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奇境异闻之血月亮/罪推理事务所系列

  • 定价: ¥30
  • ISBN:978753608337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花城
  • 页数:238页
  • 作者:江海潮生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江海潮生著的《奇境异闻之血月亮/罪推理事务所系列》讲述了:1925年的上海滩发生了一系列绑架案,震旦大学考古学教授陈奇不得不通过法租界探长洪一枫雇佣了江湖人物李四保护自己,而这个年轻英俊的神秘保镖不按常理出牌,搅乱了陈奇的生活。李四通过昔日搭档吉祥打探消息,得知陈奇是因为神秘的玉璧血月亮而招来了杀身之祸。陈奇遭遇青斧帮绑架,李四于嬉笑间救出陈奇,却得知血月亮的消息已被人散播出去,赶往青斧帮,却发现这帮派五十多号人全军覆没……李四怀疑另有内情,洪一枫透露了血月亮的来历以及十五年前血月亮考古的秘情。陈奇李四决定回到原点寻找答案。

内容提要

    江海潮生著的《奇境异闻之血月亮/罪推理事务所系列》是长篇原创悬疑小说,讲述上世纪20年代上海滩的“奇闻异事”。同名网剧正在火热筹拍。

作者简介

    江海潮生,女,本名柏悦。最开始写武侠,无意中写了武侠推理,然后在推理小说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又去当了编剧,继续努力码字写稿。

目录

正文

前言

    悬疑推理小说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件舶来品。虽然早在清朝,中国小说中便有“彭公案”“施公案”一类公案小说,但真正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本土悬疑推理小说的出现,还得源自20世纪初中国文人对于柯南道尔“福尔摩斯系列小说”的译介与模仿(早期的译介者往往同时也是仿写者)。用范伯群教授的话讲,中国现代悬疑推理小说——当时一般称为“侦探小说”——在诞生之初,就存在一个“包拯和福尔摩斯交接班”的问题。
    而在中国本土的悬疑推理小说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发展情况并不尽如人意。这可能与中国社会长期缺乏理性、科学、法制精神有关,而这些社会普遍认知对于悬疑推理类小说而言,犹如土壤和空气对于植物生存生长一般重要。
    但近些年来,中国的悬疑推理类小说的创作,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与不错的实绩,涌现出很多有着丰富生活经历和创作才华的年轻写作者。而本套“罪推理事务所”系列书则恰是对这些近年来部分创作实绩的一种汇总与展现。
    现如今,每一位优秀的中国悬疑推理小说家在创作时都需要面对四个问题:如何面对中国传统公案小说的创作资源?如何面对欧美日本同类型小说的辉煌创作成果?如何融合悬疑推理故事于中国社会环境而达到浑圆的境界?如何用紧张而刺激的故事表达出普遍意义上的人性主题?本套丛书所选的这些篇小说正是写作者们从不同角度对上述问题作出的思考与回答。
    我们现在还很难概括总结出中国悬疑推理类小说已经形成了哪些独特的能立于世界同类小说中的风格或流派,但看过这这些作者的作品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距中国派推理小说的诞生,已经不远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陈奇显然不相信李四的说辞,但也不打算追根究底,目光落在桌面摊放的报纸上。
    李四目力精准,一眼就看见了其中一张报纸上圈出来的讣告:知名教授姜育林因病去世,民国十九年十月初二下午三时于卢家湾公墓举办葬礼,请亲友自行前往哭奠。
    陈奇闭上眼睛,忍住一阵眩晕,至今,他仍然不敢相信,育林,他最敬爱的老师和兄长,已经永远离开了。
    “老板,这就是你雇我当保镖的原因?”
    陈奇睁开眼,李四手指着另外一张报纸角落处刊登着一桩不起眼的谋杀案,一脸严肃地问。
    “洪探长没有告诉你原因?”
    李四耸耸肩:“这老狐狸让我自己去查。”
    陈奇会心一笑,这摆明是洪一枫的一种测试,他需要的不止是保镖,更是一个脑筋灵活的助手,一个在考古探险方面能够发挥作用的有用人才。
    李四皱了皱眉:“我猜老板你也不会告诉我实情了?”
    “我尊重洪探长的决定。”
    李四磨了磨牙,这个平淡无奇的大学教授身上,肯定隐藏着什么重大秘密,以致于招来杀身之祸。可详细的情况,洪一枫这老狐狸却不肯多说,只是让自己去查找。
    他拿着大洋离开了小别墅,七拐八绕,专走小弄堂,最后,在一家破旧的理发店门口停了下来。店门上方挂着一块歪歪扭扭的木牌,写着“吉祥理发店”。
    理发师傅是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细眉小眼,因为生意寥落,坐在门边的椅子上,晒着太阳打盹。
    李四大步跨进理发店,顺便一巴掌拍在理发师傅的脑袋上:“吉祥,生意来了!”
    吉祥差点被李四拍到地上去,捂着脑袋嚷:“是谁?”一回头,看见李四,顿时苦了脸,“又是你!”
    李四早已一屁股坐上理发椅:“就是我。来来,理发修面,爷要重新出山了。”
    “爷你个屁!回回当我仆人一样指使,我欠你啊?”吉祥嘟囔着抱怨,把白布系在李四的脖子上,亮出剃刀,“真想一刀割了你的喉咙。”
    李四瞥了他一眼:“不怕死就试试。”
    吉祥深知他的身手,赶紧谄媚地笑:“行行,我服了您老还不成?”拿起剃刀梳子,小心地替李四理发。
    李四闭上眼睛:“你知道一个叫陈奇的教授吗?”
    吉祥“嗤”的一声笑:“你看我这么一个理发的苦力,跟大学教授能扯得上?”
    “别跟我打哈哈,我看了最近的报纸,不到一个月,死了三个大学教授,你会一点消息没有?”李四睁开眼,盯着镜子里的吉祥,“还是说,你真准备转行当理发师傅了?”
    吉祥一抬眼,看见镜中李四凌厉的目光 ,叹了口气:“老弟,我是为你好,别趟这混水。”
    “已经趟进去了,现在我是陈奇的保镖。”
    “什么?”吉祥一声怪叫,“谁跟你有仇,给你找这么个要命的差事?”
    “除了洪一枫那王八蛋,还会有谁。”李四磨牙,“不过看在他把我从号子里捞出来的份上,只能忍了。”
    “那就难怪了,遇到吃人不吐骨头的洪大探长,你只好自认倒霉。”吉祥眼珠骨碌碌转了几圈,压低声音,“你知道陈奇是考古学教授吧?”
    “嗯,洪一枫介绍过,震旦大学的考古系教授。”
    “那你知道死的那三个教授全是考古的吗?”
    李四一惊,身体震了震,吉祥赶紧举高剃刀,才免于在李四脑袋上开血口。
    “这么说,他们是同行?”
    吉祥“啪”的拍了李四脑袋一下:“别动,开了口子怪谁呀。”弯下腰仔细用剃刀刮李四颈后的细发,“听说,他们都是全国几个大学知名的教授,前些年组成了一个考古小组,跑了很多地方。五年前,突然有一个教授下落不明,剩下的四个人就回了大学,谁会想到今年突然陆续死掉,有人说,他们受到了诅咒。”
    李四冷笑:“这么无聊的传言也有人相信?这不是什么诅咒,分明是连环谋杀,我猜,这几个教授不幸在考古中找到了什么宝藏,才引来了杀身之祸吧。”
    “不是。”吉祥顿了顿,“你听说过血月亮吗?”
    李四一愣,脸色微变。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