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欧也妮·葛朗台(全译本)/译林名著精选

  • 定价: ¥21
  • ISBN:978754476120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165页
  • 作者:(法国)巴尔扎克|...
  • 立即节省:
  • 2017-07-01 第1版
  • 2017-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塑造世界文学史最负盛名的吝啬鬼。  现代法国小说之父巴尔扎克代表作。
    《欧也妮·葛朗台(全译本)/译林名著精选》是巴尔扎克的代表作,也是宏伟巨制《人间喜剧》中的组成部分。其在书中以父亲的敛财和女儿的爱情悲剧为主线,描绘出生动的外省风俗画卷,小说结构古典,文笔简洁,是一部朴素的史诗,自问世以来,一直广受读者喜爱。

内容提要

    典型的守财奴葛朗台,“讲起理财的本领……是只老虎,是条巨蟒:他会躺在那里,蹲在那里,把俘虏打量个半天再扑上去,张开血盆大口的钱袋,倒进大堆的金银……”他象征近代人的上帝,法力无边而铁面无情的财神。为挣大钱,他盘剥外人;为省小钱,他刻薄家人。临死最后一句话,是叫女儿看守财产,将来到另一个世界上去向他交账。然而他一生积蓄的二千万家私,并无补于女儿的命运。黄金的枷锁与不幸的爱情,反而促成了欧也妮.葛朗台双重的悲剧。在巴尔扎克小说中,这是一部结构最古典的作品。文章简洁精炼,淡雅自然,可算为最朴素的史诗。
    《欧也妮·葛朗台(全译本)/译林名著精选》由巴尔扎克著。

作者简介

    巴尔扎克(1799—1850),19世纪法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杰出代表。1799年5月20日生于法国中部的图尔城,二十岁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831年发表的长篇小说《驴皮记》为他赢得声誉,成为法国最负盛名的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有《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等,更创作了卷帙浩繁的巨著《人间喜剧》,共包含91部小说,刻画了两千四百多个人物,充分展示了19世纪上半叶法国的社会生活,是人类文学史上罕见的丰碑,被称为法国社会的“百科全书”。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古色古香的街上,连偶然遇到的小事都足以唤起你的回忆,全部的气息使你不由自主地沉人遐想。拐弯抹角地走过去,你可以看到一处黑魃魃的凹进去的地方,葛朗台府上的大门便藏在这凹坑中间。
    在内地把一个人家称作府上是有分量的;不知道葛朗台先生的身世,就没法掂出这称呼的分量。
    葛朗台先生在索漠城的名望,自有它的前因后果,那是从没在内地耽留过的人不能完全了解的。葛朗台先生,有些人还称他作葛朗台老头,可是这样称呼他的老人越来越少了,他在一七八九年上是一个很富裕的箍桶匠,识得字,能写能算。共和政府在索漠地区标卖教会产业的时候,他正好四十岁,才娶了一个有钱的木板商的女儿。他拿自己的现款和女人的陪嫁,凑成两千金路易,跑到区公所。标卖监督官是一个强凶霸道的共和党人,葛朗台把丈人给的四百路易往他那里一送,就三钱不值两钱地,即使不能算正当,至少是合法地买到了区里最好的葡萄园、一座老修道院和几块分种田。
    索漠的市民很少有革命气息,在他们眼里,葛朗台老头是一个激烈的家伙,前进分子,共和党人,关切新潮流的人物;其实箍桶匠只关心葡萄园。上面派他当索漠区的行政委员,于是地方上的政治与商业都受到他温和的影响。
    在政治方面,他包庇从前的贵族,想尽方法使流亡乡绅的产业不致被公家标卖;商业方面,他向革命军队承包了一两千桶白酒,代价是把某个女修道院上好的草原,本来留作最后一批标卖的产业,弄到了手。
    拿破仑执政的时代,好家伙葛朗台做了区长,把地方上的公事应付得很好,可是他葡萄的收获更好;拿破仑称帝的时候,他变了光杆儿的葛朗台先生。拿破仑不喜欢共和党人,另外派了一个乡绅兼大地主,一个后来晋封为男爵的人来代替葛朗台,因为他有红帽子嫌疑。葛朗台丢掉区长的荣衔,毫不惋惜。在他任内,为了本城的利益,已经造好几条出色的公路直达他的产业。他的房产与地产登记的时候,占了不少便宜,只完很轻的税。自从他各处的庄园登记之后,靠他不断地经营,他的葡萄园变成地方上的顶儿尖儿,这个专门的形容词是说这种园里的葡萄能够酿成极品的好酒。总而言之,他简直有资格得荣誉团的勋章。
    免职的事发生在一八。六年。那时葛朗台五十七岁,他的女人三十六,他们的独养女儿才十岁。
    大概是老天看见他丢了官,想安慰安慰他吧,这一年上葛朗台接连得了三笔遗产,先是他丈母特.拉.古地尼埃太太的,接着是太太的外公特.拉。裴德里埃先生的,最后是葛朗台自己的外婆,香蒂埃太太的:这些遗产数目之大,没有一个人知道。三个老人爱钱如命,一生一世都在积聚金钱,以便私下里摩挲把玩。特.拉。裴德里埃老先生把放债叫作挥霍,觉得对黄金看上几眼比放高利贷还实惠。所以他们积蓄的多少,索漠人只能以看得见的收入估计。
    于是葛朗台先生得了新的贵族头衔,那是尽管我们爱讲平等也消灭不了的,他成为一州里“纳税最多”的人物。他的葡萄园有一百阿尔邦,收成好的年份可以出产七八百桶酒,他还有十三处分种田,一座老修道院,修道院的窗子、门洞、彩色玻璃,一齐给他从外面堵死了,既可不付捐税,又可保存那些东西。此外还有一百二十七阿尔邦的草原,上面的三千株白杨是一七九三年种下的。他住的屋子也是自己的产业。
    这是他看得见的家私。至于他现金的数目,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大概。一个是公证人克罗旭,替葛朗台放债的,另外一个是台。格拉桑,索漠城中最有钱的银行家,葛朗台认为合适的时候跟他暗中合作一下,分些好处。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