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西游情缘之一眼万年

  • 定价: ¥36
  • ISBN:978755940747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11页
  • 作者:甄桢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甄桢著的《西游情缘之一眼万年》是一部以“深情”为主的短篇故事集。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章是西游篇,作者以全新视角颠覆传统,开启了另类解读西游故事的钥匙。第二章是传说篇,从细枝末节到心头余孽,是劫是缘随我心,除了你万敌不侵。第三章是历史篇,那些我们所熟知的历史故事可以在心里,给那些盛世红颜一个美好的构建。

内容提要

    甄桢著的《西游情缘之一眼万年》是一部以“深情”为主的短篇故事集。
    西游情缘篇,展现齐天大圣的身世之谜以及一段被禁锢的爱情;天蓬不再戏谑好色,而是一往情深;沙僧的无奈与悲哀,以凡人之躯修道成仙,不为长生天地。只为这一世情缘。
    妖灵传说篇,一只转世九世的猫妖,为何在即将修炼正果之时毅然放弃所有,做回普通的猫;青蛇隐去性别。化为女儿身,究竟又是为哪般?
    故事新编篇,虞姬的长剑,没有割破自己洁白的颈,而是刺穿了霸王的胸膛,乌江水畔,谁在死去?貂蝉的美色燃亮了飘摇的乱世,可那段隐匿的情缘中,是谁,曾在月光下为她换皮?
    无论是仙、妖还是人。这漫长而短暂的一生,终究难逃一个“情”字。

作者简介

    甄桢,身处现代的古代女子,薄情世界里深情地活着。善于另类解读上古神话故事,并于每个故事里都倾入了那时深情。喜欢探索已知故事的其他可能性,且善于接受后现代思维方式。现就读于北京语言大学硕士研究生古代文学专业。

目录

第一章  西游情缘
  齐天大圣
  唐僧的罗网
  天蓬元帅
  三打白骨精
  蝎子精
  蜘蛛精
  白龙马
  九头怪
  卷帘将军
  哪吒
第二章  妖灵传说
  藤缘结
  桃夭劫
  鱼恋
  貂蝉拜月
  白发妖女
  姑射山传说
  青蛇传说
第三章  戏说美人
  《左传》故事之高台悲歌
  昭君出塞
  虞姬之死
  貂蝉拜月
  西施
  七夕故事
  鱼玄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唐僧的罗网
    皇帝说,让我去西天取经。
    西天?那个只在佛典中记载的极乐梵净之地?
    我不知道是否真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他却如此笃定地让我去那里取什么真经。
    皇帝说:“法师是真正的得道高僧,刚才在法会上,众多高僧都聚在一起激烈辩经。只有法师寂然地独处一隅,岿然不动,视外界纷乱于无物,可见法师虽然年少,却已达到佛陀的不动之境了,去西天取经的重任非法师莫属。”
    我心里不禁哑然暗笑,岿然不动,佛陀之境?
    刚才分明是自己在瞌睡,根本没理会那些老僧们的絮絮叨叨,竟然被这皇帝误解了。
    他是皇帝,我自然不能反驳,便只好硬着头皮,装作很懂的样子,搜刮着自己脑子里那些杂乱无章的佛偈佛经,胡诌了一番。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和尚,虽然自幼出家,却并非是自己的意愿。
    听寺庙里的人说,我尚在襁褓之时,就被丢弃在了门口,是师傅捡到了我,并将我抚养长大,他是大和尚,我自然就成了小和尚。
    在山中生活久了,就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样子了,虽然寺庙里的生活寡然无味,但是我没有在红尘里走过,也不会知道尘世的精彩。
    小时候要和其他弟子去山下的溪涧打水,那是我唯一的机会,可以看到寺庙之外的风景。
    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师傅便不再让我下山了,只是留在这牢笼一般的庙堂里,参禅打坐诵经。
    晨钟暮鼓的课业,清淡无味的食物,高高在上,金光闪耀的神佛,大殿佛龛之侧,寺庙院子里的香炉中,永远燃着的香火,以及节日里,进进出出,络绎不绝的香客……
    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波澜不惊,如同一潭死水。
    也许,去西天取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或许是摆脱这死般沉寂的一种方式。
    其实这次法会,受邀请的僧人是师傅,哪知师傅却在一夕之间病倒,执意要我代他而来,阴差阳错间,自己竟然撞上了这份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回到寺里,我向师傅讲起这件事。
    他一直安静地聆听,微闭着双目,他灰白的胡须在滤窗而过的阳光中根根分明,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之气,将某根胡须吹起。
    待听完一切,他只说:“三藏,西行之前,你可以去山下走走。”
    山下?我有多久没去过山下的溪涧了?
    五年?该是五年吧,十五岁时,师傅便不再让我下山了。
    今夜的月色真是清冷,我踩着长满苔藓的湿滑台阶,走下山,走向了那汪溪涧。
    脱掉灰布僧衣,纵身跳下那溪潭,潭水冰澈,浪花卷卷,滑凉的潭水漫过肌肤,我觉得自己瞬时化成了一条鱼,在这月光铺陈的水里跳舞。
    展臂,踢腿,我仰面漂浮在水面上,即使闭上双目,却依然能感到沁凉的光丝由穹幕上的冰轮传来,霰在我的脸上,更是平添了几分寒意。
    一双清凉的手,在轻抚我的脸,柔软无骨,若漂浮的水草一般。
    我蓦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泛着氤氲水汽的脸,一张女子的脸,她的长发湿漉漉地垂下,嘴唇微启,宛若一条努力呼吸的鱼,她竟然对着我笑。
    我惊慌失措地推开她,努力向岸上游去,却被她用长发缠住,她说:“和尚小哥哥,你不认得我了吗?”我们面面相望,她那双如晓月般弯弯的眸子里闪着晶晶凉凉的光,她继续说,“和尚小哥哥,你不是时常参习佛法吗?也会害怕鬼吗?你怕我?”
    “阿弥陀佛,男女授受不亲,何况在这水中,你我皆未着寸缕,这样实在不成体统,阿弥陀佛。”我听到了自己颤抖无力的话,我哪里是害怕妖邪鬼魅,只是害怕这比妖邪鬼魅更恐怖的女色。
    P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