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黑暗诱惑

  • 定价: ¥59
  • ISBN:978753216368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464页
  • 作者:(美)劳瑞斯·安妮...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劳瑞斯·安妮·怀特著,黄钰婷译的《黑暗诱惑》讲述了十二年前,萨拉被歹徒挟持,在被非法拘禁虐待数月后,她成功逃脱。歹徒被绳之以法,但是萨拉却失去了她的一切:家庭,孩子和以往的幸福生活。为了治愈这段不幸遭遇的后遗症,萨拉改名换姓,在一家叫做Broken Bar的农场找了份工作,隐遁下来。正当她心头的创伤渐渐痊愈之际,当初经手她案件的警员确认当年的瓦特湖杀人犯一直逍遥法外。

内容提要

    奥莉薇亚——不知来历的神秘女人;
    柯尔——饱经沧桑的颓废男人;
    盖奇——身患绝症的退休警官;
    再加上一名被暴风雪困住的古怪游客!
    劳瑞斯·安妮·怀特著,黄钰婷译的《黑暗诱惑》讲述一场遮天蔽日的暴风雪让老栅栏牧场与世隔绝,十二年前的那场令人毛骨悚然的连环绑架杀人案让宿命中的人物命运再次纠缠。
    谁是诱饵?
    谁是猎物??
    谁又是猎人???
    惊心动魄又残忍血腥的一场狩猎,不到最后关头,鹿死谁手终不可知!

媒体推荐

    如果你在为今夏寻找一丝凉意,或是想要感受不同以往的浪漫故事,那么《黑暗诱惑》将是你的不二选择。它有着和《五十度灰》如出一辙的晦暗气息。却更多了几分惊悚的意味和心理上的博弈。
    ——BookTrib

作者简介

    劳瑞斯·安妮·怀特,多次获得奖项,擅长创作浪漫悬疑故事和恐怖小说。她的作品获得过《浪漫时代》杂志的书评人选书大奖,全美读者选书奖,读者皇冠奖,曾人选书商选书奖,并多次获得CataRomance评论家选书奖。两度入围锐达奖,两次人选达芙妮·杜穆里埃奖。

目录

正文

后记

    我和我的丈夫保罗,每年夏天都会装备好我们的卡车、野营车和拖车,带着我们黑色的拉布拉多犬,一路向北开到内陆的卡里布省的大吧湖旁去野营几天,有时甚至是好几个星期——那里简直是人间失落的一片天堂。
    有时我们会把营地设在这片碧绿的湖水的远端,那边的湖水因为浅滩而变成了奇妙的色彩,泛着七彩光泽的鳟鱼在水里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在这里垂钓常常收获颇丰。不过更多时候,我们会选择在一片特别的土地上消磨时光,那是汤姆·柯尔和詹妮弗·柯尔夫妇慷慨地与我们共享的乐土。湛蓝的天空下,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森林包裹着这片土地,抬眼就能看到远处的大理石浅滩,日落时分小狼的嚎叫在山谷中回响。奥莉薇亚和柯尔的故事正是在这样的景色下酝酿出来的。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要着重感谢汤姆和詹,是他们让我们和这片美丽的土地相遇。还要感谢我的保罗,感谢他帮我收获了人生中第一条用飞钓竿捕获上来的鳟鱼,给我描绘神秘的飞钓艺术,看着那些生物向我讲述大自然的奥秘,让我从自然的规律中懂得了怎样才能让鱼儿咬钩(文中对此描写有任何不当之处,都是我自己的失误)。
    在这里还要感谢的是黛博拉·内梅斯给我早期的编辑建议,感谢约万·苏塔克和山湖集团的支持,感谢凯莉·马丁帮我修改和润色书稿,还有众多的亚马逊出版团队人员,是你们让这本书得以出版。还要非常感谢的是乔安娜·怀特为本书所做的美工和宣传资料。最后和以往一样,我一定要谢的就是我的写作搭档,米卡·斯通,感谢她每每在我懈怠时,及时鞭策和鼓励我前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没什么新鲜的。至少,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的内容。
    他点开了另一个网页,然后又一个。两天前在波兰的时候发出的消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每退出一个社交网页之前,他都留下了一则消息:
    还在找我的亲生父母。我十一岁,女孩,七月十七日出生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怀特湖旁边……
    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个人信息的地方,他上传了一张从某位母亲的脸书上复制过来的深色头发孩子的照片,这张照片他同样用在所有的收养寻亲网站上——自从一个月前被亚利桑那州教养院释放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在这些网站上撒网。
    怎样熟练操作电脑是他在过失杀人罪服刑期间掌握的。在监狱里,一个狱友告诉了他近年来网络媒体上这类领养儿童搜索和寻亲网站的兴起。虽然在监狱里接触不到网络,但是一被释放,他就立即找到网络,用最传统的方式搜索了“萨拉·贝克”。然而网上没有一丁点儿有关萨拉·贝克这八年的信息。没错,是能搜索到一些也叫这个名字的人,但都不是他想要找寻的那个萨拉。无论是数不清的存档中的新闻报道,还是专栏文章,有关于她的消息似乎都在八年前静止,好像这个人的经历已经被抹去了。
    就像是萨拉·贝克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一样。
    或者是,她已经改了名字,替换了新的身份,试图藏起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有了一种预感,然后打开了领养网站。
    在这些公众网页上,各个年龄被领养的孩子,以及那些收养儿童的父母,在这里没有遗漏,也没有任何限制地公开信息,不遗余力地寻找着他们疏远的血缘亲情。他曾经读过一位教授有关这种现象的评论,指责这种全新的寻亲现象会导致家庭信息和关系变得更加透明化,同时会引起各种各样的新问题,以及这个领域的官方还没有办法解决的陷阱。
    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对于猎人充满刺激的梦。
    他抓紧了每一个能够接近边境线的机会停驻在图书馆和开放网络的咖啡馆,就像一个最出色的垂钓者一样,牢牢攥住抛出的线,温柔地扯着,让放出的诱饵如味美的飞虫一般在钩上轻轻颤动。而在网络信息巨大的潮汐之下,以及一切他的捕猎对象可能上钩的漩涡之中,是他拿着线冷静地和水流相博,静静等待的身影。
    要找到一个……当一则信息跃入眼帘的时候,他突然顿住了。
    一位母亲在找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他立即点进了这个链接,可惜信息不符合,出生日期和体型都对不上。他挠了挠下巴上的络腮胡——对染发剂有点过敏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赌博。也许她早就和孩子重新联系上了,也有可能她并不想知道她孩子的近况,抑或是她已经拥有了幸福的婚姻,不再回首过去了。或者,她已经死了。
    但是作为一个猎人,一个好猎人,耐心是基本的准则。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他是如此的了解他的狩猎对象的习惯和想法,这种了解足够让他否定其他的可能性。他是那么的了解萨拉·贝克。
    他曾经拥有过萨拉·贝克。
    他曾在设陷捉住她之前仔细地研究过她足有九个月。
    在那之后她又完全地被他占有了五个半月,直到他不小心犯了狂妄自大的毛病,一个愚蠢的失误。(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