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晚晚入怀

  • 定价: ¥32.8
  • ISBN:978755002291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62页
  • 作者:耳元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晚晚入怀》是继《还债》之后,耳元再塑完美国民老公。
    年轻女白领余晚一直怀有心结,曾在年少时被继父虐待,困于过去。因为工作需要,余晚遇到了青年才俊季迦叶。对方年少有为,深沉内敛,在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后便对余晚展开追求,他陪在余晚身边,看着她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并逐步打开自己长久的困惑。

内容提要

    耳元著的《晚晚入怀》讲述:投行大亨季迦叶突然高调宣布要和一个小助理结婚,舆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表示:“男神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
    就连当事人余晚都很费解:“季先生,我心有隐疾,害怕与人亲近,娶我完全是一次失败的投资,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
    “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已经考虑好了,我季迦叶的妻子,只能是你余晚。”
    可是余晚很害怕——季先生,我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如果你知道了我深藏了十年的秘密,你还会不会爱我如初?
    “季先生,你介意我的过去吗?”
    “我只是心疼,没能早点遇见你。”

作者简介

    耳元,八零后双子座写手一枚,标准的工科女,偏喜各种狗血八卦。 爱做白日梦,自诩为文青,偶尔神经病。看文的历史很长,写文却完全是心血来潮,且写且珍惜。
    著有作品:《宁为我心》等

目录

第1章 先生,怎么称呼?
第2章 季先生,你为什么要帮我?
第3章 季先生,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第4章 季先生,请不要管我!
第5章 季先生,你到底想怎样?
第6章 季先生,你别太过分!
第7章 季先生,我才没吃醋!
第8章 余小姐,你就口是心非吧!
第9章 余小姐,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第10章 余小姐,你就是我的条件!
第11章 余小姐,我反悔了。
第12章 余小姐,跟我结婚!
第13章 余小姐,我终于弄丢你了!
第14章 余小姐,余生让我来护你!
第15章 深爱如长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1章  先生,怎么称呼?
    这个夏天特别热,路边的樟树叶子蔫蔫地耷拉下来,蝉鸣声聒噪。
    早上出门前,施胜男对余晚交代:“晚上喊小江过来吃饭啊。”
    余晚弯腰穿鞋的动作一顿,说:“他还在外地。”
    “自己当老板就是忙,一去一个多月,你让他别太累……”施胜男絮絮叨叨。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她“啧”了一声,皱眉道:“余晚,你这裙子太短了。”
    余晚直起身。她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职业裙,刚好过膝。
    施胜男板起脸,命令她:“去换一条。”
    余晚回房间。
    施胜男在外面抱怨:“你是助理,又不是陪酒的!就去谈个事儿,有必要穿成这样吗?让小江知道,他怎么想?”
    余晚不说话,再出来时,已经换了条黑色的铅笔裙,下摆有流苏,遮到小腿处。
    施胜男仍旧不满意:“这裙子这么窄,还有你这白衬衫……”
    余晚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背起包,打断道:“妈,我赶时间,晚上回来再说。”
    老式的小区没有电梯。高跟鞋“噔噔噔”地响。
    施胜男听在耳中,还是皱眉。
    外面很晒,不过才早上八点,余晚身上就开始冒汗。柏油路也似乎要化开了,车从上面开过,热浪滚滚,烫得要命。
    余晚一路拿资料遮阳,直到上了出租车,空调凉风一吹,她绷着的脸才慢慢舒缓下来。
    她拆开资料袋,里面是沈长宁昨天要拍的藏品的照片。
    ——串莲花天珠手串。
    手串用纯正的黑色珠子串起来,底下间隔几粒品相极好的红玛瑙,而最中间的那颗天珠古朴、瘦长,哪怕历经岁月,斑驳一片,依然能看清莲花并蒂的图案。
    光是照片,就已经很漂亮了,实物更让人震撼。
    昨天拍卖会上,这手串用上好的紫檀木托着,璀璨灯光一照上去,那一颗颗珠子闪着光,仿若有了生命,是真的美。在场诸人都心动,只是碍于沈长宁的面子不好意思举牌。
    可惜呀,最终它还是花落旁家。
    沈长宁愿意用两百万拍下来,偏偏有个神秘买家不依不饶,硬生生压他一头,最后成交价——两百一十万!本市还没有不卖沈家面子的,沈长宁气得吹胡子瞪眼,害得余晚也被他一顿哕唆,而且他非逼着她去处理这事。
    沈家大少爷如此锲而不舍,不过是因为他最近养着的那位喜欢这些。
    余晚将资料收好。
    出租车停在四季酒店门口,门童过来开门,余晚下车。
    她在大厅稍坐了一会儿,就见一名男子下楼。他穿着一身周正西装,四十来岁的年纪,正是昨天举牌的神秘买家——刘业铭。一锤定音后,他就消失了,余晚后来通过拍卖公司,费了些周折才联系上这个人。
    “刘先生,你好,我是余晚。”
    余晚主动递上自己的名片,道明来意。谁料刘业铭笑了笑,说:“余小姐.你得跟我的先生谈。”
    先生?
    余晚打量了他一眼,问:“那方便见一下‘您的’先生吗?”
    “我得先打个电话。”刘业铭公事公办。
    趁他打电话的空当,余晚在心底暗暗盘算一遍,也想不出本市有这么一位人物。
    很快,他回来了:“只有十分钟,可以吗?”
    “当然。”
    还是在四季酒店,刘业铭直接领她上了旁边的客房电梯,一直到五十二楼。
    电梯打开的刹那,这座城市绵延的天际线跃入眼帘,余晚怔了怔。她被刘业铭安排在外面的客厅。
    足足四百五十平方米的套房,地面全部铺了地毯,四周很安静,让余晚有一种轻微的失重感,仿佛摇摇欲坠。
    走廊深处似乎有人在发脾气,一长串英文,语速极陕,没有丝毫停顿。余晚听不清,只能隐约感受到其中克制的怒意。
    她循声望过去,是长而幽深的走廊,宛如中世纪的古堡,暗暗的,看不清里面。
    又等了几分钟,刘业铭重新回来:“余小姐,这边请。”并且他再次确认道,“你只有十分钟。”
    “好的。”想到刚才不小心听到的只言片语,余晚有意问了句,“那位先生怎么称呼?”
    刘业铭适时递来一张名片。
    这名片凉而平滑,还很薄,用指腹摩挲,更有一种冷冽的质感,明显做工精良。
    而名片中间,不是规整的宋体,也并非寻常的楷书、隶书,取而代之的,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余晚不过看了一眼,会客室的门便已经被推开。这一瞬,浓烈的烟味并着灼烧的热意一道呛出来。余晚抬头。
    正对面的窗帘没有拉上,阳光剌目,直接跳进眼底,晃得人头晕。
    余晚眯了眯眼,在一片明晃晃中,渐渐勾勒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来人比她想象的要年轻。
    那人头发打得很碎,戴一副金丝边眼镜,支着腿,坐在窗沿边,坐在炽热的太阳底下。
    他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余晚,随即低头,摸过一支烟。那些被打得很碎的头发自然而然垂下,略微凌乱。阳光得了空,自他背后直刺而来,余晚猝不及防被晒个正着,一时头晕目眩。会客室没有开空调,热气像着了火似的到处翻腾,她恍惚得快要窒息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