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远航线

  • 定价: ¥36
  • ISBN:978751681449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台海
  • 页数:280页
  • 作者:谭琼辉
  • 立即节省:
  • 2017-06-01 第1版
  • 2017-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近年来,国家海上航线的安全问题颇受人们关注,索马里海盗更是其中焦点。2008年北京时间12月17日,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总公司圣文森特籍“振华4号”轮,在亚丁湾水域处受到海盗袭击,船上三十多名无枪无弹的船员历经四个多小时的顽强抗击,成功击退海盗,成为当年唯一一只被海盗登甲袭击却没有被占领的轮船。由于各种原因,海员这一特殊群体长期以来被世人所忽略,但随着我国自政府到民间海洋意识的日益觉醒,他们及其生活处境、心灵状态都将受到人们的关注。谭琼辉著的《远航线》围绕索马里海盗、中国海员和国家海上航线安全这三个主要因素,融入家庭、情感、成长、精神、人生信念等成分,构思一个关于航海押运的故事,力求精彩刺激、使人动容、又富于启发意义。

内容提要

    谭琼辉著的《远航线》讲述了望远海运公司下属的“乘风5号”运输船在亚丁湾遭遇海盗,船长萧勇诚率船员拼死抵抗,因寡不敌众,运输船被海盗控制,船员被劫为人质。当夜,一支中国海军特战队对运输船展开了营救,成功驱离海盗,救出了被劫持的船员。行动中,两名船员和一名特战队士兵不幸身亡。
    回国后,萧勇诚因己方人员的遇难深感自责,曾一度想放弃航海事业。在公司领导的反复开导下,他最终决定留在公司,并接下了一单非常重要的远航运输任务。
    萧勇诚再次登上“乘风5号”,开启了他退休前的最后一次远航。这一路历经坎坷,先后遭遇了外国海警的非法拦截、特大风暴的袭击、船员骚动和境外海运公司的恶意刁难。经历了重重磨难后,“乘风5号”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搭载上重要货物,开始返回祖国。但是没想到的是,在途经亚丁湾海域时竟然再次遭遇了海盗……

作者简介

    谭琼辉,男,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擅长多种类型小说写作,涉猎题材敏感、独特,并常常剑走偏锋,受到读者热烈追捧并广为传播。其作品入选湖北省作协“青年作家定点深入生活精品工程”扶持计划,曾获湖北省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今古传奇》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网易首届原创大赛奖。代表作有《零度狙击》、《大茶商》、《债务清偿师》等。

目录

楔子
1.全新的航程
2.诡异第六感
3.生死之战
4.闪电营救
5.罪恶人生
6.失踪谜案
7.逃出生天
8.寻仇
9.天伦之乐
10.交锋
11.特殊的押运任务
12.狡猾的对手
13.英雄的归处
14.夜幕下的交易
15.重返大海
16.虚惊一场
17.龙门阵
18.风暴
19.失恋了
20.一级战备
21.暗夜下的阴谋
22.偷渡客
23.拒绝登陆
24.货柜里的秘密
25.暗流汹涌
26.血与火的较量
27.拿命还击
28.硬碰硬
29.最后的胜利

前言

    房子建在海上,注定终生漂泊。
    海员是一份平凡而又神秘的职业,注定浪迹天涯,也注定坚强勇敢。
    航海十年,穿梭于五大洲四大洋,感受过大海的安详和宁静,也曾无数次站立船头,在海上欣赏日出日落的美景。当然,很多时候还能亲身体验大海的疯狂肆虐所带来的痛苦,但作为一名海员,更为胆战心惊的是穷凶极恶的海盗和海偷,如横行于索马里海域、马六甲海域的海盗、海偷。
    我叫田立清,2007年开始从事海洋运输行业,从业十年,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先后去过中东、非洲,也穿行过索马里海盗区和马六甲海盗区,以及美洲、澳洲等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作为一名真正的海员,我热爱这份职业,但从心底里又对这份职业充满了恐惧。爱它,是因为这份职业能让我闯荡四海,行走于世界的每一片海域,感受异国风情,浏览名胜古迹。我的处女航是在迪拜,在那里我见识了七星级酒店,饱览了独特的海景风光。巴西之行,让我领略到了什么是自由开放的天堂,让我沉浸于热情豪放的桑巴舞,美不胜收,流连忘返。不仅如此,作为一名船员,还有一份相对丰厚的薪水,养家糊口基本充足,但是背井离乡,远离亲人故土,对家人牵肠挂肚的那种思念之苦是无法言表的。我想说,在你没有阅读《远航线》前,海员的世界,你根本不懂。
    我很幸运,在我的航海生涯中,没有遇到过像索马里海盗那样的亡命之徒,但各国的海偷却防不胜防,我也偶有遭遇。比较惊险的一次是在印尼。由于当地治安较差,驻港后,我们将船上的保安等级升级为三级,每两人一组全程巡逻,驾驶台通过雷达不间断地扫描周边的海域情况并加强警戒,但狡猾的海偷趁着大副和二副交接班的时差,乘着小船靠近了我们,用一绳一勾,像猴子一样爬过十六七米高的干舷,偷偷潜入船上隐蔽起来。等我们巡逻组人员靠近时,四个海偷一跃而起,将两个值班水手扑倒,拿出凶器架在水手们的脖子上,用胶带捆绑住他们的手脚,封住他们的嘴和眼,并把他们丢进前尖舱储存室。凌晨四点十分,大副通过高频呼叫值班水手,但却无人应答,感觉事情不妙。通过望远镜观察,发现船体前端有三四个黑影闪动,大副果断拉响了全船警报。全船成员按照演习的流程各司其职,携带相关安保用具,两分钟内到达了集合地点,在大副的现场指挥下对海偷进行围堵,同时通过无线电告知当地公安。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对峙和谈判后,海偷放弃了偷盗,纵身一跃,跳入大海,扬长而去,随后,我们的水手兄弟也被成功找到。这次遭遇之后,我们每逢驻港,除了加强安保外,还聘请当地的安保人员现场把守。
    这种海偷事件经常发生。海偷的目的就是偷盗一些物品,但是一般不会伤害海员,也不像索马里海盗那样,以人质作为筹码索要赎金。这种行为在常人眼里也许是一桩大事,而在我们眼中,却如家常便饭。
    本书作者是我老乡,也是同学,我们在上学时是形影不离的朋友。他的这部《远航线》,是在深入了解海员工作生活的前提下,根据同仁与索马里海盗顽强抗争的真实故事的基础上进行的创作,向读者展示了海员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他们在家庭和事业上的痛苦抉择,对海员生活的酸甜苦辣,悲欢离愁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刻画,绘声绘色地揭开了海员这一特殊群体的面纱。同时,这部作品也是据我目前所了解的,国内首部描写驰骋在远洋航线上的海员的作品。
    我在此祝愿中国八十万远洋航海者生活幸福美满,凯旋而归!祝愿《远航线》能航向美好的未来!
    上海国航远洋运输有限公司国远32轮船员  田立青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8.风暴
    风暴越来越厉害,身体庞大的“乘风5号”在风暴中却像一叶扁舟,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要翻倒似的。船员们都感受到了剧烈的颠簸,像喝醉了酒,很多原本不晕船的船员也开始翻江倒海般地大吐起来。
    萧勇诚让人查询最近的港口,结果忙活了半天也联系不上,使用了各种方式都是徒劳。
    “老萧,这可怎么办?所有的联系办法都用上了,还是没有回音,看来只有祈祷风暴尽快过去了。”胡宗义脸色冰冷,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萧勇诚的目光停在了电子地图上,指着其中一个点说道:“就是这儿,这儿是离我们最近的港口,必须马上联系港口工作人员。我们不能寄希望风暴停下来,这股风暴非常怪异,不按常理出牌,也许会持续很久,所以必须马上主动积极采取应对措施。”
    “你怎么知道这儿有一个港口?”胡宗义反问道。
    “虽然我没走过这条航线,但我之前查看过航向范围内的地图,记得这儿有个港口。”
    陈景东突然像一股飓风一样从门口蹿进来,差点和正要出门的萧勇诚撞个满怀,急匆匆地说道:“海水已经开始涌上甲板,而且风暴越来越大,如果再不找到避风港,‘乘风5号’就麻烦了。”
    “对,我们确实遇到了大麻烦,所有的通信系统失灵了,不过电子地图还能用。这儿是离我们所处位置最近的港口,所以我们必须暂时改变航向,到这个港口等暴风过去。”萧勇诚立即下达了改变航向的指令。
    胡宗义道:“要改变航向,最好事先向公司请示。”
    萧勇诚眉头一皱,反问道:“现在所有通信系统都失灵了,请问怎么请示?!”
    胡宗义沉吟了几秒钟,道:“但是,公司的规定……”
    “老胡,你怎么比我还固执啊?我是船长,现在遇到了突发情况,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处境。”萧勇诚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胡宗义还想说什么,陈景东拦住他道:“政委,我们没有时间了,现在无法和公司取得联系,也就是说我们已经离开了公司的视野,等通信设备恢复的时候,会第一时间向公司汇报情况的。”
    “但是通信设施失灵,我们根本没有方向感,你打算凭借感觉辨别方向吗?”胡宗义这话说到了点子上,陈景东也把目光转向了萧勇诚。
    萧勇诚的眉宇缓缓地舒展开,信心十足地说道:“我是船长,如果发生任何事情,我负全部责任。现在以我们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向西北方向转向,那里就是离我们最近的避风港。”
    胡宗义外表是个思想开放的人,但骨子里其实比他的外表固执得多。他此时见船长都这样说了,也只好作罢。
    没有了异议,“乘风5号”改变航向的计划迅速执行。
    暴风雨仍然在头顶呼啸,好像想要把这个世界吞噬。
    萧勇诚这辈子总在与自己赌博,有赢有输,有错有对,但每次身处绝境,面对那些无法预料的结果,他总会和老天赌一把。不过这同时也是在跟自己赌,虽然不知道结局,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赌这一把,结局肯定是必输无疑。
    P173-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