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喜宝(精)/亦舒作品

  • 定价: ¥39
  • ISBN:9787540481094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98页
  • 作者:(加)亦舒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亦舒“独家畅销 旧欢如梦辑”收录了亦舒首次在大陆出版的5部全新作品,包括《喜宝》《我的前半生》《玫瑰的故事》《圆舞》《人淡如菊》。该套书经独家授权,进行了全面编校,采用小开本、精装设计,融合经典与时尚,值得收藏。
    亦舒是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与倪匡、金庸并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至今已出版300余部作品。她擅长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开启了现代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城市女性。她倡导人生是一场体面,要以自爱自立为本。读亦舒,活得通透,想得明白。
    本书是《喜宝(精)》。

内容提要

  

    亦舒著的《喜宝(精)》讲述了富家女勖聪慧热情地邀请刚认识的剑桥高材生姜喜宝参加自己的家宴,有意制造机会以撮合她和哥哥勋聪恕。聪慧的父亲勋存姿,也向喜宝展开追求。喜宝在其父亲、儿子的双双夹击下,非常现实地选择了父亲,她得到了想得到的一切甚至更多。喜宝做了勖存姿的女人后,虽然得到了金钱与物质上的满足,但却耐不住感情与生理上的寂寞和空虚。勖存姿发现喜宝另有所爱,竟冷酷地当着喜宝的面,枪杀了她的男友。喜宝绝望了,但她怎么也逃不脱勖存姿的牢笼。几年后,勖存姿去世,喜宝变成最富有的女人,但是……

作者简介

    亦舒,职业小说家,华语世界独具影响力作家。她以简练文笔书写动人故事,传达女性独立爱情观与价值观,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不论男女,都因为她而不断改变、与时俱进。
    亦舒自称“说故事的人”,出道以来笔耕不辍,至今已出版作品300余部。代表作包括《玫瑰的故事》《喜宝》《圆舞》《我的前半生》《朝花夕拾》《天若有情》等。其中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
    亦舒在作品中娓娓道来,女生要自重自爱然后爱人。“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她教会我们看清生活的真相,然后勇敢前行。“风景这么好,我们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截,路的确是弯曲一点,但有什么关系?我们最终会到达罗马。”
    新浪微博:@亦舒

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认识勖聪慧是在飞机上面,七四七大客机,挤得像二轮戏院第一天放映名片。我看到她是因为她长得美,一种厚实的美。她在看一本书。
    客机引擎“隆隆”地响,很明显地大部分乘客早已累得倒下来,飞机已经连续不停地航行十二个小时。但是她还在看书。我也在看书。
    她在看一部《徐志摩全集》,我在看奥·亨利。
    全世界的名作家最最肉麻的是徐志摩,你知道: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多么可怕。但是这年头中国学生都努力想做中国人,拿着中国书,忙着学习中国文艺。
    真是疲倦。我打个大大的呵欠。关掉顶上的灯,开始歇睡,奥·亨利的《绿门》——男主角经过站在街边发广告卡片的经纪,卡片上写着:绿门。别人拿到的都是“爱咪公司春季大减价”。他再回头拿一张,又是“绿门”,终于他走上那间公司的楼上探险,在三楼看到一扇绿门,推门进去,救起一个自杀濒死的美丽女郎。他发觉“绿门”不过是一间夜总会的名字。他们后来结了婚。
    —切属于缘分。
    很久很久之后,我隔壁的女孩子还在看徐志摩,她掀到《爱眉小札》。我翻翻白眼,我的天。
    她笑,很友善地问:“你也知道徐志摩?”
    “是,是,”我说,“我可以背出他整本诗集。…‘呵!”她惊叹,“真的?”
    我怀疑地看着她,这么天真。可耻。
    我问:“你几岁?”
    “十九。”她答,睁大圆圆的眼睛,睫毛又长又卷。
    十九岁并不算年轻。她一定来自个好家庭,好家庭的孩子多数天真得离谱的。
    她说:“我姓勖,我叫勖聪慧,你呢?”她已经伸出手,准备与我好好地一握。
    “勖?我不知道有^姓这样的姓,我叫姜喜宝。”
    “真高兴认识你。”她看样子是真的高兴。
    我被感动。我问:“从伦敦回香港?”最多余的问题。
    “是,你呢?”她起劲地问。
    “自地狱回天堂。”我答。
    “哈哈哈。”她大笑。
    邻座的人都被吵醒。皱眉头,侧身,发出呻吟声。
    我低声说:“猪猡。”
    “你几岁?”她问我。
    “二十一。”我说,“我比你大很多。”
    她问:“你是哪间学校的?”
    啊哈!我就是在等这一句话,我淡淡地答:“剑桥,圣三一学院。”
    勖聪慧睁大了眼睛,“你?剑桥?一个女孩子?”
    “为什么不?”我仔仔细细地看着她问。
    “我不知道,我并不认识有人真正在剑桥读书。”她兴奋。
    “据我所知,每年在剑桥毕业的都是人,不是鬼。”
    她又忍不住大笑。我真的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子,她是这么的愉快开朗,又长得美丽,而且她使我觉得自己充满幽默感。
    “明天下午可以到达香港。”我说。
    “有人来接你?”她问。
    “不。”我摇摇头。
    “你的家人呢?”她又问。
    我问:“你姓勖,哪个勖?怎么写法?”
    “冒字旁边一个力。”她说。
    “仿佛有哪一朝的皇帝叫李存勖,这并不是一个姓。”我耸耸肩,“你叫——聪慧?”
    “唔。”她点点头,微笑,“两个心,看见没有?多心的人。”
    我才注意到。两个心,多么好,一个人有两个心。
    “我们睡一会儿。”我掏出一粒安眠药放进嘴里。
    “服药丸惯性之后是不好的。”她劝告我。
    我微笑。“每个人都这样说。”我戴上眼罩。
    哪天有钱可以乘头等就好了,膝头可以伸得直些。
    我昏昏沉沉睡了很久,居然还做了梦,十八岁那年的男朋友是个混血儿,他曾经这样地爱我,约会的时候他的目光永远眷恋地逗留在我的脸上,我不看他也懂得他在看我,寸寸微笑都心花怒放。可是后来他还是忘了我。一封信也没有写来。这么爱我尚且忘了我,梦中读着他的长信,一封又一封,一封没读完另外一封又寄到来,每封信都先放在胸前暖一暖才拆开来阅读。
    醒来以后很惆怅。我忘了他的脸,却还记得他未曾写信给我,恐怕是因为恨的缘故。
    身边两个心的聪慧说:“每次乘飞机回香港,我都希望能够把牙齿刷干净才下飞机。”
    我很倦,看着她容光焕发的脸,这女孩子是奇迹。我点点头。是,刷牙。她担心这种小事。
    “真没想到在飞机上认识一个朋友。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她问得这么诚恳,相信我,勖聪慧是另外一个星球的生物,她那种活力与诚意几乎令人窒息,无法忍受。
    “是,当然。”但是我没有说出号码。她把小簿子与笔取出来,“请说。”她真难倒我,只好把号码给她。
    飞机下降。我们排队过护照检查处,勖聪慧与我一起等行李,取行李。我注意到她用整套路易维当的箱子。阔人。
    我只得一件新秀丽。往计程车站张望一下,六十多个人排队。没有一辆车,暗暗叹口气。
    勖聪慧问:“没有人接你?”
    我摇摇头。
    “来搭我家的车子,来!”她一把拉我过去。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