赴牌局,回到家时我早已睡去。我们不怎么见面,但我理解她,生活是需要依托的,要不就是一个家庭,要不就是一个牌局。与其回家独自守着空荡荡的屋子,不如出去热热闹闹地搓会儿麻将,人要活下去,就得学会为自己找乐子。
    是啊,长大了,我也得为自己找点乐子。(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