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白夜行(精)

  • 定价: ¥59.6
  • ISBN:978754429116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598页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3版
  • 2017-07-01 第85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万千东野迷心中的无冕之王
    中文版销量突破450万册
    与《恶意》《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并称为东野圭吾四大杰作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白夜行》从一桩离奇命案入手,将枝叶繁茂、惊心动魄的剧情铺展近20年,令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和执著而缜密的冷静推理完美结合,被众多读者视为东野圭吾作品中的无冕之王,被称为东野笔下“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

内容提要

    《白夜行》被普遍视为日本作家东野圭吾作品的无冕之王,一经推出即成为东野圭吾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中文版销量超450万册,与《嫌疑人X的献身》《恶意》《解忧杂货店》并称为东野圭吾四大杰作。
    《白夜行》是东野圭吾当之无愧的鸿篇巨制,全书故事跨越19年时间,登场人物超过50个,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情节线索纵横交错又丝丝入扣,用一桩离奇命案牵出案件相关人跨越19年惊心动魄的故事、悲凉的爱情、吊诡的命运、令人发指的犯罪、白描又生动的社会图景、复杂人性的对决与救赎,读来令人叹为观止。
    1973年,大阪一栋废弃建筑中发现一名遭利器刺死的男子。警方怀疑一个叫西本文代的女人,但缺少证据。不久西本被判定因意外事故死亡,从此案件成谜。此后19年,众多案件相关者的命运出现了离奇的转折,有人走向上流社会,有人在暗夜中游走挣扎。只有一个老警察追查不休,渐渐拼出了惊人的真相。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1958年生于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学工学部电气工学科毕业,曾在汽车零件供应商社担任工程师。1985年以处女作《放学后》荣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即辞职专心写作。1999年以《秘密》荣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又以《嫌疑犯×的献身》荣获第134届直木奖——成为荣膺日本文坛三大奖的推理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园青春推理为主,擅写缜密精巧的谜团,获得“写实派本格”的美名;后期则逐渐突破典型本格,深入探讨人心与社会问题,兼具娱乐、思考与文学价值。其惊人的创作数量与多元化的风格,使其成为日本推理小说界超人气的顶尖作家。代表作有《十一字杀人》《绑架游戏》《白夜行》《新参者》等,多部作品已被改拍成电视剧或电影,人气颇高。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笹垣没有直接走向大楼,而是在公园前右转。转角数来第五家店挂着“烤乌贼饼”的招牌,是一家店面宽度不到两米的小店。烤乌贼饼的台子面向马路,后面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女人,正在看报。店内看来是卖零食的,但没见到小孩子的身影。
    “老板娘,给我烤一片。”笹垣出声招呼。
    中年妇人急忙合起报纸。“好,来了来了。”
    妇人站起身,把报纸放在椅子上。笹垣衔了根和平牌香烟,擦火柴点着,瞄了一下那份报纸,看到“厚生省公布市场海鲜汞含量检查结果”的标题,旁边以小字写着“大量食用鱼类亦不致达到该含量”。
    三月时,法院对熊本水俣病”作出判决,与新潟水俣病、四日市哮喘病、痛痛病”合称四大公害的诉讼,就此全数结案。结果,每一桩诉讼均是原告胜诉,这使得民众莫不对公害戒慎恐惧。尤其是日常食用的鱼类遭汞或PCB(多氯联苯)污染疑虑未消,使大众人心惶惶。
    乌贼不会有问题吧?笹垣看着报纸想。
    烤乌贼饼的两片铁板由铰链连在一起,夹住裹了面粉和蛋汁的乌贼,再利用铁板加热。烧烤乌贼的味道激起了食欲。
    充分加热后,老板娘打开铁板,又圆又扁的脆饼黏在其中一片铁板上。她涂上薄薄的酱汁,对折,再以咖啡色纸包起来,说声“好丫”,把饼递给笹垣。
    笹垣看了看写着“烤乌贼饼四十元”的牌子,付了钱。老板娘亲切地说:“多谢。”然后拿起报纸,坐回椅子。
    笹垣正要离开,一个中年女子在店门口停下脚步,向老板娘打招呼。她手上提着购物篮,看样子是附近的家庭主妇。“那边好像很热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呀?”她指着大楼问。
    “好像是,刚才来了好多警车,不知是不是小孩受伤了。”老板娘说。
    “小孩?”笹垣回头问,“大楼里怎么会有小孩?”
    “那栋大楼已经成了小孩的游乐场。我早就担心迟早会有人玩到受伤,结果真的出事了,不是吗?”  “哦,在那样的大楼里,能玩些什么?”  “谁知道他们的把戏!反正我早就觉得该把那里整顿一下,太危险了。”
    笹垣吃完烤乌贼饼,走向大楼。在他身后的老板娘眼里,想必会认为他是个游手好闲、爱看热闹的中年人。
    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大楼前拉起警戒线阻挡看热闹的人。笹垣钻过警戒线,一个警察用威吓的眼神看他,他指了指胸口,表明警察手册在这里。那个警察明白了他的手势,向他行注目礼。  大楼有个类似玄关的地方,原本的设计也许是装设玻璃大门,但目前只用美耐板和角材挡住。美耐板有一部分被掀开了,以便进入。
    向看守的警察打过招呼后,笹垣走进大楼。不出所料,里面十分幽暗,空气里飘荡着霉味与灰尘?昆杂的气味。他站住不动,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不知从何处传来了谈话声。过了一会儿,逐渐可以辨识四周景象丫,笹垣这才明白自己站在原本应该是等候电梯的穿堂,因为右边有两道并排的电梯门,门前堆着建材和电机零件。
    正面是墙,不过开了一个四方形洞口出入,洞的另一边暗不见物,也许是原本建筑规划中的停车场。左边有个房间,安装了粗糙的胶合板门,感觉像是临时充数的,上面用粉笔潦草地写着“禁止进入”,大概是建筑工人所为。
    门开了,走出两个男人,是同组的刑警。他们看到笹垣便停下脚步。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