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儿童文学

椋鸠十动物小说爱藏本(共4册)

  • 定价: ¥55.4
  • ISBN:7539106002562
  • 开 本:32开
  •  
  • 折扣: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
  • 页数:页
  • 作者:(日)椋鸠十|译者:...
  • 立即节省:
  • 2017-06-05 第1版
  • 2017-06-05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椋鸠十的动物小说像武侠小说一样令人着迷。大师将动物行为与自然的伦理观巧妙融合,站在动物的立场上观照人与动物世界的美与善。
    椋鸠十的作品取材广泛,构思独特精巧,线条流畅通俗,语言朴实生动,主题鲜明易懂,但又决无说教,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感人肺腑且活泼可爱的动物形象。读椋鸠十的作品,不但能得到许多有关动物的知识,受到良好道德品行的启发和教育,而且从他对人与动物关系的描写中,能使我们从更广泛的角度和深刻的意义上,去认识作家,理解他的作品。
    《椋鸠十动物小说爱藏本(共4册)》收录了椋鸠十的经典动物小说。

内容提要

  

    对日本的读者来说,椋鸠十可以说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作家,不光是因为他作品本身,还因为他的短篇《大造爷爷和雁》、《母熊和小熊》、《一只耳朵的大鹿》等都被收入了中小学的语文教科书里,影响了几代人。
    在日本长野县下伊那郡乔木村建有椋鸠十纪念馆,鹿儿岛县始良郡加治木镇建有椋鸠十文学纪念馆。1991年日本设立了“椋鸠十儿童文学奖”。
    椋鸠十作品入选多种版本中小学教材及教材推荐的课外书屋。
    《椋鸠十动物小说爱藏本(共4册)》收录了《月轮熊》、《生于天空》、《阿尔卑斯的猛犬》、《野性的呼唤》四部椋鸠十的经典动物小说。

媒体推荐

    椋鸠十是我心目中非常优秀的一位动物小说作家。他以日本文化为观照,对大自然施以现实主义的透视。他具有超常的艺术感受力,以动物世界反观人生,给人以独特的感悟。动物小说之于椋鸠十,相当于童话之于安徒生,诗歌之于普希金,是两相寻找的一种文学结果。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高洪波
    椋鸠十从不故作深奥,他总是把故事写得非常好看、好读,让人觉得亲近,我从没看过有谁能像他那样把一个感人至深的动物故事写得如此浅显易懂。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彭懿
    椋鸠十的动物小说像武侠小说一样令人着迷。大师将动物行为与自然的伦理观巧妙融合,站在动物的立场上观照人与动物世界的美与善。
    ——网友

作者简介

    椋鸠十(1905-1987)是日本家喻户晓的优秀动物小说作家,被认为是日本少年动物小说的开山之人。日本儿童文学界的奖项以他的名字命名:椋鸠十儿童文学奖。椋鸠十为世界动物文学、儿童文学作出了重要贡献,堪称世界文库的瑰宝之一。椋鸠十的动物小说作品以精巧的结构、朴实动人的语言和深邃幽然的内涵被世界读者喜爱,荣获多种奖项:《独耳大鹿》于一九五二年获文部大臣奖励奖;《椋鸠十全集》《椋鸠十的书》于一九一二年获艺术选奖文部大臣奖等。作品多篇入选各国中小学课本,滋养着一代又一代少年儿童的心灵,拥有众多的读者。《金色的脚印》一文被选入我国六年级语文教材。

目录

《月轮熊》
  大造爷爷与雁
  独脚麻雀妈妈
  鸊?万岁
  栗野山之王
  月轮熊
  野鸡与山鸠
  兄弟俩和苍鸻
  金色河流
  天棚里的猫
  阿黑
  首领
  受屈的卡亚
  不死的小鲁
  鸡趣
  老巢
  附录:走进椋鸠十的世界
《生于天空》
  年轻的翅膀
  成长
  强者的天空
  新领地
  人和雕
  被俘的英雄
  山与村
  重逢
  村落的呼唤
  新的征途
  附录:走进椋鸠十的世界
《阿尔卑斯的猛犬》
  阿尔卑斯的猛犬
  胡蜂骚动
  小猴日吉
  大象的历程
  太郎和阿黑
  穿过大街的松鼠
  鹤之舞
  消逝了的狐狸
  乌鸦的故事
  软弱的狗
  附录:走进椋鸠十的世界
《野性的呼唤》
  鼯鼠
  麻雀和黄颌蛇
  我家的毛毛
  山狸一家
  野性的呼唤
  南岛的“白耳朵”
  波布蛇的故事
  海姆之泉
  野鼠
  将军的大象
  不能忘怀的城市
  梦幻之鸟
  阿公
  附录:走进椋鸠十的世界

前言

  

    在写这些故事的时候,关于生命,常被我置于不得不深思熟虑的境地。
    每天清晨。当看到我年幼的孩子们,从睡梦中醒来,目光生动、笑语盈盈,就已让我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并因此由衷地欣喜。
    书中故事里的动物们,虽然遭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危险,但最终都幸存了下来。我的心情也随之辗转起伏,正是这样的心绪促使我提笔写下了这些故事。
    椋鸠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月轮熊》
    如同往年一样,残雪率领着雁群来到沼泽地。
    “残雪”是一只大雁的雅号,因为它的两只翅膀上混杂着雪白的羽毛,所以猎人们这样称呼它。
    残雪好像是沼泽地里雁群的头领。它非常机灵,即使伙伴们外出觅食去了,也会警惕地望着四周。绝对不敢靠近猎枪所能射击到的范围。
    大造爷爷就以这片沼泽地作为猎场。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残雪来了以后,他连一只大雁也没打到,为此非常沮丧。
    听说残雪飞来了,大造爷爷就开始着手实施事先想好的绝妙方法:在雁群经常出没的地方打下桩子。把粘着田螺肉的鱼钩子用绳子系在桩子上。为了对付残雪,大造爷爷用了整整一个晚上,准备了许多鱼钩子。
    可是,大造爷爷还是觉得把握不大。
    第二天天蒙蒙亮时,大造爷爷怀着紧张的心情往沼泽地走去。
    远远的,他看到了在昨晚放置钩子的地方有个东西在挣扎,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太好了!
    大造爷爷一边嘟囔着,一边不顾一切地跑过去。
    “哈哈,真是太棒了!”
    大造爷爷不禁发出孩子般的欢呼声。尽管只是一只,然而能够顺利地活捉到一只大雁,足以使大造爷爷欢呼雀跃了。
    可以看出这只被捉住的大雁非常惊慌,由于挣扎的缘故,脱落的羽毛撒了一地。
    雁群似乎由此而感到潜伏危机,都到别处觅食去了。在沼泽地周围,看不到大雁的踪影。但是,大造爷爷考虑到大雁毕竟只是一种鸟类,过了一宿,它们一定会忘了曾经发生了什么而飞回来的。因此,他做了更多的钩子。
    第二天拂晓,大造爷爷又去了沼泽地。
    秋天是个美丽绚烂的季节。
    大造爷爷的身影刚刚出现在沼泽地上,伴随着一阵巨大的振翅声,大雁们纷纷呼啸而过。
    “怎么回事?”大造爷爷很纳闷。
    在安置钩子的地方,确实有大雁来过的痕迹,然而今天却没有留下一点战利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仔细察看一下,就会发现钩子上的绳子全都被拉长了。
    大雁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不急着吞下钩上的田螺肉,而是先用嘴尖衔住田螺肉用力拉一下,发觉没有异常的情况,才开始放心地吞食。
    这一定又是那只头雁残雪的主意!
    “哎!”
    大造爷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据说,在鸟类里大雁和野鸭之类,称不上机智灵活。然而,大造爷爷此时不得不承认,大雁那小小的脑袋瓜里也能蕴藏令人难以想象的智慧。
    二
    第二年,残雪又率领着雁群来了,而且同往年一样,把一望无际的沼泽地作为觅食的场所。
    大造爷爷从夏天开始就留意收集了五袋子的田螺。他取出一部分田螺肉,趁黄昏时分撒在了雁群喜欢出没的地方。
    结果如何呢?从那一夜来看,果然,在这里留下了雁群“光顾”的痕迹。
    第二天,大造爷爷在同一地方又撒了很多田螺肉。第三天、第四天也如法炮制。
    雁群竞一连在这里吃了四五天,因此在沼泽地中,这里成了它们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大造爷爷看到进展如此顺利,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于是,大造爷爷夜里在离这里稍远一点的地方搭了一间小屋。他躲在小屋里,等候倾巢出动来这里觅食的雁群。
    破晓时分的曙光淡淡地射进小屋。
    放眼望去,天边有一团黑压压的东西往这里移动。那是飞来沼泽地的雁群。
    领头的就是残雪。
    雁群很快就会飞到沼泽地上。
    太好了!
    再过一会儿,等雁群飞近的时候,往雁群里开一枪。今年可得给残雪一点厉害尝尝了。大造爷爷紧握着猎枪,脸部肌肉绷得紧紧的。
    然而,残雪一点也不敢大意,它观察着地上的动静,为雁群“导航”。突然,发现往日觅食的地方多了一间小屋,本能告诉它情况不妙,还是不接近的好。于是,一下子来了个急转弯,雁群在沼泽地的最西边“着陆”了。差一点儿,雁群就飞进子弹的射程范围。可惜,又被残雪识破了。
    大造爷爷一直望着沼泽地的那一头,不由得感慨万千。
    三
    今年,又将迎来雁群飞回沼泽地的季节。
    大造爷爷捧着盛有活泥鳅的大碗往鸡窝走去。他刚进门,就有一只大雁拍着翅膀朝他飞过来。
    它就是那只两年前被大造爷爷的钩子活捉的大雁,现在已经和大造爷爷非常亲近了。有时候,它飞出鸡窝活动一下,然而,只要一听到大造爷爷的口哨声,无论在哪里,都会飞回大造爷爷的身边,落在他的肩上。这只大雁完全被驯服了。
    大造爷爷一边盯着正在吃泥鳅的大雁,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利用这只大雁今年再捉一只。”
    根据大造爷爷多年的经验,雁群总是跟在领头雁后面飞行的。所以,自从捉住了这只大雁,他就想到利用这只已经驯服的大雁将雁群引入伏击圈,来活捉一只大雁,让它有个伴。
    终于听说残雪带领的雁群又来了。大造爷爷立刻去了沼泽地。
    雁群今年觅食的地方离去年大造爷爷搭的小屋的距离大约是射程的三倍。这里由于夏天发大水,大量的水积聚着,使得大雁吃的食物充足起来。
    “这次一定有希望。”
    大造爷爷望着蔚蓝的天空笑了。
    这天夜里,他把已驯服的大雁放回它原来觅食的地方,躲进了去年盖的小屋里,等着雁群的到来。
    啊,战斗终于即将来临。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残雪仍是在最前面,排成“一”字的雁群划过美丽的天空。
    不久,它们落在了觅食的地方,开始发出咕咕、咕咕的喧闹声。大造爷爷的心跳急促起来,他暂时闭上眼睛,让心平静下来,然后握紧冰凉的枪管。
    P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