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懂得

  • 定价: ¥39.8
  • ISBN:978750609830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方
  • 页数:272页
  • 作者:董倩
  • 立即节省:
  • 2017-09-01 第1版
  • 2017-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懂得》一书收录了央视主持人董倩写的四十五篇人物专访及其背后的故事。如,《“秋菊”打官司》、《“刚刚好”的果阿金砖峰会》、《带着盔甲的女人》、《唐人街中国餐馆里的秘鲁大厨》、《走过生死,来到这里》、《印度支付宝》等。文风是不掩饰,不矫情,却又带着善良与包容。

内容提要

    《懂得》为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资深新闻评论员董倩首度将入行二十余年的“自传”式心灵履历集结出版。书中收入大量系列深度访谈,除了热门的新闻事件人物外,采访对象还包括马云、李彦宏、董明珠等各行业知名人士。同时,董倩也对长征五号发射、亚太经合组织论坛、金砖领导人峰会等大型重磅级新闻报道从不一样的视角做了细致解读,让读者了解到许多鲜为人知的背后故事。董倩善于敏感地发掘人物内心转瞬即逝的变化,真实地揭示人性、揭露当今社会现状。这些珍贵片段的记录和思考,为读者展现出董倩很少展露的另一面。

媒体推荐

    董倩这本书,很容易读,但认真读才能懂。懂得是指懂了才能得。很多人得了,但未必懂。
    ——马云

作者简介

    董倩,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199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从《焦点访谈》开始,先后在《东方之子》《新闻调查》《面对面》《新闻1+1》等栏目担任采访记者和主持人,参与了香港回归、五十年国庆、澳门回归、申奥成功、APEC会议、载人航天飞行、北京奥运会、汶川大地震等一系列中央电视台重要新闻报道。

目录

我就是那颗铜豌豆
未婚妈妈的赌博
人生若只如初见
根在哪里?
回家
用生命换一次做母亲
把磨难转换成爱
孤儿杨六斤
你的程序是什么?
放下,宽恕
英雄与看客
我要他们有尊严
人在做天在看
职责
最后的告别
生命的方舟
理解与宽容
文明前进的每一小步都困难重重
重生
追捕
辩护
证明自己
“秋菊”打官司
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
马云使命
带着盔甲的女人
枕戈待旦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
走过生死,来到这里
个人与集体
海的女儿
落入凡间的精灵
明星与演员
无数个几近完美的累积
有人情味的国家更强大
用实力说话
往返天地的使命
蓝天雄鹰
印度支付宝
孟买初体验
达拉维贫民窟
“刚刚好”的果阿金砖峰会
秘鲁纪行
去国际会议,中国记者报道什么?
唐人街中国餐馆里的秘鲁大厨

前言

    董小姐
    白岩松
    近些年,董小姐很著名。民谣中有,广告上有,我身边也有。二十年的交情,比民谣早,她自己就是品牌,不再用广告,对,她是董倩。
    翻开这本书之前,正忙着香港回归二十周年的报道,之间N次看到董倩采访林郑月娥的片段。从候选特首到正式成为特首,林郑月娥的身份变了,可董倩还坐在那里,问题还是那些问题,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已是董倩参加大型新闻事件报道的固定动作。别人说事儿,她面对人;别人报道,她提问。也许再过一些年,事儿和报道都已忽略不计,而人和一些回答却更加清晰。那时,还记得是不是董倩提问的,已不重要。
    从香港回来,翻开这本书,特首的身影被60岁又生双胞胎的母亲替代,被林森浩替代,被四十个名字替代。但不管对面坐着的是谁,这边儿的董小姐,只有服饰的不同,态度与脸上的微笑几乎一致,提问也一脉相承。不咄咄逼人,也决不会轻易放过。友善而坦诚,几乎不绕弯子,离你最关注的核心问题总是很近。也许哪一个问题会让看客有一瞬间的紧张或不适应,但放到采访整体中,正常。对,这就是一个职业记者该有的样子。
    看外表,眼镜添加着知性的色彩,更别提北大才女的背景。长期的职业装,却因无数丝巾的点缀,去了僵硬变得柔和,于是,很多人心中,董小姐应该来自南方。但其实,董倩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北京大妞一枚。当你不知道北京大妞是名词还是形容词又或者是动词的时候,你只要和生活中的董倩多接触几次就知道了。名词上讲,她不仅出生并成长于北京,还被开玩笑地称为“旗人”;而形容词体现在她的性格上,偶有口误,听她节目后讲一两句极文雅的“粗口”即可。那么动词呢?叙述她“年轻”时二两二锅头一口干掉的故事,您脑海中有没有一幅动感极强的画面?所以,这个董小姐,心中有匹野马,幸运的是,她的内心自带草原,绝大多数情况下,她不会让自己不自由。
    我与她相识二十年,很长时间,又在一个栏目里,这在CCTV并不常见,分久必合,一起做《央视论坛》《新闻1+1》头几年的节目以及很多的特别节目,她问我答。当然,合久必分,又时常各干各的。而她最喜欢干的,正是我们相识时的老本行,《东方之子》时对人物的采访。大多数时间,董倩也要坐在演播室当直播的主持人,但我感觉得到,这并不是她眼睛最放光的时刻。而一旦坐到人物专访提问人的位置上,那个心中有野马的董小姐就出现了。于是,问题一个又一个出发,有趣的是:提问时她的语言流畅、呼吸自由,我们这些看客也因此有福了。显然,她先是懂得自己,知道自己的喜好所在,然后懂得我们共同的好奇。更重要的,她可以在这个有光的位置上,一直提问到老。这该是董小姐的幸福与职责所在。
    她早该把这片草原诉诸文字,打开这本书,更印证了我的判断。细腻观察的同时,文字中依然是那个北京大妞,不掩饰,不矫情,却又带着善良与包容。把这些词放在一起并不容易。我们常常是注重了这个忘了那个,董倩难得地平衡着。而这份平衡,既来自职业,更来自董倩的真实。你让她说套话假话,就如将内心的野马圈养。不会的!
    这四十多篇文章,只是董倩众多人物采访的浓缩,而且别忘了,为了几倍于四十的人物专访,董倩要不停地出差,不停地飞,董小姐不年轻了,却依然如年轻人般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这让我这个不算老的大哥也心生羡慕。没事儿,要出差,排直播班儿,咱俩好商量。我从草原来,我懂得野马的方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盛海琳在60岁时产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一点儿也不在乎是不是创下了最大妊娠年龄的纪录,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那都是别人的事,跟她无关。她生下这两个孩子是为了自己,否则,她剩下的人生将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与痛苦中度过。
    高龄产子源自于老来丧女。
    2009年春节,刚结婚不久的女儿和女婿双双因一氧化碳中毒去世。盛海琳五十九年平静幸福的人生戛然而止,一个步人老年的女人失去自己唯一的成年孩子,世界上没有语言能描述这种苦痛。
    除了女儿,女儿周边的一切都在。盛海琳搂着女儿的衣服,抱着女儿的枕头,闻着女儿的味道却摸不到她的人。没了女儿以后,盛海琳不喜欢天晴,不喜欢太阳,她喜欢下雪,喜欢黑夜。她听不得别人喊妈妈,因为女儿的离去把她母亲的身份也带走了,她已经不再是妈妈,喊她妈妈的那个人永远不会再喊她了。漆黑深夜,没了女儿的老夫妻在黑暗中哀号,哭不动了,两人就互相看着,不想天亮,只想跟着女儿走。盛海琳在女儿的墓旁预买好了自己的墓地,准备自杀后和女儿团聚。
    她到寺庙里问法师: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能见到我女儿了?法师说:见不到,你们已经形同陌路,会各自投奔人生。一个医生,竟然去问法师关于生死的问题。身为医生,早已见惯生死,盛海琳曾经平静地跟女儿交代好自己的身后事: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等我们走了,留妈妈爸爸的一点骨灰在身边就可以,我们会永远守着你。
    盛海琳本以为长期经受过的医学训练已经让她豁达理性,但是面对自己女儿的死亡,她一辈子搭建的理智框架瞬间崩塌。她觉得女儿一定是在离她不远的另一个世界,她们母女能够相通,她可以找到女儿,带女儿回来。
    盛海琳和老伴去厦门散心,想着既已如此,就先调整一下心情好好活下去。但是,换个地方不会换掉记忆,只会更想孩子。见到漂亮裙子,想着女儿穿上什么样,见到好吃的东西,想到女儿还没吃过,她想着女儿没来过这里,走到哪儿眼里都是女儿而不是景色。盛海琳知道,不管她旅游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心里都不会忘掉她的女儿。
    女儿真的在梦里出现了,跟妈妈说:我想回家。这仿佛给了盛海琳启示,女儿的人生没准就要分成两段。她是医生,她想走一条险路,再生一个孩子,让女儿继续活下去。她不管这么做是不是在闯医学的禁区,她也听不进所有人的质疑和反对,女人一旦成为母亲,就已经悄悄地被赋予了一种神秘和强大的力量。跟生活相安无事时谁也意识不到,可如果涉及孩子,她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盛海琳在没了女儿的那个时候,那股力量就开始聚集显现。
    跑了全国最有名的试管婴儿医院,一次次被拒绝。一位医生听了她的遭遇,同情地说:“你需要的是心理医生,而不是我。”身为医生,盛海琳当然知道为什么,但是别人不知道她的决心有多大,没人能让她放弃。直到她找回自己的医院,曾经的同事理解她,决定和她一起试试看。
    调养了三个月,盛海琳重新来了月经,她的身体又可以生育了。可是,她却悲从中来,难过得大哭。本以为会高兴,可真去买卫生巾时,却突然觉得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儿: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呀,幸福美满了大半辈子,怎么到60岁的时候要过这样的日子?
    受孕成功的胚胎植入身体十二天以后,怀孕结果出现了。命运在悄悄地补偿她,给了她比别人更多成功的可能性。盛海琳在那一刻欣喜若狂,百感交集,她跟女儿断了的联系又接续上了。
    虽然自己是医生,也做好了受苦的准备,但是从植入胚胎开始,身体反应的痛苦程度还是远超她的想象,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两个胚胎在跟她抢氧气抢呼吸,大脑跟不上趟儿,讲话也慢了许多,窒息感贯穿整个孕育期。这还是最轻的。随着两个胎儿的发育,开始挤占母亲内脏的空间。胃酸反流刺激着嗓子就要咳嗽,可是又怕咳嗽得频繁厉害会把胎儿震掉,只能憋着。妊娠毒血症让全身又疼又肿,不能动,再加上胎儿的反应,这哪里是怀孕,分明是在受刑。但是盛海琳一声不吭,全都忍下来了。其实,死要比承担痛苦容易,死才是逃避,才是懦夫的表现。
    做选择已是不易,为选择负责,持续付出更难。
    相差六十年,这个巨大的年龄差异会在很多地方变成问题出现。带着孩子出去,别人会认为她是姥姥或奶奶,但孩子一张嘴却叫她妈妈。最让盛海琳为难的是,一次孩子病了,她和老伴一起带孩子去看病,保姆抱着一个,她拉着一个,谁都以为保姆是妈妈。盛海琳忙不迭地解释孩子的妈妈是她,不解释乱,一解释更乱,别人好奇狐疑的目光让她得花上比看病长得多的时间去说明来龙去脉。从那以后,老伴就不怎么跟她们一起出去了,因为不想惹麻烦。一来二去,时间长了,盛海琳对这些事也越来越不在意,别人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这就是我的生活,没必要跟你们每个人解释清楚。
    盛海琳心里最要紧的是自己年过六十怎么拉扯两个孩子长大。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