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中国手艺人(民间中国)

  • 定价: ¥58
  • ISBN:978750853704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五洲传播
  • 页数:229页
  • 作者:白英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他们是手艺人也是守艺人,因为坚守,他们在这个喧嚣世界,显得格外珍贵。
    白英著的这本《中国手艺人(民间中国)》想要通过真实地记录手工艺人的生活经历、成长过程、精湛技艺以及他们与所处的社会环境的融合等方方面面,展现传统手工艺的魅力,凸显凝结在手工艺人骨子里的匠人精神。而对他们的图文影像记录,不仅是对中国民间传统手艺人的珍贵记录,也是对中国曾经或即将消逝的传统生活方式的记录。

内容提要

    即使世界再喧嚣、社会再浮躁,总有那么一些人,因为一份热爱、一份情怀、一份梦想、一份期盼,在坚守一种手艺、一种传统。即使过程艰辛、未来不可知,却从未放弃。因为这份坚守,他们在这个一切急速向前奔的社会里显得格外珍贵。
    《中国手艺人(民间中国)》作者白英花费4年的时间,寻访了30多位中国传统手艺人,对他们的生活、工作进行了跟踪拍摄和采访,记录下了当下中国传统手艺人的坚持和梦想,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和传统手艺的发展现状与困境。

媒体推荐

    用影像的力量托起了平凡而伟大的中国手艺人!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王悦
    中国手工艺,是什么模样?或许我们能从《中国手艺人》里找到答案。它是制作技艺,是寻常百姓生活里的器物,是舌尖上的美味,亦是历史留传下来的信仰。作者用镜头记录着平凡的手工艺,留下了一个个真实的手艺人形象,记录下中国人的乡愁,让人们通过手工艺,对这个区域的历史与民族文化有了鲜活的认识。
    ——《中华手工》杂志  副主编  编辑部主任  孙凝异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无数个名不见经传的手艺人凭着他们在平凡事业上孜孜不倦的追求,用耐心成就初心,用匠心书写了中华民族的传奇。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南通蓝印花布印染技艺传承人  吴元新
    《中国手艺人》一书,通过记录和采访各类传统手艺人,用独到的视角、温暖的文字传达出了对传统手艺人及所从事技艺的深刻认知和内心敬仰。留住影像,就是留住了手艺传承的记忆,留住了手艺人守艺的经典写照。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平定刻花瓷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张文亮
    中国自古人杰地灵,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传统工艺数不胜数。《中国手艺人》一书,展现了中国不同领域手工艺技术的形成和优秀工艺美术作品产生的要因,是一部非常值得关注的书。
    ——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平遥推光漆器代表性传承人  薛生金

作者简介

    白英,山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CFP、东方IC、中国国家地理新媒体签约摄影师,多家平面、网络媒体撰稿人,网易、搜狐旅游名博客。擅长拍摄风光、古村、民俗等题材。作品多次在CCTV2、《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播出与刊登。

目录

用匠心记录匠人
壹  指尖上的艺术
  黑白雅韵 陶艺大师张文亮
  传世银缘 彝族银饰工匠
  满天红霞 剪纸能手屈永霞
  晋韵悠悠 砖雕工匠李锁文
  掌底流韵 漆器泰斗薛生金
  刀笔生花 木雕俊杰梁俊维
  指尖流云 彩面塑艺人付海云
  金石拓韵 碑拓专家王银海
  咬合锁扣 秸秆工艺师赵润生
贰  指尖上的生活
  蓝白之魅 印染大师吴元新
  火光交响 玻璃工人郭才军
  泥火传奇 荥经砂器人
  渐行渐远 张箩人白明印
  铁杵成针 最后的制针人裴向南
  木香久留 箍桶匠人王金良
  笺色古光 手工纸匠李保根
  千锤百炼 坚守的铁匠尹俊杰
  指间舞蹈 最后的柳编人李世德
叁  指尖上的美味
  千年余味 晒盐女次仁玉珍
  龙筋古味 黄瓜干制作人郄孔林
  甜蜜绝活 糖画艺人吕少勇
  自家味道 土炉月饼烤制人牛文明
  原汁原味 手工粉条新把式高永军
  十足酸味 做醋人蔡军
  自然香味 梁榨胡麻油的四兄弟
  清新乡味 豆腐手艺人张江
肆  指尖上的寄托
  舞焰弄火 焰火手艺人尹来庭
  錾刻时光 铜器手艺人王氏兄弟
  泼金撒银 铁花艺人艾绳军
  明灯寄情 灯盏盏古会会长张兵
  佛香纯净 手工制香人段玉萍
  流光溢彩 贡花制作人胡怀英
  扎制幻境 纸扎匠人卢瑞珠
  如意吉祥 面羊制作人霍承武
  笑脸北狮 龙狮道具传人马小增

前言

    用匠心记录匠人
    因为喜欢旅游,想把见闻记录下来,我逐渐爱上了摄影。起初没有什么具体目标,主要是拍摄一些旅途见闻和自然风光。2013年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见识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平定刻花瓷的制作过程,并结识了刻花瓷手艺传承人张文亮。出于对刻花瓷的喜爱、对制作工艺的好奇,我时常去张文亮先生的手工作坊拍摄和观察,越接触越是深爱刻花瓷黑白分明中的飘飞清韵。对传承这门技艺的张氏父子,我不仅惊叹于他们的精湛技艺,更是对那份历尽艰辛却始终不改的初心有一份敬重。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我对中国传统手艺人和手工技艺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并开始关注这个领域,开始时是拍摄身边的手艺人,渐渐地,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尽可能地探访当地的手艺人,记录手艺人以及他们的技艺。
    4年时间里,我用镜头和文字留下一个个真实的手艺人形象,他们当中,既有平遥推光漆器传承人薛生金、南通蓝印花布传承人吴元新、平定刻花瓷传承人张文亮等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也有柳编匠人李世德、乡村铁匠尹俊杰、焰火制作人尹来庭等普通的民间手艺人,还有彝族银饰工匠、荥经砂器人等手工艺从业群体;既有最后的制针人裴向南、即将消失的张萝业手艺人白明印等以一已之力支撑着一门手艺的传统手艺人,也有彩面塑艺人付海云、铜器手艺人王氏兄弟、龙狮道具传人马小增等紧跟时代再创辉煌的创新手艺人,还有玻璃工人郭才军、手工粉条新把式高永军等志在发扬传统文化的后起之秀年轻手艺人……
    中国手工艺,是什么模样?它其实就是一件件篆刻在器物上的华美纹饰,是一个个凝固在寻常生活里的家用物件,是一缕缕融化在舌尖上的独特美味,是一丝丝烙印在心房里的美好寄托……真是至善至美,大美无言。更让人惊奇与感动的,是这些散发着指尖温度的手作背后的手工艺人,他们毕其一生,刻苦磨练一项技艺;殚其所精,用心完成每一件手工艺品;极其所虑,只为每一个细节的完美呈现;终其一身,只为把每门手艺中所承载的精神镕铸成永恒的信仰。
    对手艺人的拍摄与采访其实很辛苦,很多时候都不是一两次拍摄就能完成的。光是为了拍摄刻花瓷完整的制作过程,我就来回奔波了五六次;为了拍摄白明印师傅张萝绞簸箕,连续几天跟着他走村串巷;为了拍好砂锅出炉的场景,无数次起早贪黑坚守在炉火旁,只为呈现暗夜里烈火熊熊的画面;为了拍到碑拓的全部过程,跟随王银海师傅翻山越岭到荒野坟地;为了寻找柳编人,专程在寿阳大东庄村逐户打听,终于寻到了仅存的几位手艺人……
    无畏崎岖,专注向前,投入自己热爱的事;为接近极致,不惧枯燥和漫长,倾注所有……在这4年的拍摄中,这些于平凡时光中坚守的手艺人,时常能让我惊叹、让我钦佩,也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坚持的魅力。越是深入,越是感受到蕴藏在手工艺中的博大的传统文化、丰富的历史信息,以及朴素的民间智慧、本真的人生哲理。即使世界再喧嚣、社会再躁动,他们却总能在手艺与守艺之间,营造一种岁月静好、匠心独运的美好。
    《中国手艺人》就是想要通过真实地记录手工艺人的生活经历、成长过程、精湛技艺以及他们与所处的社会环境的融合等方方面面,展现传统手工艺的魅力,凸显凝结在手工艺人骨子里的匠人精神。而对他们的图文影像记录,不仅是对中国民间传统手艺人的珍贵记录,也是对中国曾经或即将消逝的传统生活方式的记录。
    有的手工艺会融入时代创新发展,有的手工艺会改弦易辙重谋出路,也有的手工艺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销声匿迹。无论什么情况,每一项手工艺都是我们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正如最后的制针人裴向南谈到他的制针技艺时所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粗笨铁杵可以打磨成精细的钢针,这里蕴含着专注、执着以及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这种文化和精神是永远值得传承的!”
    白英
    2017年7月7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早在秦代,山西平定的土地上就有了生产陶器的痕迹。平定窑旧有“西窑”之称,始于唐,兴于宋,跨越元、明、清,直到民国炉火依然延续,是山西四大“土贡窑”之一。平定黑釉刻花瓷,以其黑亮的釉面、古朴的装饰、精练的造型,为古今中外众多陶瓷爱好者和收藏家所喜爱。
    离平定县城不远的冠山镇冠庄村曾是刻花瓷的烧制地,《平定县志》就记载着清乾隆年间冠庄村建瓷窑的历史,至光绪年间瓷窑已发展至十余座,曾为皇家贡品。如今的冠庄村有一座“平定文亮刻花瓷砂器研究所”,这个研究所没有高门大院、敞亮厂房、现代机械,而是一处平常甚至有些古老破旧的院落,院子正中央是一处青石垒就、古朴苍凉的老窑,还有一间原生态的手工作坊,一座座土陶窑、马蹄窑、倒焰窑、梭式窑散落四处。这里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平定刻花瓷的浴火重生之地,是平定刻花瓷代表性传承人——张文亮的工作间。
    文亮已故的父亲张聪老先生,是古陶瓷专家水既生先生的学生,他与同事设计制作的黑釉刻花缠枝牡丹纹梅瓶曾荣获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创作设计制作一等奖,是当年当之无愧的“平定刻花瓷”掌门人。20世纪50年代,父亲刚到陶瓷厂上班时,刻花瓷已经历经了自金以来的几百年低潮期,几近失传。在中国古陶瓷研究会理事、古陶瓷专家水既生先生的帮助下,当年的平定冠庄瓷厂试点进行手工业陶瓷出口实验,文亮的父亲以其朴实忠厚、好学上进、刻苦钻研的精神赢得了水既生先生的倾囊相授。60年代,平定刻花瓷参加广交会,大放异彩。
    小的时候,张文亮经常跟着父亲去陶瓷厂(平定冠庄陶瓷厂)玩,用泥巴捏鸡鸭、捏猫狗。父亲对艺术的热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文亮,让他对刻花瓷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中学毕业那年,正是改革开放后乡镇企业蓬勃发展之际,文亮随父学艺,到陶瓷厂做起了专职的“玩泥人”。除了因为对画画的喜欢,当时的文亮并没有太多抱负,只是觉得干体力活比较累,画画则相对轻松一些。哪里想到,真正到厂里上班后,却成了一名杂工……跟父亲学配料、跟大爷学烧窑、跟舅父学拉坯、跟东北请来的师傅学雕塑,基本上陶瓷制作的各道工序都学了一遍。每天,同事们都下班了,张文亮还独自在厂里的石头轮子上练拉坯。不过,虽然辛苦,文亮还是觉得那是件幸福的事。有时候,他还会跟着父亲去文化馆找书看,有一次,父亲借到了一本《鱼的图案》,文亮喜欢得不行,就把书里面的图案全部抄下来。20世纪80年代,工艺美术方面的书籍并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所以,每当在杂志、烟盒、火柴盒上面看到自己喜欢的图案,他都会收集起来。1990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周淑兰教授带学生来厂里实习,看到文亮对传统的陶瓷艺术有潜质和热情,回到北京后,经常寄一些传统陶艺的装饰技巧方面的资料给他。文亮一边看资料,一边练习,遇到不懂的问题,就直接去北京请教周教授。
    P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