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教体育 > 初中文教 > 初中语文

朝花夕拾(7上)/名著阅读课程化丛书

  • 定价: ¥22.8
  • ISBN:978710731661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教育
  • 页数:14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朝花夕拾(7上)》选录了鲁迅一九二六年所作回忆散文,《朝花夕拾》结集中的一些精彩文章,是“回忆的记事”,比较完整地记录了鲁迅从幼年到青年时期的生活道路和经历,生动了描绘了清末民初的生活画面,是研究鲁迅早期思想和生活以至当时社会的重要艺术文献。这些篇章,文笔深沉隽永,是中国现代散文中的经典作品。

内容提要

    鲁迅著的这本《朝花夕拾(7上)》是“从记忆中抄出来”的散文,以鲁迅青少年时代生活经历为线索,比较完整地记录了他从幼年到青年时期的生活经历和思想脉络,生动地描绘了一幅清末民初的社会风貌图。质朴善良的阿长、博学方正的私塾先生、严谨认真的藤野先生、热血青年范爱农,“可怖而可爱”的无常……在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的同时,展现了作者对童年体验的追忆和成年沉淀后的思考。在刻画那些旧社会的不幸者时,鲁迅不仅仅是着眼于他们在物质上的贫穷和落后,更多的是着眼于他们在精神上的麻木和愚昧,是对现代中国人灵魂的拷问。

目录

小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链接阅读
兔和猫
示众
我的第一个师父
女吊

过客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
夜颂
秋夜纪游
作文秘诀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资利·链拨
阅读札记

前言

    你还记得《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吗?那个让鲁迅无忧玩耍的百草园和鲁迅学习与生活的三味书屋,是不是都给你留下了鲜明而强烈的印象呢?这篇文章就出自《朝花夕拾》这本书。倘若你继续探寻,你还会在这本书中看到少年鲁迅与猫结下的“仇怨”,看到绍兴的地方戏和迎神赛会,看到鲁迅一天天成长起来,从一个早年丧父的少年,变成去南京、日本读书、追求文学、探求人生道路的勇者……《朝花夕拾》这本书,为我们打开了一扇了解鲁迅先生的窗口。
    《朝花夕拾》是鲁迅所写的唯一一部回忆性散文集,原名《旧事重提》,十篇文章中,有的侧重写人,有的侧重记事,有的侧重议论而兼有叙事。鲁迅说,这些文章都是“从记忆中抄出来”的“回忆文”。这部作品比较完整地记录了鲁迅从幼年到青年时期的生活经历和成长道路。在回顾自己过往的经历时,鲁迅还写了许许多多人和事,既有对人间美好的温情回忆,也有对旧中国种种灰暗现实的有力抨击。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窥见清末民初的生活画面,了解当时的社会面貌。
    这组散文是鲁迅作品中最富生活情趣的篇章,它们不仅描写生动有趣,情感真挚动人,还塑造了许多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写道,寿镜吾先生大声朗读古诗文时会“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一个旧学老先生的形象跃然纸上。在《阿长与(山海经)》中写阿长睡觉时,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办法翻身,描写真实,毫无讳饰,把一个淳朴善良,但在某些方面又颇为愚昧的农村妇女写活了。冉如《五猖会》,记叙儿时要去看五猖会,想到难逢如此盛大的庙会,“我”笑着跳着,兴奋得不得了;正要出发,父亲却命令“我”背书,“背不m,就不准去看会”。待“我”背完,对去“看会”,已觉索然无味了。文章写出了孩子在父母做事毫不顾及自己感受时的无奈和厌烦。
    《朝花夕拾》中除了塑造了众多人物形象外,全书还贯穿着一个人物形象——“我”,即作者自己。《狗·猫·鼠》中有一个神往于“老鼠成亲”的充满童趣的“我”;《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有捉蟋蟀、捕鸟的顽皮好动的“我”,以及敢于提“怪哉”为何物的充满好奇的“我”;而在《藤野先生》《范爱农》《琐记》中,则有苦苦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爱国的“我”。
    鲁迅先生自己说,他所写的,不是“带露折花”,而是在成年后怀想往事,是“朝花夕拾”,这就使得这部作品对往事的回忆中,浸透着鲁迅先生作为一个成熟的文学家、思想家的思想情感。他爱人间的美好、温暖,也憎人生路上遭遇的无知、冷漠,这就是《朝花夕拾》的思想价值。其表现方式,有时是以杂文笔法直接展开议论,如《狗‘猫‘鼠》开篇对庸俗人事的批判,但更多的是通过富含深意的叙述和细节刻画来体现的。两种表现形式在这部作品中完美地融为一体,成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一部“芜杂而离奇的文章”。
    《朝花夕拾》的语言艺术达到了很高的成就,简洁洗练而又韵味深长,时而尖锐辛辣,时而温暖柔和。在刻画人物、描绘场面时多用简笔,寥寥数语,却十分传神;有时却又用工笔细描,层层点染,让读者的感受十分真切而强烈;时而却又旁逸斜出,看似突然说起和前面无关的另一件事,待读者读完全文才体会到这一“闲笔”起了伏笔或烘托的作用。同学们在阅读时,可以用心体会。
    现在,请你翻开这本《朝花夕拾》,走进少年鲁迅的世界,摘叶观花,细细品味吧。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二十四孝图》
    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者。即使人死了真有灵魂,因这最恶的心,应该堕入地狱,也将决不改悔,总要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者。
    自从所谓“文学革命”以来,供给孩子的书籍,和欧,美,日本的一比较,虽然很可怜,但总算有图有说,只要能读下去,就可以懂得的了。可是一班别有心肠的人们,便竭力来阻遏它,要使孩子的世界中,没有一丝乐趣。北京现在常用“马虎子”这一句话来恐吓孩子们。或者说,那就是《开河记》上所载的,给隋炀帝开河,蒸死小儿的麻叔谋;正确地写起来,须是“麻胡子”。那么,这麻叔谋乃是胡人了。但无论他是甚么人,他的吃小孩究竟也还有限,不过尽他的一生。妨害白话者的流毒却甚于洪水猛兽,非常广大,也非常长久,能使全中国化成一个麻胡,凡有孩子都死在他肚子里。
    只要对于白话来加以谋害者,都应该灭亡!
    这些话,绅士们自然难免要掩住耳朵的,因为就是所谓“跳到半天空,骂得体无完肤,——还不肯罢休。”而且文士们一定也要骂,以为大悖于“文格”,亦即大损于“人格”。岂不是“言者心声也”么?“文”和“人”当然是相关的,虽然人间世本来千奇百怪,教授们中也有“不尊敬”作者的人格而不能“不说他的小说好”的特别种族。但这些我都不管,因为我幸而还没有爬上“象牙之塔”去,正无须怎样小心。倘若无意中竟已撞上了,那就即刻跌下来罢。然而在跌下来的中途,当还未到地之前,还要说一遍:
    只要对于白话来加以谋害者,都应该灭亡!
    每看见小学生欢天喜地地看着一本粗拙的《儿童世界》之类,另想到别国的儿童用书的精美,自然要觉得中国儿童的可怜。但回忆起我和我的同窗小友的童年,却不能不以为他幸福,给我们的永逝的韶光一个悲哀的吊唁。我们那时有什么可看呢,只要略有图画的本子,就要被塾师,就是当时的“引导青年的前辈”禁止,呵斥,甚而至于打手心。我的小同学因为专读“人之初性本善”读得要枯燥而死了,只好偷偷地翻开第一叶,看那题着“文星高照”四个字的恶鬼一般的魁星像,来满足他幼稚的爱美的天性。昨天看这个,今天也看这个,然而他们的眼睛里还闪出苏醒和欢喜的光辉来。
    在书塾以外,禁令可比较的宽了,但这是说自己的事,各人大概不一样。我能在大众面前,冠冕堂皇地阅看的,是《文昌帝君阴骘文图说》和《玉历钞传》,都画着冥冥之中赏善罚恶的故事,雷公电母站在云中,牛头马面布满地下,不但“跳到半天空”是触犯天条的,即使半语不合,一念偶差,也都得受相当的报应。这所报的也并非“睚眦之怨”,因为那地方是鬼神为君,“公理”作宰,请酒下跪,全都无功,简直是无法可想。在中国的天地间,不但做人,便是做鬼,也艰难极了。然而究竟很有比阳间更好的处所:无所谓“绅士”,也没有“流言”。
    阴间,倘要稳妥,是颂扬不得的。尤其是常常好弄笔墨的人,在现在的中国,流言的治下,而又大谈“言行一致”的时候。前车可鉴,听说阿尔志跋绥夫曾答一个少女的质问说,“惟有在人生的事实这本身中寻出欢喜者,可以活下去。倘若在那里什么也不见,他们其实倒不如死。”于是乎有一个叫作密哈罗夫的,寄信嘲骂他道,“……所以我完全诚实地劝你自杀来祸福你自己的生命,因为这第一是合于逻辑,第二是你的言语和行为不至于背驰。”
    其实这论法就是谋杀,他就这样地在他的人生中寻出欢喜来。阿尔志跋绥夫只发了一大通牢骚,没有自杀。密哈罗夫先生后来不知道怎样,这一个欢喜失掉了,或者另外又寻到了“什么”了罢。诚然,“这些时候,勇敢,是安稳的;情热,是毫无危险的。”P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