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丈量世界的孩子

  • 定价: ¥36
  • ISBN:978754048228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69页
  • 作者:(瑞士)梅坦·阿尔...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终于明白,余生的每一天,每一个早晨、午后和夜晚,我都要陪在他的身边。每一分每一秒,生活都在重新开始。梅坦·阿尔迪蒂著的《丈量世界的孩子》讲述的是一座被经济危机笼罩的希腊小岛,一个被全岛人守护的自闭症男孩、一个痛失爱女的纽约建筑师……他们的相遇,会展开怎样的故事?

内容提要

    梅坦·阿尔迪蒂著的《丈量世界的孩子》讲述的是卡拉马基,一座未能从经济危机中幸免的希腊小岛。
    十二岁的亚尼斯从小患有自闭症。他几乎从不开口说话,只在脑子里默默地计算、丈量着这个世界……
    母亲马拉琪天不亮就起床,靠打鱼辛苦谋生,独自抚养着儿子……
    艾略特,美国纽约的大建筑师,因研究古建筑的女儿在这里离世而来到这座小岛,希望继续女儿未完成的事业……
    一群开发商突然宣布要在岛上兴建度假酒店,而艾略特却希望在这里建一所教授戏剧与哲学的学校,完成女儿的遗愿。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计划会将所有人的命运引向何方?
    三个寂寞的人相聚在小岛,三颗受伤的心逐渐建立起一种独特的联系,而他们的相遇,也改变了彼此的生命。

媒体推荐

    因爱而生的友谊像数学一样充满魅力。
    ——法国国家广播公司
    这部讲述希腊的小说优美、庄重又不失感性。
    ——《观点报》
    故事的开头沉浸在阳光、海水、情绪与爱之中。意外的发生改变了生命。少了明亮,少了古典的纯粹,却有更多的真实。
    ——法国《时间》杂志
    古希腊秩序与现世混沌碰撞而生的人间喜剧。
    ——法国《文学杂志》
    经济危机下的生死之交,建筑的沧桑之美与童真的相遇。
    ——《费加罗报》

作者简介

    梅坦·阿尔迪蒂,出生于土耳其,七岁那年移居日内瓦,毕业于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后于斯坦福大学深造,教授过物理学、经济与管理以及小说创作,是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战略顾问。他热爱音乐,曾担任瑞士法语区交响乐团主席,并创立了资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儿童学习音乐的基金会,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封为亲善大使。他也是瑞士自闭症儿童中心的主席。
    著有《浴室里的茱丽叶》《小土耳其人》《交响乐王子》等,作品获得多个文学奖项,并被翻译为多种语言。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艾略特坐在剧场的第十排,眼神有些模糊。他把手搭在邻座上,手掌在扶手上轻轻地来回摩挲,像是在抚摸。他的抚摸如此之轻,像是在安慰别人的时候丝毫不会让人察觉的轻抚。十二年来的每一天,只要他在岛上,就会坐在同一个地方,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每次来剧场的时候,他都会走沿海公路。他本可以抄高处的近路,这条近路从村庄一直延伸到修道院,但那是迪姬经常走的路线,走沿海公路已经变成了他的习惯。他取道一条从公路岔出来的小路,小路一直通往剧场舞台;走进剧场,他会沿着楼梯拾级而上,一直走到第十排。他会在第十排坐上一阵子,通常是十几分钟,有时会坐上半小时。每次他都要待上一阵才起身去墓地。
    他倏然起身,往公墓走去。公墓在剧场的高处。路上的老人约莫花甲年纪,高大却清瘦,有一头浓密的银发。
    艾略特一直低着头,对身边的景物毫不上心。每年的这个时候,剧场会被淹没在一片血红色的虞美人中。红色的虞美人会沿着台阶生长出来,从大理石的缝隙中钻出头,在石碑的底下探出身子,围绕着舞台盛开,到处都是。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虞美人!太壮观了!四周的虞美人都是红色的,爸爸你看,红色的虞美人!它们的颜色这么亮!有几千株,或许能有上万株!看着四周的舞台,我感觉自己正站在一片火焰之中。”
    这些都是迪姬的话。那是在她刚到岛上几天的时候,距离眼下已过去了十二年。
    他扯了一把虞美人,扎成一束,旋即动身前往高处的公墓。走到迪姬的墓前,他会用手中的花换下昨天放上的花,弯着腰坐在石头旁边,用刚刚坐在剧场里第十排时同样的动作轻抚石碑。
    “我爱你,”他突然拔高了声音,“我是多么爱你啊。”
    回忆突然向他袭来,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那是十二年前纽约6月的平常一天,那天刮着大风,阳光很好却又很冷。他出发去五个街区之外的卡耐基·德里餐厅吃饭。根据往常的线路,他要先沿着五十七街走一段,然后沿着中央公园的方向穿过两个街区,之后取道五十九街。这三段路每段都要花上二十分钟,虽说路途不短,沿街的风景却让人愉快。
    去餐厅路上的每个细节都如他的预想那样,纷纷呈现在眼前。第五十七街和第五街的交叉口有一家卖希腊薄饼的小铺子,名叫安东尼斯。他想起,只要走到安东尼斯的门口就能听到帕里奥斯的《蓝眼睛》,他一边听着这首歌一边等红灯。在德里餐厅,他一般会画上几张草图,草图画完就能吃到希腊火腿三明治,三明治一如既往的好大一份。
    他该给迪姬打电话了……自打前天晚上他俩就没通过话了。他看了看表。女儿那边的时间应该是早上六点钟。他要等到下午再给她打电话。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的脚刚迈进大门便被接线员叫住:“艾略特,你的电话。从希腊打来的。”
    每次听到这几个词,艾略特总是开心得不行。不过,女儿怎么打了办公室电话,没有直接打他的分机呢?电话里这个说英语还夹带着希腊语单词的年轻男人要做什么?
    “喂,是吉里奥斯·彼得斯吗?你是艾维利迪姬·彼得斯的父亲吗?你是住在纽约中央公园西322号吗?”
    “我是。”艾略特的声音略显迟疑。
    “我是塔基斯。”
    电话里的人说他是卡拉马基的警察。
    警察说话吞吞吐吐,言语间提到了剧场,提到了狗,提到了牧师,提到了不测……
    艾略特没明白警察的话。
    “最好能有一位家属到现场来。(P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