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楠木向北

  • 定价: ¥32.8
  • ISBN:978755940220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98页
  • 作者:凉风薄暮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传奇神探一朝变故成心理导师。
    超级迷妹摇身一变成麻辣警花。
    连环凶杀案再现,重重疑云、步步杀机。
    他和她因命运之轮,再度纠缠。
    凉风薄暮著的长篇小说《楠木向北》继《他来了请闭眼》后再掀悬爱新热。
    本书是作者在火星小说网连载创作的一本优质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情节曲折,文笔流畅,讲述了一个现代背景下敢爱敢恨的生活故事。

内容提要

  

    再遇,疑犯坠楼身亡,她惊恐症发作,被他拥入怀中,“南慕,深呼吸。”
    那一刻,她所有的慌乱和不安,归于平静。
    四年前,他是俊美冷漠的传奇神探,意气风发的专案组组长,而她还是个未毕业的警校学生。
    他是她的信仰,也是唯1令她仰望的男人。
    一朝变故,他褪下警服,躲进大学成为潦倒颓废的心理学讲师,任何有关犯罪的领域,再不触碰。
    四年后,连环凶杀案再现,重重疑云、步步杀机。
    他和她因命运之轮,再度纠缠。
    她处处针锋相对,他冷静自持、淡然处之。
    直到那一天,向来清冷的男人抱着她,语调是从未有过的压抑和深情,“小木头,我很……想你。”
    他历经九死一生,为她而来,从此不论天堂或是炼狱,他都要和她一起走到底。
    本书为《楠木向北》,由凉风薄暮著。

作者简介

    凉风薄暮,沉迷悬疑无法自拔,擅长推理言情,喜爱悲喜交加的故事。曾在杂志发表短篇《壮士,请留步》等。
    已出版作品:《想你是座不夜城》。

目录

Chapter 1  美杜莎之死
Chapter 2  命运之轮
Chapter 3  天启
Chapter 4  亡者归来
番外  愚人
番外  胎教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Chapter 1  美杜莎之死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惊骇。
    酒店泛黄的劣质木地板上,女死者被人剃掉了全部的头发,头皮被割开,头部附近放着十几条死掉的蛇,蛇的毒牙紧紧嵌入被割开的头皮之中。
    蛇的身躯扭曲交错着,仿佛融入了女死者的身体,有了生命。
    死状极其诡异。
    房间中弥漫着福尔马林的味道,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狭窄的空间被堵得水泄不通,却又寂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结了。
    南慕站在那里,视线直直投向某一点,原本就纤瘦的身体,在宽松的警服下显得越发娇小。
    她在那里站了很久,始终一言不发。
    “小木头,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南慕身后,中年样貌的男子轻咳两声,继续说道:“别怪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如我们老同志经验丰富、观察细致,看事情,不能光看表面,要深入地看、细致地看,你看女死者的头部,放着那么多条蛇,这个样子像什么?”
    南慕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却仍然没有开口。
    “像维纳斯嘛!”沈算话音刚落,便看见周围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还有人忍不住偷笑起来。
    南慕闻言,缓缓转过头,目光凉凉地看着沈算。
    那表情仿佛在说,你说的都对,你开心就好。
    沈算是刑警队的老警察了,然而却是出了名的不着调,自称“神算”,对星座、塔罗牌都颇有研究,可每次算的结果都不准,到后来,众人干脆改叫他“神棍”。
    起初,沈算对这个诨名十分抵触,被叫得次数多了,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反抗”。
    沈算被南慕看得心里发毛,突然之间一拍脑袋,压低了声音嘀咕:“不对,不对,没胳膊的那个才是维纳斯,这个应该是那个……”
    “维塔斯。”
    “不对,是维斯塔。”
    “……”
    几个和沈算熟悉的年轻警察忍不住调侃起来,沈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便欲开口训斥。
    “蛇发女妖美杜莎。”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隐隐带着一丝淡漠。
    “陆队果然有水平!”沈算瞬间站得笔直,开口的刹那同时转体一百八十度和敬礼的完美动作,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可是下一秒,沈算讨好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
    一片沉默中,南慕顺着沈算的视线看过去,入目,是一张皮相极好的脸。
    男人的五官俊美而出挑,一双黑眸幽暗深邃,仿佛能洞悉一切。
    长身鹤立的男人,面色沉静,穿着深色衬衫、黑色长裤,浑身透着一股清冷疏离的气质。
    片刻的失神过后,南慕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你是报案人?待会请跟我们去局里一趟做详细的笔录。”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脸上,却久久没有回应。
    他就这样旁若无人地看着她,浓黑的眸中,映出她的倒影。
    好半晌,直到南慕以为他不会再开腔,才听到那个“好”字。
    审讯室里的灯光亮得晃眼,南慕晃了晃手里的笔,淡淡地看向对面的男人:“姓名?”
    “秦靳北。”
    P2-3