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织梦人/长青藤国际大奖小说书系

  • 定价: ¥20
  • ISBN:97875414901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晨光
  • 页数:167页
  • 作者:(美)洛伊丝·劳里...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有力量的梦想,是黑夜里闪光的希望。
    洛伊丝·劳里著的《织梦人/长青藤国际大奖小说书系》讲述了:小小是一位新手织梦人,学着触摸物品收集温暖快乐的记忆,编织成美好的梦送给人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触摸越来越轻柔熟练,如同游丝一般。每个夜晚,她都会将温暖的梦,传授给内心有巨大创伤的小男孩约翰,帮他走出父母离异的阴霾。但还有一种黑暗的生灵——殷险马,专门给脆弱的人们传授噩梦。殷险马把目标对准了约翰,不断传授的噩梦让他内心的伤痕越来越深。

内容提要

  

    洛伊丝·劳里著的《织梦人/长青藤国际大奖小说书系》讲述的是:小小是一位织梦人新手,正在学习编织美好的梦授予人们。她有很高的天赋,进步飞快。每个夜晚,她都会将温暖的梦,授予内心有巨大创伤的男孩约翰,以帮他走出父母离异的阴霾。与此同时,专门授予人们噩梦的黑暗生灵——殷险马,把目标对准了约翰,让他内心的伤痕越来越深。织梦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天真烂漫的小小想用自己的力量抵挡住殷险马的进攻,却没想到要历经那么多困难……

媒体推荐

    这是一个温暖而感动的故事。一个孤独老人和一个悲伤的男孩,用乐观和勇敢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帮助彼此走出阴霾;一个小小的织梦人,通过收集记忆碎片编织美梦,为人们带来希望。
    ——美国《学校图书馆杂志》
    劳里笔下那充满诗意且令人回味的语言、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以及她善于设置悬念的能力,都充分展现在这部极其感人的小说中。
    ——美国《纽约时报》
    这部杰作的文辞像丝绸一样轻柔,这个美好的故事像梦境一样缭绕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美国《科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洛伊丝·劳里,美国著名儿奄文学作家。在二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她凭借扣人心弦的故事和丰富的成长主题荣获无数国际荣誉,包括两届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风筝奖和国际安徒生提名奖,且在2007年被授予玛格瑞特·爱德华终生成就奖。因父亲是军医,洛伊丝童年及青少年时期在世界很多地方都生活过,这些丰富的生活经历造就了她多样化的写作风格。《最后的夏天》是她的处女作,取材于幼年失去姐姐的经历。《织梦人》是她向日常生活中蕴含的梦想与希望的致敬。《教堂老鼠的大冒险》则是一部关于友谊、责任、荣誉和爱的动物传奇。

目录

1 透明的小小
2 吱呀作响的夜晚
3 绕口令儿歌
4 我在隐身
5 有甜味的清晨
6 梦的碎片
7 第一次授梦
8 信里的小男孩
9 口袋里的贝壳
10 藕起来的一颗心
11 永不停息的种族
12 轰隆隆下雨啦
13 给你讲个故事吧
14 一张旧相片
15 梦的名字叫思念
16 一枚小纽扣
11 陪伴和倾诉
18 在蜘蛛网下跳舞
19 可爱的小东西
20 美好的开始
21 一个驴子玩偶
22 把未来织进梦里
23 童年的伤痕
24 危险马上来临
25 像里里的火花
26 茧变成了蝴蝶
27 好运气
28 新小小

前言

  

    愿你拥有梦和希望
    喧闹忙碌一天之后,世界变得静谧无声。一座座小房子里渐渐变得静悄悄的,孩子们慢慢进入了睡梦中。
    相信每个人都做过梦,那些梦或是幸福的,或是悲伤的;或是对过往时光的怀念,或是对未来的期待……梦都是有色彩的,会让日复一日的生活变得生动鲜活。正因为梦的存在,人们才有了追求,有了憧憬。
    但是,梦是凭空飞入我们的睡眠的吗?
    不!这个世界上有织梦人——编织美好的梦,传授给需要的人们。我们之所以看不见他们,是因为他们会隐身。每当夜幕低垂时,他们就整装出发,进入一座座小房子,通过触摸人们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的书籍、照片、桌椅、盘子等,收集梦的碎片,然后将这些碎片编织成一个个美好且有力量的梦境。
    小小就是一个织梦人。她是个新手,天真烂漫,爱玩耍,对一切充满好奇,有着无限的求知欲。因为还没有太多的授梦经验,她几乎是透明的。但她是那么热衷于织梦,对她来说,这不只是她的一份工作,更是她一生的梦想。在一位老织梦人的指导下,她飞快地成长着。
    她的触摸轻柔而顺滑,几乎感觉不到轻微的颤动,因而她收集的碎片都是温暖的、感动的、欢乐的。因为热爱着织梦人这个身份,她为梦境创造了很多词汇,比如勇气、希望、欢乐等等。在每个静谧的夜晚,她都会将这样有温暖的梦,传授给一个叫约翰的小男孩。
    约翰有着巨大的心灵创伤,父亲一度实施家暴,让他的童年变得支离破碎。父母离异后,因母亲没有经济来源,约翰被一个孤独的老人收养。虽然小小每天传授他美梦,但与此同时,一群叫殷险马的噩梦制造者,也把目标对准了他。在噩梦的困扰下,他内心葆有的希望,正一点点消失。
    小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她必须将约翰从脆弱的边缘拉回来,如此他才能真正拥有抵御噩梦的力量,让坚强和勇气回归内心,而她也才能真正完成一名织梦人的使命——让希望驱走人们的脆弱和恐惧,也驱走自己的。
    成长不正是这样吗?一路上有好时光,也有坏时光,人们需要做的就是永远怀揣梦想。
    而当一个人把脑海中的记忆都内化为希望和勇气时,才算真正长大了。追逐梦想也好,传授梦想也罢,说到底都是孩子完成心灵蜕变的必经之路。
    作者洛伊丝·劳里曾两次荣获纽伯瑞儿童文学奖,以多样化的写作风格与细腻的情感描写著称,以探讨人物之间的关系为写作内核。写作这本小说的初衷,是因她坚信每个人都需要梦,孩子更是如此。为生活平淡的人传授五彩缤纷的梦,为脆弱的人传授富有力量的梦,为悲伤的人赋予快乐的梦,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这本如诗般的小说,就是她送给所有孩子的希望之梦。
    因为,有梦生活才有希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远处传来猫头鹰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近处不知从哪里猛然飞过一对翅膀。有只小兔子,被尖利的爪子抓住,腾空而起。那只兔子尖叫着迎接自己的厄运,叫声惊起了一只正在觅食的浣熊。浣熊那明亮的眼睛看向天空。两只鹿一前一后在草地上奔跑着。一片薄云在月亮前滑过。
    一对织梦人悄悄潜伏在一座小房子里。夜晚是她们的工作时间,此时人们的话语声已经停止,意识开始模糊,呼吸、心跳也都变得缓慢。小房子里漆黑一片,悄然无声,而门外的一切都醒着,开始躁动起来。
    她俩踮着脚尖走路,小声交谈着。房里的女主人和小狗睡得很香甜,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小狗躺在雪松木刨花铺成的枕头般大小的床上,睡在主人四柱床的床尾,不时蹬一下腿,仿佛在追睡梦中的兔子。
    “我们是某种狗吗?”王小小突然问。
    “嘘。”
    她们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来到黑暗的走廊里。
    “现在我可以说话了吗?”
    “噢,好吧,但要非常小声。”
    “我问我们是不是某种狗。”
    王小小,有时因为亲昵,会被称呼为小小,这天晚上她和范挑剔一起工作。范挑剔被指定为小小的指导者。小小非常小,而且是个新手,精力充沛又充满好奇心。而范挑剔却身心俱疲,没有耐心,还头疼。她恼怒地抽了抽鼻子。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问了这样的问题?其他学生可从来没这样问过。”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花时间去思考,而我很善于思考。现在,我在思考我是不是一种狗。”
    “你刚刚踮着脚尖经过了一只狗。你看到它的什么了?”
    王小小想了一下,说:“它小声地打着呼噜,有一丝狗的气味。它的上嘴唇没有正常闭合,往里勾着,刚巧包住了一颗大牙,这让它的表情显得很怪异。”
    “它有一点点跟我们相像的地方吗?”
    小小深深地思索着。“没有。但是我认为,世上有好多种狗。我们看过那本书,记得吗?”
    “赶紧走。”范挑剔说,“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还得下楼梯呢。”
    小小赶紧跟上。楼梯很难走,她得集中精力。
    “你还记得那本书,对吗?嗷,好疼!”她脚下被绊了一下。
    “抓住地毯的纤维。看我是怎么做的。”
    “我们不能飞下去吗?”
    “我们不能随便飞,会把飞能量耗尽的。”
    她们小心翼翼地下楼。“我听说有的房子没有楼梯,”范挑剔恼火地嘟囔着,“一级都没有。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没有分到这座房子。”
    到达楼梯底部时,小小环顾四周。她可以看到,大大的房间里,铺着颜色非常艳丽的地毯。月光下,微小的窗格投影到地毯的边缘。“我觉得这座房子很好。”她说,“我不想要其他任何房子。”
    她俩踮着脚尖穿过房间。小小注意到月光下自己的影子。“天哪!”她惊呼,“我不知道我们竟然有影子!”
    “我们当然有。所有生物都有影子,是光创造了这种现象。”
    光创造了这种现象。多好的表达。小小心里想。突然,她在地毯上转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影子跳舞。
    “为什么你的影子比我的颜色深一些?”她刚刚发现了这个不同就问范挑剔。
    “因为我——嗯,我比你厚实。你刚刚才成形,实际上是透明的。”
    “噢。”小小研究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这是真的。她之前没有花太多精力注意自己。现在,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看到影子的手臂也这么做,然后她扭过脖子看自己小小的身体的后面。
    “我没有尾巴。”她宣布,“我觉得我不是一只狗。我们,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一种狗。”
    “瞧,你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赶紧来吧。你越来越懒散了。”
    很不情愿地,小小迈着小碎步跑到地毯另一边,穿过月光投下的长方形阴影,跑到松木地板上。这么做一直都是很危险的,因为松木地板上会有小碎片。
    “要是这只狗醒了怎么办?它会看到我们吗?或许它会闻闻我们?我知道它有一个非常大的鼻子。如果它看到了我们或者闻到了我们,那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