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开往繁花似锦的春天

  • 定价: ¥28
  • ISBN:978755940493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27页
  • 作者:安宁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希望,幸福,美好,执着,你知道它们一直在路上,如影随形。作者安宁曾获得冰心图书奖、首届华语青年奖、索龙嘎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大奖,文笔细腻,清新温婉,笔尖散发着花香,带给我们温暖与智慧。提炼语文精华,感悟生活哲理,《开往繁花似锦的春天》中多篇文章直接被选入中高考模拟试卷现代文阅读原文,被语文老师们强烈推荐的优秀读本。《开往繁花似锦的春天》里的每篇文章都是作者安宁心血精华所凝聚,笔下有真情,字里行间有真意。愿你在其间,感受生活的一切美好和温暖。

内容提要

    《开往繁花似锦的春天》是一本精美哲理散文合集,作者安宁以细腻的生活化手法,写出了日常生活的素喜清欢,记录着自我人生的不断成长、不断磨合的生活经历,让读者感同身受且升华自我。文风细腻柔美又充满人文理性,故事及人物形象接地气且十分感人,让读者感同身受的同时,更以积极乐观的姿态心存美好、温暖与希望。

作者简介

    安宁,著名畅销人气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风犹如个性,兼具柔软温情与犀利幽默。已出版《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蓝颜,红颜》《试婚》《聊斋五十狐》
    《笑浮生》等多部畅销作品。

目录

第一辑  幸福都是自找的
  窥见你粗粝成长的弧度
  与一株花树相视而过
  原木之爱
  风景划过静寂生活
  少年在潮热的午休里醒转
  不安曾经席卷而过
  落“音”缤纷
  幸福都是自找的
  花儿记得一路的温情
  不是所有的 PK,都有公平的规则
  无法不对你残酷
  一抹忧伤抵达的月光
  无法治愈的孤独
第二辑  你有没有最珍贵的
  谁采走了我的决明子
  岁月里你沉淀下什么味道
  你有没有最珍贵的
  锦色年华里走丢了谁
  多年之后时光会给我们宽容
  痴缠
  蝉蜕
  只是一碗馄饨的温度
  糨糊人生你走不走
  步行等待落下很远的幸福
  倾听是心灵的慈悲
  忘记一粒沙子的温柔
第三辑  世界在谁的掌心里
  与你偶遇在孤单的旅程
  女孩子的花
  薇丫头
  谢谢你为我歌唱
  我在途中,我在歌中
  那些温暖闪亮的细节
  尘世中你是谁眼中的风景
  世界在谁的掌心里
  谁比谁更有华美的青春
  在爱里慢慢成长
  让心灵忘记过往的光华
  你有什么理由逃
第四辑  尘世里最美的相守
  尘世里最美的相守
  前方有雨,请君慢行
  谁惊扰了那段最美的时光
  爱情只是两颗心的事
  尘世中地久天长
  青城之恋
  爱的必修课
  少女的唇彩
  幸福不是一种物质
  等待秘密花开
  听话的孩子没糖吃
  站在我光环下的你
第五辑  无花果也有似锦的春天
  行在我生命左侧的旅者
  良心的利剑
  我们差了有多远
  你的善良是一把尖锐的刀
  一个静默转身的宽容
  人不只是一撇一捺
  人心卑微却不争
  羞涩的富二代
  无花果也有似锦的春天
  我的老师未成年
  慢慢走,慢慢品
  最美的时光
第六辑  只为这一程璀璨的光阴
  年少的蜗牛没有壳
  只为这一程璀璨的光阴
  喝茶的旧日好时光
  清炒人生
  原谅少年卑微的乞求
  花儿来得及
  青春需要怠慢
  那些列队行过的伤害
  淤泥里开出的花
  我们被优生淡忘,差生怀念
  做一朵不必奔跑的花朵
  我宁肯只是记住你的好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原木之爱
    很小的时候,被外出做工的父母丢在家里,常会觉得恐惧,像是有飘来荡去的鬼魂,出没在橱柜的阴影里,花盆的泥土枝权中,老式八仙桌下纵横交错的蛛网间,或者是塞满了白菜土豆的黑洞洞的床底。每每觉得害怕,我最常做的,就是躲到家里盛放衣服和棉被的橱子里去。那里是我最温暖的港湾,我躺在层层的棉被之上,一边嚼着甜甜的姜丝,一边听着外面的青石板街上杂沓琐碎的人声。我能够清晰地分辨出哪是父母的脚步,哪是隔壁谭阿姨哼的小曲。这些远远近近的声音,像傍晚洒满阳光的波纹,一漾一漾地,我便在其上睡着了。偶尔,会听到有陌生的人来敲门,问有没有人在家。我每次都会从梦中惊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但并不敢动,只是贴得橱柜愈发地紧,又用母亲的衣衫蒙了头,屏息凝神地听门外的动静,直到那急促的敲门声止住了,院子里再一次陷入天长地久般的寂静里去。而我,在原木的散淡清香里,又渐渐还原至惊惧前的疏懒,沉沉地倒头睡去。
    有时候父母回来,四处寻不到我,发了急,而我却窝在柜子里,暗自掩嘴嬉笑,直到母亲快要哭了,我才悄无声息地打开柜门,蹑手蹑脚地从背后抱住母亲,将她吓得大叫一声。这个秘密,母亲并不知道,我从没有告诉过她,我在橱柜里,怎样放任着想象,将所有看过的、听来的故事,杂糅在一起,创造出一个与齐天大圣一样能上天入地的精灵。更重要的是,这个精灵可以给我安抚,伴我入梦,将那些独自一人的漫漫时光,缩短,变淡,直至像我腮边的泪痕,了无踪迹。
    是的,我如此固执地喜欢着橱柜里隐秘的时光,感觉时间在此,像是长了翼翅,飞一样便载我度过了孤单无助的时日。就连那些突如其来的造访者,在屋檐上发出诡异叫声的猫,风漫过树梢时寂寞的嘶鸣,天色渐暗时穿堂而过的老鼠,我都不必再怕。不大的橱柜,足以将这所有的一切,统统挡在门外。我只从橱柜的缝隙里,便可以知道,外面的光淡下来了,人声,亦不再鼎沸,而母亲,也快要回来了。
    我整个童年的记忆,似乎都与这个充满了好闻的樟脑香味的橱柜,交织在一起。我记得我在里面嚼过的槟榔、嗑过的瓜子、啃过的香瓜、翻过的小书。偶尔没有零食可吃,也无书读,我会将机器轧好的长长的面条,捏上一束,漫不经心地嚼上几个时辰。那种“咯吱咯吱”的脆响,像是寂寞啃噬的老鼠,在记忆中长长久久地遗留下来。我甚至记得那些在其中做过的梦,彩色,或者黑白,带着一股枣花的甜香,和木质的纹理,影像般定格在年少的底片上。
    那个橱柜是父亲亲手做成的。枣木很硬,要做成结实的家具,就要费很大的力气,经过很多道工序,所以父亲求过许多的木匠,都没有人愿意来做。最终,父亲选择自己动手。记得他砍枣树的那天清晨,我仰望着深秋里已经疏朗的枝干,和上方明净的天空,突然觉得鼻子很酸,想着再也不能爬到树上,去尽情地找寻那些熟透的红枣了,再也不能在八月的午后,将脖子仰得酸了,只盼着看那透亮的枣,在母亲挥舞的竹竿里,啪啪掉落下来,砸得我的脊背丝丝鲜明的疼。
    但这些感伤,很快便被解木刨光的父亲的热情,蒸发得无影无踪。我会碍手碍脚地帮父亲拉锯、烧火,或者,只奉上自己不着边际的自言自语。父亲将枣木解成大板,放人大锅中,用沸水蒸煮了三天,然后码放在室内,让其慢慢地自然风干。风干的过程,持续了一整个冬天,最后,我终于不耐烦了,父亲这才不慌不忙地用刨子一遍遍地打磨,直至那些细腻唯美的花纹,花儿一样在院子里铺陈开来。我喜欢用手温柔地抚摸那些纹理,感觉里竞像是丝绸,如此的滑润与柔美,一寸寸,看得见昔日蜂飞蝶舞的粲然光阴,和那累累硕果时的喜悦时日。
    父亲说,枣树是最让人钦佩的一种树,它们可以漫天遍野地生长,不挑旱涝,不计人爱。枣花酿出的蜜,是蜜中的上品。枣能实用,亦能酿酒,而坚实的枣木,则因虫不蛀、纹不裂、色极美,成为旧时做车轮车轴的上上之选。拿来做家具,则实在是委屈了它。我不明白,便问父亲,如此好的枣木,为何木匠们不愿意来做呢?父亲便笑着刮刮我的鼻子说:“只有像我们这样,有耐心经历一道道繁杂工序的人,才能见到最后漂亮的衣橱呢。”
    衣橱完成的时候,已经是又一个秋天。我对其膜拜的一个仪式,便是躺在依然可以闻得见细细香气的衣橱里,微闭上眼,美美地睡上一个小觉。醒来时,我的头上已经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它们像猎猎彩旗,在秋日的风里,将那一株枣树十几年的旧梦,扑啦啦地一一卷过。
    后来我便离开了家,去了很多个地方,但不论走到哪里,我最先去买的,便是一个小小的橱柜。我买过可以折叠的塑料橱柜,散发着浓重油漆味又常常爬出小虫的木质橱柜,还有那种过不了一年便生出裂纹的拙劣橱柜。但不论我花多少钱,都再也买不到手工做成的橱柜的感觉。这个遗憾,像是经年的旧习,天长地久地便成了一个无法愈合的裂痕,深深地嵌入你的记忆,让你以为,它们从一开始,就是长在那里的。
    再后来,我也有了自己的家,我花费了几万元来装修自己的房子,又买了与之匹配的昂贵的衣橱。我也曾想过把那个枣木的橱柜,千里迢迢地搬到自己家里来,以便将儿时的那个梦,绵绵地延续下去。但却遭致包括父母在内的许多人的阻挡和奚落,他们皆道:多么土的样式,多么笨重的木头,现在还有谁像你一样恋旧到如此不论和谐的地步?
    我想了许久,终于忍痛放弃。或许,让那一个青烟缭绕的旧梦,暂且锁在原木的清香里,方是最合适的缅怀方式。只要,我依然记得,记得那段将自己闭锁在柜中的时光,记得我所有的梦与爱恋,记得手工时代的朴质与忍耐,这就足够。
    而旧梦本身,就这样在回忆里,像那原木的家具一样,于时光的打磨中,渐次绽放出迷人的光华。
    P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