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爱因斯坦的预言

  • 定价: ¥49
  • ISBN:978753216370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352页
  • 作者:(美)罗伯特·马斯...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罗伯特·马斯洛著,史笑译的《爱因斯坦的预言》讲述了战火纷飞的1944年,艾森中尉无意间从埃及的古墓中发现了一尊石棺,这尊石棺被送到了普林斯顿大学做进一步的研究,石棺的秘密,只有艾森和考古学家西蒙才能解开,而这个秘密,有可能彻底颠覆、抑或完全实现爱因斯坦可怕的预言。在解密石棺的过程中,艾森和西蒙两人不小心释放了石棺中可怕的力量,善与恶的力量被同时释放,全世界的命运不仅掌握于爱因斯坦的研究之中。

内容提要

    罗伯特·马斯洛著,史笑译的《爱因斯坦的预言》讲述了战火纷飞的1944年,考古学家拉希德父女在埃及沙漠腹地发现的一尊神秘的石棺,成了联军和纳粹争夺的焦点。这尊石棺隐藏的秘密很有可能颠覆或实现爱因斯坦的可怕预言。
    退伍的美国教授卢卡斯·安森被指派在普林斯顿大学研究石棺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在天才美少女西蒙·托希德的协助下才能解开。为了破解谜团,卢卡斯和西蒙在打开石棺时不小心解封了蕴藏其中的可怕力量,善与恶的力量被同时释放,全世界的命运不仅掌握于爱因斯坦正在进行的秘密研究之中,更和卢卡斯及西蒙的发现息息相关……
    现代科学和原始超自然力量相撞,是实现还是颠覆爱因斯坦的预言?
    爱因斯坦生前留下的三大预言,真的将改变人类的命运吗?

媒体推荐

    故事紧张到让人一刻都停不下来,作者用丰富的想象力将我们带回希特勒试图控制世界、战火纷飞的年代。将科学与想象完美结合,这是一场你迫不及待也想加入的惊心之旅。
    ——Suspense Magazine

作者简介

    罗伯特·马斯洛,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埃文斯顿市,是一名备受赞誉的新闻人、电视编剧,同时也是一位畅销作家,出版过许多小说类和非小说类图书。他最近发表的畅销小说其中包括《爱因斯坦的预言》,是亚马逊Kindle商店畅销数十周的畅销书。他的其他著名历史惊悚小说包括《罗曼诺夫的十字架》《美杜莎的护身符》和《血与冰》等。作为美国作家协会的资深会员,他也经常到许多著名的高等院校授课或发表演讲,例如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等。他曾在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任客座讲师长达六年,讲授文学课程。马斯洛如今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莫尼卡市生活和丁作。
    罗伯特·马斯洛的诸多作品被改编成多国语言出版,受到诸如《芝加哥论坛报》《旧金山纪事报》《伦敦时报》《卫报》等知名报刊的文学评论家的好评。

目录

正文

后记

    一如既往,我亏欠我那耐心的代理人——辛西娅·曼森太多了,在这漫长的写作过程中,是她一直鼓励着我。
    在此我还要感谢我出色的编辑——凯特琳·亚历山大,以及给予我支持的出版商——詹森·盖尔,在出版这本书的过程中给予了我许多帮助。同时,我还要向我的翻译——克里斯托弗·哈斯·海耶,表达由衷的感谢。
    尽管这本书中大部分内容都有真实史料依据,但其中仍有一部分是我妄加猜测的——尤其是爱因斯坦参与到原子弹制造的那一部分。他的发现可能为原子弹的制造奠定了基础,他也确实就核武器的危害这一点警告过罗斯福总统,但之后在一次安全调查中,他否认自己参与过曼哈顿计划,而且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在原子弹的实际制造中起到了推动作用。纳粹的原子弹研究也并没有那么深入;尽管他们的确开了个好头,但当希特勒的科学家警告他核反应可能招致反作用,甚至整个第三帝国可能都会因此牺牲时,他便决定还是使用老办法——坦克、飞机和战舰作战。
    我还随意虚构了一部分内容——时间上和地理上——包括普林斯顿校园、欧洲的战情,还杜撰了文物复原委员会;它的原型是古迹卫士,而我书里所写的这种组织并未真实存在过。
    总而言之,我想强调的是,这本小说只是笔者的一段幻想(而且还是有些暗黑的幻想),这也许可以解释书中出现的一些遗漏或谬误,与此同时,我也非常感激你们,伴我一路同行的读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伴着未上油的滑轮、轮子和链条发出的刺耳声音,门慢慢地向外打开了,一条人工砍凿而成的、平坦的拱形隧道展现在他们面前,生锈的铁轨也逐渐消失在了隧道中。
    一个裹着海狸毛外套的男人站在那里,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枪口正对着他的卢卡斯和图森特。
    “他们是谁?”守门人脱口而出,“你为什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他们只想要艺术品。”
    “艺术品是要给元首的!如果丢了我们是要负责的。”
    “我来承担,埃米尔。”
    埃米尔沉着脸说:“好的,那就用你自己的脑袋负责吧。”
    市长转向卢卡斯,低下头朝着隧道中说道:“来吧——我带你去看看。”
    在老人的带领下,他们绕开了阴森森的埃米尔进入隧道,空气变得阴冷而又潮湿,唯一的光源是一排并联在天花板电线上发出微弱光线的电灯泡。黑暗中某处的发电机在嗡嗡作响,卢卡斯至少用了一到两分钟才意识到他正从许多人身边走过,他们静静地蜷缩在墙边,害怕地互相紧贴在一起。他打开手电筒照向一对白发夫妇,他们正跪在破旧的毯子上画“十”字祈祷着。
    “美国人!”他听见隧道远远近近的窃窃私语和喘息声。
    “搞什么鬼?”图森特说道,“他们是不是以为我们会射杀他们?”
    “可能吧,”卢卡斯回应道。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这么想呢?战争的恐惧从未终止。他已经见过许多他以前从不可能想象的事情了:顽抗的俘虏士兵被绞死在树上,整个镇子的人被赶进谷仓,再一把火全部烧掉。那些蜷缩着的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同盟国会像纳粹一样犯下同等的暴行。终有一天,卢卡斯想,他们会了解到真相然后羞愧地低下头。
    他始终直视着前方,跟随市长走向矿井的深处。他们经过了一间凹室,在那里许多矿车都被转移到了一个独立的轨道上。周围没有人,隧道的两侧都排放着木头箱子和盒子。许多箱子靠近他们的一侧上留有字迹——卢卡斯看到博物馆、教堂和私人收藏家的名字,估计是箱中被掠物品的来源——还有注明它们将被运送至何处的标签纸。把这些留给德国人去整理吧,他想,即使它们是被偷来的。在众多的标签中他注意到了一个词,卡琳宫——赫尔曼·戈林,这是在柏林城外,弗黑德森林的豪华别墅。
    但到目前为止,卢卡斯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件东西像他被派遣去寻找的石棺。他抓住老人的手肘——那就像一块僵硬的木头疙瘩——停下来,从他的内侧口袋里翻出照片。
    “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市长仔细研究了一下照片,在石棺的盖子上模糊地雕着一个有胡子的牧羊人的画像,他描述道:“一个牧羊人。”
    “这是一个石棺。”卢卡斯用德语说道,伸出手臂比划着它大概五六英尺长,几英尺高。
    老人持续数十秒都没有抬头,卢卡斯可以感觉到他的内心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你知道这个石棺,对吗?”
    他没有回应。
    卢卡斯又问了一遍。
    “有什么问题吗,中尉?”图森特向地上淬了一口烟沫,问道。他举起了他的卡宾枪的枪管,“你需要我让他尝尝敬畏上帝的滋味吗?”(P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