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有匪(4挽山河大结局)

  • 定价: ¥35
  • ISBN:978754048218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85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7-09-01 第1版
  • 2017-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晋江超200亿积分、大神级作家Priest古言小说扛鼎之作!
    豆瓣年度读书榜单推荐作品——Priest的作品《有匪(4挽山河大结局)》!
    北斗倒挂,天将破晓,再长的噩梦,也总有被晨曦撕碎的时候!
    新增数篇江湖往事番外,附赠四十八寨弟子手令卡!

内容提要

  

    Priest的作品《有匪(4挽山河大结局)》是一本架空古代长篇爱情小说。周翡这一行人过淮水,入楚地,于江陵一代寻到齐门禁地所在。
    一块自己把玩的闲章、一把装剑的“盒子”、一个不值钱的银锁、一个女童的镯子,还有一根秃毛拂尘……李晟凭着禁地中零落的线索,逐渐拼凑出“海天一色”的真相。
    与此同时,千岁忧所书的《白骨传》于一夕之间传遍金陵的街头巷尾,唱得赵渊寝食难安。
    祭祖大典临近,多方势力纷纷上路,辔头指向同一处——南都金陵。
    这祥和的金陵城,还能安稳几时?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卷七】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第一章  暗流
第二章  进退
第三章  螳臂当车
第四章  应“姑娘”
第五章  齐门禁地
第六章  破而后立
第七章  白骨传
第八章  丧家之犬
第九章  不可说
第十章  南都金陵
第十一章  风满楼
第十二章  霜色满京华
【番外一】  道阻且长
【番外二】  郎骑竹马来
【番外三】  桃李春风一杯酒
【独家番外一】  朱雀桥边
【独家番外二】  狂澜之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暗流
    泄密的诏书好似一把野火,将南都贵族们连日来的忧心畏惧一股脑地点着了。
    周翡这一行,过淮水,入南朝地界,再一路向西,很快到了楚地。
    济南府已经木叶脱落,楚地却依然是溽暑未消。山路崎岖,沿道两旁隔上几里便有简陋的茶棚子,供下地老农同过往的行人歇脚,收上几个铜板聊以为继。
    小茶棚顶子漏了,一个少年正挽着裤脚拿茅草补,棚中有三条板凳一张桌,已经叫人占上了,其他过往行人只能买些饮水、干粮站在旁边吃完或者带走。
    李晟放下一把铜钱,又将灌好粗茶的水壶回手丢给周翡,自己端着个破口的大碗慢慢啜饮热茶,想发一身热汗歇歇脚。方才站定,便听茶棚中那几个占了长凳的汉子议论道:“都这么传,我看那铁面魔想必确实是死了。”
    李晟一顿,越过热气腾腾的水汽望过去。
    另一个汉子断言道:“死了!那还能不死吗?我听说那铁面魔有三头六臂,被李家少侠引入圈套,百十来人截他不住。幸亏李少侠临危不惧,指挥众人截杀,还亲手将那铁面魔的三头六臂挨个儿砍下来,怪虫都死了一地,隔日烧来,听见里面有怪物咆哮,惊天动地的。那些虫子分明已经碎了,大火里却能看见个一人多高的影子,头生双角,怒目圆睁……你们说怪不怪哉?”
    李晟差点让热水呛死,连烫带咳,好生死去活来,眼眶都憋红了。
    那三个聊天的汉子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是个小白脸。便不去理他,仍然自顾自地讨论道:“李少侠究竟是哪个?”
    “这你都不知道?南刀没听说过吗?蜀中四十八寨的那位!李少侠便是南刀李徵的长孙。”
    “这可真是一战成名了,啧啧,要么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呢……”
    李晟实在听不下去了,落荒而逃,见了鬼似的催促周翡等人道:“快走快走!”
    周翡耳力卓绝,早一字不落地听见了:“原来李少侠砍的不是二百五十个殷沛,是铁面魔的三头六臂,失敬!”
    李晟怒道:“再废话你就自己拿着地图滚。”
    周翡跟马车里的两个女孩笑成了一团。
    不过这一路,除了沿途听了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谣言外,勉强还算是太平。
    这日,一行人方才行至江陵一代,不知是李晟带错了路还是怎样,附近连个人影也没有,周翡等人趁着时日尚早,在路边饮马。忽听身后有快马追至,那骑士恨不能马生双翼,将鞭子甩得响作一团,尚未行至周翡身侧,马背上的骑士已经追不及待地抽出了刀。他自马背上站起,泰山压顶一般冲着周翡后背举起,雁翅环刀“哗啦啦”的动静将年轻的神骏吓了一激灵,长腿离地,往上高高抬起,马背上的人将刀顺势下劈,斩向周翡。
    李妍一声惊叫。
    周翡却不慌,倏地转身,碎遮未出鞘,便已经架住这当头一刀,她神色不动,好似全然不在意这种程度的偷袭,横刀一卡,随即巧妙地将对方往上掀起。岂知马背上那人是个倔脾气,不肯认输,偏要跟她硬抗,然而周翡碎遮上传来的力量不大,却微妙得很,四两拨千斤似的轻轻一摆,刚好破坏了骑士、马和雁翅刀之间的平衡。
    那骑士往后一仰,好不容易拉住缰绳稳住自己,雁翅刀却已经脱力,滑了出去。
    周翡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头也不抬地道:“杨黑炭,你又吃饱了撑的吗?”
    马上那人正是杨瑾,他千里偷袭,听了人质问,居然毫无愧色,瞪向周翡道:“我与你下帖约战,你几次三番假意应战,遛我去给你办事,等我办完事,你又出尔反尔,你们中原人……”
    李晟忙打断他滔滔不绝的控诉,问道:“杨兄怎么甩开贵派门人,独自在此?”
    杨瑾甫一交手,便感觉到自己和周翡之间的差距,越发暴躁。他没好气地一摆手,说道:“擎云沟这个掌门我是干不下去了,一天到晚被他们纠缠鸡毛蒜皮的琐事,哪片药田生了杂草这种屁事也要来找我定夺,害我练刀的工夫都没有。”
    李妍从周翡身后露出个头来,问道:“我听说贵派本来就只重药理不重武功,分明是你用武力胁迫,才做上了掌门,结果你做了几天又嫌烦不爱做,你是小孩子吗?”
    “胡说八道,我是被他们骗去比武的!”杨瑾两条浓眉倒竖,怒道,“虽说打赢一群整日种田的药农也没什么趣味,但既然是比武,自然要赢,谁也没告诉过我他们在选继任掌门!这群……不说这个——喂,李兄,那些人都在找你,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
    李晟客客气气地回道:“我们打算绕南路去蜀中,替家里人跑趟腿,然后就回家了。”
    李晟不想拖家带口地再带上一帮闲杂人等——尤其杨瑾还是个不亚于周翡的大麻烦,因此从时间地点到路线目标,没半个唾沫星子是真的,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骗傻小子,想让他自行离去。
    谁知杨瑾半分不会看人脸色,毫不迂回地说道:“那行,我送你们一程。”
    李晟:“……”
    周翡将碎遮在腿上磕了两下,嗤笑了一声。
    杨瑾对她怒目而视,周翡便翻了他一眼,说道:“我们用得着你送?”
    然而很快,周翡便为自己的多嘴付出了代价,只见这南疆第一炭郑重其事地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捋平,一巴掌摔在周翡面前。
    周翡:“……”
    纸上墨迹糊成了一团,间或能辨认出几个支棱八叉的影子,得扒开眼仔细看,才能看到一点汉字的模样,这玩意儿简直可以直接贴在门上辟邪镇宅。周翡磕磕绊绊地念道:“‘单’书……甲午年八月,‘敬’云……什么……哦,沟,‘敬’云沟掌门杨瑾,‘要’南刀一……一‘单’,决一胜负……”(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