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时间停止的那一天

  • 定价: ¥42.8
  • ISBN:978755960651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71页
  • 作者:(英)蕾秋·乔伊斯...
  • 立即节省:
  • 2017-09-01 第1版
  • 2017-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时间停止的那一天》是触动万千读者的全球首席热销书《一个人的朝圣》作者蕾秋·乔伊斯的口碑新作。英媒体称“本书确立了作者蕾秋·乔伊斯在英国文坛的地位”。甫一出版,即被称为“时下经典”,横扫《卫报》、《泰晤士报》、《纽约时报》等各大榜单!30国读者感动推荐!

内容提要

    蕾秋·乔伊斯著的长篇小说《时间停止的那一天》里有两个故事。
    1972年,男孩拜伦。十一岁,读温斯顿私立男校,他的未来已经规划好,用正确的口音说话,学到正确的知识,与上等人打交道。之后,进入牛津或剑桥;又美又寂寞的母亲黛安娜,做着普通家庭主妇该做的事情,却有着不一样的自我。拜伦那么爱自己的母亲,她是他唯一想守护的美好。一次对时间的误解,让生命的轨迹发生了转移。
    2014年,吉姆。患有严重强迫症,刚从精神疗养院出院,背负着过去的创伤,最恐惧的是,自己的错误和不完美会对爱的人造成伤害。他怯生生地盼望人生或许还能重新开始。
    一个催泪不舍的故事。跨越两个时空,善良、焦虑、不完美却又真实迷人的灵魂,努力在爱中弥补伤害,也终将获得力量,像个英雄一样从黑暗走入光明,从而提醒我们:切莫害怕失去生活的勇气,因为它一刻也未曾离开过我们。

媒体推荐

    这个故事在说:如果你见过人心的沼泽,见过黑夜里暴雨降下,见过无声的叹息和开花般的笑颜,你就不会无知而光鲜地活着,你就会离生命更近一些。
    ——本书策划人大鱼君

作者简介

    蕾秋·乔伊斯,英国BBC资深剧作家,《星期日泰晤士报》专栏作者。作为剧作家,于2007年获Tinniswood最佳广播剧奖。她还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皇家国家剧院担任主要角色。
    乔伊斯于二十年的舞台剧和电视职业生涯之后转向写作,2012年出版小说《一个人的朝圣》,该书入围2012年布克文学奖及英联邦书奖,目前已畅销三四十个国家。2013年出版小说《完美》,2014年出版《一个人的朝圣》相伴之作《一个人的朝圣2:奎妮的情歌》,继续掀起阅读热潮,二书简体中文版即将上市。

目录

前言  增加时间
第一章  内情
第二章  外力
第三章  贝什利山
后记  时光减法

前言

    增加时间
    1972年,全球时间增加两秒,英国同意加入欧洲共同市场。“梦想家合唱团”凭一首《乞讨、偷窃或借用》参加了欧洲歌唱大赛。增加两秒是为了“闰秒”,因为时钟上的时间与地球自转所费的时间不一致。“梦想家合唱团”最终没能在欧洲歌唱大赛中胜出,但这与地球的运转无关,与增加的两秒无关。
    这增加的两秒让拜伦·赫明斯惊恐。拜伦11岁,是个充满想象力的男孩。他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想象闰秒发生的情形,心脏像鸟儿一样直扑腾。他望着一座座时钟,希望亲眼看到闰秒那一刻。“它们什么时候增加呢?”他问母亲。
    她站在簇新的早餐桌旁,将苹果切成四块。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门洒落在地,投下几个特别清晰的正方形,拜伦都能站在里面。
    “也许在我们睡着之后。”母亲回答。
    “睡着之后?”这可比他想象的糟糕。
    “也可能是在我们醒着时。”
    他觉得母亲并不了解这事。“不就是两秒钟吗?”她微微一笑,“去把你的Sunquick喝完。”她眼睛明亮,衣裙挺括,头发也用电吹风吹过。
    闰秒的事情拜伦是从朋友詹姆斯·洛那里听说的。在拜伦认识的男孩中,詹姆斯最聪明,他每天都读《泰晤士报》。“增加两秒可太刺激了!”詹姆斯说,“人类先是登上了月球,现在还打算更改时间。”“可是以前不存在的两秒钟怎么会突然出现?这就像增添某种虚无的东西,很不安全。”当拜伦提出这个问题时,詹姆斯微微一笑。“那就是进步。”他说。
    拜伦为此写了四封信,一封给本地的国会议员,一封给美国航空航天局,一封给《吉尼斯世界纪录》的编辑,最后一封给罗伊·卡斯尔先生,拜托英国广播公司转交。他让母亲帮他把信寄出去,还郑重其事地说它们都很重要。
    他收到罗伊·卡斯尔的一张签名照和一份介绍“阿波罗15号”登月的小画册,却没有关于那两秒钟的任何解释。
    几个月内,一切都改变了,而且这些变化将不复以往。他母亲曾小心翼翼地给全家的时钟上发条,现在它们显示的时间却各不相同。孩子们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千篇一律。既然一年增加两秒钟引发了某件事情——一场灾难性的事故,如果没增加这两秒,它原本不会发生,那么增加时间的决定不就是错误的?这岂不是一桩更严重的罪行?
    “这不是你的错。”他会告诉母亲。夏末,她经常待在下面草地上的水池旁。现在由拜伦来做早餐了,有时他将一小片三角形的奶酪夹在两块面包中间就凑合一顿。他的母亲坐在一把椅子里,把自己杯中的冰块搅得叮当直响,又将一穗草籽捋下。远处的沼泽被笼罩在一层柠檬果子露般的光线中,闪着幽光。草地上点缀着一串串花朵。“你听到没有?那是因为他们增加了两秒钟。那只是意外。”他翻来覆去地说,因为她神思恍惚,总是忘记自己并非独处。
    而她会抬起下巴,露出微笑:“你是个好孩子。谢谢你。”
    全都怪这小小的时间之误,整个故事都因它而起。年复一年,它造成的影响久久难消。那两个男孩——詹姆斯和拜伦——只有一个步入人生正轨。有时,拜伦注视着沼泽上方的天空,看黑夜随着闪烁的群星剧烈脉动,仿佛获得了生命,他就会感到痛彻心扉——为渴望减去那额外的两秒而痛,为渴求时间原有的圣洁而痛。
    如果詹姆斯从未向他说起闰秒该多好。

后记

    这是元旦的清晨,空气透明。巨大的云团缓缓地从星辰上方飘过。大地上装饰着一穗穗霜花,每一片草叶都在月光中闪烁着光芒。现在天还没有亮透,但一阵风儿拂过常春藤的枯叶和叶鞘,它们发出最细微的沙沙声。在那些山丘的对面,教堂的钟敲了六下。
    拜伦穿着外套、戴着羊毛帽子坐在露营车外。他已经出去检查过自己种的植物,扫掉一层上了霜冻的落叶。艾琳仍在那张折叠床上睡觉,她浓密的头发撒在枕头上。他起床时给她盖好了被子,她夜里磨牙了,但没有梦游。她和衣而睡。他再次为她靴子的小巧、那件挂在门背后的外套的冬青绿感到惊奇。那些包好的笔就挂在她的口袋里。他注意到,她的袖子被缠到肩膀上了。他停下来,取下袖口,也就是她伸出手的地方,然后把袖子抚平拉直。
    他发现自己正在琢磨是否应该把这个动作做上21遍。他的手指抽搐着。然后艾琳发出个声音,听起来就像“甘草什锦糖”,但肯定不是的。他把外套留在衣钩上,静静地关上身后的车门。
    头天晚上,他没有做完全套仪式,只完成了一部分。在到达艾琳的住处,喝过茶后,他们驾车来到沼泽上,走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观看烟火。他们的漫步从这里延伸到克兰汉村,又从那里延伸到绿地,再延伸到他的露营车。他们甚至都没讨论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的靴子不断地往前移动。等他们到达那条路的尽头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开始颤抖。
    “你没事吧?”艾琳说,“我可以回家去。”
    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说出希望她留下。
    “也许我们应该一步一步地来。”她说。
    他已经把自己的真名和詹姆斯的故事告诉了她。他跟她说起戴安娜和那次事故。他跟她说起克兰汉宅、它被怎样卖给开发商、他怎样望着推土机将它夷为平地。他跟她说起自己那些年接受的不同治疗,有些艰难:他解释说,只要他举行那些仪式,他就会安全。要说出这一切并不轻松,那些句子就像扎在他喉咙和嘴里的一片片碎玻璃。他花了好几个小时才说完。而在他诉说时,艾琳一直在倾听、等待,她的头一动不动,她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没有说“我无法相信”。她没有说“我现在必须得睡觉了”。她没有说这些话。她只提到一件事,她喜欢剑桥,她希望有一天造访那里。他给她看了那张联合利华的茶卡。
    在露营车的旁边,他打开一张折叠桌和两把zip Dee椅子,再摆上一壶茶、牛奶、糖、杯子和一包奶油饼干。他对面那把椅子是给艾琳准备的,它就立在那里,望着他,像个疑问句一样展开。
    待在桌边,他摆放好她的杯子,这样她坐下时带把手的那一面就会朝着她。
    如果她坐下。
    他又把那只杯子带把手的那一面朝着自己。
    他把它转到不特别冲着谁的中间位置。
    他说:“艾琳的杯子,你好。” 说出她的名字就像轻轻触碰她一下,就像抚摸她外套上柔软的袖口,她或许不会注意到。他想起夜里躺在她身边的感觉,他们的衣服吱吱嘎嘎地响。他想起从近处嗅到她肌肤的气味,她的呼吸就在他的呼吸近旁。他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裸身而眠,不过这个想法太大了,他不得不用一块饼干将它赶走。他的脑袋晕乎乎的。 事实上,他根本没睡着。当他终于意识到艾琳要留下来过夜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他解释说,他还没有说“茶巾你好”“床垫你好”。她耸耸肩说,他不用管她,她会等着。他做了十次开门上车的动作,每次看到她坐在他那个双环炉架旁的结实身躯,他都被吓一跳。然后她终于说话了:“你没对我说任何话。” “你说什么?” “你没说:艾琳,你好。” “但你不是我露营车的一部分。” “没准我是呢。”她说。 “你不是一件不会动的物品。” “我没说你一定得那么做,我只是说那样或许会好些。” …… 艾琳转过身。突然,在冰冷的空气中飞出一团夏季的飞蚊,它们就像一盏盏微小的灯,聚集在她的头发周围,盘旋飞舞。她用手拍打它们。他露出一个微笑一在那一刻,他的母亲、那所房子、那些夏季飞蚊都消失了。它们曾经全都在这里,这些东西,它们曾经属于他,现在它们没有了。 太阳缓缓升到地平线上,像一只旧式氦气球,给天空洒满朝霞。云朵燃烧起来,大地也是一样。沼泽、树林、结霜的草、房屋,全都闪耀着红光,仿佛万事万物都决定染上艾琳头发的色彩。已经有一辆辆的小汽车从他们旁边驶过,还有散步的人和他们的狗。有人在说新年快乐。人们停下来看看朝阳、高耸如塔的金黄色云朵、幽灵般的残月。有人注意到吉姆的花儿。一层薄雾升起,笼罩着大地,它是那么轻柔,看起来就像呼出的气息。 “我们回到你那里去吗?”艾琳问。 拜伦走到池塘边,与她会合。 那个老人从房子里审视着自己的窗台花箱。他皱着眉头,把脸贴到玻璃上。然后,他消失了几分钟,然后在前门重新出现了。他穿着拖鞋和一件格子呢的晨衣,腰部系着带子,头上戴着那顶新的棒球帽。老人把一只脚踏出门外,感受了一下外面的空气和地面。他小心翼翼地走向那个窗台花箱,像一只老麻雀一样轻巧,然后低头窥视着。 老人摸了摸那两朵紫色的花儿,先是一朵,然后是另一朵,把它们捧在自己的指尖中间。他露出微笑,仿佛这是他一直期待的东西。 在另一些房子、另一些屋子里,还有葆拉和戴伦,还有米德夫妇,还有莫伊拉和那个演奏铙钹的男孩,还有詹姆斯。洛和他太太玛格丽特、露茜和她的银行家丈夫。在某个地方,是的,甚至肯定还有珍妮,如今已经三度结婚,正经营着她的母亲那桩有利可图的进口生意。还有那些留学生、那个养了或没养烈犬的男人以及克兰汉村的所有居民。他们每个入都相信,在这个元旦的早晨,生活会稍微变得好点。他们的希望微不足道,就像一个新芽那么苍白。现在正值隆冬,天知道,霜冻很可能会把它冻坏。但至少在那一刻,它还在那里。 太阳愈升愈高,颜色渐渐淡去,直到沼泽变成尘土般的蓝灰色。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赶紧!”他大叫。他们必须在被人看到之前逃离。
    他们顺着迪格比路平稳地驶去。拜伦不断地左右扭动,伸长脖子朝后车窗外看。如果他们不抓紧时间,雾气就会散去。他们拐上千道,经过那家新开张的汉堡牛排三明治店。迪格比路的孩子们像影子一样在公共汽车站排队。经过了杂货铺、肉铺、唱片店,然后是保守党地方总部。继续向前,穿着制服的百货商店店员们正在擦橱窗玻璃,打开条纹遮雨篷。一个戴着大礼帽的看门人在酒店外抽烟,一辆送货车载着鲜花抵达酒店。只有拜伦紧紧抓住座椅坐在车上,等着什么人跑出来叫他们停车。
    但这样的事情并未发生。
    戴安娜把车停在那条树木成行的街道上,接送孩子的妈妈们一直把车停在这里,然后她从行李箱里取出书包。她帮着孩子们从车里钻出来,又把“美洲豹”锁好。露茜溜到前面。其他妈妈向他们招手问候,聊起周末的事情。有一个说起这次严重的堵车,另一个用纸巾擦了擦儿子的校鞋鞋底。雾气很快变薄。一片片蓝天透过雾气在头顶上闪烁,缕缕阳光如同一只只小小的眼睛,从悬铃木树叶间照射下来。远处,苍白的沼泽就像大海一般颤动,只有一痕烟雾仍然停留在低处的山麓上。
    拜伦走在戴安娜身边,以为自己会双膝发软。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装满水的玻璃杯,如果匆匆忙忙或突然停下脚步,水就会泼溅出来。他无法理解他们怎么仍然在上学,无法理解为何一切都一如往常。这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早晨,只是它已不复平常。时间已经破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在操场上,拜伦紧贴母亲侧面站着,听得那么仔细,仿佛他的眼睛也变成了耳朵。但没有人说“我在迪格比路看见你们那辆银色的‘美洲豹’了,车牌号KJX 216K”。没人说有个小女孩受伤,也没人提到那额外增加的两秒。他陪着母亲来到女校大门,露茜看起来是那么无忧无虑,甚至忘记向他们挥手告别。
    戴安娜捏捏他的手:“你没事吧?”
    拜伦点点头,他的声音已经不听使唤了。
    “该走了,宝贝儿。”她说。走过操场,他能感觉到母亲注视的目光。他步履艰难,就连脊椎也阵阵发疼。帽子的橡皮筋勒进了他的脖子。
    他需要找到詹姆斯。他需要赶紧找到詹姆斯。詹姆斯能够以他难以企及的方式理解事情,就像他身上缺失的逻辑部分。例如,当罗珀先生第一次解释相对论时,詹姆斯热情地点头,仿佛他一直怀疑存在磁场;但对拜伦来说,这个新知识就像他脑子里的一团乱麻。或许因为詹姆斯是个非常小心谨慎的孩子。有时,拜伦会望着他调整铅笔盒上的拉链或拂去眼睛上的刘海,动作如此精确,不由得对他充满敬畏。有时拜伦也会尝试做同样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走路,或者按照颜色排列自己的标签笔。可是,接着他会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或者没把衬衣塞进裤子,于是他又变回了拜伦。
    在礼拜堂里,拜伦跪在詹姆斯旁边,只是很难吸引到后者的注意力。据他所知,詹姆斯根本不信上帝(“无法证明上帝存在。”他说),不过,一旦投入其中,他就会像对待大多数事情那样,非常认真地祈祷。他迫使自己埋下头去,目光专注,无比热切地低声念出那些词语,要打断他简直就是亵渎。接着,在食堂里排队时,拜伦又试图待在詹姆斯身边,但塞缪尔·沃特金斯跑过来问詹姆斯对格拉斯哥·兰杰斯有何看法,詹姆斯就被他拦住了。问题在于,每个人都想知道他的观点。詹姆斯在其他人意识到有问题需要思考之前就已经在思考了,等到你意识到这一点,他已经去思考其他事情了。最后,上体育课时,拜伦终于找到了机会。
    詹姆斯在板球场外。此时天气已经很热,动一下都感到难受。烈日当空,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拜伦已经击过球了,詹姆斯坐在长椅上等着轮到他自己。他喜欢在比赛前集中注意力,所以宁愿自个儿待在一边。拜伦坐在长椅的另一端,但詹姆斯没有抬头看他或挪动自己。他的刘海挂在眼睛上方,那富有光泽的皮肤已经开始在衣袖下面变得灼热。
    拜伦刚叫了声“詹姆斯”就被迫停了下来。
    计算。连续不断地计算。詹姆斯在低声嘀咕,仿佛有个很小的小人被塞进他的双膝之间,而他需要教这个小人数数。拜伦已经习惯詹姆斯的嘀咕,他见过好多次,但通常詹姆斯都是不出声地嘀咕,很容易被入忽视。“2,4,8,16,32。”在克兰汉沼泽上方,空气闪着微光,仿佛高处的山峰会融化进天空。穿着这件白色板球衫,拜伦感觉热得烦躁不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他只是想同詹姆斯搭讪。
    詹姆斯猛地跳起来,似乎没有意识到身旁还有别人。拜伦笑着表示自己并无恶意。“你在练习乘法口诀表吗?”他问,“你比其他人都更精通这个。就拿我来说,我对此一窍不通。我把9那一行搞错了。Aussi(还有)7,对我来说,它们也tres difficile(太难了)。”两个孩子用法语表达那些用英文说起来太枯燥或难以表达的事情。这就像在说一种暗语,只是它并非真正的暗语,任何人都可加入他们的谈话。
    P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